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苏富比纽约晚拍,流拍、撤拍、叫停中的一场“选前”苦撑

北京时间10月29日上午,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通过全球网络直播举槌,两场拍卖取得的成交额分别为1.43亿美元和1.41亿美元,合计2.84亿美元。相比6月苏富比首创“云”拍卖3.63亿美元的成绩单,明显下降。
但更让人意外的是,重点拍品马克・罗斯科的画作流拍、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释出的馆藏拍卖前被叫停、高价拍品贾科梅蒂雕塑被撤拍……都发生在这一场美国大选前的拍卖中。
苏富比纽约晚拍,流拍、撤拍、叫停中的一场“选前”苦撑

雷尼·马格利特《RÊVERIE DE MONSIEUR JAMES》布面油画 54.3×73.7cm 1943年作 

苏富比纽约晚拍,流拍、撤拍、叫停中的一场“选前”苦撑

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通过全球网络直播举槌

此次拍卖中,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无题(褐红上的黑)》,先前被列为重点拍品推广。该作于1958年面世,预告伦敦泰特艺术馆著名《西拉格姆壁画》(Seagram Murals)的诞生。出人意料的是,估价2500万-3500万美元的这幅拍品没有成交。苏富比纽约晚拍,流拍、撤拍、叫停中的一场“选前”苦撑

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无题(褐红上的黑)》

此轮拍卖另一值得关注的部分是两家美国博物馆释出的馆藏。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布鲁克林博物馆都拿出馆藏销售。前者位于美国马里兰州,成立于1914年,拥有近10万件艺术品;后者位于纽约,是纽约市规模最大的博物馆之一。
2020年的新冠疫情,导致多家文化机构出现财政困难。对此,美国艺术博物馆馆长协会(AAMD)修改了规则,将不会惩罚博物馆卖出艺术品缓解经济的行为。布鲁克林博物馆就成为新规则下首个宣布出售馆藏的美国主要文化机构。
在此前第一轮馆藏出售计划,布鲁克林博物馆以总计54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10件馆藏(计划12件),远高预期。其中,最杰出的是42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的克拉纳赫作品。今天结束的拍卖,是该馆第二轮馆藏出售,包括莫奈、让·杜布菲、德加、米罗和马蒂斯的作品。苏富比纽约晚拍,流拍、撤拍、叫停中的一场“选前”苦撑

克劳德·莫奈《维尔茨港的岛屿》布面油画 83.5×100.4cm 1897年作 

克劳德・莫奈1897年作的《维雷港之岛》估价为250万-250万美元,以461.8万美元成交,米罗的画作以116.9万美元成交,马蒂斯的画作以74.6万美元成交,德加的画作以68.5万美元成交,2幅让·杜布菲的画作以316.6万美元、328.7万美元成交,另一张由已故意大利设计大师卡罗·莫里诺(Carlo Mollino)设计的餐桌也以618.1万美元成交,在今天苏富比的拍场上,布鲁克林博物馆总计取得近2000万美元的成交。据悉,布鲁克林博物馆的拍卖目标是筹集一个4000万美元的基金。每年,博物馆将拨出200万美元,用于藏品管理费以及雇用保管人员的薪水等。苏富比纽约晚拍,流拍、撤拍、叫停中的一场“选前”苦撑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藏斯蒂尔《1957-G》

与布鲁克林博物馆顺利释出馆藏形成反差的是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该博物馆此次计划上拍两幅馆藏,分别为克里夫・斯蒂(Clyfford Still)和布莱斯·马尔顿(Brice Marden)的作品,两幅都是抽象画,估价分别为1200万-1800万美元、1000万-1500万美元,另有私人洽购中出售安迪·沃霍尔的《最后的晚餐》(估价4000万美元),这些作品合计价值6500万美元。然而,开拍前两小时,上述两幅拍品撤拍,原因是著名的博物馆馆藏流动管理机构BMA进行了介入,在和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协商后叫停了此次交易。苏富比纽约晚拍,流拍、撤拍、叫停中的一场“选前”苦撑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打算拍卖的斯蒂尔《1957-G》和马尔顿《3》

