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砚边夜话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二)吴昌硕

自读楼谈印散语

○昌硕为印,自当以质拙浑古胜,于此,其“吴俊卿信印日利长寿”、“破荷亭”诸印,超古迈今,巳臻绝诣,难乎为继。然吴印之多数,则在能于古拙中寓清新,劲拔中施宛曲,迟重中见爽利,苍茫中发华滋。观览吴印,俨若造访一古寺,初觉钟磐交鸣,梵音彻天,殿阁巍峨,宝相庄严,心无他物,唯敬唯瞻。俄见寺中花木明瑟,小鸟啁啾,绿柳春荑,一派生机,则又令人情绪奋张,心花绽发,相衬之下,寺更幽古,春愈深浓矣。

○昌硕“老缶”、“杨质公”、“能婴儿”、“匋主人”、“求是亭”、“爰公’、“生于乙卯”、“铁鹤”、“豫卿”诸小玺,造意或古拙,或精峻、或浑穆、或妍妙,舒宛轻灵,斐然可喜。昌硕腕下,有千钧之雄,若用治大印,自是作手,今用治小玺,其规模虽局,而风调益雅,实可谓牛刀割鸡,绰绰有余。

○余最喜昌硕白文仿古将军凿印一路。若“湖州安吉县”、“安吉吴俊章”、“安吉吴俊之章”、“仁和高邕章”皆类此。其布势造局,能于夷中布险,平中见奇,驱刀走石,迅劲泼利,了无疑迟,如昆刀切玉,龙泉断金,恣肆清雄,率意天真。研习吴印,若能从此中细心体会,必有所得。

○昌硕最善学古,汉印秦玺,自为所宗,断瓦残石,兼收不舍,且又能餐精撷华,食而化之,每有拟效,必神形双至。其学清代印人,得让之者最深,所刻“其将”白文印,运刀走势轻捷,峻峭劲健,俨然让之矣,清丽或有不及,而遒厚过之。

原文发表于《篆刻》杂志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二)吴昌硕

豫卿
湖州安吉县
安吉吴俊章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二)吴昌硕

老缶
能婴儿
其将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二)吴昌硕

破荷亭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二)吴昌硕

吴俊卿印信日利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