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全球艺场,艺术上海”——这是正在举行的第三届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的主题。
11月的第二个周末,第八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简称“西岸博览会”)和第九届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简称“ART021”)在史上最严入场、须持核酸证明的背景下,依旧门庭若市。
大卫·霍克尼、安东尼·葛姆雷、安尼施·卡普尔……这些名字的到来与高价成交,当然见证着上海的艺博会对国内外知名画廊的吸引力,但在一片数字欢腾的背后,对于两大艺博会,或许仍应有一些真正的思考:一些西方当代艺术“新宠”迅速登陆艺博会与火爆的艺术销售数字背后,不难看见资本的炒作之手,甚至悄然“伸手”到本该是学术地带的美术馆;代表中国文化精神的中国本土艺术有意无意的被边缘化,潮流艺术受到盲目追捧的背后,所有这些,到底是喜还是忧?《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的“全球艺场在上海”系列本期关注的是刚刚结束的上海两大艺博会。
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ART021艺博会中央大厅

两场艺博会堪称艺术品交易的“双十一”,表面上的销售数据也让人感叹当下艺术收藏的火热,成交总额方面,是以亿元为单位,销售额突破千万元的画廊包括里森、白立方、高古轩、豪瑟沃斯等。场馆内多是年轻的面孔,“艺博会去了伐”成了一些艺术爱好者见面的开场白,一方面证明着艺博会的影响力,但不可否认的是,热闹与数据的背后,不乏虚浮、虚荣与跟风,行色匆匆的观众中,真正发自内心懂得与热爱艺术的观众到底有多少?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第八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西岸艺术中心A馆

1997年,上海艺术类的博览会仅有上海艺博会,到了2003年有了“春季艺术沙龙”,当时两场代表市场的艺博会和代表学术的上海双年展构筑出2010年之前的上海艺术生态。
到了2013年,第一届ART021在外滩源举行,由此拉开了上海当代艺术市场的新一轮发展。在外滩举办了两届后,ART021移师上海展览中心,并与2014年开始在西岸艺术中心举办的西岸博览会构成鼎立之势。经过近十年的积淀,两家艺博会各自的面貌更为清晰,或当代艺术或潮流中,展示了市场的热度。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西岸艺术中心A馆一层,里森画廊展位,安尼施·卡普尔、朱利安·奥培作品在瞩目位置。

当代艺术的“第五大道”,艺坛新宠的背后
西岸博览会A馆一层,俨然是当代艺术的巴黎“第五大道”——里森画廊、大田秀则、高古轩、常青画廊、佩斯画廊、白立方、豪瑟沃斯、香格纳画廊等国际一线画廊携代理艺术家大卫·霍克尼、葛姆雷、特瑞尔、卡普尔、朱利安·奥培、达明·赫斯特、草间弥生、村上隆等最火的当代艺术家陈列在A馆一层两旁,即便艺术门外汉,看到那些流行图式和艺术品边配搭的保安,也基本能揣度出这些艺术品价值不菲。
据介绍,自2014年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简称“西岸博览会”)创立以来,从第一届的20余家画廊发展至今近130家画廊和参展机构,参展规模翻了5倍以上,历年的画廊返场率达75%以上,参展艺术品从首届的800件发展到如今的近4000件,艺术品数量也翻了5倍,海外货值从2亿元增长到近20亿元,整体货值达到近40亿。海外参展画廊比超过70%,与巴塞尔艺博会的一线蓝筹画廊重合率近五成,西岸博览会已成为这些国际画廊进入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首选登陆地之一。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西岸艺术中心A馆一层,高古轩画廊展位,村上隆的《KaiKai KiKi》和其背后亚力克斯·伊斯雷尔作品。

西岸博览会的受众当然绝非门外汉,无论是想收藏作品还是仅当展览欣赏,不做功课恐难以完全理解,比如,高古轩展位最夺人眼球的、金箔制成的《KaiKai KiKi》背后的作品也不容小觑,这是来自亚力克斯·伊斯雷尔(ALEX ISRAEL)的《天空》,这位1982年出生的美国艺术家跨界影视等多个艺术领域,目前他的个展正在上海复星艺术中心展出。时下热门的年轻艺术家还有阿尔敏·莱希代理的沃恩·斯班(出生于1992年)和豪瑟沃斯展位的乔治·康多,他们的个展正在画廊空间和龙美术馆举行。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西岸艺术中心A馆一层,豪瑟沃斯展位现场,后为乔治·康多的作品《人形肖像》, 摄影:JJYPHOTO, 图片:豪瑟沃斯

