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观察|NFT艺术狂热:17世纪“郁金香狂热”重现?

17世纪,荷兰的郁金香一度经历价格飞涨和暴跌,“郁金香狂热”成为金融泡沫的代名词。2021年,NFT艺术品不断创造艺术市场的所谓“神话”。让人难免不把“NFT”与“郁金香狂热”之间产生联想。
不可忽视的是,NFT的兴起,还有疫情的背景。因为疫情的发生,2020年人们大量时间在室内度过,对于虚拟资产出现了投机的热情,对比“郁金香狂热”的发生,也恰逢荷兰鼠疫。将近400年前的疯狂历史会否重演?
观察|NFT艺术狂热:17世纪“郁金香狂热”重现?

比普数字作品《海滨》的静止图像,以600万美元售出。

1637年2月,荷兰的郁金香在鲜花交易市场上引发异乎寻常的疯狂,郁金香球茎供不应求、价格飞涨,一些稀有品种的球茎的价格高达6,700荷兰盾,这足以在当时的阿姆斯特丹最令人向往的地区之一购买一栋豪宅。但到了当月下旬,郁金香市场崩了,价格下降了95%,此后,“郁金香狂热”就成为金融泡沫的代名词。
根据市场跟踪机构的统计,仅2021年3月,收藏家和投机者在一系列基于NFT的艺术品(包括表情包、gif)上花费了超过2亿美元,而2020年全年的花费为2.5亿美元。其中尤以3月11日,被称为比普(Beeple)的数字艺术家迈克·温克尔曼(Mike Winkelmann)在佳士得拍卖行以创纪录的69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的作品为甚。“NFT”与“郁金香狂热”的联想就此产生。
有钱的收藏家花六到八位数购买那些可以在网上免费看到和分享的作品,这看起来似乎很荒谬,有批评人士指出,NFT的艺术热潮不过是最新的泡沫,因为NFT不仅吸引了艺术家和收藏家,还吸引了希望借此发财的投机者。
与此同时,一些数字交易的平台应运而生。比如,科技企业家邓肯和格里芬·科克(Duncan and Griffin Cock Foster)兄弟发现了机遇,他们在去年3月推出了名为Nifty Gateway的NFT艺术市场。
当时,NFT艺术才刚刚兴起,新手无处交易艺术品。Nifty Gateway的诞生有助于推动NFT艺术更广泛地被运用。虽然最初的阶段兄弟俩对此并不抱多大希望,但Nifty Gateway的用户在第一年购买和出售了价值超过1亿美元的艺术品。类似的平台还有SuperRare、OpenSea和MakersPlace,也出现了类似的增长,这些平台通常以赚取初始销售额的10%到15%盈利。
随后,NBA、推特等也闻风而动。金融巨鳄酝酿着NFT的最大交易,一些家族收藏也在为数字艺术收藏布阵。Winklevoss兄弟(比特币和区块链领域投资公司)在2019年底以未披露的价格收购了Nifty Gateway。
在佳士得拍卖后不久,比普另一件在Nifty Gateway上的作品《Ocean Front》以6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这个价格可以在纽约买到一套可以俯瞰中央公园的三居室,但如今买家只获得了一件建在水上、摇摇欲坠的公寓画面。
在疯狂投机、集体歇斯底里的时刻,NFT艺术的价格将可持续多久?观察|NFT艺术狂热:17世纪“郁金香狂热”重现?

