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衣被满天下,谁能识其恩,一朝功成去,飘然遗蜕存”出自叶恭绰十五岁时的诗作,少年叶恭绰似乎就已预见了自己一生的轨迹。他的一生为传统文化的守护与传承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更是推动了近现代中国交通、教育、文化事业的发展。
今年是叶恭绰(1881-1968)先生诞辰140周年,作为北京画院首任院长,画院同仁早在2018年开始就试图以艺术为切入点,从中国古代书画鉴藏、交游圈以及家学渊源几个面向,构建一位立体而真实的叶恭绰先生。北京画院近日策划的“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衣被天下谁识恩——叶恭绰的书画﹒交游﹒鉴藏”正式对外展出。澎湃新闻特刊发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的展览前言。

今年的农历十月初二日,大雪如盖。由于温度不低,窗外的银杏叶子很快就冲破素裹,又闪烁着金黄了。这是立冬的前一日,第二天正是我们北京画院首任院长叶恭绰先生诞辰140周年的日子。此时,我不禁感叹,又一重意味的 “一叶知秋”。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叶恭绰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1914年10月1日 铁路会计会同人参观古物陈列所后在武英殿前合影(前排持帽者为叶恭绰)

我们曾将北京画院的研究、展览比喻为“一叶知秋”。因为如今的北京画院,尤其是学术研究部与美术馆是个年轻的队伍,人手少,尚在成长过程中,暂时还无法做什么总揽全局、鸿篇巨制的项目。所以,我们这十多年来从个案研究入手,以微观史的角度,由点而线,由线而面,由面而体,做了数十个展览,出了几十本书。试图逐步建构起一个20世纪中国艺术、文化、历史的粗略图景。在这一过程中,老院长叶恭绰当然是重要课题之一,其实对叶先生的研究同样是“一叶知秋”。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行书七言联》 叶恭绰  无年款 纸本水墨 北京画院藏

叶恭绰先生的“一叶”,的确不得了!他所涉猎的门类不仅仅限于我们熟悉的书画艺术领域,甚至到政治、经济、外交、交通、通信、医药卫生、文物、考古、鉴藏等等。他的经历,更是丰富。1881年,叶恭绰出生于北京,标准的世家子弟。1902年入京师大学堂仕学馆。1904年起任湖北农业学堂、方言学堂、西路高等小学堂、两湖师范学堂教习。1906年捐通判,入邮传部,任总务股帮稿兼办京汉铁路事宜。1912年,刚过30岁,叶恭绰就任北京政府交通部路政司司长,兼铁路总局局长。后历任中央银行董事、财政部长等职。1928年移居上海,后到香港、广州等地,倾心于书画鉴藏与创作。1929年,参与组织成立中国营造学社,参与创办《词学季刊》,还兼任故宫博物院理事。上世纪30年代后期,在香港组织发起中国文化协进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常委,中央文史馆副馆长,以及我们北京中国画院院长等职。叶恭绰先生资历深、地位高、身份多、成就大,涉及的学科非常繁杂,研究的过程中我们深感其中的复杂性和挑战。北京画院的团队喜欢做“坚硬”的研究,更何况叶恭绰研究是一个更加开放的体系,可拓展的边界比齐白石研究还要大,于是从2018年开始,我们试图以艺术为切入点,从中国古代书画鉴藏、交游圈以及家学渊源几个面向,构建一位立体而真实的叶恭绰先生。如今,在数十位专家及十余家机构的支持下,北京画院的团队终于在叶恭绰先生诞辰140周年的日子之际,推出了一个展览、两本文集、一本画册,算是一份诚心的答卷。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兰竹册页》 叶恭绰  无年款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兰竹册页》 叶恭绰  无年款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述怀二律赠朱启钤》 叶恭绰  纸本水墨 1951年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仰止亭