以他们为代表的这波艺术新宠与过去市场的运作方式并不完全相同,与网络时代接轨,他们的社交网络上聚集了众多粉丝,其中包括了周杰伦、陈冠希等娱乐明星,有了明星“带货”,加之画廊运作模式的操作下,名气成倍跃升的背后是作品价格也势必会继续炒作。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西岸艺术中心A馆一层,阿尔敏·莱希画廊展位呈现沃恩·斯班三个系列的个展

除了这些艺术新宠外,巴斯奎特也一大热门,近年来他的拍卖价格屡屡过亿。西岸博览会上,多家国际一流画廊均有他的作品陈列。同期举行的佳士得秋拍预展上,11幅尺幅巨大的巴斯奎特作品齐齐亮相,可见这位已故美国黑人涂鸦艺术家依旧是资本炒作的热门。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佳士得打出的巴斯奎特(巴斯奇亚)巨作展广告。 新华社 图

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高古轩,巴斯奎特作品《马蒂斯、马蒂斯、马蒂斯》,1983

谙熟市场运作规律的人,自然明白“潮流”是人营造的,当葛姆雷、卡普尔被人熟知、巴斯奎特的价格成为拍卖的标杆,那么一些新的艺术家或将成为新一轮炒作热点。
比如,ART021厉蔚阁展位带来的帕特·斯蒂尔,她是1960年代首批于纽约艺坛崭露头角的女性艺术家之一,虽然来过中国,但其在中国的知名度极其有限,为此画廊在10月开始造势,在龙美术馆为其举行了中国首场同名个展;此外西岸博览会佩斯画廊展位的“门面当担”也给了刚刚在龙美术馆办过大展的玛丽·阔思。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佩斯画廊展位,“门面当担”给了玛丽·阔思。

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ART021厉蔚阁展位,展出多幅帕特·斯蒂尔的作品。

与此同时,在知名美术馆刚刚办过个展的艺术家作品,也马上出现在上海,比如白立方带来的女性艺术家,一年前其个展在泰特举行,这位不被人熟悉的艺术家带着数学规则的优雅作品开始被人知晓。通过美术馆的展览和收藏提高艺术家知名度也是画廊运作艺术家的常态,画廊嗅到财富的气息,开始陆续跟进。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也注意到,上海的一些民营美术馆和画廊配合过于默契,甚至为画廊艺术家搭台,反而削弱了自己的声音,美术馆不知不觉沦为为市场背书的展览馆,让人对市场炒作之手有一种隐忧。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西岸博览会白立方展位,葛姆雷作品后为朵拉·莫里的作品。

潮流艺术的追捧,盲从跟风者或不在少数
如果说西岸博览会重当代艺术的经典和展示,那么ART021则更年轻、潮流、活力。与往年一样,两个艺博会均参加的一流画廊在ART021展出相对小幅的作品,布展也更为紧凑。如果把西岸A馆一楼比作“第五大道”,那么ART021的中央展厅大约是东京涩谷,散发着动感时髦、年轻的味道。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ART021高古轩展位上村上隆、维吉尔·阿伯洛的《“我们的外太空”》

村上隆在西岸是单色作品,在ART021成为了色彩斑斓的太阳花;达明·赫斯特的大幅蝴蝶翅膀,ART021能看到小版……西岸尚属稳重的展会基调,在ART021目光所及是粉粉的、卡通的、甜美的。表面上看,ART021更被年轻、潮流一代追捧。当然无论是西岸博览会还是ART021在VIP首日均达成了交易狂欢,若在首日未将所爱收入,后一日再问多已是他人囊中物,不少画廊更是作品卖出了一批又换了一批。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ART021展会现场

如此精准的定位,可见画廊对“90后”年轻藏家品味的引领和把控,即使不参与交易,艺博会也足以成为年轻人时髦的“打卡地”,而今年的“打卡人”在下一年被熏陶成为藏家的概率也是极大的。
同时,画廊展位作品位置的摆放,也能看到主推艺术家,但是主推绝非一蹴而就,画廊其实早早布局,待艺博会和盘托出。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ART021展会现场

