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2021年,是知名艺术史学者、张大千研究专家傅申先生策展“向古人挑战——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三十周年。“向古人挑战——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从1991年11月24日至1992年4月5日首展于华盛顿国立佛利尔暨沙可乐美术馆,最后一站移至美国中部圣路易城美术馆举办,该展览也是佛利尔暨沙可乐美术馆历史上第一次为中国现代画家举办的大型展览,同时也是张大千生前身后最重要的作品回顾展。
八大山人研究学者、知名艺术学者王方宇先生曾在此次展览现场对傅申先生说:“这个展览以及目录,对一般观众,固然有介绍宣扬之功,但是对认识张大千先生的人来说,越是对大千先生了解深刻,越觉得这次展览有深度。
约在1917年至1918年间,才20岁出头的张正权,出川叩响了逸琳法师住持的上海松江禅定寺佛门,法名“大千”。极为巧合的是,知名美术史学者傅申先生1936年12月27日出生于上海南汇的新场古镇,此地距离张大千出家的松江禅定寺仅50公里。就这50公里距离内,看似无关、年龄长于傅申35岁的张大千与傅申在近代美术史场域内展现了傅申“血战张大千”及张大千“血战古人”的一幕美术史图景。
1959年6月,刚从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毕业的年轻学子傅申在其老师、台湾著名篆刻家王壮为先生五十周岁的生日宴会上,第一次见到了已享誉国际画坛的绘画大师张大千,傅申先生自己恐怕也没有想到他从此与张大千结下了缘分。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1964年,傅申(左)与丁翼(右)在台北拜会张大千(中)

而我们今天谈论起张大千的仿古绘画,就会联想到“血战古人”一词。实则大家搜索一下“血战古人”这个关键词,最先映入眼帘就是张大千。
傅申,字君约,7岁时开始习字。1948年随父母迁居台湾,就读于屏东明正初中时,美术老师张光寅(著名书画家、艺术史家张光宾胞弟)在课余时开始辅导傅申学习书画。
1959年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在师大求学期间,受教于黄君璧、溥心畬学习国画;大二又追随傅狷夫学画;同时又拜书法大家王壮为为师,学习书法与篆刻。1963年考入台湾私立中国文化学院艺术研究所,师从书法名家张隆延研读中国艺术史,并获硕士学位。1965年进入台北故宫博物院,专事中国古代书画的鉴定与研究。1968年获洛克菲勒奖学金赴美入普林斯顿大学艺术与考古系攻读中国历史专业,获博士学位。傅申先生先后执教于美国耶鲁大学美术研究所及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曾任美国华盛顿佛利尔暨沙可乐美术馆东方(中国)美术部主任。
“Challenging the Past”是时任美国华盛顿国家佛利尔暨沙可乐美术馆东方(中国)部主任傅申先生策划“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的英文名称——“向古人挑战”,按中国固有成语意译为“血战古人”。傅申先生“这是籍以说明张大千先生雄心万丈、勇猛精进,向历代古人出生入死地挑战,全部投入之精神。大千挟其天生异秉,又具有极强的好胜之心,他矢志要在绘画史上出一头地,花了一生全部的时间和心力,与古人血战。”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傅申在“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现场向王方宇(左一)、李顺华(左二)、黄君实(右一)介绍张大千作品《文会图》

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王季迁(左二)与王方宇(右二)在“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现场

1991年11月21日,在美国华盛顿的国家佛利尔暨沙可乐美术馆举行了名为“向古人挑战”(“血战古人”)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的开幕式。全球约有五百位美术史学者、博物馆相关部门负责人、收藏家和美术评论家等人士莅临了画展开幕仪式,同时还举办了张大千研究的学术演讲。所以说此次“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是继旧金山迪扬美术馆举办“张大千四十年回顾展”后迄今为止所举办的所有张大千画展(包括张大千生前举办的近一百七十场个展)中,最具有一种“纪念碑”性质的历史意义。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现场

