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在月份牌领域,胡伯翔(1896-1989)是一个比较奇特的存在:他以一个国画家的身份进入月份牌领域,却既不人云亦云,也不跟风随从,始终尽最大可能保持自己的特色。胡伯翔所绘制的月份牌,更多地保留了一个国画名家的个人趣向,使之在月份牌领域独立孤秀。
吴昌硕是胡伯翔从艺道路上的一位贵人。胡伯翔除了在国画、月份牌领域卓有成就,他与郎静山等人创立于1928年的“中华摄影学社”(简称华社),与“光社”曾是中国南北两个最早也是最大的摄影艺术团体。

胡伯翔出身绘画世家,1913年,他以17岁一介少年身份随父亲从南京到上海,甫一到沪,即以不凡的画技博得沪上画坛领袖吴昌硕的青睐,并给以很高赞赏,由此一鸣惊人,享誉海上,开启了他的绘画生涯。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胡伯翔(1896-1989)

胡伯翔(1896-1989),南京人,原名胡鹤翼,字伯翔,以字行。又因是南京人,故别署石城翁。他的父亲胡郯卿,号龙江居士,别署醉墨轩主人,是南京名重一时的丹青高手。1925年,张光宇、张振宇兄弟创办东方美术公司,曾为之出版《胡郯卿画集》。胡伯翔幼承家学,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基础,精山水,擅人物,下笔神奇,品格高古,颇得宋元意境。胡伯翔虽然被人称作“神童”,但心高气傲的他并不满足,渴望到更广阔的世界里去见识锻炼。1913年,17岁的少年胡伯翔跟随父亲前往大上海,闯荡新世界。
贵人吴昌硕
到上海稍事安顿后,胡伯翔即迎来了对自己的最初一次考核,地点是在青漪馆书画会。晚清民国的上海,文人画家云集,素有结社活动的传统。这个青漪馆书画会就是其中比较活跃的一个,主持者是国画名家洪畿(字庶安)。该会成立于1911年,会址设在南京路、贵州路转角处,以“讨论书画,保存国粹”为宗旨,拥有成员二百余人,当时与豫园书画善会和海上题襟馆并称沪上三大书画社团,影响很大,其成员中既有于右任、吴稚晖这样的政坛大佬,更有吴昌硕、曾农髯、黄宾虹、贺天健等画坛巨擘。胡郯卿也是该会重要成员,他携儿子到上海,寻访名师,学习画艺的第一站就选在了青漪馆书画会。
在众目睽睽之下,胡伯翔没有怯场,他当众挥毫,画了一幅六尺整张的大画,画幅内容为“骑驴过小桥,独观梅花瘦”,充满古人气息,意境直追宋元。在场都是行家,画一落笔,都不禁纷纷叫好;更为大家惊奇的是,此画甚至受到了沪上书画领袖吴昌硕的赏识,称赞胡伯翔“小孩子的笔墨和诗句都有灵气。”(左仞《卓有遗风胡伯翔》,刊《上海工艺美术》1997年第2期)这是胡伯翔和吴昌硕的首次交集,当时他可能并不知晓,吴昌硕将是他人生道路上的一位贵人。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胡伯翔绘《马相伯像》