藏家的口味似乎也在潜移默化中被画廊操纵着,问题是,这背后多少人是真正懂得艺术?这些潮流,与真正的艺术经典与眼光到底多少差距?
还是更想彰显自己入流?是真正热爱?还是盲从?盲从和跟风者或许不在少数。不少人还没经过美术馆的系统熏陶,就直接进入了销售领域,在纷繁的当代艺术品面前难免跌入价格贵就作品好的陷阱。收藏作品需要又艺术史的知识,但如今不少年轻艺术爱好者知道村上隆、乔治·康多,却不知劳申伯格、巴尔蒂斯。
然而,这种热潮也让人想到曾经的“卡通一代”,年轻藏家和爱好当代艺术的年轻人应该从了解更多专业艺术知识,而非一味追逐“潮流”。
艺博会的国际化与本土艺术的边缘化
不可否认的是,两场艺博会上国际画廊扎堆带来美术馆级别展陈的作品开拓着上海的艺术视野,而且相比经过长期策划被附以主题的美术馆展览,艺博会能更直接对接当代艺术的生态,比如“黑命运动”后,欧美社会对有色人种和女性艺术关注体现在了博览会上,比如西岸豪瑟沃斯展位上,来自托马斯·J·普莱斯的雕塑《联络》,表达的就是一位穿着休闲的黑人女性低头使用手机的情景,这件作品的原始版本作为伦敦公共艺术作品在2020年问世,这也是英国有史以来第四件描绘黑人女性的公共艺术品,它的创作者本身也拥有英国白人和牙买加黑人的血统。再比如,正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涡轮大厅展出大型项目“与世界相爱”的韩裔女性艺术家安妮卡·易。她的小作品《中古典6》就出现在了西岸格莱斯顿画廊展位。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西岸博览会。豪瑟沃斯展位现场图片, 前为托马斯·J·普莱斯的雕塑《联络》,后为布尔乔亚的作品。

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西岸博览会,格莱斯顿画廊展位安妮卡·易的《中古典6》

从这种意义上讲,上海几乎可谓与西方当代艺术语境无缝衔接。但再看出于博览会“C位”的西岸艺术中心A馆一层和上海展览中心中央大厅,虽然也能看到佩斯画廊、厉蔚阁等带来的中国艺术家宋冬、屠宏涛等的作品,但却少见中国本土画廊,其实本土画廊参加两场博览会的数量并不少,但在博览会主要平台上的声音似乎相对微弱得多。
在中国本土画廊中,香格纳的ART021展位呈现的包括余友涵、梁绍基、施勇、杨福东等,在西岸展位,则以孙逊个人项目的旅行绘画;上海艺博画廊为西岸博览会配置了尚扬、罗中立、何多苓等国内艺术家作品。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西岸博览会,东画廊展位

空白空间、东画廊等本土画廊的展位,90后的面孔也开始亮相,他们大多毕业于国内艺术名校或留学海外,伴随网络文化的发展成长,作品带有明显全球化的痕迹。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西岸博览会,空白空间展位展出了1993年出生的艺术家张子飘的作品。

一些本土画廊主对此不无抱怨,“其实从艺博会的主推看,还是以西方当代艺术与网红、潮流为主,对本土艺术的关注度推荐度并不多。”
也有艺术观察者直言,这与策划方钟情于西方当代艺术的背景不无关系,“本质上来说,这里的定位就是西式的,谈本土艺术是奢侈,谈有着中国文化背景的艺术,更是奢侈。”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西岸博览会B馆,一件大型绢本作品。

分析背景的原因,当然与博览会主办方策划定位以及对于画廊的选择有关:西岸博览会的策划方本身有着西方当代艺术背景,一直注重国外大牌画廊和流行艺术家,今年西岸海外参展画廊比超过70%,与国际最顶尖的巴塞尔艺博会的一线蓝筹画廊重合率近五成;ART021的运营方有着时尚圈背景,相对更趋于明星与潮流、时尚与流量。
真正代表中国本土艺术在重要展位的缺席或也代表了当代艺术资本与炒作的方向——事实上,不只水墨,今年博览会明显比过去少了影像作品。
“艺博会对于画廊与艺术品味的选择过于受国际资本或潮流的引导与炒作,这背后还是值得有很多反思处与隐忧的。比如,对于中国本土艺术如何引导与培育,如何引导国内外艺术机构与藏家发现并了解真正有着中国文化精神的艺术——真正的艺术经典更需要时间的积淀,交易或销售数据对于艺博会是需要的,但交易或销售数据有时与真正的艺术并没什么关系。”一位资深艺术观察者对澎湃新闻说。全球艺场在上海④ | 喜忧之间,艺博会不能只看交易

ART021展会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