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上海中国画院今天起将举办“钱瘦铁和他的朋友圈”特展(9月17日—10月24日),通过一批难得一见的作品书画金石,呈现一代国画大家钱瘦铁的交游往事与钱瘦铁先生的性情与铮铮铁骨,试图从“社会情境中的艺术品”和“社会关系中的艺术家”这两个角度来研究和展示钱瘦铁的艺术。展出的作品中,包括钱瘦铁先生的《毛泽东诗词十首》印章与他以多种书体写就的《37首毛主席诗词》书法长卷。
当年日本篆刻界耆宿长尾甲为他在日本出版的《瘦铁印存》曾题了一首诗:“六书缪篆费经营,金薤琳琅布字精。腕底籀斯奔赴处,操刀戛戛自然成。”《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特刊发钱瘦铁先生的弟子、知名金石篆刻家吴颐人先生为此撰写的文章。
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畅神图——钱瘦铁先生操刀治印》     顾村言 绘

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现场展出的《毛泽东诗词十首》印章

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现场展出的钱瘦铁《37首毛主席诗词》书法长卷(局部)

1963年,先师钱瘦铁创作了《毛泽东诗词十首》印章。2021年,上海中国画院特别把先师钱瘦铁的这批篆刻作品与他以多种书体写就的《37首毛主席诗词》书法长卷一起展出。这两件作品是他晚年的代表作,充分展现了他的艺术成就和对祖国的赤诚之心,能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展现给大家,我觉得特别高兴。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画人节纪念,1941年10月28日于魏氏容园雅叙,蔡鹤汀、蔡鹤洲、吴青霞、黄宾虹、朱屺瞻、王个移、钱瘦铁、唐云、应野平、谢稚柳、郑午昌、来楚生、黄幻吾、郎静山、汪亚尘、江寒汀、白蕉、周炼霞等艺术家于上海。(摄影:郎静山)

先师钱厓,号瘦铁,是集诗书画印于一身的大家,也是上海中国画院的第一批画师。他的绘画,山水、花卉兼长,有石涛、石谿、青藤遗意。书法中以诏版、石鼓笔意写草篆,沉逸潇洒,面目强烈。隶书深得《石门颂》、《张迁碑》的萧疏奇宕,草书学孙过庭,而拙重、凝炼之致过之。篆刻曾得吴昌硕先生亲授,苍劲拙朴,险峻奇谲,曾与苦铁(吴昌硕)、冰铁(王大炘)同誉为“江南三铁”。其篆刻到了晚期,完全不拘成法,自出新意,这次展出的《毛泽东诗词十首篆刻印谱》可谓他篆刻艺术的集大成。如果不是在十年动乱中遭受迫害而含冤致死,他一定会留下更多更美的作品。先师的篆刻作品在《瘦铁印存》、《海派代表篆刻家系列作品钱瘦铁》等集中得以保存部分。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冻死苍蝇未足奇

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无限风光在险峰

我们谈篆刻艺术,一般都把唐宋以来的官印,评为没有艺术性可言的“绝境”之作,尤其是九叠文的匀正呆板已成定论。事实上,对这一阶段的官印还应有一个新的认识,特别是唐宋官印,毕竟还有汉魏时代的流风余韵,而无明清九叠文的恶劣习气。先师就是从唐宋官印中吸取养料,自出新意,这里展示的两方印: “冻死苍蝇未足奇”、“无限风光在险峰”,就是他学唐宋官印的成功之作。尽管印文都与唐宋官印一样排得比较饱满匀称,但线条的粗细变化,在漫不经心中表现出的灵动。印边残破、粗细处理也极为丰富,“苍”字还带有隶书的韵味。如何有取舍地借鉴吸收古代文化遗产,先师为我们作出了榜样。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为有牺牲多壮志

先师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开始他系统地以毛泽东的诗词人印,钤拓成谱,不少印几度易稿,可见其精心创作的态度。“为有牺牲多壮志”,笔划瘦劲,完全是他那拙朴敦厚的草篆的再现。用刀的干净利落,加上印中“为”字的上下两部分,“有”字的“月”部、“多”字等斜置的线条,欹正相生,奇宕灵动。在他所刻毛泽东诗词中,同样风格的还有“遍地英雄下夕烟”、“我欲因之梦寥廓”、“她在丛中笑”等。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乱云飞渡仍从容

“乱云飞渡仍从容”,以《天发神谶碑》入印。由于此碑风格奇特,印人都以一试为乐,晚清以来王石经刻有“海滨病史”、黄士陵刻有“鲲游别馆”,齐白石则从此碑大受启发而一发不可收,改变了他全部的印风。方折的起笔和犀利的垂笔,锋芒毕露,充满力度,有强烈的节奏感,是这方印的特点,我们完全可以把这方印当成一块残碑来欣赏,这方成功作品的美学价值,已不是一般的朱白文印章可以比拟的了。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高天滚滚寒流急