在南京中山陵的东面有一座素雅的亭子,名为仰止亭。此亭1931年开工建设,1932年落成,由建筑师刘敦桢设计,叶恭绰捐资建造,以寄托对孙中山先生的崇敬与怀恋。1968年,叶恭绰去世,在周恩来、宋庆龄的帮助下于1970年4月安葬于仰止亭的西侧。墓碑上的铭文写着“仰止亭捐建者 叶恭绰先生之墓 1881-1968”。所谓仰止亭,自然是取自“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意涵。当然,也是北京画院同仁做叶恭绰院长研究的初衷。而且,我们期待叶恭绰研究是一个新的开始,一次跨越性的尝试,使得北京画院的研究、展览更综合、更鲜活,同时也将更加国际化、立体化,逐步形成北京画院研究体系与传播方式的新样态。
吴洪亮
2021年11月10日于北京画院
—————————
延伸阅读|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衣被天下谁识恩——叶恭绰的书画﹒交游﹒鉴藏

文/刘华赞 薛良
1957年5月14日,北京中国画院正式成立,齐白石任名誉院长。对于齐白石的研究与展览,已经成为今天北京画院的学术品牌。而对于首任院长叶恭绰的研究与推广则较少涉及。今年是叶恭绰诞辰140周年,11月12日,北京画院特策划推出“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衣被天下谁识恩——叶恭绰的书画﹒交游﹒鉴藏”专题展。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1954年5月14日 周恩来在北京中国画院成立大会上讲话(右二叶恭绰)

“衣被满天下,谁能识其恩,一朝功成去,飘然遗蜕存”出自叶恭绰十五岁时的诗作《茧》。少年的叶恭绰似乎就已预见了自己一生的轨迹——从十八岁应试作《铁路赋》到创办交通大学;从清廷邮传部部员到出任国民政府铁道部部长;从广东叶氏子孙到二十世纪的风云人物。叶恭绰的一生为传统文化的守护与传承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更是推动了近现代中国交通、教育、文化事业的发展。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叶恭绰18岁摄影

此次展览得到了中央文史研究馆、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辽宁省博物馆、广东省博物馆、吉林省博物院、苏州博物馆、沈阳故宫博物院、无锡博物院、广州艺术博物院、何香凝美术馆、广州海幢寺等十三家单位的大力支持,汇聚了各馆、院藏的叶恭绰书画、信札、以及曾经鉴藏的文物近百件套,从“曾阅沧桑几度来——艺术人生”;“记叙朋簪各返真——画坛友朋”;“著录烟云聊鉴影——书画鉴藏”三个角度,向广大观众介绍这位不平凡的文化大家——叶恭绰。
叶恭绰的多元身份
叶恭绰,字裕甫,又字玉甫、誉虎,号遐庵,晚号遐翁。广东番禺(今广州)人。1881年11月24日出生在北京米市胡同祖父叶衍兰的寓邸,1968年8月6日在北京病逝。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叶恭绰青年像

叶恭绰,堪称二十世纪中国文化史上一位“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他是近代交通事业和交通教育事业的先驱,在清廷曾出任过交通部路政司司长兼铁路总局局长,1921年就任民国政府交通总长并任交通大学的院长。他还是博古好雅又具有家国情怀的鉴藏家,一生致力于文物的收藏与保护事业。曾与朱启钤一起组建成立中国营造学社,出任过上海市博物馆理事会董事长和故宫博物院的理事。1939年叶恭绰组织发起中国文化协进会,策划组织文物类展览,致力于佛教、美术、文化的公益事业。晚年他更是将自己珍藏的典籍、书画、铭刻、器物类文物捐献于北京、上海、广州、苏州、青岛等地博物馆、图书馆。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1914年 任交通次长的叶恭绰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1914年10月1日 铁路会计会同人参观古物陈列所后在武英殿前合影(前排持帽者为叶恭绰)

叶恭绰是通古晓今的学者、才学非凡的诗人。他的一生编著颇丰,著有《遐庵汇稿》《遐庵清秘录》《遐庵谈艺录》《交通救国论》《遐庵词》《历代藏经考略》等,他所编印的《清代学者像传》《全清词钞》更是成为今天研究清史的必备书目。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1936年,博物馆董事长叶恭绰(左)与馆长胡肇椿(右)品评布置“文献展览”之刹那(赵定明摄)

