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当代艺术家玛吉特(Margit Jäschke)对迪克曼照片的拼贴创作。迪克曼和学生们坐在花园柳条椅上,1931

他的名字也许并不为大众所知,但他设计的家具却一直被延伸。
他是埃里希·迪克曼 (Erich Dieckmann,1896-1944)拥有建筑和绘画的背景,并在魏玛包豪斯接受木工培训,是格罗皮乌斯的得意门生。他设计的钢管家具让人联想到未来主义的赛车,柳条椅的曲线被后来者模仿,立方体框架的椅子是最早批量生产的家具之一。
在当时,迪克曼几乎与马塞尔·布劳耶(Marcel Breuer)齐名,但如今他却被遗忘了。澎湃新闻获悉,柏林装饰艺术博物馆近日开幕的展览“椅子,迪克曼!”为当下提供了一个重新看待迪克曼的机会。
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当代艺术家玛吉特(Margit Jäschke)对迪克曼照片的拼贴创作。

这是一次对埃里希·迪克曼的致敬,也是30多年来德国首次为其举办大型展览。展览以当时的家具、设计图纸、文献资料,以及基于迪克曼设计方法的当代作品共同构成。他与布劳耶一样尝试了各种设计形式和材料,并开发出一系列模块化家具。但与布劳耶相比,他的钢管家具显得更温馨、更平易近人,这可能与其最初对木材的研究有关。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迪克曼和学生们坐在花园柳条椅上,1931

迪克曼与包豪斯设计
迪克曼出生于1896年。1921年,他来到魏玛的包豪斯学院成为家具制作工作坊学徒,在此之前,他已经学习了建筑和绘画。在包豪斯他最初跟随约翰·伊顿(Johannes Itten,1888-1967,包豪斯最重要的教员之一),并深受校长格罗皮乌斯的影响。
虽然迪克曼一直在寻求以工业生产的方式制造家具的可能性,但他也没有放弃传统木材,并强调木材的自然特性,尤其喜欢橡木-鸟眼枫木、胡桃木-枫木和胡桃木-榆木的组合。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迪克曼,《柳条编织椅》,设计手稿,1931

完成学徒期后,迪克曼在包豪斯家具工作坊担任文员,并指导设计工作,他帮助加工布劳耶等人设计的椅子,他们对家具有着相同的见解——追求形式简单、适合工业生产的设计。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1921年,在魏玛包豪斯当学徒时的迪克曼

1925年包豪斯搬到德绍后,迪克曼留在了由奥托·巴特宁(Otto Bartning)领导的继任机构——魏玛国立高等学校,并成为家具制作工作坊的负责人。在此期间,他以现代住宅建筑要求建立了一种家具示范性,开发了用于厨房、客厅、卧室和儿童房的家具。这些家具可以以多种方式组合和扩展使用,重要的是,可以低成本大规模生产。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1927年,迪克曼为奥托·班贝格 ( Otto Bamberger )的别墅设计的书房,设计包括了沙发、桌椅、装饰面料、包豪斯灯饰等。其中书架下方的推拉门可以储藏大量艺术品。

迪克曼也声名鹊起,他将其在包豪斯所学,以及之前对建筑绘画的研究融于设计之中。他设计的家具进入了由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领导的“魏森霍夫庄园”项目,包括威廉·瓦根菲尔德(Wilhelm Wagenfeld)在内的同时代设计师也选择使用和收藏迪克曼的家具。他还为诺伊鲁平(Neuruppin)附近露天定居点的儿童之家做了室内设计。
迪克曼为房间和家具开发了一种心理秩序和色彩概念。根据评论家沃尔特·帕萨吉(Walter Passarge)的说法,迪克曼留下了“超出了当时冲突和方向”的“丰富多彩且形式上具有凝聚力的家具”。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1926 年,迪克曼为诺伊鲁平附近定居点的儿童之家设计的日间室。

1929年,迪克曼举办了一系列关于现代家具发展的讲座。奥托·巴特宁为其申请了教授头衔,却由于大学改建等原因该请求未获批准。1930年3月,魏玛国立高等学校新任院长解雇了包括迪克曼在内的所有教职员工,奥托·巴特宁在退休前给迪克曼的推荐信称:
无论在艺术上还是在教学上,迪克曼先生都证明了自己是一名教师。一大批才华横溢的青年在他的教学中得到了专业的培养。同时,迪克曼先生通过对个人住宅和坚固、廉价的模型设计,建立了学校和他自己的声誉。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迪克曼,《扶手椅 8219》,1930-1931年