1916年,主持中华书画社的赵云舫在朵云轩举行书画雅集,出席者皆为沪上画坛大家,如吴昌硕、王一亭、黄山寿、程瑶笙等,胡伯翔也随父亲列席其中。本意去瞻仰大家音容,学习名师画艺的胡伯翔,想不到被吴昌硕叫住,让他当场为大家作一幅画,并为他铺好了宣纸。胡伯翔有点不知所措,但在吴昌硕和父亲的鼓励下,他静下心来,略微沉思后挥毫画了一幅《亭林图》。吴昌硕站在画前仔细端详,然后拿起笔来,在画上写下了这样一段画跋:“缶年已七十余已,见有宋元笔意者,胡君一人而已,因志数语。”(杨波《画坛先辈胡伯翔的人生三部曲》,刊《纵横》,1999年第2期)众人见了都大感诧异,吴昌硕对胡画的评价可谓极高,虽然不乏夸张,但毕竟出自海派画坛巨擘之口,影响自然非同小可,胡伯翔的前景不难想象。
雅集结束后,吴昌硕拿走了这幅《亭林图》,并嘱咐胡伯翔过几天到他家一次。数日后胡伯翔如约前往,一进吴府大厅,见自己的那幅《亭林图》已挂在墙上,吴昌硕把他介绍给在场的哈少甫、张元济、李拔可、高邕之等人,并郑重嘱托:“胡君是我的忘年交,拜托各位,请多多指教。” (杨波《画坛先辈胡伯翔》,刊《纵横》,1999年第2期)
不久,吴昌硕还请胡伯翔为其夫人施酒画像,并由王一亭补景,画面上,施酒面容丰腴,脸带微笑,倚石而立,右为古松,左为金菊。王一亭题云:“季仙吴老伯母施夫人六十九岁玉照。丙辰仲秋,伯翔写照,王震补图。”(王琪森《海派书画领袖——吴昌硕评传》,文汇出版社2014年10月)
吴昌硕和王一亭对胡伯翔倍加奖掖和提携,时常带他出席各种书画雅集,并为他的画作题诗、补景,予以大力推介。画坛大佬如此器重,其他画家自然不敢小觑,纷纷为其助阵。胡伯翔的传统功底本就很深,加上名家大师尽力指点,自己又融会贯通,兼取各家,很快就自创一格,画作构思新颖,技法高超,在沪上画坛的声望也越来越高,不但在上海站稳了脚跟,而且声名远播,年仅二十出头就已跻身一流画家之列:1914年,“上海振青社搜集海上书画家之笔墨,月出一篇,以资观摩”,胡伯翔的画作已经赫然和吴昌硕、黄山寿等名家作品列在一起了;(《介绍书画集》,刊1914年11月14日《申报》)到1917年,胡伯翔已经成为沪上书画名家们雅集的常客了,经常一起参加活动,轮流挥毫:“四马路三山会馆隔壁海上题襟馆书画会创设有年,久为名人荟萃之处,辛亥以还,萍踪星散,顿失旧观。今春同人等重行提倡,公举吴昌硕为该会会长,哈少夫、王一亭为会董,适吴待秋由京来沪,留驻会中,日来各书画名家,如何诗孙、黄旭初、高笙伯、程瑶笙、叶指法、沈墨仙、胡郯卿、伊峻斋、王梦白、王亦民、胡伯翔、严诵三、徐竹贤君,常川到会,兴致挥毫,并由吴昌硕加以题句,悬挂四壁,任人登楼展览,不取分文,洵雅集也。”(《海上题襟馆开会纪》,刊1917年3月28日《申报》)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胡伯翔为永泰和烟草公司绘山水广告画,左下方有“永泰和烟草股份有限公司”一行字,右下方为该公司出品烟盒

