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冰冷的洪水迅速淹没了正在烧制的柴窑,陶坯浸水,库存货品几乎全部作废……
受强降雨及长江来水影响,江西遭遇本世纪以来最大洪水,而位于江西省东北部的瓷都景德镇同样也遭遇了半个世纪以来罕见的洪水。
“千年瓷都”景德镇,大街小巷、乡间村落随处可见的不是传统的陶瓷作坊,就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创办的陶艺工作室。洪水之中,这些陶瓷作坊和工作室生存状态如何,受到水患多大影响?洪水之后,他们又该如何渡过难关?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近日就此采访了部分景德镇陶瓷工坊和独立工作室的负责人,借助他们平实的讲述与现场图片,看到了洪水侵袭下真实的陶艺工作室的狼藉与窘境,也看到了
陶艺人的顽强与坚持自救。景德镇相关部门专业人士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此次洪水受灾严重的大部分还是来景德镇创业的年轻人,又加之从持续半年的疫情,政府部门还是有必要考虑给予这些年轻人相关政策的扶持和资金支持。”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7月7日-8日,冰冷的洪水淹没正在烧制的柴窑      何鑫摄
何鑫(赏瓷观窑工坊):
冰冷的洪水迅速淹没了正在烧制的柴窑
我在景德镇生活了四十几年,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一场洪水!
“赏瓷观窑”的工坊位于景德镇浮梁县高沙村,是一个近似园林的工坊,主要以烧制私人订制的高端陶瓷产品为主,工坊里有两个柴窑,一个是镇窑,一个是更传统的复刻御窑。在涨水当天下午,我们工坊正在“满窑”,就是烧窑前专业的把桩师傅来一件件把瓷器装在匣钵里,然后指点工人们把不同的器物胚装在柴窑里不同的位置。窑满点火后,我和朋友到三楼的大露台上稍作休息,大概三点到五点的时间,就在我们工坊的工人快下班的时候,雨越发大起来,一会功夫整个天空都灰了,而我们下班的职工也从外面的班车上退了回来——积水已经占据了外面马路的路面,回来报告,今晚可能洪水会淹没工厂。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洪水来临之前,“赏瓷观窑”工坊正在烧制柴窑   何鑫摄
景德镇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雨,每年一些地势低洼的地段都会被淹,所以我们在修建这个园林工坊的时候参照了历史上景德镇的洪灾受损记录,相应地作了防范措施。当时和朋友一起坐车出去看了下水情,只见我们的工坊,在大约离开公路一米多高的小坡上,小坡到公路的那一小段路,瞬间已经积水,漫到了人的膝盖,而公路上,已经是黄色的污水横流了。我开始有些担心,车子退回到工坊里,换上塑料拖鞋,开始在院子里指挥大家搬运东西,尽可能的把贵重的东西先往上搬,包括一楼的瓷器土胚、电器之类,放置在一楼的金丝楠木家具估计就只能听天由命。另外我更担心的是,柴窑点火不久,里面烧着画工们花几个月时间画好的瓷器胚胎。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洪水来临之前,“赏瓷观窑”工坊内景   何鑫摄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被洪水淹没的“赏瓷观窑”工坊   何鑫摄
两个小时的忙乱后,洪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涌进院子。最开始在最低的角落只是一股股的清水蔓延到白石子上,像是泉水涌出,可是等我们退到三楼再往下看,水流已成了黄色的泥浆,翻滚到各处。一层层的泥浆,快速占据了院落,淹没了台阶,走廊,茶室,直到鱼池,松树渐渐只看到半截。唯一庆幸的是,已经点火的柴窑在最高处,还没有被淹没。要是淹了,此时此刻,已经在窑里的精致瓷器,会全部被冷水浸到爆炸——金钱之外,是数月的工人们的心血。半夜十二点,雨渐渐小了,整个村庄轰鸣一声,跳闸停电。我下楼去看窑,此刻的泥浆离柴窑只差一级台阶的高度。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园林工坊内被淹死的鲤鱼   何鑫摄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洪水退去后的“赏瓷观窑”工坊   何鑫摄
