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评展|刘小东仍在写实,但“三峡移民”的击中感再也没了

从“儿时朋友都胖了”到“你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在上海的两次个展均以“朋友”为题,也依旧坚持写实,只是展览看下来,当年的《三峡移民》那种被他者生活击中的感觉难以再次出现。如果不是那些名人朋友,这样的个展是否会黯然失色?
摄影师肖全也以拍摄名人著称,然而在最新的展览中,他却将相机对准了一对在西双版纳雨林长大的姐妹,似乎回应了拍摄普通人日常的肖像何以可能。
本栏目投稿邮箱:dfzbyspl@126.com,邮件标题请注明“评展”。

刘小东:你的朋友
地点: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上海分馆(UCCA Edge)
展期:2021年8月8日—10月10日
点评:有当代艺术学者结合当下艺术圈各种现象将刘小东的展览描述为“当代艺术假天际线”,认为刘小东的作品“不够差,不够坏,就是太假,玩的都是漂亮,熟练到油腻的假艺术。”但就展览本身而言,还是有感动之处,比如,刘小东颇具画面感的文字书写。画家刘小东在上海的两次个展均以“朋友”为题,也依旧坚持写实,只是展览看下来,当年的《三峡移民》那种被他者生活击中的感觉难以再次出现。
评星:三星半
当看到刘小东“你的朋友”的展览信息时,首先想到的是2014年当时位于红坊的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做过一场名为“儿时朋友都胖了”的刘小东个展。依稀记得那是一场摄影与绘画结合的展览,除记录他的家庭外,朋友部分让人印象深刻,尤其他与王小帅等第六代导演关系密切,即使不熟悉刘小东绘画的人也能够在指认名人和明星中发现乐趣,然后感叹“真的都胖了”,在当时的评论中,也有“腰包鼓了,朋友胖了,艺术去哪儿了?”的声音。
时过境迁,红坊已不在,世界也被疫情打乱了节奏,刘小东在滞留美国近一年后,在上海再次带来以“朋友”为主题的个展,相信看过2014年展览的人,会带着老友再会、时光悠悠之感。评展|刘小东仍在写实,但“三峡移民”的击中感再也没了

刘小东,《抽烟的小帅和大元子》,纸上水彩,2020

王小帅、张元、阿城,以及妻子喻红、女儿刘娃、甚至母亲、兄弟的生活均被刘小东以日记式的作品一一呈现,而且即便是速写类作品,三两笔便把人物的形象乃至情绪表达出来,让人不得不佩服其强大的造型能力。评展|刘小东仍在写实,但“三峡移民”的击中感再也没了

照片与手绘结合的作品,2020年4月30日,疫情期间纽约所作

至于刘小东的作品,已经有太多的评论,褒贬皆有。展览作品也再次让人看到刘小东描绘鲜活、热烈、生猛的生活。在看到的一些评论中,有当代艺术学者结合当下艺术圈各种现象将这一展览描述为“当代艺术假天际线”,对刘小东的作品批评极多,认为“不够差,不够坏,就是太假,玩的都是漂亮,熟练到油腻的假艺术。”
但就展览本身而言,还是有感动之处,比如,刘小东颇具画面感的文字书写。评展|刘小东仍在写实,但“三峡移民”的击中感再也没了

展览现场,刘小东作品

这批文字陈列在尾声处的展柜中,需要观众俯身阅读,或许是来自东北的语言魅力,或许是他文字中所讲的故事马上能对应到人物的形象,让人自然而然有了代入感和阅读兴趣。评展|刘小东仍在写实,但“三峡移民”的击中感再也没了

刘小东画的母亲

他写母亲,写了母亲卖冰棍供他上央美,直至和喻红结婚,两人的被子里还有母亲用卖冰棍收的钢镚串起的祝福。刘小东在画母亲头部的速写边,写道“总是画不好妈妈,一画妈妈就回到过去学画时不会画画的状态。”看似平实的文字,写出了对母亲的情感,也写出了母亲对他绘画之路的影响。评展|刘小东仍在写实,但“三峡移民”的击中感再也没了

“心中有塞尚不怕照片琐碎;心中有倪瓒不怕山河俗气”,刘小东手稿

他写喻红,两人从附中至今相识近40年,一起经历了生命的各个阶段,他写了不同阶段画妻子的不同感受。
他写朋友,写当年贾樟柯拍《世界》,请他去客串角色,他难以完成角色需要吼出的那句“再活五百年”,王小帅如何在“抖尿”的时候鼓励他;写为了画张元,两人相处一周,天天一起吃盒饭,在做模特的间隙张元总喝着威士忌,还要看iPad,起初刘小东以为他在筹备新电影,走近一看,是在下象棋……评展|刘小东仍在写实,但“三峡移民”的击中感再也没了

