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88岁清华美院教授陶如让辞世,曾编首部中国工艺美术简史

澎湃新闻获悉,知名书法家、艺术教育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装饰》前主编陶如让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10月28日逝世,享年88岁。
陶如让先生1956年任教于刚刚成立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1983年,参与筹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在全国率先成立的工艺美术历史与理论系,1987年,调至《装饰》杂志编辑部,历任副主编、主编。其书法师承皖系书法流派,古朴秀雅,隶篆各体皆形成独特风格。20世纪70年代后期,陶如让参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全国工艺美术调查研究与学院第一部《中国工艺美术简史》的集体编写工作,培育和影响了几代年轻学子和青年教师、编辑。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说:“陶如让先生,大学时代唯一陪我们一起住宿舍的老师,《装饰》杂志引领我们的前辈,苏俄工艺美术的最早译介者,香烟不离手的和蔼长者,您与人为善的一生,是孤独的一生。”88岁清华美院教授陶如让辞世,曾编首部中国工艺美术简史

陶如让(1931-2020)

陶如让先生1931年出生于安徽合肥。1956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外国语言系;同年起任教于刚刚成立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在共同课教研室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主讲俄语、古典诗词欣赏、书法鉴赏等课程。
20世纪50至60年代,曾在《文汇报》《文艺报》《工艺美术通讯》《工艺美术参考资料》《装饰》等报刊上发表多篇文艺评论文章和东欧国家工艺美术译介文章,在学界引起很大反响。
20世纪70年代后期,参与学院全国工艺美术调查研究与学院第一部《中国工艺美术简史》的集体编写工作。随后,参与筹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于1983年率先在全国成立的工艺美术历史与理论系,并在系里执教。1987年,调至《装饰》杂志编辑部,协助主编何燕明工作,历任副主编、主编,同期兼任共同课教师,主讲文学、书法等课。88岁清华美院教授陶如让辞世,曾编首部中国工艺美术简史

《装饰》1961年总第12期封面

1992年退休。后担任《雕塑》杂志主编,并曾兼任北京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顾问、燕京书画社顾问等职务。其书法受父亲、书法家陶南华的影响,师承皖系书法流派,古朴秀雅,隶篆各体皆形成独特风格;早年即有专文论著在报刊上发表。作品曾被清华大学、外交部、原轻工业部、文化部、安徽省博物馆等处收藏。
陶如让先生秉性温良沉稳,正如其名“如让”(《尚书·尧典》:“允恭克让”)一样,一生不求闻达,不事张扬,潜心于学术研究和专业教育,在学院从事教育、编辑工作达60余年,培育和影响了几代年轻学子和青年教师、编辑。
清华大学设计学研究员姚建伟对澎湃新闻说,陶先生是我的恩师,毕业留校后与他在同一办公室里工作数年,先生博学儒雅,谦逊低调,他是真正的学者,是我一生的榜样,永远怀念陶老师。
附:陶如让| 释雅致——工艺美术审美问题浅谈之一  
雅致这个词的涵义,就色彩学来讲,它近乎雅淡和素净;就工艺美术品的造形来讲,它近乎别致和简朴。赫鲁晓夫同志在苏共第二十一次非常代表大会上做报告时就说过:“人民的消费品应该品质优良,色样漂亮和包装雅致”;别林斯基曾经借雅致这个词来形容普希金语言之美(注)。总之,雅致是值得称许的一种审美原则。
与雅致对立并存的是热烈喧闹的色彩和丰谐繁缛的造形。出自民间的蓝印花布,色彩素净大方,图案装饰也很别致,许多城市里的姑娘都愿意买它,制成一两件衣裙穿,觉得很雅致。农村里的妇女们愿意多买  一些鲜艳美丽的机印花布穿,以适应于生活的丰满和心情的欢乐,这也是情理中的事。在古代的建筑艺术中,雅洁的高堂素壁和繁缛的雕梁画栋本来就是同时并存的。苏东坡形容西湖园林的美,也写了“淡妆浓抹总相宜”这样的诗句。好的雅致和好的繁褥都是应该嘉许的。88岁清华美院教授陶如让辞世,曾编首部中国工艺美术简史

蓝印花布

曾见有唐代越窑出的一些白瓷壶,轮廓简练,没有过多的装饰,但是在壶嘴上却加了工,造成了一些不同的线段,手柄的孤度也遒劲有力,全壶有此一两点的装饰,就显得不同一般了,在朴实中透露着俊逸秀美的风格。最近上海一家化学制造厂,出产一种擦脸的面油,包装盒子仍是一般的扁平形,盒是施以银白色,盒盖上有半面却涂了大红色,在红白交替处,勾勒了一个细小的黑色的图案,把两种对比的颜色收束住了,显得协调、大方、别致。虽见有大红色,但处理得不俗。明式家具很美,在于它免去了许多繁琐的雕镂,但是在取沿的几根线条上,在合缝处的几片浮雕上,或是在面的打磨上,制作者是熬费一番苦心的,不然它不会那般好看,那般便于使用。88岁清华美院教授陶如让辞世,曾编首部中国工艺美术简史

黄花梨螭纹圈椅,明,故宫博物院藏。

优秀的设计者和制作者不应该专以华贵的材料和富丽的装饰来取悦于人。应该以雅致为准则,同时考虑到作品在价格上也为广大人民易于接近才好。
至于有人说不搞些花花绿绿的装饰,就难以显示出我们今天生活的欢乐和富足来,这也说得对。但是繁缛富丽的装饰(一般的是要多花工多花料)不仅要求它本身应该是丰谐完美的,而且要用得其所。在喜庆、盛典、节日的时候,或是替儿童们安排的东西就不一定要追求淡雅,但也不能因为讲究繁缛富丽而导致庞杂、臃肿、甚至庸俗来。
例如把一面一般新婚用的镜子,杂乱无章地涂上许多五颜六色的花草,这就是很不好的,它既不美,又掩没了作为一面镜子的使用意义。若是要使得镜子看来有情趣,或是要在上面表现出什么喜庆意味,不妨在整体造形上,在边缘和犄角处多琢磨一番就好了。88岁清华美院教授陶如让辞世,曾编首部中国工艺美术简史

建国瓷国宴用瓷,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藏。

最近工艺美术学院陶瓷系师生们为人大礼堂精心地设计了一套青花食用瓷器,就没有用鲜艳的色彩,因为考虑到在有几千人的大会上,加上周围建筑物本身的华美装饰,色彩已够丰富繁复的了,用青花瓷器正可以调和一下,以显示庄严大方的气魄,并要借雅淡的色彩给于人们以适度的闲适和清爽的感觉,这种设计用意是很好的,不应该因为没有彩绘瓷器而有所非议。
总之,不能因讲究繁缛而招致庞杂和庸俗,也不能因称许雅致而失之于草率和单调。清人方虚谷说:“淡中藏美丽,虚处落功夫”。其中倒是包含有一定的美的关窍。
(本文部分内容综合自清华大学公号、《装饰》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