此次傅申先生筹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筹备工作历五年之久,共展出张大千各个时期的绘画作品八十七件(组),共计一百十五幅。绝大部分展品来自于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日本、马来西亚、巴西、德国、加拿大和美国等地的三十五位藏家。其中还有张大千九位亲属的藏品,另外还有欧美八家国家级博物馆的藏品。展览陈列从1923年创作的《松梅芝石图》到1983年的巨作《庐山图》,整整展现张大千六十年的艺术生涯。
回顾展因为是以“向古人挑战”(“血战古人的张大千”)为主题,傅申先生完全是基于一位中国古代书画研究学者的角度来进行策展。傅申先生认为“大千先生一生的作品,几乎就是半部中国绘画史,自古以来,没有第二个画家可以比拟。”同时,傅申先生也是国际上鉴定古书画的专家,他认为张大千“是伪作史上第一高手,他的仿古、伪古,我想加以澄清,并说明其本质。这就是大千对我最有吸引和挑战性的地方。”
与其他近现代的杰出画家相比较,张大千则是傅申先生最为理想的一位研究对象,“因为他是历代画家中对传统的绘画研习和了解最勤、最深最广并且是最好的画家,因此他的作品与绘画史最有史的关联。在他的作品中,不但有他个人的画史,也有中国绘画的历史。”的确,这也是傅申先生策划此展的重要因素之一。所以在展览中还特别陈列有张大千《临榆林窟水月观音轴》、《临阎立本萧翼赚兰亭图》、《仿周文矩文会图》、《仿唐人控马图》、《仿董源华阳仙馆图》、《临董源江堤晚景图》、《临刘道士湖山清晓图》、《仿易元吉戏猿图》、《临赵孟頫停琴听阮图》、《临王蒙林泉清集图》、《仿王蒙雅宜山居图》、《临董其昌仿唐杨升峒关蒲雪图》、《仿张风赏石图》、《仿石涛巢松图》等三十八幅临仿古人之作。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张大千《临董源江隄晚景》

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张大千《散花图》1937年作

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张大千《文会图》约1945年作

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张大千《晚山看云图》1946年作

另有一类张大千伪古(署古人名款)作品向欧美几家博物馆与私人藏家处借与参展,这也是以往所有张大千画展中极为少见的,这些作品则完全为傅申先生的鉴别成果,而早先则均归于古代几位画家的名下。这几件伪古作品是唐代张萱《明皇纳凉图》(日本私人藏)、五代巨然《茂林叠嶂图》(大英博物馆藏)、宋代梁楷的两幅《睡猿图》(檀香山美术馆及纽约私人藏)、石溪《黄峰千仞图》(耶鲁大学美术馆藏)以及早先为顾洛阜收藏、后捐赠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梅清《黄山文殊台》和石涛《自云荆关一只眼》山水小幅。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张大千署清代石涛名款《自云荆关一只眼》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傅申先生在为“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而印制的展览画册所作的序言中也曾经说过:“研究张大千而不研究他伪作了些什么古画,那绝对不是完整的研究和认识。他入门学习书画,与绝大多数的画家相同,是走临摹的路子;但是他特殊的才能,使他不论临或仿都能逼真原迹。他学古人,目标并不只限在一家两家或清代明代,他是不断地在向古人学习和挑战,他一路过关斩将的气概和姿态,他在历代大家名家中,由清而明,由元而宋,由隋而唐,各个时代都有他的伪作。”
“向古人挑战——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从1991年11月24日至1992年4月5日首展于华盛顿国立佛利尔暨沙可乐美术馆,后自1992年4月29日移至纽约亚洲协会美术馆,展至7月19日(由于该馆展览面积较小,选展约三分之二)。最后一站移至美国中部圣路易城美术馆举办,自1992年8月28日至1992年10月25日结束,整个展览历时二百六十余天。该展览也是佛利尔暨沙可乐美术馆历史上第一次为中国现代画家举办的大型展览,同时也是张大千生前身后最重要的作品回顾展。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华盛顿国立佛利尔暨沙可乐美术馆正门外景(傅申摄)

