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法书欣赏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邓代昆说:
大草,也叫狂草,是今草的一种放大形式。较之今草,狂草的遣笔用意,益加恣肆纵情,左盘右旋,一笔而成,使气息贯达始终。其笔画较之今草也更加简略。结字、章法,不守常规,点线的钭正、轻重、收放、疏密、迎让,参差错落,变化无方,极尽夸张能事,一切皆受命在意势之中。没有刻意的预构经营,所有的行为都在情性的驱使掌控中,笔墨点线不过是书者性灵的流淌,一切的韵味、天趣、激扬、骇动,都来自不期而遇中。“曼舞轻歌新秋月,惊雷震电崩云黑。”是抒情的,是表现主义的,是浪漫主义的,是极度张扬个性的,是排山倒海的交响乐章,是书法众美的渊薮攸归。

摘自邓代昆《我讲草书·草书流变小史》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 (190cm×48cm)

作品释文:峨眉高出西极天,
罗浮直与南溟连。
名公绎思挥彩笔,
驱山走海置眼前。
满堂空翠如可扫,
赤城霞气苍梧烟。
洞庭潇湘意渺绵,
三江七泽情洄沿。
惊涛汹涌向何处,
孤舟一去迷归年。
征帆不动亦不旋,
飘如随风落天边。
心摇目断兴难尽,
几时可到三山巅。
西峰峥嵘喷流泉,
横石蹙水波潺湲。
东崖合沓蔽轻雾,
深林杂树空芊绵。
此中冥昧失昼夜,
隐几寂听无鸣蝉。
长松之下列羽客,
对坐不语南昌仙。
南昌仙人赵夫子,
妙年历落青云士。
讼庭无事罗众宾,
杳然如在丹青里。
五色粉图安足珍,
真仙可以全吾身。
若待功成拂衣去,
武陵桃花笑杀人。
右录李白《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此诗开后来山水画诗一派。东坡“江上愁心千迭山” 诗雅与此同。又“滿堂空翠如可扫” 四句,想像突兀,与杜甫“堂上不合生枫树” 诗句,异曲同工。乙亥岁首 岱崐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不旋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此中暝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洞庭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拂衣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迷归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南溟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思挥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梧烟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五色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山峰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

在才艺上,邓代昆先生以书、画、印、诗、文谓之“ 五绝全才 ”,这在当今书画界堪称凤毛麟角,著名文艺评论家黄笃维先生在《我所认识的邓代昆艺术》一文中就称其为当今中国书画界“寥若星辰”的全面发展的艺术家。邓代昆信奉 “板凳须坐十年冷 “的艺术积累原则,一生遵循“勤”与“悟”的治学主张,故I其艺术中不无体现出一种丰厚的文化底蕴和修养。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李锋评论说:“邓代昆书法融合碑贴,采众长,其小草书严谨而自由,章法奇倔多变,风格偏于飘逸一路…系飘逸之草”。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黄纯尧教授则评论说:“邓代昆先生的草书,洋溢着浪漫主义的色彩,线条宛转多姿,用笔含蓄老辣,章法随心所欲,别具一格,大小相间,敬正兼得,一气呵成,生意盎然,显示出对草书语言的独特感悟力和表现力。” 邓代昆苦心探索的“小草体制 ”被书法界一致认同,书界权威人士曾以“远胜古人”之辞给予高度评价。其书法篆刻作品载于《自读楼艺术》《邓代昆书法集》《三人集》等专集。除致力于艺术创作外,他还潜心于艺术理论的研究,其出版的书法论述《广艺舟双揖注释》一书,是他所做的最具有代表性的研究工作,这部49万字的学术性书法巨著凝聚了他多年以来的心血,我国艺术史权威殷荪先生在“序言”中用“功德无量”四字对该书价值作了高度评价。而时任成都画院院长田旭中对邓代昆的评价是:“博学、机敏、雄辩、读谐,尤善文辞,倚马可待。不论是写恣肆汪洋的论文,还是独抒性灵的散文,不论是用凝炼精致的古典语,还是明白晓畅的现代语,都能得心应手,各臻其妙。这种学养和功力,恰恰是当今一般书画家所欠缺的,这正是邓代昆书画艺术上的支撑点和得力点。”
摘自曾策《飞墨书锦绣,点彩写风流__记享誉海内外的书画大家邓代昆先生》一文。

邓代昆草书李白诗《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八尺条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