胡伯翔能少年有为,获此成绩,除了他天资聪颖,刻苦努力之外,还和他善于思索,勤于总结有关。胡伯翔曾撰写了不少和艺术有关的文章,足见他在理论方面所下的功夫,这里仅节录他1924年所写的一篇文章片段,以从中窥见他对画理的思考:“写生与临摹,乃习画所由之途径。写生之要旨,在对于自然界之形状,自由描写之。所写之物体,须四面视之,远望之以取其势,近看之以取其质。得其入画之位置而写之,久而熟练,即能挥写自如。宜常携纸笔,见古木奇石,就貌其状,以为粉本,随在皆能发生一种天然妙趣。彼惨淡经营之作品,皆由此等平常工夫所积而成也。临摹者仅就他人之画,依样为之,用以为初学者练习手腕之资,藉以谙识运笔之法则可,视为习画唯一方法则不可也。至于专摹一家,则尤为不可……盖怪僻之形易作,寻常之景难工,学者应知自择。学画最要虚心研究,能与善画者时时讨论,互相砥砺,必能画理日进。其不及我者,亦有偶然佳作,以补我之聪明;即师学承者,亦须取其所长,舍其所短。若夫乞灵时彦,极力模拟,孜孜不倦,更无所取意。语云:善师者师化工,不善师者抚缣素;拘法者守家数,不拘法者变门庭。学者其有意乎?”(胡伯翔《习画法概要》,刊1924年12月20日《申报》)
合创“华社”,中国最早的摄影艺术团体之一
民国初年,胡伯翔正值年少,他精力充沛,兴趣广泛,除了绘画算是他本行之外,在另一领域他也照样领风气之先,和一批朋友研习探讨,弄得风生水起。这就是摄影。当时,拥有一架照相机绝对属于高级时尚,也是财富的象征。胡伯翔在1914年就买了一架单镜头照相机,从此与摄影结上了不解之缘。他和郎静山、丁悚、张光宇等是志同道合的朋友,经常在一起交流摄影心得,相互取长补短。当时上海有一个俭德储蓄会,会中设有文书部,由胡朴安担任部长,集中了一批喜爱文化艺术的同僚,举行各种有关文艺的活动,胡伯翔是文书部图画科的主任。
早在1922年,胡伯翔就和朋友们在会中发起组织美术研究会,下设书画、摄影两部,共同研究,由胡伯翔出任会长。(《俭德储蓄会进行消息》,刊1922年5月6日《申报》)到了1926年,美术研究会改名美术研究社,并扩大规模,邀请名家指导,开始酝酿举办摄影展览。当时报上刊出报道:“美术研究社推胡伯翔君为社长,并通过简则十余条。闻内容分(甲)书画系,(乙)雕刻系,(丙)图画系,(丁)摄影系,四系社长之下,每系各设有主任干事若干人,并拟敦请海内美术家担任指导员、赞助员。闻胡伯翔君计划,拟俟新会所开幕时即开一大规模之摄影展览会,以资提倡。胡君为美术界巨子,绘画摄影,均素擅长,将来对于国内艺术界之贡献,未可限量云。”(《俭德会创办美术研究社》,刊1926年5月5日《申报》)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1928年,华社社友合影于时报馆三楼大照相室,前排左起:蔡孓庐、丁悚、祁佛青、黄振玉、左赓生、张光宇;后排左起:邵雨湘、邵卧云、周瘦鹃、张珍侯、张仲善、胡伯翔(戴眼镜者)黄伯惠、朱寿仁、郎静山、胡伯洲、佚名、陈万里、唐镜元