第二天醒来,洪水正在下落,没有继续上升之势。但就这一个晚上,工坊狼藉一片。车间摆放的许多产品的小样、设计稿、原料、半成品、工具设备等,你能想象到的一个工坊里凌乱而有秩序地摆放的一切东西都毁了!就像这些东西被一个洪水式的榨汁机搅拌后一样,洪水退去的世界腥臭无比。庆幸的是,里面正在烧制的柴窑那一刻算是保住了。所以我下午准备开车出去把师傅请来照看窑火,顺便也送我的朋友回市区。没想到到了傍晚又下起了瓢泼大雨,半夜十点,上游再次开闸泄洪,昨天淹到了一层,这一次洪水已经到了二层。而柴窑里的瓷器已经烧至高温还原阶段,冰冷的洪水迅速淹没了柴窑,转瞬间柴窑周边的洪水沸腾起来,窑内的瓷器在冰冷的洪水刺激下——集体爆裂。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洪水退去后的柴窑,窑内的瓷器在冰冷的洪水刺激下集体爆裂   何鑫摄
现在洪水是退掉了,庆幸院子里的盆景、苗木还在,好在园子里没有伪劣工程,虽经洪水肆虐,主题建筑还在。虽说自己损失了几百万元,但相比较在洪水中无家可归的那些人,还算是庆幸的。
陈言(陈言工作室):
窑炉设备泡水受损,工作室一片狼籍
我的工作室在景德镇湖田区商品房一楼,我周围的开设的工作室不多,主要以民居为主。在涨水前的那天下午,我事先来到工作室收拾东西,把陶瓷作品、包装盒、书籍等物件移放到七八十公分的高位,因为景德镇往年每年都会涨水,每年都会被淹,但是淹到我工作室的高度也就在三十四公分左右,所以七八十公分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我想着到时候只需要清洗一下家具就好啦。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洪水比以往我来景德镇十五年经历的每一次洪水都要大!洪水涨到了一米二。我工作室所有的东西,包括架上的陶瓷、书籍、相机、包装盒等物件全部泡水,东倒西歪,地面还有2厘米左右的淤泥。工作室还有一个电窑也泡水了,我老公在李家村那边的气窑也都进水很严重。到时候我们做完清洁工作后,还要去维修设备。其实这些都是其次的,瓷器没有了可以再做,设备进水了可以维修,但是我的书很多都在洪水中被泡烂了,那些书都是我一一读过的,并且在上面作了很多的笔记。但是看着我周围的这些住在一层的邻居,洪水来了,整个屋都被淹了,沙发、床什么的都搬出来了,没有居住的地方,觉得自己还是庆幸的吧。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洪水退去后的陈言工作室  陈言摄
张立明(立明工作室):
朋友工作室两面围墙全垮掉,东西全没了
我的工作室在景德镇浮梁县740厂。这一次洪水来之前,我们收到了通知也做好了准备,把工作室的家电设备、陶艺作品等搬到桌子上,差不多抬高70公分左右,因为景德镇每年都会涨水,每年有些区域都会被淹,我们也不意外,但是景德镇每次涨水在我工作室这个位置都不过20公分左右,所以我觉得把东西腾到70公分高左右是没有问题。可是当天水涨上来之后,到了脚踝这个位置还没有停的意思,为了安全,人就先撤了。在我第一次返回查看水情的时候,我看到停放在较高地方的摩托车轮子已经被水淹了一半了。740厂这边陶艺工作室差不多有一二十家,涨水时有的人是没有撤出去,因为谁都没有想到水位会涨这么高,据在场的朋友说,水位从脚踝涨到头顶的高度仅用了半个小时左右。当时一些人忙着救人,那个时间段景德镇的救援队都忙不过来,并且皮筏艇都进不去,只能用冲锋舟。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洪水逐渐退去的立明工作室    张立明摄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立明工作室内被洪水泡毁的迷你窑泥坯  张立明摄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洪水退去后的立明工作室  张立明摄
