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画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陈炽昌 | 陪马识途参观文君井

1992年4月20日至22日,由四川省杂文学会、四川文学杂志社、当代杂文报编辑部和四川省文君酒厂联合主办的“文君笔会暨四川省杂文学会第四届学术年会”在文君酒厂召开。来自《求是》《人民日报》《文汇报》《解放日报》《天津日报》《陕西日报》、广西人民出版社、湖北省政府研究室、西安政法学院和四川省、成都市、重庆市的报社、广播电台、电视台等省内外单位的杂文界名家、前辈、学者、新秀、编辑和代表共130多人出席会议。

会议的一项活动是参观文君井。作为邛崃的主要旅游景点,文君井是西汉才女卓文君与司马相如当垆卖酒千秋佳话的一处纪念性园林。

20日,我接到县委宣传部通知,参加笔会和年会的代表要参观文君井,马识途等四川省作协领导也要一同前往。出于敬仰,我必须亲自接待(当时我任邛崃县文物管理所所长),因为马老是著名的革命家和作家。我记得在念高中时就读过他的长篇小说《清江壮歌》,以及散文、诗词等名作,深受鼓舞和教育。能亲自参与接待真是幸事,一同参观的还有全国重要刊物《求是》杂志社研究员牧惠、人民日报《大地》主编杂文的蒋元明等一些杂文战线上的重量级人物和学者。

陈炽昌 | 陪马识途参观文君井

1992年4月20,“文君笔会暨四川省杂文学会第四届学术年会”在文君酒厂召开。

21日上午10点过,宣传部部长熊定能陪同马老一行二十余人来到文君井,我在门口迎接。只见马老身材魁梧,气宇轩昂,笑容可掬,是一位十分慈祥的长者。握手问好后,我向马老一行介绍了文君井概况和清代果亲王诗碑。然后,看琴台,穿回廊,来到文君井旁的诗碑,驻足观看郭沫若1957年国庆节为文君井题的词。这个题词是当年邛崃县文化馆馆长魏朗先生写信请郭老题“文君井”三字,郭老得知已有晚清进士邑人曾光爔题了,他就不再题,故用中国科学院信笺即兴题文君井词。无论从题词的内容和书法艺术,都属上乘佳作。

陈炽昌 | 陪马识途参观文君井

会上,马识途向文君酒厂赠送颂酒歌中堂。

参观诗碑时,马老披露了一段尘封往事。他说,1965年,中国科学院院长、中国文联主席郭沫若到成都开会。因与郭沫若私交很好,就相约到邛崃参观文君井。车都备好了,没想到动身前一日郭老临时接到中央电报催其返京,只好作罢,成为一大憾事。

马老一行在邛崃县领导的陪同下,轻松愉快地边走、边看、边听,并在文君井旁合影留念。作为接待人员,我们通常都不参加,只有领导作陪。接着,马老一行饶有兴致地参观了井旁的古碑——唐刻“文君井”三字。我解释说,此碑说明在唐时文君井已是一处园林胜景,这口古井相传是当年司马相如和卓文君酿酒取水之井。此井十分奇特,井泉清冽,从来不浑浊。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取井水烹茶,品茗者甚众。八十年代有自来水后,此井封存,只作参观用。同时,有省上名家刘东父、姚石倩书写的石碑。井旁是当垆亭,亭旁有书法名家、川大老师周浩然的题联“择婿何须父命;当垆更暖人心”。马老对三位老先生都熟悉,看得也很仔细。

陈炽昌 | 陪马识途参观文君井

后来,颂酒歌中堂被刊刻在木板之上展出。

马老对陈列馆两旁一副抱柱对联十分感兴趣,联文是:“从落拓中识奇才,富不淫,贫不移,千秋共赞文君美;在青史上留鸿爪,书可传,赋可法,万世咸钦司马才。”马老问作者是谁,我说是解放前就读于川大中文系的一位老先生,后从教。此联是他撰并书的。马老说:“好!”