胡伯翔是实干家,1928年初,他和郎静山、张珍侯、陈万里、黄振玉等摄影同仁商量,决定成立一个摄影团体,以便更有力地推动摄影活动的开展。这个团体由胡伯翔提议定名为“中华摄影学社”,简称华社,并发刊《中华摄影杂志》,由胡伯翔代表华社撰写发刊词。华社和1923年在北京成立的“艺术写真研究会”(后改名为光社)一起成为中国南北两个最早也是最大的摄影艺术团体。华社的社友主要服务于报界和商界,它先后举办了四届摄影展览,参加者除了社员外,还包括全国各地的社外摄影爱好者,甚至有外国朋友送作品参展;当时的《申报》《良友》《时代》《文华》《天鹏》等报刊纷纷报道,并刊登展出的摄影作品,影响可谓遍及国内外。胡伯翔是华社的主要发起人,华社的四届摄影大展他是当然的参加者,他的作品也受到了媒体很高的评介,认为是绝妙之作:“胡伯翔本为丹靑妙手,故其所摄景物,多饶画意。《太湖秋水》《水乡》《城湖落日》《水云古塔》诸作,均极幽婉浩渺之致;《早春》写桃花绝妙,《合作》与《日出而作》状工农生活,颇有力量,《曲径》《江船》,亦非凡作。”(周瘦鹃《华开二度记》,刊1928年11月12日《申报》)
胡伯翔能在绘画之余专研摄影,而且照样玩得非常专业,令人艳羡。其实摄影和美术本就艺出同门,都以形象、光线和色彩等为研究对象,胡伯翔不分彼此,一律都以认真严谨的态度对待之,不但动手刻苦实践,而且善于用脑思考,仔细分析,找出规律,如此自然事半功倍。他曾写过不少摄影理论文章,有不少独特见解,如他这样评介摄影构图的重要:“摄影佳作,必须有美之结构,苟无美之结构,纵然感光准确,晒印精致,亦仅技能之摄影而已。美之结构,系合物形、位置、光线与作者之意想诸端而成……绘画之事,意在笔先,以思致高远,超然物外为上乘;摄影之事,见景生情,以应物写形,发挥自然为正则。”(胡伯翔《美术摄影谈》,刊1928年《天鹏》第3卷第6期)
对风景摄影,他这样认为:“风景摄影的资料,固然要在大自然中寻找,但是摄影基本学术,与寻求资料的要诀,并不是偶然可以得到的。手持价值千金的照相机,走遍名胜区域,如其是对于摄影的基本学术未曾研究,余度其所得成绩,至多为表现镜头清晰的记事作品而已。余觉得近年国内研究摄影的同好,有种最不良的习气,足以影响我国摄影前途的,就是太考究器具,太不研究方法……余对于摄影家运用器具,有一譬喻:写得好字的人,用了好笔,自然好上加好;不会写好字的人,有了好笔,究有何益?”(胡伯翔《风景摄影谈话》,刊1934年《时代》第6卷第9期)
对胡伯翔的这些言论,几十年后的摄影界作出了这样的专业评价:“他经常针对摄影创作中的问题发表见解,有许多精辟之见。重新体会这些先贤写下的文字,再结合当下中国摄影界的现状,我们不禁发现,有时历史会惊人地相似。对于摄影艺术的误解和误读仍然是常见现象,而作者当年提出的一些问题,在今天看来仍然是摄影界未竟的使命。”(祝帅、杨简如《民国摄影文论》,中国摄影出版社2014年5月)
画月份牌,保留了国画家的个人趣向
胡伯翔的名声惊动了很多人和机构,其中就包括英美烟公司。当时,烟草业是利润最丰厚的行业,而英美烟公司则是行内势力最大的企业。1902年9月,为平息激烈的贸易战,英国的帝国烟草公司和美国的美国烟草公司联合创办合资企业:英美烟草公司(British American Tobacco Co,Ltd),一般简称英美烟公司。
英美烟公司在上海开设的卷烟厂成立于1903年,是该公司在中国开设的第一家分公司。英美烟公司很擅长做广告,它甚至在上海成立有影片部拍摄各类电影,在影片里穿插该公司出品的香烟广告以资宣传;而在当时的各大企业中,英美烟公司是对月份牌的广告宣传作用最为重视,发行月份牌也最多的一家,很多名画家,如杨左匋、梁鼎铭、丁悚、张光宇等等,都是它聘请的画师,负责各类广告业务。胡伯翔画艺出众,名声在外,自然也被英美烟公司所看中,不但伸出橄榄枝,并且予以格外待遇。如果坊间传闻可靠的话,这份待遇在那个年代绝对无法让人拒绝:月薪五百大洋,每画一幅月份牌另有报酬。1917年,胡伯翔签约进入英美烟公司,正式成为这家大企业的一位广告画师,而月份牌画领域也由此诞生了一位出色的广告画大师。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胡伯翔绘《关云长义释曹操》,英商启东烟草公司广告画

胡伯翔是近视眼,而且度数不浅,他有一首因此而调侃同事梁鼎铭的打油诗,流传很广:梁鼎铭在英美烟公司美术部时,擅绘美女,而胡伯翔则以山水画出名,因近视不便于美女写生,曾赋诗云:“远看看不清,近看难为情,此道既不行,让与梁鼎铭。”(梁得所《鼎铭画室之造访》,刊1933年《论语》第17期)其实,这只是朋友之间开玩笑的夸张话,不必当真。事实上,胡伯翔确实以擅画山水而享有大名,但他的人物画同样十分精彩,否则,像吴昌硕这样的大人物也不可能请他为自己的夫人画像。在现还留存的胡伯翔所绘月份牌中,人物画占有相当比例,而且,有不少经典之作。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胡伯翔绘《冷艳》,英美烟公司1928年月份牌

他为英美烟公司所绘1928年月份牌《冷艳》,画中少女,明媚清丽,姿势生动,双眸格外亲人,观者凝视而令人印象深刻,当年就深受好评,作家周瘦鹃在报上撰文评析:“吾友名画师胡伯翔君,人皆知其善绘山水,兼精摄影,而不知其亦善为美人写照。近见其为英美烟公司作一月份牌,画中一美人,御嫩绿色绛花长帔,围白色鸵毛围巾,两手加肩际,作怯寒状。波眸凝睇,颊辅间呈微笑,眞有呼之欲出之概。诚佳制也。题曰冷艳,出蔡孑庐君手,适与相称。”(鹃《月份牌小谈》,刊1928年2月4日《申报》)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胡伯翔绘《秋水伊人》,英美烟公司1930年月份牌