2020年,刘小东画的张元

饶有滋味地阅读到最后,尽头迎来的是一张画张元的油画,刘小东在文字中写下的对对象的观察,一下子闪耀在眼前——那是一个走向老迈的张元,笨拙地坐着,手边摆着酒,眼神浑浊。不由想到印象中在公众媒体上看到的张元还是意气风发的样子。故事也从2014年“儿时朋友都胖了”,到了2021年“朋友渐老”。评展|刘小东仍在写实,但“三峡移民”的击中感再也没了

刘小东笔下的王小帅,悬着的腿、脚边的猫,燃烧的炭盆、发枝的树木,构成了绘画语言。

看完展览,刘小东朋友们的形象挥之不去,笔者也在设想,如果不是这些朋友,这样的个展会否失色?毕竟如果不是王小帅、张元、阿城等早在公众印象中勾勒了性格和形象的人,刘小东的塑造的精准便没了依据,画面背后的故事也会削弱。
想来最初看到刘小东的绘画过程,是贾樟柯的《东》,那年《三峡好人》威尼斯获奖,几乎同期拍摄了刘小东写生《三峡移民》的纪录片,当时以“F4”为代表的图示化当代艺术作品正大行其道,刘小东的写生与贾樟柯等第六代导演一样,让人看到了最鲜活、也最现实的生活,这来自中央美院扎实的基本功,也来自弗洛依德作品的影响,也是写实绘画的回归。转眼十多年过去了,刘小东依旧坚持写实,只是《三峡移民》那种被他者生活击中的感觉难以再次出现,就如同他的朋友们贾樟柯、王小帅近来的电影依然带给人思考,但当时看《小武》《十七岁单车》时被心灵被撞击的感觉再难出现,或许当时的观众也青春渐老。(文/小松)
肖全和妲妲的世界
地点:诚品生活苏州
展期:2021年6月19日—10月10日
点评:当以拍摄名人著名的肖像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了西双版纳雨林中两个“精灵”。长达八年的拍摄中,肖全记录了普通女孩成长历程。今天当摄影变得极为便利和廉价的同时,肖全为如何拍摄日常提供新的视角,也给予了当拍摄对象不是名人,如何让观者葆有兴致的一种解答。
评星:三星半
提起肖全,人们不自觉会联想好多名人的名字,比如崔健、窦唯、张艺谋等等。他的“我们这一代”几乎记录下了八、九十年代中国文化名人的精气神。肖全自己也欣赏并秉承了布列松和马克·吕布等人开创的摄影传统——使得照片散发人性光辉。评展|刘小东仍在写实,但“三峡移民”的击中感再也没了

展览关于肖全的介绍仅一句话,并用马克·吕布为其拍摄的肖像。

“接下来要拍普通人”是肖全结束“我们这一代”后的一种自觉。在之后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他尝试找寻拍摄普通人,试图褪去时代的鲜明特征。两个生活在西双版纳密林中的少女成为他镜头中新的主角。简而言之,观者此前不认识这些作品中的人物,而是通过摄影认识和了解他们。
摄影师要记录的光辉时刻不见了,这次肖全不再要把观者带回某个值得纪念的历史场景中。与过往作品中人文色彩浓厚的摆拍不同,动态的彩色摄影捕捉着少女们的日常轨迹。不管是劳作、玩耍还是打坐,这些照片呈现的内容都带有随意性,他完全以一个家人朋友的身份在为姐妹俩拍照。评展|刘小东仍在写实,但“三峡移民”的击中感再也没了

展览现场的中心区域布置了热带雨林场景,还原了姐妹俩每日上树的生活场景。给观者一种进入她们日常生活的契机。

在手机拍照已完全普及的当下,胶卷快门的概念几乎被淡忘,摄影变成日常打卡,专业摄影作品曾经带有的某种凝视感逐渐消散,甚至连不少专业摄影师也在捕捉日常中晃动模糊的瞬间。评展|刘小东仍在写实,但“三峡移民”的击中感再也没了

宛妲18岁生日的留影

人物摄影成像的过程其实是把最普通的日常放大,让观者去仔细观察照片中记录的细节。现场所有手写的照片说明更是展现了某种家庭私人摄影的性质,照片的背后更多是他本人的记忆与感受。比如在展览举行前不久,肖全拍下了宛妲18岁生日的留影,并直白写下了“月亮代表我的心”!看来拍摄者已经融入作品、展开自己直白的表达,其居高临下的姿态不见了,他没有通过镜头企图定格某个瞬间凸显意义。评展|刘小东仍在写实,但“三峡移民”的击中感再也没了

姐妹俩和母亲李旻果在自己的雨林家中,背后是2010年去世的生态学家马悠博士照片。两个年轻的女儿继续陪伴着母亲守着父亲生前的遗志。

“拍照片的”肖全开始一种新的观察,他要给观者看的是两个女孩如何在大自然中完成成长。这在绝大多数孩童成长于钢筋水泥森林中的今天难以想象。诚然肖全本人也说姐妹俩并不是普通人,但这个持相机的人转换了一个平视视角放入自己的镜头之中。他回答我们一个问题,拍摄普通人日常的肖像摄影何以可能。(文/灿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