叶恭绰是新中国文化事业发展的推动者,曾担任过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主任常务委员,中央文史馆代理馆长等职。叶恭绰还是北京中国画院(今北京画院)的首任院长,为画院成立初期的发展指明了方向。1956年,叶恭绰为筹备中的北京画院购得一批精刻善本,包括康熙年间精刻本《佩文斋书画谱》《历代题画诗类》《墨池编》《梅花喜神谱》《汉溪书法通解》《四铜鼓斋论画集刻》等。1957年5月14日北京中国画院成立,第二天叶恭绰便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这画院的内容,将不同于一般学校……大体或将采取固有的‘书院’‘画院’制度,和近代现代的‘学校’‘研究所’制度,参合融会而定。”此外,他还在文中提到:“说到‘画院’的工作,大致当不出创作、研究、教课三者”,而这“三者”也正是今天北京画院的主要职能和发展方向。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叶恭绰晚年像

叶恭绰的艺术人生
1882年,叶恭绰的祖父叶衍兰结束了二十余年的在京为官生涯,带着一岁多的叶恭绰回到广东番禺(今广州)老家。回粤后,叶衍兰不仅在越华书院讲学,更是着手编订自己的诗词文集,延续了自青年以来对诗词文章、金石书画和鉴赏收藏的兴趣。这些兴趣不仅源于叶衍兰的好学广交,更源于叶家深厚的家学传统。也正是在祖父的熏陶下,叶恭绰四岁时即受启蒙开始读四书,五六岁即会作诗;伯父叶佩玱将叶恭绰过继为子后,为其广购图书典籍,带其广交士林,为其日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文史基础。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清代学者像传》 叶衍兰 叶恭绰编绘  无年款 纸本设色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除了文史方面的熏陶,“书画传家”的家风也深深影响了叶恭绰。在展览的第一板块中,我们将通过叶衍兰、叶恭绰的书画作品及相关文献,向观众展示叶恭绰深厚的家学修养及书画面貌,其中他与祖父叶衍兰合作的《清代学者象传》《历代名人像传》,不但是美术史界极为重要的研究资料,更被学界誉为研究清代文化学史的必读之作。叶恭绰的书画,虽然未经过专门的造型训练,但是却代表了清末民初时期文人画的一种典型风貌。绘画多以文人偏爱的竹石松兰为题,秀劲隽上,直写胸臆,追求传统典雅清丽的意趣;他的书法则用笔苍劲浑厚,自成一家,所书内容也极为丰富,不仅体现出较深的书法造诣,也为观众展现了他对时代和社会的思考与感悟。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松柏图》 叶恭绰 无年款 纸本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兰花图》 叶恭绰  无年款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竹图》 叶恭绰  无年款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

叶恭绰的画坛友朋
叶恭绰作为晚清、民国以及新中国时期重要的政治人物和文化大家,一生辗转广东、江西、北京、上海、苏州和香港等地,每在一处均交游广泛。他交往的好友涵盖政治、交通、文化、鉴藏等多个领域,包括齐白石、陈师曾、何香凝、徐悲鸿、吴湖帆、张大千、黄般若、梅兰芳、朱启钤等诸多艺坛名家。他们之间或书画唱和,或雅集合作,或互通书信,为我们讲述着近代艺坛的一段段佳话。在展览的第二板块中,我们将通过丰富的书画作品及信札文献,呈现叶恭绰与近现代美术界好友的艺术交游。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北京风俗图之赶大车》 陈师曾  1915-1916年 纸本设色 中国美术馆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题《北京风俗图》 叶恭绰  无年款 纸本水墨 中国美术馆藏

在陈师曾的《北京风俗图》中,叶恭绰情感真挚的题跋为观众讲述了他与陈师曾的友谊。两人结识于1895年,当时正值青年的叶恭绰居住在江西,因此与陈师曾早有诗文唱和,是少年知己。后来叶恭绰长居北京,与陈师曾之间更是来往不断。1917 年叶恭绰参与组织的京师书画展览会,也被陈师曾以绘画的方式记录下来,从而诞生了近现代美术史上的名作——《读画图》。两人还有一位共同的知己好友齐白石,在叶恭绰看来齐白石是当时画坛少有的名家,曾多次向好友表达对齐白石画风的欣赏。展览中专门陈列了叶恭绰致齐白石的信札及祝寿的作品,为观众讲述了北京画院两位院长之间的文人清谊。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齐老九十庆》 叶恭绰  1950年 纸本水墨 北京画院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致齐白石信札》 叶恭绰  无年款 纸本水墨 北京画院藏