胡伯翔为英美烟公司绘制的1930年月份牌《秋水伊人》更为出色,画中美人临湖侧坐,双手抱膝,肩佩红花,衣饰落落大方,发式清清爽爽,尤其那抿嘴微微一笑的姿容,可说捕捉到了女性最妩媚动人的表情,非常精彩地传达出了《诗经·蒹葭》篇:“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意境,可谓神来之笔。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胡伯翔绘《三国故事-青梅煮酒》,永泰和烟草公司1931年月份牌

除了时装人物,胡伯翔还画了不少古代人物画,如《號国夫人》《曹操青梅煮酒论英雄》《关云长义释曹操》等等,这些都是中国历史上非常有名的故事,民间也喜闻乐见,很受欢迎。胡伯翔在创作这些作品时,并非只是简单处理,单纯画一个故事情节了事,而是精心构思,尽可能赋予其艺术色彩,并凸显自己的个人特色。
坊间传闻,胡伯翔画月份牌只绘人物,四周景物皆由张光宇等人补绘。这未必是真,或至少不会每幅如此。笔者有幸观赏张信哲先生收藏胡伯翔所绘月份牌画作原稿,可以清晰明辨,画面人物及四周山水景色俱由胡伯翔一人所绘;何况,山水风景本就是胡伯翔之强项,从逻辑上来讲,也不致格外生事,另由他人添补。胡伯翔所绘山水风景,早已名声在外,在业界获得很高赞誉。1918年,颜文梁、徐咏青等组织苏州画赛会,每年在苏州举办大型美术展览,参展的除了苏州画家,上海画家是主力。1920年元旦,张光宇、杨左匋、梁鼎铭等赴苏州参加第二届美术画赛会,张光宇参观画展后写了一篇观展记,对胡伯翔参展的山水风景画大家赞叹“胡伯翔君之《金陵残云》及《紫金山村》水彩风景二帧,殊令人叹绝,云气山光,相暄成佳章,枯草遍地,水流有声,山巅积雪,隐约可见,足称全会图画之冠,非虚语也。”(张光宇《参观苏城画赛小记》,刊1920年1月6日《时事新报》)
在人们的印象中,月份牌主要是美人画,放目所望,几乎全是各种姿态的美女,美则美矣,但却未免单调。仔细统计,事实也确实如此。也正因此,纯粹山水风景的月份牌就让人格外瞩目。在民国月份牌画家中,徐咏青是画风景月份牌比较早也比较多的一位,但论具体数量的话,胡伯翔则绝对是画风景月份牌最多的一位;而且,胡伯翔还有一个鲜明特色,他画山水风景月份牌,往往是绘制一套四幅,俗称四屏画,有的是纯粹的山水风光,如翠竹仙禽、绿荫双侣、湖山揽胜、飞泉幽涧等,有的则是配置人物故事,却以山水为主要背景,如莫干铸剑、孤山梅鹤、虎溪三笑、富春垂钓等。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胡伯翔绘《赤壁夜游》(四条屏之一),英美烟公司爱卿牌香烟广告画

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胡伯翔绘古代人物四屏画之一《木兰从军》,英美烟公司1930年月份牌

胡伯翔自己也颇为看重这些心血之作,他想尽量减弱它们的商业色彩,经过商洽,商家同意不添加任何商品形象,以保持这些画作的完整性,只在画作的最下方写上“某某牌香烟”这几个字,最后,甚至连“香烟”两字也去掉,只保存“某某牌”三个字,将商业色彩降低到了最低限度,这也成为了月份牌画一种难得的景象。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胡伯翔为启东烟草公司绘广告画,仅画幅左下方有:“启东烟草公司敬赠”数字

