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边夜话

  •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四)齐白石

    自读楼谈印散语 四 ○齐白石翁,天人也。翁为诗、为画、为书、为印,皆有前人所不能到而翁所独到者。若治印,雄肆强悍,大巧奇崛,古今罕有匹敌。后之学齐者不乏,然悠悠数十年间,能承其真脉者,似尚无有。 ○后人学齐,但得其“悍”、其“肆”、其“崛”,牙爪毕现,虚张声势,实不知雄、强、奇为何等物。以此故,世或遂有诬白石为近代治印恶札之祖者,不亦太冤白石乎! ○后世人学…

    2020年3月21日
  •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三)黄牧甫

    自读楼谈印散语三 ○近世印人,昌硕、牧甫(黄士陵)、白石,可堪鼎足而称,而三人用心,绝难相通。白石以弘大胜,昌硕以苍古胜,牧甫以清超胜。用比词家,或与东坡(苏轼)、稼轩(辛弃疾)、白石(姜夔)三人最切。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凤嘘龙吟,此东坡之豪气;“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熊哮兕吼,此稼轩之雄魄;“暗柳萧萧,飞星冉冉,夜久知秋冷’…

    2020年3月20日
  •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二)吴昌硕

    自读楼谈印散语二 ○昌硕为印,自当以质拙浑古胜,于此,其“吴俊卿信印日利长寿”、“破荷亭”诸印,超古迈今,巳臻绝诣,难乎为继。然吴印之多数,则在能于古拙中寓清新,劲拔中施宛曲,迟重中见爽利,苍茫中发华滋。观览吴印,俨若造访一古寺,初觉钟磐交鸣,梵音彻天,殿阁巍峨,宝相庄严,心无他物,唯敬唯瞻。俄见寺中花木明瑟,小鸟啁啾,绿柳春荑,一派生机,则又令人情绪奋张,…

    2020年3月19日
  •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一)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一) 自读楼谈印散语   一○邓石如氏,清安徽怀宁人。字顽伯,号完白山人。重擅书名于清代,以布衣啸傲公卿间,大书家刘墉尝盛赞其四体书为“数千百年间无此。”余以为不然,山人治印,浑扑苍茫,婉遒多姿,细数有清一代印人,堪与相匹敌者几人? 其对后世之影响,当在书之上远矣。 ○邓氏为白文印,格局老密,刀法苍浑郁勃。其“疁城一日长”印,吴…

    2020年3月18日
  • 邓代昆 | 《观桃花行》

    编者按:一篇邓代昆旧文,记成都龙泉驿观桃花故事。原载《四川文学》,后被收入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之《当代四川散文大观》第二辑中。忽忽又是人间三月,料峭春风,剪破桃蕊,龙泉山中,想必已是叠翠堆红。   “不是爱花即欲死,只恐花尽老相催”。   每至春二、三月,阳和破寒,在桃花含笑,梨花绽雪之时,到龙泉镇观桃花,近年已成为成都地区四方游人的赏春盛事了。   我们赏花…

    2020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