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掌故

有情有义真君子——怀念刘奇晋先生

有情有义真君子——怀念刘奇晋先生

▲ 四川著名画家刘奇晋先生(1942-2019)

 

 

有情有义真君子

——怀念刘奇晋先生

 

□吴定球

 

我认识刘奇晋先生是在1984年。这一年9月,全国苏轼研究学会第三次学术研讨会在惠州举行,我的父亲吴仕端先生和我有幸获邀参加。会议在9月8日开幕,两天后,也就是9月10日,正好是中秋节。那天晚上,主办方在惠州西湖西新桥头画舫举行大型中秋赏月活动。这里曾经是西新村的故址,现今苏堤和西新桥的入口处,是八百多年前大文豪苏东坡吟咏“三日饮不散,杀尽西村鸡”“一更山吐月,玉塔卧微澜”的地方。代表们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苏学专家学者,主办者早在那里摆好了案桌准备好纸笔墨,邀请他们即席吟诗,现场挥毫。仕端先生作为惠州市的代表,第一个欣然登场,他吟诵并书写了一首七古《中秋之夕,与会诸公子惠州西湖画舫雅集,席间赋此抒怀,并向同仁索句》。从旁张罗笔墨的除工作人员外,还有一位主动前来充当志愿者的中年男子,仕端先生写完那首七古之后,意犹未尽,又出一联云:“地有湖山非落拓;天留老眼看承平” 。这位志愿者读了连声称好,当即裁纸挥毫疾书之。后来才了解到,他就是四川省代表、成都著名书法家刘奇晋先生(后来先生为四川省文史馆员、省书协副主席)。

 

有情有义真君子——怀念刘奇晋先生

▲ 刘奇晋先生所书吴仕端先生联语:“地有湖山非落拓,天留老眼看承平。画为黄澄钦所作《西湖人•吴仕端》

 

因了这一番在西子湖畔结下的东坡情缘,奇晋先生与我父亲成了忘年交,常有书信往来,商讨学问。直至1987年9月,也就是我父亲病逝前三个月,他还给我父亲寄来他在全国书学讨论会上发表的学术论文《苏轼十帖年考》。后来,在一次交谈中,奇晋先生向我说到仕端先生被聘为广东省文史馆馆员一事时,再次很感慨地提起这副联语,他说他当时读后很感动也很激动,不禁联想起他的父亲刘东父老先生(1954年被聘为四川省文史馆馆员)。其实,历尽坎坷,心若如初,终有善果,反观奇晋先生自己传奇般的人生际遇,又何尝不是如此!有人说,家族的风貌和精神会沉淀在血脉深处,潜移默化着一个人的人生态度和价值取向。这句话,至少在奇晋先生身上得到了印证。

 

记得在1984年那次苏轼学术研讨会上,奇晋先生带来的学术论文讲的是苏轼寓惠书帖的系年问题,论文取资多为家藏,世所稀见,丰富翔实,观点简要精当,广获好评。当时我刚好在酝酿编写苏轼寓惠年谱,正为资料的稀缺难寻而头痛不已,奇晋先生的论文对我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碳。后来,他与刘正成合编的《中国书法全集•苏轼卷》两册出版,又托人寄来供我学习。对此,我至今对先生今仍有深深的敬意和谢意。

 

有情有义真君子——怀念刘奇晋先生

▲ 刘奇晋先生书吴仕端先生诗

 

尤其令我钦佩的是,作为一个书法家,奇晋先生对苏东坡的研究,并不仅仅停留在书法层面上,而是把苏东坡的整个生命历程放在时代的宏大背景之下给予全面观照和深入解读。他首先着眼的是苏东坡这个人,也就是前贤所说的知人论世。有书家评论奇晋先生书法研习苏体,“五十年不缀,形神兼备,几可乱真” 。于书法我是门外汉,对此未敢是否,但若就为人处世、胸襟气度而言,在奇晋先生的身上,我倒真的觉得很有几分他老乡苏东坡的风范,如择善固执而又温和宽厚、真纯恳挚;积极入世而又淡泊名利、随缘自适;无论公义私谊,都抱着与人为善、成人之美的满腔热诚等等,具有着很鲜明的古之君子的人格特征。

 

说到这里,我不禁又想起了一件往事。1991年,经由著名画家黄澄钦先生的提议和联系,奇晋先生欣然应允惠州西湖管理委员会的邀请再次踏足惠州,主持在西湖孤山东坡纪念馆西侧 “东坡书迹”碑廊的建设工作。为了使这个碑廊展出的内容更加丰富,更能显现苏东坡当年对惠州、对惠州人的深情厚义,奇晋先生把自已家中所珍藏的十余幅东坡寓惠书信手迹稀见拓本毫无保留地贡献出来,并一丝不苟地对拓本中模糊残缺部分加以校正修补,力求让书帖入石之后,尽可能接近真迹的面貌。这是一项文化含量很高、同时又需要耐心和细心的工作,劳心劳力,而奇晋先生却甘之若饴,乐此不疲,勇于为义和担当。

 

有情有义真君子——怀念刘奇晋先生

▲ 刘奇晋先生鼎力助建的西湖孤山的东坡书迹碑廊(网络图片)

 

当时正临近春节,天气颇为寒冷,他居住在北门东江边的阅江楼宾馆。我前去探望他时,只见房间的桌上桌下摆满了书帖宣纸之类,有些凌乱,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墨气书香。他把椅子让了给我,自己则在床上拥被而坐,抽烟饮茶,谈笑风生。谈话间,他听说我刚刚搬了新家,随即询问新居是否仍悬挂仕端先生的遗像。当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马上说:“明天晚上我要去向吴老先生鞠个躬。”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那天晚上,奇晋先生竟然不是只身前来,而是在蓝广浩兄的陪同下,带领着他的夫人和女儿,备齐了香烛和花果前来,真可谓盛意拳拳,郑重其事。眼看着奇晋先生一家三口在仕端先生遗像面前焚香肃立,恭敬地三鞠躬时,我不禁热泪盈眶,不能自已!先贤说过:“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又说“君子喻于义”,“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 奇晋先生不正是这样努力地身体力行的么?

 

我记得,奇晋先生是在2019年3月上旬离开我们的,到今天就是两周年了,谨以此小文,表达我对奇晋先生的钦敬和怀念。2021年3月4日吴定球于惠州晚菊香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