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四)齐白石

自读楼谈印散语

○齐白石翁,天人也。翁为诗、为画、为书、为印,皆有前人所不能到而翁所独到者。若治印,雄肆强悍,大巧奇崛,古今罕有匹敌。后之学齐者不乏,然悠悠数十年间,能承其真脉者,似尚无有。

○后人学齐,但得其“悍”、其“肆”、其“崛”,牙爪毕现,虚张声势,实不知雄、强、奇为何等物。以此故,世或遂有诬白石为近代治印恶札之祖者,不亦太冤白石乎!

○后世人学齐印手段,不外挪移字形,硬造虚实,缩颈展脚,忸怩作态,龌龊已不忍睹,复又鼓努为力,着意碎石,自诩为泼悍生辣,而实薄滑琐屑,了无齐印浑扑风致,更足可令人气噎矣。

○齐印佳妙,而后人不可以追蹑者,在后人但知其佳妙,而不知佳妙所致之由故也。白石之命运,造白石之胸襟心魄,为白石所独有,此后人所不可以复造者;白石之际遇,造白石之本领胆识,为白石所独有,此亦后人所不可以复造者。加之后人学齐印,但直学其面目,而未能探本问源,叩其胎息,故尽管维肖白石,又安能不遗其精魄而拾其皮相也哉?

○白石翁言:“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此实袭用宋李北海语也。此语用于齐画或可,用之齐印则不谐也。齐氏不自知,彼治印个性习气太烈,一但学齐,则靡有不深陷其淖,附体终身,而难以自拔者.故似齐既死,实学齐则便先已死矣。

原文发表于《篆刻》杂志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四)齐白石

人长寿
八砚楼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四)齐白石

客中月光亦照家山
梨花小院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四)齐白石

悔乌堂
我负人人当负我

邓代昆《自读楼谈印散语四则》(四)齐白石

年高身健不肯作神仙
中国长沙湘潭人也

本平台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部分文章源自网络。网络素材无从查证作者,若所转载文章及图片涉及您的版权问题,请您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admin@cn5v.com
(7)
本站编辑
上一篇 2020年3月21日 上午9:31
下一篇 2020年3月21日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