比普的作品在虚拟博物馆中展出。

“NFT热潮”再现了“郁金香狂热”?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从NBA 视频剪辑到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的第一条推文,NFT引发一次又一次狂热的追逐,直至佳士得的拍卖达到顶点。
而且,佳士得首次接受了“以太坊”(Ethereum,一个开源的有智能合约功能的公共区块链平台,截至2018年2月,以太币仅次于比特币是市值第二高的加密货币)支付,作为最常用的数字收藏品交易加密货币。以太坊的价格自1月1日以来已经翻了一倍多,投资者膨胀的虚拟钱包,用于购买NFT艺术上。
但艺术品市场真的如看起来那样美好吗?苏富比旗下的拍卖数据库显示,过去10年中,在拍卖会上转售的数千件艺术品的总价值并没有增加。艺术品的价值是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形成的,并非瞬间增加。如今,昂贵的数字物品切割成可交易的代币,让市场“充满了波动”,这一行为类似赌博,数字艺术品真正的价值难以核准。
据悉,佳士得6900万美元比普作品的买家是一个名为Metapurse的集团,其背后是两位新加坡投资者——桑德里森(Sundaresan)和他的生意伙伴Twobadour——他们一直在尝试技术驱动的集体所有权模型。
今年1月,他俩启动了一个名为B.20的“公共艺术项目”,其中包括购买了20幅比普作品,将它们上传至可以免费浏览的虚拟博物馆中,然后将他们分成代币,现在由5400人共同持有。3月16日以来,其价值增长了六倍。二人组正在考虑采用新的方式再进行分解,并会将其展示虚拟博物馆中,这个想法是“向所有人开放艺术经验及其所有权。”
但根据Twobadour在1月19日发表的博文显示,B.20项目的代币(tokens)中50%由桑德里森(Sundaresan)保留,2%由比普本人持有。1月,另外25%的股票以每股0.36美元公开发行。在公开发行中的前16%是被机器人在第一时间买下,这也就是投机者使用的高速自动交易机制。
在3月10日(即Beeple的“ Everydays”在佳士得拍卖的前一天),每股的价格曾达到28.43美元的高位。虽然B.20项目网站上声称:“艺术好处无限”。但也着实让人想到了那些投机郁金香的人。观察|NFT艺术狂热:17世纪“郁金香狂热”重现?

莎琳·华莱士,《明星女神》,目前报价为2647美元

根据美国经济学家彼得·加伯(PeterM.Garber)在其著作《泡沫的鼻祖:早期金融狂热的基本面》一书中的说法,1637年,荷兰的郁金香市场(或者更确切地说,如同郁金香球茎般隐而未见、埋在地下的期货合同)变成了“纯粹的赌博市场”,当时一些价格较低的郁金香品种在在小酒馆里按重量交易,并承诺价格会在一个月内上涨20倍。到了1636年底,荷兰郁金香市场上不仅买卖已经收获的郁金香球茎,而且还提前买卖在1637年将要收获的球茎。后来,人们普遍看好郁金香的交易前景,纷纷投资购入郁金香合同,买空卖空的多次转手中,郁金香价格也被节节拔高。但“人们没有财富,也没有信誉。交易变得毫无意义。 这是不可持续的。”加伯说。
NFT让数字艺术家靠作品获得收入
虽然可能是泡沫,但不少艺术家在多年通过社交网络发布自己的数字作品却只吸引了粉丝、几乎得不到任何经济上的回报,他们在感到厌倦的同时,也激起了人们对数字艺术关注的热潮。
各门类的艺术家们(画家、音乐家、电影制片人)构想了NFT将改变其创作的过程和艺术的未来——艺术家们可以与来自不同背景和风格的人分享他们的艺术作品,与公众建立联系,并首次真正“拥有”并出售数字艺术。与此同时,技术专家说,NFT朝着区块链革命迈出新的一步,这场革命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消费资本主义。
长期以来,数字艺术一直被低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是免费的。 为了帮助数字艺术家为自己的作品创造经济价值,NFT增加了艺术收藏中“稀缺性”的要素。对于收藏家而言,如果他们知道可以拥有作品的原始版或限量版,那么他们更有可能为之买单。这也是限量版运动鞋受到追捧的原因。但运动鞋等存在实体空间中,人们更容易理解其价值,但理解数字艺术或数字文件的价值却不容易。
对于一些数字艺术收藏者而言,他们不仅在为“像素”付费,也是为数字艺术家的劳动付费。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收藏行为使一种新兴的艺术形式在经济上合法化。尤其在越来越多的人与网络相伴的今天,虚拟世界已经存在,那么花钱买虚拟的东西也不是没有意义,就像不少玩家早已接受了买游戏装备,这也推动了在现实世界花钱购买数字商品的想法被更多人认同。加之在一些名人的推动下,加密货币的价值一直在飙升。例如,比特币在过去一年上涨了超过1000%,任何与加密技术有些许关联的概念,都加入到这股狂热之中。观察|NFT艺术狂热:17世纪“郁金香狂热”重现?

