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在上海品读摩耶精舍,摄影里的“张大千园林”

澎湃新闻获悉,2020年11月11日至2021年4月11日,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将举办展览“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The Abode of Illusions: The Garden of Zhang Daqian),展出一组由胡崇贤摄影、张大千题识,两位艺术家共同创作的作品。这也是此组作品在海外消失沉埋近40年后首次回到中国并集中呈现。在上海品读摩耶精舍,摄影里的“张大千园林”

“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展览海报 余德耀美术馆

画家张大千晚年定居中国台湾,在台北市士林外双溪营造其居所,也是其生平亲自设计的最后一座园林,取名“摩耶精舍”(Māyā’s Abode或Abode of Illusions)。“摩耶”出自佛教典故,取其梵文māyā的中文音译,意为幻象。“精舍”泛指僧侣或居士居住修行的场所。摩耶精舍极富园林造景之胜,由张大千精心营造,一花一草一木的构想、摆设均凝结其对自然的无限热爱和对美的极致追求。在上海品读摩耶精舍,摄影里的“张大千园林”

摩耶精舍影娥池 胡崇贤 张大千 1982年 摄影 墨 50.8 × 39.8 cm 余德耀基金会收藏

摩耶精舍影娥池上
红梅新放
崇贤来赏
喜而留影
谓视如辋川一曲也
命为题识
七十一年壬戌上元
八十四叟

张大千一生酷爱荷花与梅花,在摩耶精舍遍植奇珍异品。自摩耶精舍落成之始至1983年间,他常常邀请摄影师好友胡崇贤入园拍摄。作为20世纪中国画坛最负盛名的艺术家之一,张大千很早就认识到摄影作为表现媒介所具有的潜力,以及相机作为现代艺术和传播工具的重大影响。胡崇贤本业擅长人像摄影,但他每遇风景名胜之地,就以相机替代画笔,追求“真善美”的国画意境,走上艺术摄影之路,其艺术摄影创作获得诸多艺文界人士的赏识,也得到张大千的高度讚赏与肯定。胡崇贤的摄影构图参考水墨画传统,在拍摄摩耶精舍的梅、荷时,为捕捉花的自然之态,他去除所有的干扰因素,在被拍摄的花朵和枝干后面放入空白的背景,呼应张大千许多花卉作品中绢纸的背景效果,等候恰如其分的时机尽显花之精髓。冲洗放大之后,张大千在每张照片上以行草风格的书法题跋,两位艺术家再以水墨画一般的规格落款印,使摄影更具画意。
胡崇贤镜头下的梅花大部分使用仰视角度拍摄局部,充分展现梅以曲、以欹、以疏为美的独特风姿。借宋朝文人杨东山《梅花说》之语,张大千在其中一张摄影作品上题识“写梅形体是为写真,传梅情性是为传神”,称讚胡崇贤的照片不仅刻画了梅花的形态,更重要的是展现出梅花的精神,“当为我辈之师”。在上海品读摩耶精舍,摄影里的“张大千园林”

如此风标绝世无 胡崇贤 张大千 1980年 摄影 墨 40.3 × 50.8 cm 余德耀基金会收藏

如此风标绝世无
认桃辨杏忍相诬
从人去作樱花看
信是胡儿祇识酥
三十年前予从江户贤崇寺得红梅一株
花大如酒盏
寺僧告予从姑苏渡来者
予将移植八德园手折一枝归寓斋
市人惊诧曰
今岁八重樱开何早也
予戏占小诗记之
顷又移栽摩耶精舍花盆丰艳
留影并识

六十九年岁不尽日

在作品《如此风标绝世无》中,胡崇贤拍摄了一株盛放于摩耶精舍的红梅盆栽。其摄影构图极富巧思,数丛红梅傲然挺立于遒劲倔强的枝干。张大千爱好收集珍贵的梅花品种,曾在江户(现日本东京)贤崇寺购得这株盆栽,从巴西八德园移到美国,最后飘洋过海运到摩耶精舍。因其花开如酒盏一般大,曾被人误以为是八重樱。张大千感歎胡崇贤镜头下这盆重盛于摩耶精舍的红梅,丰艳更胜从前,遂以三十年前戏拈的小诗题于其上,引用苏东坡笑石曼卿作诗“认桃无绿叶,辨杏有青枝”的典故,感歎市人只识表面之美而不知梅格与众不同。他考虑画面留白的空间,巧妙地于画面右上角题诗题字,笔触有力鲜活,使画面更富戏剧性和感染力。在上海品读摩耶精舍,摄影里的“张大千园林”

