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掌故

邓代昆:《合江亭记》

编者按:邓代昆先生《合江亭记》一文,原载于《四川文学》总379期,尝收入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之《四川读本》一书中。


合江亭记
○邓代昆

 合江亭,在成都城东南隅,唐贞元间剑南节度使韦皋始作,顾名而推之,乃两江汇合口曲岸之建筑也。两江何谓,今日之府河、南河者是。“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成都之有两江沃泽,秦守李冰之功不可泯没,成都之有世代繁荣,则两江之功复不可泯没也。往者,李冰“穿二江成都之中”,两江并行,双过郡下,延至盛唐,诗人岑参《登张仪楼》诗犹云:“楼南两江水,千古长不改”,两江并行迤逦东流之况已逾千载矣。迨乎晚唐乾符间,有高骈者,诗人也,居官蜀中,雅有政业,其于九里堤下更凿新渠,引府河水由西而北而东南穿城而过,仍合流于韦皋合江亭旧渚,始有所谓“二江抱水”格局。由彼至今,沿袭旧制而不改,屈指可逾千岁矣。以是观之,谁能谓两江之德龄不高古,勋业不鸿巨,风姿不卓异,光华不灿烂乎?

邓代昆:《合江亭记》

合江亭

 合江亭,高踞两江之上,怀江抱水,俯看千年繁华,高瞻远瞩,雄视百代沧桑,实两江之要观,游旅之首赏。或言,游府、南二河而未游合江亭者,不可以谓为有府南河之游,良有以也。江亭旧筑,实早颓圮,今所见者,乃公元一九八九年所重建。亭身高可四丈,亭间容可百人,雄峙高耸,凌空欲飞。二亭连缀为一,绿顶双盖,红柱十楹,气势宏宕,极具典型二江合流象征。亭柱间有联云:“从唐宋以来,东流阅尽江山老;揽锦华而后,此处登临天地宽。”仅读此数语,便已有几许感触跌荡于胸间也。拾阶登亭,斜倚曲槛,俯首亭下,二江波澄黛蓄,窈然深碧,举首远眺,江流如注,鳞光如泻,凝目聚怀,思绪邈矣。

 

邓代昆:《合江亭记》

合江亭之近景

邓代昆:《合江亭记》

合江亭之夜色

邓代昆:《合江亭记》

合江亭之飞檐

邓代昆:《合江亭记》

合江亭之柱联

“江亭”之胜,莫过于唐、宋,唐、宋之较,则又以宋为冠也。彼时,楼台鳞集,亭榭栉比,奇石磊砢,花木云植。江亭峨峨,“鸿盘如山,横架赤霄”。登亭纵目,西山遗雪,峨岭献翠;烟林篁树,列峙于前,沙鸥白鹭,翔集于渚;沧波修阔,烟霭淼淼,艨艟舴艋,楫荡其上,渔歌樵唱,回环其间。或则兰舟欸乃,骊歌唏嘘,江风不发,遏云驻流,两岸江干,观者如堵,“一都之奇胜”尽于斯也。奈何繁华难永,南宋之季,亭被毁于兵燹矣。之后,代不修复,一任荒颓。明、清二朝,虽有锦官驿站之设,而昔日之绮丽皇华巳不复能梦见也。迄于近代,二江河道渐变狭浅,年不如年,直至淤死腐臭,殃及远近,人人厌之唾之,昔日之荣光,成今日之耻辱,昔日之依仗,成今日之累赘。悲矣哉!锦江春色,何日重见,中流棹歌,何时重闻?

邓代昆:《合江亭记》

府南河之老片

邓代昆:《合江亭记》

合江亭之老照片

    今来登临,亭楼焕然。举目四望,烟花若簇,红紫交辉。二江流波,泛碧湛蓝,风过浪涌,拍岸而东。沿江两岸,绿草如茵,绿树如云,江心上下,绿波涨岸,绿光接天,融天地于一色也。沿江大道,车水马龙,游江士女,接踵比肩。俄儿,对岸八音并发,如闻钧天乐奏,江头彩舟缓缓,驶来云际天河,飘拂拂已了不知是天上人间矣。比至日隐夜临,有千百亿灯火齐发,烂若星汉,遥视两江,江波流丹,江花胜火,艇鸣若雷,人语若哗,此起彼伏,欢声彻夜。须臾,艇过亭下,烛亭如昼,此时此际,余忽生艇上人定与我同生今夜之乐何由得来之念也。

邓代昆:《合江亭记》

合江亭两江交汇夜景

邓代昆:《合江亭记》

合江亭两江交汇夜景

    噫:夫有功于民,民不得不讴之,有过于民,民不得不责之,大道茫茫,苍天冥冥,点滴毫厘,判之分明矣。我今登亭,感慨良多,聱牙吟哦,攒成数韵:
府南二水,秦守开山。
煌煌赫赫,二千有年。
倏忽近世,月隐歌残。
昔我往矣,荒凉一片,
倾江恶腐,污秽江干。
今我往矣,叶荫花繁,
桥坚如铸,楼高摩天,
欢声载道,舟车往还。
峨岭有月,同照江潭;
西山有雪,同映江天。
往古繁华,旧梦重见。
功不可没,功高在天。
一代伟业,遗爱永远;
一篙春水,绿到江南。

邓代昆:《合江亭记》

邓代昆,历仼成都市博物馆研究部主仼、学术委员会主仼,现为成都博物院书画艺术院院长,成都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员,成都市“非遗”专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与此相关社会兼职: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协学常务理事,原四川省楹联学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