BLACKSNEAKERS, 《举起太阳》,售价:7,088美元

但是,即使是仅将NFT艺术品视为可以低价买入、高价卖出的投资者,购买数字作品的钱,在目前可以直接进入艺术家的腰包。比如,洛杉矶艺术家安德鲁·本森(Andrew Benson)多年来一直在尝试复杂的数字视频作品,他的作品也曾在美术馆展出,但长期以来他靠着软件公司的工作养活自己,并早已接受“艺术家生存的最佳途径就是不必靠作品生存”的观点。
但一年半以前,本森一系列新视频的计划获得团队的质疑时,他就在想是否有其他平台可以展示自己的作品。今年1月,他提交了一个作品在NFT平台上,令他自己也颇为意外的是,在10天内,这件视频作品以1,250美元的价格售出,而且此后又以同样的价格售出了10多件作品,意外之余,本森也开始思考未来是否可以以自己的艺术作品维持生活。观察|NFT艺术狂热:17世纪“郁金香狂热”重现?

安德鲁·本森, 《积极的姿态10》,成交价格:3,049美元

NFT的藏家对数字艺术家的各种开创性风格也颇具包容度,3D渲染、街头艺术、卡通漫画、过饱和配色等吸引着伴随互联网美学成长的一代,他们也成为了活跃的NFT艺术收藏群体。
NFT艺术在近一年来的迅速发展,让传统艺术界瞠目结舌。也有不少传统藏家面对NFT相关网站,却无法将其融入到自己的信仰体系中,似乎一个艺术收藏的拐点正在出现,一些收藏经验丰富的、年长的藏家没有兴趣或精力来解析互联网的语言;而年轻一代却乐此不疲。
然而,在佳士得拍卖Beeple作品创出佳绩后,苏富比迅速宣布与NFT艺术家Pak展开合作,这表明,“艺术巨擘”可能不了解这一流派,但了解其财务潜力。观察|NFT艺术狂热:17世纪“郁金香狂热”重现?

Pak,《METANOIA》,尚未出售

在NFT热潮下,善于炒作的英国艺术家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也加入其中,他在佳士得拍卖会结束后给温克尔曼发了一封贺信。并在一份声明中说,正在制作自己的NFTs。
单个艺术家的项目涉及1万个NFT的铸造,似乎与对以太坊的算法工作量消耗巨大。几乎相当于一个普通美国家庭412年的用电量所消耗的能源。对环境的关注,也可能成为未来对NFT热情下降的因素之一;NFT还有一个版权壁垒,比如一些作品未经艺术家本人许可就被上传到交易平台,并以NFT的形式出售。法律人士也在论证现有的版权法将如何与这项新技术互动。当人们对“NFT艺术”懵懵懂懂又讨论不休时,比普透露,自己已将拍卖所得的加密货币兑现了5300万美元。甚至在破纪录的拍卖后一天,接受电视采访时称,因为有那么多人涌入NFT领域,未来产生泡沫的可能性很大。
这也让人想起,早在2018年初,当虚拟货币的价格暴跌时,新兴的加密艺术市场就几乎被扼杀。但在最近几个月中,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等有影响力公司的投资,提振了比特币的价值,使投资者也对NFT有了信心。可见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值与NFT价格与之挂钩。
虽然,有经济学教授并不看好加密货币,并认为其“无法轻易被追踪,有助于逃税、洗钱、犯罪和恐怖主义,也正因为如此,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可能会长期存在。”
对于技术传播者来说,NFT狂潮也为他们长期以来坚信加密货币和更广泛的区块链平台具有深刻改变世界的力量的证据。
其实,NFT的兴起,还有疫情的背景。因为疫情的发生,2020年人们大量时间在室内度过,对于虚拟资产出现了投机的热情,对比“郁金香狂热”的发生,也恰逢荷兰鼠疫。
在1637年出版的荷兰讽刺小说《植物的兴起与衰落》(The Rise and Decline of Flora)中,一个织布工抵押自己的房屋并卖掉织布机以购买郁金香期货,这在现在看来是一种疯狂,但这样的历史会否重演?观察|NFT艺术狂热:17世纪“郁金香狂热”重现?

Beeple作品

注: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NFT艺术与郁金香狂热?”(Scot Reyburn/文);《TIMES》“正在撼动艺术界的NFT,可能会带来更大的改变”(Julia Zorthian/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