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一代艺术大师齐白石与北京画院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今年起,虽有疫情的羁绊,但北京画院一直在谋划如何链接齐白石的“上下左右”,其中包括与浙江合办的“秋蕊香——齐白石黄宾虹花鸟画展”,与八大山人纪念馆携手举办的“浑无斧凿痕·对话齐白石——北京画院典藏作品展”,而近期则在北京画院美术馆新举办的“知己有恩——齐白石的师友情缘”展。
在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看来,齐白石是他们的研究对象,如何更准确地认清齐白石、定位齐白石呢? 15年来,北京画院通过数十个齐白石展览,从不同侧面挖掘、推动了齐白石的整体研究,“在研究达到现有规模和水平之际,如何开拓新的方向是近年来一直思考的问题,而“定位”的理念,给了我们启发。”
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齐白石像

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

2020年,庚子年,中国和这个世界都发生了许多大事。6月23日这一天,中国北斗导航定位系统的最后一颗卫星成功发射,该系统全面组网成功,实现了真正的全球覆盖。按我作为一个外行的理解,这意味着我们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将处于至少四颗卫星视域的交叉点上,从而建构出位置基准与时间基准,也就是所谓的定位。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浙江美术馆“秋蕊香——齐白石黄宾虹花鸟画展”展览现场

回到我们的工作,齐白石是我们的研究对象,如何更准确地认清齐白石、定位齐白石呢?这的确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早在15年前,北京画院美术馆、齐白石纪念馆成立,就确定了10个齐白石的研究、展览课题。10年前,已明确形成了以齐白石为中心的20世纪美术史研究思路,并召开了“齐白石艺术国际论坛”,后来成立了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15年来,北京画院通过数十个齐白石展览,从不同侧面挖掘、推动了齐白石的整体研究。在研究达到现有规模和水平之际,如何开拓新的方向是近年来一直思考的问题,而“定位”的理念,给了我们启发。今年起,虽有疫情的羁绊,但北京画院的工作依然没有停歇,我们开始谋划如何链接齐白石的“上下左右”。其一,与浙江美术馆和浙江省博物馆合作,共同策划了“秋蕊香——齐白石黄宾虹花鸟画展”,从花鸟画角度切入“齐黄”的对比研究。其二,与八大山人纪念馆携手,通过展览探讨齐白石与八大之间的因缘关系,举办了“浑无斧凿痕·对话齐白石——北京画院典藏作品展”。其三,就是《齐白石师友六记》的出版与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办的“知己有恩——齐白石的师友情缘”展览,选择了与齐白石艺术历程息息相关的六位关键人物:胡沁园、王闿运、陈师曾、瑞光、梅兰芳、徐悲鸿,从他者视角聚焦齐白石。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2019年,北京画院年会现场

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浑无斧凿痕·对话齐白石——北京画院典藏作品展”在八大山人纪念馆举办,八大山人纪念馆周晓健馆长和北京画院吴洪亮院长一起介绍展览情况

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齐白石师友六记》书影

以上三个项目联动形成的网络,在帮我们进一步解决齐白石研究中的一些瓶颈问题。如,我们是否因为离得太近,太关心考据中的细节或“只缘身在此山中”,而越发看不清这位艺术巨匠?这一工作的意义恰恰在于退到远处,以外在的眼光进行扫描、勾勒。我希望通过远近结合、内外等观的方式,看到一个更加鲜活、明确的齐白石。当然,此前我们做过捷克学者齐蒂尔、海兹拉尔的研究,来回视齐白石,也做过齐白石与徐悲鸿的对照展览等,但仍然缺少一个理性的研究架构。而此次通过多个项目、多个选点,如卫星般重新定位齐白石,校准我们的研究方向与路径,恐怕是一次有益的尝试。故而,这一系列工作也试图把许多曾经研究上的平行线,化为交叉点。譬如大家熟悉齐白石的花鸟画,那么对与他同时代的黄宾虹的花鸟画就相对陌生,两者有何异同?齐白石崇拜八大山人,愿到九泉为走狗,到底学到了什么实证吗?胡沁园、王闿运、陈师曾三位对齐白石颇有帮助的师友,有哪些交往中的信息需要进一步厘清?白石与梅郎颇有佳话,现存梅兰芳纪念馆的作品中,还能提供哪些新的信息?再如,关于齐白石与弟子瑞光和尚的研究,很少有人关注,这次入选其中,有何意义?等等。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瑞光《借山问道》 1924年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齐白石《牵牛花》1920年,纸本设色,梅兰芳纪念馆藏

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齐白石《寻旧图》无年款,纸本设色,北京画院藏

最后想说,齐白石再是天才,也不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就算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也要拜师交友才能成长。白石老人深知这一点。他有一方藏于北京画院的著名印章,就是“知己有恩”。边款述其渊源:“欧阳永叔谓张子野有朋友之恩,予有知己二三人,其恩高厚,刻石记之。”欧阳修曾为故友张先作《张子野墓志铭》,文中说他与张先有“平生之旧,朋友之恩”,齐白石这方印章正取意于此。这方印刻于1933年,当时的齐白石已经完成“衰年变法”,立足于京华,名望渐隆。于成名之际仍能感念恩师故友,是难能可贵的品质。同时,这枚“知己有恩”也在很早就提示我们齐白石师友圈的重要性,方有今日若干项目的生成。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齐白石,知己有恩,1933年,2.2cm×2.3cm×3cm,青田石,北京画院藏

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知己有恩 边款

总之,在多位学者、多家机构的共同努力下,通过研究、出版与展览,已经确立了2020年成为齐白石研究的再定位之年,我们也明白“知己有恩”的道理,故而要一并鞠躬致谢!更要祝《齐白石师友六记》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同人的支持下付梓顺利!祝“知己有恩—齐白石的师友情缘”展览成功!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齐白石《人物稿》无年款,纸本墨笔 北京画院藏

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齐白石山水画《万竹山居》

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齐白石再定位之年,链接其“上下左右”

墨梅 齐白石 1917年 116×42.5cm 轴 纸本墨笔 北京画院藏

吴洪亮
2020年10月9日于北京画院
(本文由作者授权刊发,原刊北京画院,题为《吴洪亮谈齐白石的再定位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