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法书欣赏
  3. 创作探索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邓代昆书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 (236cm×53cm×8)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修既治滁之明年,夏,始饮滁水而甘。问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近 。其上丰山耸然而特立,下则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然而仰出。俯仰左右,顾而乐之。于是疏泉凿石,辟地以为亭,而与滁人往游其间。
滁于五代干戈之际,用武之地也。昔太祖皇帝尝以周师破李景兵十五万于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清流山下,生擒其将皇甫晖、姚凤于滁东门之外,遂以平滁。修尝考其山川、按其图记,升高以望清流之关,欲其晖、凤就擒之所,而故老皆无在者。盖天下之平久矣。自唐失其政,海内分裂,豪杰并起而争,所在为敌国者,何以胜数!及宋受天命,圣人出而四海一。向之凭恃险阻—,剆削消磨,百年之间,漠然徒见山高而水清。欲问其事,而遗老尽矣。
今滁介于江淮之间,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舟车商贾、四方宾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见外事,而安于畎亩衣食,以乐生送死。而孰知上之功德,休养生息,涵煦百年之深也。
修之来此,乐其地僻而事简,又爱其俗之安闲。既得斯泉于山谷之间,乃日与滁人仰而望山,俯而听泉。掇幽芳而荫乔木,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风霜冰雪,刻霜清秀,四时之景无不可爱。又幸其民乐其岁物之丰成,而喜与予游也。因为本其山川,道其风俗之美,使民知所以安此丰年之乐者,幸生无事之时也。夫宣上恩德,以与民共乐,刺史之事也。遂书以名其亭焉。 —《丰乐亭记》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泄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若夫日出而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
至于负者歌于滁,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滁人游也。临溪而渔,溪深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冽;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坐起而喧哗者,众宾欢也。苍然白发,颓乎其中者,太守醉也。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其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颓乎其中”下夺“太守醉”三字。)
欧阳修文《丰乐亭记》、《醉翁亭记》二篇。欧阳修,江西吉安永丰人,自号庐陵人。实生于蜀中绵州,自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北宋政治家、文学家、诗人。与韩愈、柳宗元,及王安石、苏轼、苏辙、曾巩,合称为唐宋八大家。仁宗时,累擢知制诰。英宗时,官至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神宗时迁兵部尚书,以太子少怖至仕。于政治、文学皆主张改革。既为范仲淹新政支持者,亦为北宋诗、文革新运动之领导者。苏轼兄弟及王安石皆出其门下。既撰新五代史,复与宋祁撰新唐书。好搜金石文字,著《集古录》,有《欧阳文忠公集》行世。癸巳岁首 岱崐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著名书画家、文艺评论家田旭中读代昆兄巨屏《醉翁亭记》有寄

牛耳作书气势弘,
铁钩银划意深雄。
名公大作传天下,
俊彦巨屏扬古风。
世上佳颖成逸品,
艺中妙技识高功。
何期借我一支笔,
胸泻流云冀大鹏。
(注:昔大千先生以重金购制牛耳笔50支作画以遗名公显贵,时成佳话耳)

原贵州省书协副主席,萧茂光将军再阅邓公牛耳毫书八尺尺屏欧阳修巜丰乐亭记》有感

牛耳毫书丰乐亭,
气贯长虹点划劲。
风樯阵马墨精妙,
美髯款款尽激情。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邓代昆的艺术成就,不仅体现在他书法上的独树一帜,开辟一家之风,还体现在他对艺术创作的深入见解。邓老师从小便对古籍经典了熟于心,传统文化并没有对他现代书法的创新形成壁垒。邓老师说,“传统文化是中国几千年文明的精华,它博大精深,却也缜密严谨。我的创作虽天马行空,却从没有脱离传统文化,因为它是根基、是本源,是我创作的不竭源泉;我的草书不仅严承师法,却也背叛师门。在我扎实学完颜真卿、王羲之的碑帖,怀素、张旭的狂草后,我就开始‘背叛’,去创立自己的风格。”邓老师认为,“传承传统是每个艺术家的必练基本功,当你对不同风格的章法结构、笔点线面的技法烂熟于心时,你才能随心而走。没有根基的创新便是风中楼阁,飘摇不定。俗话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要做到‘变’,必须做好‘承’。”
摘自——李林《一位“草行者”的半世修行》

邓代昆牛耳毫笔书 欧阳修《丰乐亭记》《丰乐亭记》行草书八尺八屏欣赏

邓代昆,四川省成都市人。历仼成都市博物馆研究部主仼、学术委员会主仼,现为成都博物院书画艺术院院长,成都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员,成都市“非遗”专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四川省对外交流文化礼品创作特别指定书画家。中国国家画院沈鹏导师工作室第二届书法精英班、学术理论班结业。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囯文物学会会员,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中国书法研究院艺委会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四川省书协篆刻委员会副主任、理论委员会委员,四川省草书学会常务副会长,四川省书学学会副会长,四川省美协会员,四川省作协会员,成都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团顾问,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书法专委,成都市政协画院艺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