陈炽昌 | 陪马识途参观文君井

文君井陈列馆两旁一副抱柱对联,得到马老称赞。

接着,又参观月池中的一座船舫,有楼取名漾虚楼。过小桥见门口一副对联,为邛崃女诗人周澹秋所撰:“拾级上妆楼,宝镜晶莹人宛在;焚香弹古调,瑶琴清响韵依然。”此联有意境,将参观者带入想象空间。然后,又参观了陈列馆,主要是邛窑出土的典型器物及文管所部分馆藏的杂件。马老一行看得很认真,很仔细。后又来到后院两边厢房,柱上挂着省委老领导、临邛书画院名誉院长杨超同志题的“临邛书画院”竖匾。参观了两边厢房里的书画陈列馆。在参观过程中,我向马老一行汇报了临邛书画院的情况。马老说:“邛崃历史悠久,文化氛围浓厚,作者的水平也不错。”在我听来,这是老一辈对我们的鼓励。

陈炽昌 | 陪马识途参观文君井

马老欣赏和品味的诗碑院。

随后,马老一行步入杨超题的诗碑院,也是文君井园林的一处主要景点。正中为张爱萍将军题写的“风流传千古”以及历代诗人如唐代李商隐、杜甫,宋代陆游,元代汤显祖,清代王国维等对文君井的题咏诗词,特邀请省内书法名家书写并刻石上墙。马老一行边欣赏边议论,慢慢品味。

陈炽昌 | 陪马识途参观文君井

作者(左)与马识途先生(右)在文君井畔合影。

我按程序介绍井旁的老诗碑及邛崃颇具国学和古文诗词及楹联修养的老先生的作品。当时另外一批参观人员问了一个问题,宣传部工作人员请我过去解释一下。这边马老看到一副我们本土一位管姓老先生撰的、我用隶书书写的一副楹联:“谁歌郢市传春雪;君到临邛问酒垆。”马老问陪同的熊定能部长,楹联是谁书写的。熊部长说:“就是刚才给您介绍的那位同志。”赓即简要介绍了我的情况。马老说:“我能否跟他合张影?”宣传部工作人员马上过来传达。说真话,当时我有点懵了,有一种受宠若惊、同时又倍感温馨的感觉。因为马识途先生是老革命家,老领导,文坛泰斗,书法家。尊敬不如从命,于是我和马老在文君井旁合了影,又和《求是》杂志社研究员、《人民日报》编辑等合了影。但想不到的是,马老接着说:“可不可以给我写张字?”我有些神色慌张地连连说:“不敢,不敢,您老是大家,我都是读您的作品长大的。”马老接着安慰我说:“不要谦虚嘛,我喜欢您的隶书。”推让再三,熊部长也在一旁鼓励我。最后,推不脱了,我说:“好嘛。我就不揣冒昧,班门弄斧了,权当小学生向老师交的作业。”他还说,内容由我定。

陈炽昌 | 陪马识途参观文君井

与四川省作协主席马识途、《求是》杂志研究员牧惠、《人民日报》高级编辑蒋元明等在文君井畔合影。

着手写字之际,这件事也让我反思。我乃无名小卒,马老是大家,书坛泰斗,省内主要景点常见马老的题字题联,他对隶书的研究精深。这件事让我真正读懂了虚怀若谷这句成语,受益匪浅。我搜索内容,利用一个星期天,推掉杂事,拙就了一副隶书对联:“云山起翰墨;星斗焕文章。”这是国学大师饶宗颐的一副诗文集句联。我写了好多张,选了一副还算过得去的寄到成都红星路省文联转马老收。算是诚惶诚恐交了卷,并附信一封,说明联文的出处,以及对马老的道德文章的赞颂,并请马老在书法上予以指正赐教。

马老的一生是不平凡的一生。当年在白色恐怖下,从事党的地下工作,靠的是坚定的信念、过人的胆识和机智勇敢。

陈炽昌 | 陪马识途参观文君井

2006年,文君井维修时,文体局派专人到成都,请马识途先生题写《凤求凰》,并特意挑了一个心形石,予以刊刻展现。

2004年,年届90高龄的马老在成都举办了个人书法作品展,出版了《马识途书法集》一卷。展览非常成功,作品被藏家收藏,所得善款和稿酬共230多万元,马老全部捐出,资助四川文学院与新闻学院,设立基金,奖掖后学。

2012年,马老被授予巴蜀文艺奖终身成就奖。

•供图 | 陈炽昌 张志伦 姚凯峰 孟显东

•编辑 | 陈叙言

 

文章来源:临邛文化
本平台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部分文章源自网络。网络素材无从查证作者,若所转载文章及图片涉及您的版权问题,请您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admin@cn5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