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东伦敦艺术团体:看工人艺术家绘写的战时伦敦

东伦敦艺术团体( East London Group)是由一群工人阶级的现实主义画家组成,活跃于1928年至1936年间的艺术群体。这些艺术家通常只经历过小学教育,在经过约翰·库珀 (John Cooper) 、沃尔特·西克特 (Walter Sickert)等人的夜校培训班辅导后,逐渐发展为一个在伦敦西区展示作品的团体。他们笔下描绘的建筑、街道与生活方式,如今已难寻觅。近期,这一艺术团体的创作在伦敦东部的滨海绍森德(Southend-on-sea)的绍森德博物馆(Southend Museums )展出,以此呈现上世纪20-30年代的东伦敦景象。
展览“从艺兄弟:沃尔特和哈罗德·斯特格尔斯,及东伦敦艺术团体(Brothers in Art: Walter & Harold Steggles and the East London Group)”呈现了近150幅东伦敦艺术团体的十余位艺术家作品,涵盖油画、纸上绘画及海报。其中,沃尔特和哈罗德·斯特格尔斯两兄弟的作品占了多数。
据约翰·库珀 (John Cooper) 的朋友兼艺术家同事南希·夏普 (Nancy Sharp) 说,约翰·库珀希望他的学生“描绘他们的一切,比如说,一间肮脏的卧室,并以一种新的方式来看待它”。约翰·库珀,这位鲜为人知的艺术家对1920年代至1930年代来到他在伦敦的夜校课程的工人阶级画家们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东伦敦艺术团体:看工人艺术家绘写的战时伦敦

沃尔特·斯特格尔斯,《Bow Bridge》

东伦敦艺术团体:看工人艺术家绘写的战时伦敦

哈罗德·斯特格尔斯《Grove Hall Park, Bow 》,1933年

库珀的许多学生陆续成名,成为了东伦敦艺术团体的成员。其中,杰出的艺术家包括:哈罗德·斯特格尔斯 (Harold Steggles)和沃尔特·斯特格尔斯 (Walter Steggles),两兄弟都是文职人员;塞西尔·奥斯本 (Cecil Osborne),他是一位在议会工作的制图员;埃尔文·霍桑(Elwin Hawthorne)是一位工资发放职员; 阿尔伯特·特平(Albert Turpin)是一位窗户清洁工,并于1946年被选为了贝斯诺格林(Bethnal Green)市长。东伦敦艺术团体:看工人艺术家绘写的战时伦敦

埃尔文·霍桑《Bow Road》,1932年

东伦敦艺术团体:看工人艺术家绘写的战时伦敦

沃尔特·斯特格尔斯,《Old Houses, Bethnal Green 》,1929年

这一艺术团体最具特色的作品就是对当地环境的敏锐观察:Mile End 和 Clerkenwell那令人沉思的街景图像,Bow和New Cross的河流及景观,以及那些对阴暗的室内环境的描绘,用以显示工人阶级的艰苦。一些出色的作品更是有着爱德华·霍珀(Edward Hopper)般的忧郁,以及莫里斯·尤特里罗(Maurice Utrillo)般的天真。此外,展出作品中,一件布伦希尔德·帕克 (Brynhild Parker) 描绘的海滨风光是典型的英国场景。画中老式的沐浴小屋是一个有趣的特征,因为它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就几乎被废弃了,但许多度假村将它们作为一种移动小屋的形式保留到1930年代。
这一团体的作品还可以与其他两个受城市启发的伦敦艺术团体进行比较:早期的卡姆登镇艺术团体(Camden Town Group)和同时代的尤斯顿路学校(Euston Road School),其中一些杰出人物包括沃尔特·西克特(Walter Sickert)和威廉·科尔德斯特里姆(William Coldstream),他们向东出发,来到了库珀的课堂,并成为了其中一份子。东伦敦艺术团体:看工人艺术家绘写的战时伦敦

布伦希尔德·帕克,《Windy Day on Marine Parade, Southend》,1925年

东伦敦艺术团体于1928年在白教堂美术馆(Whitechapel Art Gallery)举办了展览,并迅速崛起。随后,他们的作品越来越受到追捧。1929年,国立英国艺术美术馆(现泰特)与私人机构也陆续开始在伦敦西区展示他们的作品。这一团体的高光点可以说是艺术家霍桑(Hawthorne)和沃尔特·斯特格尔斯( Walter Steggles)参加了1936年的威尼斯双年展。
在艺术团体成立的八年期间共有33名参展成员,其中一半为核心成员,另一半则只为这些展览贡献了不到六幅的画作。其中,最多产的六、七位艺术家共创作了520余幅画作。就今天的情况而言,该团体创作的730幅画作中大约有170幅作品得以幸存,还有500余幅作品有待寻找。东伦敦艺术团体:看工人艺术家绘写的战时伦敦

哈罗德·斯特格尔斯,《Grove Road, Bow》,1932年

东伦敦艺术团体:看工人艺术家绘写的战时伦敦

哈罗德·斯特格尔斯《South Clavering Mill》,1943年

1943年,约翰·库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去世,伴随的结果是东伦敦艺术团体的上升轨迹迅速缩短,以至于这些艺术家们几乎从艺术界的集体记忆中消失了。策展人艾伦·沃尔瑟姆(Alan Waltham)表示,“坦率地说,战后的世界进入喷气时代、太空时代、电子时代。最有可能的是,该艺术团体在战前所做的事情是有些过时了。无论你在做什么,都必须看起来和当下相关,否则人们会继续前进的。”
近年来,东伦敦艺术团体的名声逐渐恢复。这一成果部分归功于策展人沃尔瑟姆的不懈努力,他与沃尔特·斯特格尔斯的侄女结了婚,在1997年沃尔特去世后,发现了这一艺术兄弟剩下的默默无闻的画作和文献。此外,沃尔瑟姆认为2012年大卫·巴克曼(David Buckman)所编撰的《From Bow to Biennale: Artists of the East London Group》一书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他说,“如果没有这一项目,我们今天也不会站在这里谈论这一艺术团体。”如今,沃尔瑟姆接过接力棒,建立了这一艺术团体的新形象,并于2014年在东伦敦Nunnery画廊举办了一场展览,并在推特建立了@EastLondonGroup。东伦敦艺术团体:看工人艺术家绘写的战时伦敦

沃尔特·斯特格尔斯,《Five Bells Wharf》,1931年

东伦敦艺术团体:看工人艺术家绘写的战时伦敦

沃尔特·斯特格尔斯,《Essex Landscape, Early Morning》,1938年

为什么现在重新对这一团体感兴趣?沃尔瑟姆表示,“这些作品中有着相当丰富的时间脉络”,同时,这也是对二战期间艺术的关注,特别是对伦敦东区的艺术文化的关注。沃尔瑟姆认为最简单的事实莫过于怀旧与认可,“吸引人们的往往是他们记得的一个特定的地点,无论这一地点是因为工作、家族历史或其他原因。一旦他们看到,他们会着迷的。”
展览将展至2022年1月8日。
(本文综合编译自《The Art Newspaper》及《Art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