夜晚水涨了差不多五六个小时左右就退了,第二天早上,群里说老厂这边围墙外面已经用水泥袋装的石子筑起了防洪堤坝,我去工作室一看,水涨到2米左右,原来放在桌子上的所有的东西都带在地上,电动设备、测温表都泡水里了,冰箱等家电东倒西歪,地上还有一滩泥,自己做的一些迷你窑的作品还来不及烧的都泡坏了,回收了。其实我还算损失比较小的,因为我是做窑的,所以我的工作室是没有也不需要电窑的。我心也比较大,所以我现在可以说话,像我认识的身边其他工作室做陶瓷的几个朋友损失是很惨重的,我一个朋友的工作室两面围墙都垮掉了,一楼地面被冲掉一个大坑,东西全没了,不知道冲哪去了,房子也快倒了。因为他是我们中间最惨的一个,最近状态也很差,所以我们都不太敢跟他聊这个事情。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张立明朋友的工作室一楼地面被冲掉一个大坑,东西全没了   张立明摄
我们朋友圈中都流传一句话:“上半年没有被疫情搞死,下半年被洪水搞得半死。”接下来工作室最少要停工两周左右,因为要检查、清洗,最后还要消毒。目前也没有听到相关部门有补助的消息,主要就是自救吧。
郑渗添(把盏堂工作室):
让工作室重新走上正轨最快也要三四个月
距离立明工作室十米左右就是把盏堂工作室,我们是一间以烧制建盏为主的工作室。涨水之前其实我们都做好了准备,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这次涨水会这么严重,我的工作室平时的建盏素烧坯一般都是备足5窑左右,差不多一千多个,因为防止梅雨天气不好拉坯导致延迟生产。此次洪水这些素烧坯毁了一半,两台进口电窑、两座小龙窑、一批包装盒,以及三十几箱订单都泡水里了。其实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我的一批配釉原材料被污染了。这意味着我以前做的实验、走过的路要重新再走一遍,而这个实验周期最起码要三四个月。因为就算你去找厂家重新调货,原材料的批次不一样,它里面的矿物质含量不一样,配制釉料烧出来的陶瓷釉色就会有所差异。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被洪水淹没的把盏堂工作室小龙窑  郑渗添摄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洪水退去之后的把盏堂工作室  郑渗添摄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洪水退去之后的把盏堂工作室  郑渗添摄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把盏堂工作室正在清理泡坏的泥坯  郑渗添摄
目前我们能做的就是清理工作,清查损失,维修设备,两座被水泡的小龙窑,如果里面结构受损,还要翻建,保守估计损失有十几万吧。而要让工作室重新走上正轨,开始烧制产品,估计最快也要三四个月。
黄其峰(峰子居工作室):
被困楼上近四十小时,现在能做的就是清理
这一次特大洪水使我们峰子居工作室所处的天宝桥整个区域都成了受灾区。天宝桥位于景德镇市昌江区竟成镇银坑村,这里是一个以匠人为主的传统老作坊聚集地,陶瓷工艺包括拉坯、翻模、制釉、青花、五彩等。像我们这种年轻人开的独立工作在这里也有一二十家左右,我们一般都是自己租一栋房子,一楼做工作室,二楼居住。洪水涨上来的时候,我们这一片作坊都被淹了。其实涨水那天之前,我们都已经接到了通知,但是没有想到今年会这么严重,水势很迅猛,一两个小时左右,水就已经漫进工作室了,到夜里一两点,水位高度离二楼也就一米五左右了,当时我都做好了准备随时穿好衣服往工作室后面的山上跑了。涨水期间我们在二楼被困了四十个小时左右,目前洪水是退了,但是工作室一楼墙面基本被泡掉渣了,没有来得及搬的东西也都泡水了,地上一层淤泥。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清理工作,这样下来工作室重回正轨估计也要一个月吧。还有我的一个小伙伴是做茶壶、公道杯的,本来做了一两百个准备拿去窑里烧的,结果都泡水了,更惨的是,他在清理过程中还摔了一大跤,导致手被瓷器割了,缝了二十多针,惨不忍睹。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被洪水淹没的昌江区天宝桥  黄其峰摄