在筹备“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的五年时间内,傅申先生先后走访张大千先生出生地四川内江及求学地重庆求精中学、上海、北京、颐和园、苏州网师园、黄山、成都、峨眉、敦煌、兰州、香港、印度的大吉岭、阿坚塔石窟、南美洲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安地斯山温泉桥、巴西圣保罗摩诘城八德园、美国加州卡迈尔的可以居、环荜庵,十七里半岛公路、东京横滨的偕乐园、欧洲的巴黎、伦敦、莱茵河、瑞士的雪山以及台湾的横贯公路、苏花公路、阿里山及摩耶精舍等地。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加州卡梅尔张大千旧居“环荜盦”(傅申摄)

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张大千在日本的居住处——茨城水户市“偕乐园”(傅申摄)

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张大千回顾展”现场的加州环荜庵“聊可亭”木刻匾额和柱联(傅申摄)

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张大千回顾展”现场展出潘玉良所塑《张大千头像》(法国国立现代美术馆收藏,傅申摄)

所有展出的作品中,张大千的仿古作品超过半数,其余则是张大千融会古人风格与泼墨泼彩的创作作品。仿古和临古的作品偏多,也是策展人傅申先生的有意选择所致,因为这些作品能帮助参观者了解张大千先生海纳百川的胸襟和血战古人的气概。为配合此次展览,同时也展出了从巴黎现代美术馆借来的潘玉良塑的大千先生胸像,郎静山拍摄的张大千先生彩色照片,以及加州环荜庵“聊可亭”木刻匾额与柱联。另外为配合“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还同时推出了傅申先生编撰的同名展览图录,由佛利尔暨沙可乐美术馆及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出版社联合发行,在意大利彩色印制。该书前面的四分之一是对张大千先生及其绘画的综合研究,其余则为展品及分析说明。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张大千像(郎静山摄)

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傅申著《向古人挑战——张大千回顾展》华盛顿大学1991年

比较其他近现代的杰出画家,张大千也是傅申先生一个最为理想的研究对象,而研究张大千,也成为傅申先生“毕生以来所从事过的最耗时费神的一项研究工程。”因为张大千“是历代画家中对传统的绘画研习和了解最勤、最深最广并且是最好的画家,因此它的作品与绘画史最有史的关联。在他的作品中,不但有他个人的画史,也有中国绘画的历史。”确实,这也是傅申先生策划此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八大山人研究学者、知名学者王方宇先生曾在此次展览现场对傅申先生说:“这个展览以及目录,对一般观众,固然有介绍宣扬之功,但是对认识张大千先生的人来说,越是对大千先生了解深刻,越觉得这次展览有深度。”
张大千生前也曾对王方宇说:“古人的画笔妙处,我都可以做到,唯有八大山人的精神气势,我不能表现。”而王方宇先生在观看完展览后曾感叹“这‘向古人挑战’的描写,言简意赅,击中大千先生心底隐含的鹄的,也表现傅申先生对大千先生的了解!但是大千先生的‘挑战’并不限古人的画笔。对近代人的书画鉴定的眼力,也有很强烈的‘挑战’,他自己见识广、经验多,鉴赏家能看到什么程度,他制造伪画,也是一种向当世鉴赏家的‘挑战’。当他知道吴湖帆和叶恭绰把他伪作(〈睡猿图》〉当作真迹,在画上题字颂扬之时,他心中应当是非常得意的。尤其是他当面揭穿当世大鉴定家的错误,明白告诉他们那件作品是他作的,他心中一定非常感到欣喜和自豪,他制造伪作,要向专家们‘挑战’,要知道他们的程度,那也就必须有试探的步骤。在他作好所谓关穜(仝)《崖曲醉吟图》以后,一九五九年印成大型复印件曾寄给我一张,还亲笔题上方宇吾兄法鉴。事实上这就是对我的考试,也就是向我的鉴定能力‘挑战’。此次展览中展出几件大千先生的精心伪作,一方面是向古人的笔墨‘挑战’,另一方面也是向近代鉴定家的眼力‘挑战’!”(王方宇“向古人挑战:为张大千画展答客问”)往事|傅申先生三十年前策划的“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张大千署五代关穜(仝)名款《崖曲醉吟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本文原标题为《血战古人:记傅申先生策划“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