1931年,迪克曼与玛格丽特·弗里德兰德(Marguerite Friedlaender)和格哈德·马克斯(Gerhard Marcks)一同来到了哈雷艺术和设计学院(Burg Giebichenstein Kunsthochschule Halle),并在这年夏天开设了自己的家具制造和室内设计工作室。他与妻子合作出版了图书,描述设计工作。他们的工作被称为“几何美学”,他自己则认为“只有将人性融入其中,才会有温暖和真理”。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迪克曼,《用弯曲木制成的扶手椅》,设计手稿,1931

然而,迪克曼并没有将自己局限于纯粹的几何设计,他还开发了曲线模型,这些曲木、钢管和柳条家具在展览中均有展示。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迪克曼,《钢管椅,8315》

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迪克曼,《三把椅子》,手稿,1925-1935

迪克曼的椅子
1923年,迪克曼设计了第一把椅子,这把椅子以木头和灯芯草制成,当时他还是包豪斯的学生。虽然设计简单,但在草图和照片中可见曲线形式如何融入他后来的设计中。
也正是这一年,包豪斯受德国图林根政府委托举办综合设计展览,其中一座“号角屋”(Haus am Horn,霍恩展示馆,世界文化遗产)向公众呈现了实验性住宅建筑的概念。迪克曼为其客厅和餐厅做了室内设计,这是迪克曼的第一个独立执行的工作。他的设计因“陈设简单、经济实惠”受到公众的好评。在斯图加特的“魏森霍夫庄园”项目中,迪克曼开发了客厅、卧室、餐厅的组合系统。布劳耶尤其赞扬了其设计的床,该设计仅由模块组成,有着“清晰而不朽之美,即使没有装饰也能充分满足审美需求”。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展览现场

此次展览的展陈设计也可作为迪克曼设计原则和理想的延续,主办方以轻质结构的可持续建筑构架,将展览元素相互插入,为展览特别研发的灯具构成一条光的长线,陪伴着观众穿过展厅。设计师埃里克·斯皮克尔曼(Erik Spiekermann)设计的字体构成了另一种清晰正式的表达。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迪克曼,《台式钟》,1931年

展览还伴随着迪克曼的同代人的作品,其中就包括了布劳耶、密斯·凡德罗,他们均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共同展示能说明1930年家具风格的多样性。在“如迪克曼般生活”板块,当代艺术家玛吉特(Margit Jäschke)和设计师斯蒂芬·舒尔茨(Stephan Schulz)展示了迪克曼的设计如何在21世纪做可持续、艺术化、有益的改进。他们复制了迪克曼的家具,并将其重新安置在一个当代生活的环境中。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迪克曼,《沙发组合(家具设计,生活空间)》,手稿,1925-1935

此次展览文献类的展品主要来自1970年德国艺术图书馆(Kunstbibliothek)收购的“迪克曼遗产”。这批藏品约有1600件,其中包括了迪克曼的构图研究、家具设计稿、室内水彩画等。这些作品与家具结合观看,可以感受到创作过程——从最初的、通常是抽象的形式概念,到创造性和功能性的发展,最终作为实用对象。目前,“迪克曼遗产”以及迪克曼与合作者设计编写的包豪斯、哈雷艺术和设计学院的课程均已经完成了数字化编目,并在SMB-digital上开放。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迪克曼,《彩色元素构成》,1931-1933

通过展览和开放的文献资料,这位几乎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再次被关注,他也为那个时代包豪斯设计的形象增添了新的面貌。 然而,迪克曼1944年11月在柏林去世,年仅48岁。其实早在1933年他就离开了学校,靠设计公司文员和顾问的工作勉强维持生计。但他对设计教学却影响深远,其设计原则延续至今。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展览现场

注:本文编译自柏林装饰艺术博物馆等,展览将持续至8月14日

原文出处:。本平台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部分文章源自网络。网络素材无从查证作者,若所转载文章及图片涉及您的版权问题,请您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