1928年,叶恭绰南下定居上海时结识了吴湖帆。自此以后,二人数十年诗画酬唱,论文品画。吴湖帆对叶恭绰的书画收藏和创作有重要影响,而叶恭绰也激励了吴湖帆的诗词创作。抗战时期,叶恭绰曾流徙香港。居港期间,他格外怀念苏州的旧宅凤池精舍,特意嘱托好友吴湖帆为其做《凤池精舍图》,叶恭绰多次在画上题跋,成为两人友谊的一段见证。除此之外,叶恭绰在香港期间与黄般若等人交往甚密,留下多件书画作品及信札。今年,黄般若先生之子黄大德先生将这批作品无偿捐献给北京画院,成为此次展览的一大亮点。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凤池精舍图卷》 吴湖帆 画心  1937年 纸本水墨 苏州博物馆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竹石图》 叶恭绰  1947年 纸本水墨 北京画院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墨竹图》 徐悲鸿 叶恭绰  1951年 纸本水墨 辽宁省博物馆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春壑云涛》 何香凝 溥雪斋 汪慎生 胡佩衡 叶恭绰  1951年 纸本设色 何香凝美术馆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述怀二律赠朱启钤》 叶恭绰  1951年 纸本水墨 中央文史研究馆藏

叶恭绰的书画鉴藏
叶恭绰一生收藏、鉴赏的古物包罗万象,青铜器如毛公鼎,书法碑帖如王献之《鸭头丸帖》,绘画如赵孟坚《墨兰图》等。他的收蔵一部分来自叶氏家族丰富的旧藏,更多则是借助自己的影响力和人脉购买或交换得来的。叶恭绰是一位具有民族文化情怀的鉴藏家,一生致力于文物的研究与保护。正如他曾言“余昔收书画,本为拟编《中国美术史》,籍供参考,故标准颇与人殊”。他希望收藏不止步于个人赏玩,而是希望通过收藏对中国美术史的书写和发展提供帮助。晚年叶恭绰将自己珍藏多年的文物纷纷捐献、售予国家各地的文博机构,此次展览中,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杨维桢《张南轩<城南杂咏>》,吉林省博物馆收藏的张见阳《楝亭夜话》,苏州博物馆收藏的傅山、傅眉《甲申册》,广州艺术博物院收藏的陈士忠《竹图》等,叶恭绰曾经鉴藏过的书画文物将汇聚一堂,以此向公众展示叶恭绰的鉴藏理念及保护文物的家国情怀。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赵雪窦山图》 (明)赵左 无年款 纸本水墨 故宫博物院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叶恭绰跋《赵左雪窦山图》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张南轩《城南杂咏》 (元)杨维桢  1362年 纸本水墨 故宫博物院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叶恭绰跋杨维桢《张南轩城南杂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墨兰图》 (明)彭睿壦  无年款 纸本水墨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甲申册》 (明)傅山 傅眉  1644年 纸本水墨 苏州博物馆藏

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隋徐智竦碑拓 叶恭绰题  无年款 纸本拓片 广东省博物馆藏

如今,叶恭绰已经成为北京画院一个新的研究重点,不仅仅限于书画艺术领域,甚至涉及政治、经济、外交、交通、通信、医药卫生、文物、考古和鉴藏等。所以此次展览不仅是对以往研究的总结,更是研究的新起点。用吴洪亮院长的话说,“叶恭绰本身就是一个开放的体系,需要我们从表层开始了解、剥离、深入,再勾连相关,形成新的综合成果,进而引发研究的新动能。”
“于古人有高显之德如山者,则慕而仰之”,叶恭绰捐建的仰止亭1932 年落成,位于南京中山陵东面二道梅岭,梅岭上的梅树是叶恭绰当年亲手栽下的。1968 年8 月6 日,叶恭绰在北京灯草胡同30号的家中辞世。1970年4月,茅以升委托其学生将叶恭绰骨灰葬于仰止亭西侧,终使其遗愿达成。纪念|叶恭绰诞辰140周年:一叶知秋,衣被天下谁识恩

展览海报

 展览名称:“衣被天下谁识恩——叶恭绰的书画﹒交游﹒鉴藏”
 展览时间:2021年11月12日至2022年1月16日
 展览地点:北京画院美术馆
(本文原刊北京画院,经授权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