10月初,苏富比完成了香港秋拍,成绩不俗。苏富比亚洲区当代艺术部主管寺濑由纪说“2020年充满改变却尽显轫力。”改变也发生在今天的拍场。原定有两件贾柯梅蒂重要雕塑将出现在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分别为《莱奥尼宫夫人》和《威尼斯女子 IV》,前者估价在2000万-3000万美元;后者估价在2000万美元以下。《威尼斯女子 IV》在1956年构思,1957年以青铜铸造,是贾柯梅蒂著名“威尼斯女子”系列中九尊裸女立像的第四尊。这些女子立像也许是贾柯梅蒂最广为人知的作品,甚至被誉为贾柯梅蒂对二十世纪艺术最大的贡献。然而最终上拍的,仅有《莱奥尼宫夫人》一尊,加上佣金,勉强以2623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76亿元)成交,稍稍高于最低估价,据悉,该作被亚洲藏家竞得。苏富比纽约晚拍,流拍、撤拍、叫停中的一场“选前”苦撑

贾科梅蒂《莱奥尼宫夫人》青铜 高167cm 1947年作 

除了撤拍的贾科梅蒂雕塑、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的两件馆藏,当代艺术晚拍中还撤拍了贾斯培·琼斯、白发一雄、唐纳德·贾德的三件作品,这让苏富比当晚的总估价骤减20%以上。苏富比纽约晚拍,流拍、撤拍、叫停中的一场“选前”苦撑

马克・夏加尔《罂粟花与恋人(海福尔斯的两束花)》1948-1952年作

澎湃新闻记者在屏幕前观察了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不少拍品都以低于或仅在较低估价范围内落槌,例如。即便是作为重点拍品的梵高《玻璃瓶中的花》,加上佣金后不过1623.5万美元,才过1400万美元的最低估价。苏富比纽约晚拍,流拍、撤拍、叫停中的一场“选前”苦撑

梵高《玻璃瓶中的花》

让人为之一振的是,“当代艺术晚拍”的最高价发生在了车上。有史以来唯一的豪车“三联”(阿尔法·罗密欧B.A.T. 5/B.A.T. 7/B.A.T. 9D)以1000万起拍,在缓慢的竞价后以1320万美元低于估价落槌,加佣金1484万美元,摘取“当代艺术晚拍”的桂冠。苏富比纽约晚拍,流拍、撤拍、叫停中的一场“选前”苦撑

阿尔法罗密欧B.A.T. 5,ALFA ROMEO B.A.T. 7,ALFA ROMEO B.A.T. 9D 

此外,在千万美元之下,今天的拍卖还是表现出了活力,市场生货和当红热门都有较好表现。比如春季在苏富比纽约创下市场高价的已故青年画家王俊杰延续热度,色彩唯美的绘画《对话》以167.77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128万),超估价5倍成交。今年7月刚去世的艺术经销商恩里科·纳瓦拉(Enrico Navarra)遗产中的两件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立体拼贴作品《黑》和《爵士》引发激烈争夺,分别以813.46万美元和692.82万美元成交。苏富比纽约晚拍,流拍、撤拍、叫停中的一场“选前”苦撑

巴斯奎特1986年作品《黑》

总体来看,后开场的“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晚拍”表现稍胜一筹,得益于亚洲藏家的介入,四件估价超千万美元的拍品全部顺利成交。
纵观此次拍卖,有分析指出,美国大选前,受外部环境等多重因素影响,纽约市场和上周的伦敦一样冷清,高价拍品的反映尤其强烈,多件重要拍品在拍前撤拍,令本就星光暗淡的拍卖市场更加雪上加霜,大家的目标也很明确:先挺过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