在月份牌领域,胡伯翔是一个比较奇特的存在:他以一个著名国画家的身份进入到月份牌领域,从1917年到1940年,他一直为英美烟公司(后改名颐中烟草公司)服务,画了很多月份牌画,但却既不人云亦云,也不跟风随从,始终尽最大可能保持自己的特色。他是这一领域内很少的几个不用擦笔水彩技法画月份牌的画家。自从郑曼陀1913年从杭州到上海,开创擦笔水彩画月份牌并获得市场认可之后,几乎所有的月份牌画家都跟风而上,迎合商家的需求,屈从市场的力量,形成了月份牌领域一股难以逆转的潮流。胡伯翔和徐咏青、梁鼎铭等几个画家是少有的例外。徐咏青是纯用水彩,梁鼎铭是水彩、粉画加油画,而胡伯翔则是以国画为主,兼用水彩。如他画山水月份牌,使用的是国画技法,画时装、古装人物,则较多采用水彩画法,这使他的作品,成为了一个另类,增添了月份牌画的丰富性。胡伯翔虽然从1917年即已开始画广告画,但他却很少受鸳鸯蝴蝶派文人审美趣味的影响,他笔下的月份牌,也几乎没有一般月份牌画所常见的民初女子的那种服饰造型,如高领窄袖、有褶筒裙等等,而是充满了时尚气息,既活泼美丽,又端庄大方,更符合新潮人士的审美情趣。要言之,胡伯翔所绘制的月份牌,更多地保留了一个国画名家的个人趣向,使之在月份牌领域独立孤秀,呈现出一种独特之风,这也使他最终能成为一个具有鲜明个人风格的月份牌画大师!往事|十多岁即受吴昌硕青睐的胡伯翔,从国画、月份牌到实业

胡伯翔月份牌画原稿,张信哲藏

了断绘画生涯,投入实业
1940年,胡伯翔辞职离开英美烟公司,成为了一个专事绘画的自由职业者。一天,汪伪政府的上海市长陈公博派人来定画,并指明上款要写“公博市长”。胡伯翔告诉来人,自己卖画题款从来不写官衔,只写某某先生,无法满足这样的要求。接着,又有人来要他为日军松井大将作画,胡伯翔也称病婉拒了。如此这番,他得罪了日伪,后果是被特务拖往“76号”日伪特务机关,受尽了折磨。(杨波《画坛先辈胡伯翔的人生三部曲》,刊《纵横》,1999年第2期)最后,托人求情作保,胡伯翔才脱离魔窟回到家中。愤激之下,他决定离开画坛,不再作画,对自己的绘画生涯作个了断。搁笔之后,为了生计,他接受聘请,出任家庭工业社的经理一职,后又升任总经理。胡伯翔有着二十多年的广告业经历,深谙广告的重要,他在家庭工业社一方面抓生产,一方面力推广告宣传,使家庭工业社的产品形象深深印入每家每户,尤其是“蝶霜”等化妆品,几乎人人皆知。当时有媒体称赞他:“胡先生是善于运用广告的,全上海每一个角落里,都有着蝶霜的广告,使太太小姐们,深深地印入脑中,在购买美容品的时候,已没有再说‘买一瓶雪花膏’,总是说‘买一瓶蝶霜’。现在,‘蝶霜’两字已取雪花膏而代之,等于买报纸说‘买份申报’一样,其魔力真不小呢。”(佘磊《多才多艺的胡伯翔》,刊1947年《礼拜六》第76期)
抗战胜利后,他已先后任家庭工业社总经理、工业协会常务理事、机制国货工厂联合会常务理事、生产促进会上海分会副理事长、上海市化妆品工业同业会理事长等职,已是当时民族工业的一面旗帜了。1946年,胡伯翔以上海家用化学品工业同业公会理事长、上海机器制造工业联合会会长等名义发起组织的“爱用国货运动”,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引起了巨大反响。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胡伯翔是上海市第一届至第四届人大代表,第五届上海市政协委员。1960年,上海中国画院成立时,同时以月份牌画家和国画家的身份成为首批画师的寥寥数人,他和谢之光就是极少数荣膺此列的人之一。胡伯翔终于重返画坛,再度拿起了画笔,并创作了《雄鹰展翅》《骏马奔腾》《大哉总理》等一大批优秀作品。1989年,胡伯翔因病辞世,享年93岁。
(本文发表时有删节,原题为《胡伯翔》,小标题为编者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