李鹏飞(沐兮工作室):
陶瓷泡在洪水里相互碰撞发出的刺激声音
第一次洪水来的时候,黄泥头外面的公路特别是加油站那一段都没水封路了,我们工作室还好,没有被淹。因为地势相对高一点,但我们还是做好了准备,把工作室内的能挪动的东西往上搬,放到桌子上,大概七八十公分左右。因为2012年我们这里被淹过一次,当时也就三十公分。所以我们认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没想到第二天洪水来的时候,我们工作室整个一层淹了一米七!所有的窑炉设备、工具设施、电路插板、陶瓷原料等全部泡水,洪水退却之后,很多东西又四零八散、东倒西歪地漂落到了地上,一片狼藉。我们隔壁是一位生产花瓶的瓷厂老板的工坊,地势比我们低一些,因为我们这里是一个斜坡,我们在上面,他在下面。今年生意不太好,他就出去打工了。然而这次洪水,他的整个工坊都被淹没了,我们在自己的工作室都能听到他的工坊里陶瓷泡在流动的水里相互碰撞发出的刺激声音。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沐兮工作室正在清理地面淤泥  李鹏飞摄
目前我们主要就是做清理维修工作,包括打扫卫生、检查电路、晒窑等,估计恢复正常最起码大半个月吧。我们在乐天陶社创意市集的摆摊也在继续,但洪水结束后第二天的周六乐天陶社创意市集人流量不多。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洪水退后,沐兮工作室隔壁老板的工坊外景   李鹏飞摄
柳兴龙(大观柴窑工作室):
工作室影响不大,但陶艺街店铺由于进水暂停营业
洪水来临的时候,我们工作室受影响不是很大。因为我们工作室在景德镇珠山区唐家坞这一块,地势相对较高。暴雨结束之后,洪水很快就退去了。但是我们在陶艺街开的一个店铺水位涨到了四十厘米左右,第二天早上去店铺,地面一层淤泥。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清理,还有检查电路情况。陶艺街现在人流量也很少,这一条街的店铺都进水了,目前大家都在作清理工作,还没有开始正常营业。

口述|洪水下的景德镇陶艺工作室:正烧制的柴窑瓷爆裂了……

洪水没过整条陶艺街
——————————
记者后记
从现场触目可见的工作室被淹,柴窑瓷被毁,陶坯浸水,库存货品几乎全部作废,让人揪心。
澎湃新闻在采访中获悉,由于连日暴雨及上游来水的影响,自景德镇市水文局2020年7月7日8时48分发布洪水蓝色预警后的两天(7月8日至7月9日),景德镇市水文局先后多次在不同时段升级发布了洪水红色预警,但由于此次洪水来势之迅猛实属罕见,让人措手不及。就目前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与调查,景德镇浮梁县高沙村、740厂,昌江区天宝桥、李家村,湖田区商品房,珠山区黄泥头等地的多处陶瓷作坊、陶艺工作室受灾严重。
面对如此罕见的天灾,景德镇陶艺人也并未停止自救,据当地介绍,一些从业者通过紧急维修设备、抢救库存,通过电商、直播折价卖货,以挽救现金流。
景德镇相关部门专业人士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景德镇每年在这个时期都会涨水,这类受灾现象在景德镇是十分常见的,所以这么多年来,大家平时也都在习以为常的规避,此次除了一些陶瓷工坊受灾之外,大部分受灾的还是来景德镇创业的年轻人,又加之上半年的疫情,所以我个人认为,政府是有必要考虑给予这些年轻人相关政策的扶持和资金支持。这是有必要的。”此外,洪水之后,乐天陶社也及时发出了问卷调查,针对受灾的陶艺工作室,乐天陶社线上市集工作组将通过淘宝直播形式为他们售卖作品,补贴经济损失;工具店铺第一时间为设备受损工作室提供检修服务;对于受灾严重的工作室,乐天陶社教育中心&驻场工作室将提供临时工作室供其无偿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