五干亭亭 胡崇贤 张大千 约1979年 摄影 墨 50.5 × 39 cm 余德耀基金会收藏

若箇荷花不有香
若条荷柄不堪觞
百年不饮将何为
况复新根琥珀黄
徐青藤诗
古人以荷梗吸酒谓之碧筩酒
崇贤此製五干亭亭
真有此风致也
八十一叟

每到夏日时节,张大千在摩耶精舍种植的粉红、洁白的盆荷竞相开放,尽收于胡崇贤诗意的摄影创作之中。对于荷花的拍摄,胡崇贤关注荷叶、茎干与荷花构成的整体画面,而非单一的花朵。在作品《五干亭亭》中,其所摄荷花,茎叶亭亭,彩色鲜豔,浓淡深浅,线条分明。茎叶挺拔的力量托起花朵的娇艳,张大千由此联想到古人将荷梗当作「吸管」饮酒的趣闻,遂引用明代著名画家、文学家徐渭的诗表达此作蕴含的风致雅兴。张大千以诸多中国文学史中的诗词为胡崇贤的荷花摄影题识,并多次称讚「崇贤妙製」,充分展现张大千对这组作品推崇备至。
在摩耶精舍拍摄的这批梅荷作品,使胡崇贤的摄影生涯正式迈入彩色时期。张大千为每张精彩的摄影作品题字、题诗,完成艺术大师与摄影名家合作的创举。两位艺术家物我交融,心灵相通,以全新的媒介诠释了中国文人画所讲究诗书画三绝的美学意境。1978年至1982年间,这批作品曾多次在台湾历史博物馆展出,并出版摄影选集。其中的大多数作品为美国私人藏家收藏,并于1983年在美国加州亚太博物馆(Pacific Asia Museum)举办的展览「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Abode of Illusions – The Garden of Chang Ta-Ch’ien)」展出。亚太博物馆为此展览出版画册,由时任美术馆中国艺术兼职策展人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中文副教授理查德·斯特拉斯伯格博士(Dr. Richard E. Strassberg)将张大千的题字、款识与用印翻译成英文,并撰文介绍,成为这组作品重要的研究资料和参考文献。近70件原作经原藏家妥善保存至今,2019年初,成为余德耀基金会的收藏。
《摩耶精舍》这组由摄影家和书法家合作的珍贵作品既是张大千的园林纪实,也因胡崇贤的艺术摄影创举唤起张大千对园中花卉之美的进一步思索回应,得以透过张大千博通中国诗画丰富历史的题识来了解这位画家晚年的内心世界,更将摄影作为新兴的视觉语言与中国传统视觉表现手法相结合,展现出中国传统与现代文化的延续和发展。在日益加速的当代社会,这组作品得以再次盛放,以遗世独立之美引我们回望传统中国文人所嚮往的生活情调和精神梦土。艺术家观物之生,以造化为师,与自然共情,他们对日常生活的体悟、对周遭人事的关怀和对生命之美的理解,或可为当下注入新的灵感与启发。
关于艺术家
胡崇贤
胡崇贤(1912-1989年,Hu Chongxian/Hu Chung-hsien),出生于江苏苏州,自幼喜爱美术,少年时代学习摄影与暗房冲洗技术,曾任《苏州明报》摄影记者,并创立苏州第一家人像摄影艺术馆。他的人像摄影作品新奇美丽,在当时引领风气之先,崭露头角。其后因机缘巧合,供职于“励志社摄影股”,拍摄大量珍贵的历史镜头和重要的新闻图像纪录,曾获旧金山国际摄影人像组第一名。与此同时,他亦始终追随本心,以相机代替画笔,拍摄诸多风景名胜、自然山水 、花卉竹树等照片,追求“真善美”的国画意境,一生致力于艺术摄影的研究。他的艺术摄影获得黄君璧、郎静山、吴子深及张大千等书画名家的鼓励和赏识,都曾为其摄影作品题字。胡崇贤晚年与张大千相识于台北,常应邀前往张大千的居所摩耶精舍拍摄梅花、荷花等园景,使胡崇贤的摄影生涯正式迈入彩色时期。张大千为每张精彩的梅荷摄影作品题字、题诗,完成艺术大师与摄影名家合作的创举。1971年至1983年,胡崇贤在台北市中山堂、台湾历史博物馆、美国加州亚太博物馆等地多次举办摄影展,并出版摄影选集。
张大千
张大千(1899-1983年,Zhang Daqian/Chang Dai-chien/Chang Ta-chien),名爰,字季爰,法号大千,别号大千居士,出生于四川内江,是中国现代著名的国画大家,亦在书法、诗词、艺术鉴赏、造园等领域造诣精深。张大千画路宽广,人物、山水、花鸟等样样精通,工笔、写意俱佳,晚年求变突破,开创泼墨、泼彩画法,自成一派,为中国传统绘画注入新的可能,对中国乃至世界艺坛均产生重大的影响。
张大千自幼随母、姊、兄等学习绘画,青年时期曾赴日本学习染织,回国后留居上海并拜书法家曾熙、李瑞清为师,学习书画、诗词、治印等,同时以古人为师,广搜古代名迹,研读临摹,吸取养分。与其兄张善孖共同创建“大风堂”,并开堂收徒。自1920年代起,张大千在国内多地举办展览,逐渐声名鹊起。壮年时期,遍游国内名山大川,以自然造化为师,并于战火中赴陇西敦煌考察临摹古代石窟壁画,历时近三年。1950年代,张大千携家人离开中国,先后侨居印度、南美、北美等地,在外漂泊近三十年。期间往返于世界各地,举办画展,获得巨大的国际声誉。张大千晚年回归祖国宝岛台湾,营造摩耶精舍,作为生活与创作灵感的泉源,仍创作不息,直至1983年病逝,葬于摩耶精舍之“梅丘”。
(本文原题《 新展预告『摩耶精舍:張大千的園林』》)
 

本平台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部分文章源自网络。网络素材无从查证作者,若所转载文章及图片涉及您的版权问题,请您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admin@cn5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