“高天滚滚寒流急”,共刻有二印,第一方篆书印,毫飞墨喷,气冲霄汉是其过人处,印文大小错落、随意安排。全印三个“口”,或扁或长、或方或圆;“寒”字的四个“工”无一雷同;两个“水”旁,一挺直疏落、一流转并笔。“高、天、寒”三字,左右对称,这类字极易导致呆板平实,现在左右垂笔的长短、正斜、对比极尽变化。在不经意中,可以看出作者精湛的刀法和深厚的功力。
篆刻当以篆书为主体,但用称为今体字的隶、楷入印,只要处理得好,同样有艺术魅力,这在古印和名家印中历来有之。用今体字入印,更要有金石气息,否则与铅字排版如出一辙,则毫无艺术性可言。钱氏隶书得《张迁碑》苍茫朴厚之气,能再现碑刻的古趣。先师思想开放,入古不泥,解放后,曾刻过不少隶楷印章,如为报社专栏刻的“书灯漫笔”以及“瘦铁创作”、“厚今薄古”、“恭贺新禧”、“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大好河山”等,这方“高天滚滚寒流急”的今体字印即是其中的一方。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长岛人歌动地诗

“长岛人歌动地诗”和“壮志不随华发改”同是白文多字印。前者中间一行三字,左右各置两字,文字介于粗白文与细白文之间,此印竖画特多,极易造成板滞、僵直,然而作者对这些竖画,经过正侧、粗细、阴阳、向背、垂笔的尖圆等变化手法,有效地避免了弊病。后者一印首行三字,后两行各置二字,笔划粗细浑厚,加以有效的并笔手法,朱白相映成趣。这是他精湛的书法根底和娴熟的刀法熔铸合一的结晶。当年日本篆刻界耆宿长尾甲为他在日本出版的《瘦铁印存》题了这样的一首诗:“六书缪篆费经营,金薤琳琅布字精。腕底籀斯奔赴处,操刀戛戛自然成。”确实,先师的篆刻,自然天成是其最大的特点。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壮志不随华发改

这批先师《毛泽东诗词十首》的印章,多为多面印,而且石质十分的粗劣,原有68面,现在其中几方原印已散失。此印谱曾于1964年分为两本出版。有人觉得奇怪,当时出版物虽然都使用原印,但没有边款,而且其印泥颜色像印刷用的墨水。我在这里就揭晓一下谜底:由于毛泽东诗词刻石印面大(可称为“巨印”也不为过),颇耗印泥,不知是老师的发明,还是采用了谁的办法,先师是用一小段毛笔笔管外套钢笔橡皮笔胆,再用铁丝做成小小的把手,自制成小型油墨滚筒,在玻璃或平整的瓷质平面盛器上,滴上几滴牡丹牌金红色铅印油墨,滚筒上均匀地蘸满红色油墨后,再在印面上来回滚动,使油墨上石,待铃盖上纸干后,即如同日历本上印刷星期日那样的红色印章。我猜想1964年出版的此原印本就是用类似于这种印刷的方法做成的。当时没有收录边款,只有印面流传下来的原因也在此。这个方法在当时的上海是普遍使用的,还是先师自己的发明,目前尚无定论。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无论物质条件多么的艰苦,也阻挡不了先师爱艺术的创作之心!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钱瘦铁先生在刻印

(注:作者吴颐人,原名吴一仁,1942年生,上海人。原上海闵行书画院院长。师从钱君陶、钱瘦铁、罗福颐等前辈大师,研究书、画、篆刻五十余年。主要著作有《篆刻五十讲》、《篆刻法》、《吴颐人汉简书法》、《吴颐人印存》、《鲁迅著作印谱》等。)
——————————————————————————
延伸阅读
“钱瘦铁和他的朋友圈”展览前言

陈翔  (上海中国画院院长)
在这个展览中,我们试图从“社会情境中的艺术品”和“社会关系中的艺术家”这两个角度来研究和展示钱瘦铁的艺术。
钱瘦铁特立独行却依然能脱颖而出,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海派绘画在实现由精英化向大众化转型的同时,也容纳了赓续传统文人画精神的职业艺术家。海派画家能够百川归海而又各擅胜场,这与当时多元杂处的艺术生态环境密切相关,其中包括了艺术市场的国际性和活跃度、职业艺术家在社会阶层中的垂直跃升、对创新求异的社会包容,而这些都可以归结于上世纪前半叶上海城市文化中的现代文明建构和移民文化元素。
在钱瘦铁的朋友圈方面,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他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还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华文化对于日本的影响力,而这种影响力恰恰是从上海这座高度开放的现代化城市发生的;这一点,对于今天我们努力提升城市软实力、打造一流国际文化大都市不无启发。
参展作品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松鹰(之二)   钱瘦铁  1957年
 

 

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旭日东升   钱瘦铁  1964年

 

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毛主席诗词《满江红》  钱瘦铁  无年款

操刀戛戛自然成——记钱瘦铁篆刻《毛泽东诗词十首》

《友谊青山万年长》刘海粟 钱瘦铁 陆俨少 谢稚柳 俞子才 吴湖帆 1957年 14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