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一纸涂鸦”3.2亿多港元,巴斯奇亚《战士》香港拍出

“一纸涂鸦”,价值3.2亿多港元。
3月23日晚9点,佳士得香港为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涂鸦艺术巨作《战士》而独立特设的夜拍专场“我们都是战士(We Are All Warriors)”通过全球直播的方式举槌。当晚《战士》以1.6亿港元起拍,加佣金拍出3.236亿港元。《战士》也超越去年10月以2.146亿港元成交的格哈德・里希特的《抽象画(649-2)》,成为了亚洲地区成交价最高的西方艺术品。
流星般的生命、传奇的故事加上黑人特质,令巴斯奇亚成为当今最受追捧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当然,其中,也清晰地看得到资本炒作的影子。
“一纸涂鸦”3.2亿多港元,巴斯奇亚《战士》香港拍出

巴斯奇亚

巴斯奇亚的一生短暂而辉煌,是二十世纪最富传奇色彩的艺术家之一。他曾被誉为“光芒四射的孩子”(The Radiant Child):从街头涂鸦少年到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门生,再到《纽约时报》杂志的封面之星, 巴斯奇亚一共只用了不到8年。1988年,才华横溢的他在不到28岁时便骤然离世。上世纪80年代初的纽约街头,涂鸦不被认为是艺术。可以说,是巴斯奇亚让涂鸦变成了艺术。
巴斯奇亚也是当今艺术市场上最受追捧的艺术家之一,日本艺术藏家前泽友作曾以1.1亿美元的天价拍下他作于1982年的作品《无题》,刷新了美国艺术品的拍卖成交纪录。“一纸涂鸦”3.2亿多港元,巴斯奇亚《战士》香港拍出

尚‧米榭‧巴斯奇亚《战士》
压克力 油画棒 喷漆 木板,183 x 122 cm.,1982年作
成交价:323,600,000 港元

“一纸涂鸦”3.2亿多港元,巴斯奇亚《战士》香港拍出

日本藏家前泽友作曾以1.1亿美元拍下巴斯奇亚作于1982年的作品《无题》

1960年,巴斯奇亚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区。他的母亲玛蒂儿是波多黎各人,父亲杰拉德·巴斯奇亚则是海地人,并曾担任海地的内政部长。巴斯奇亚也因此说了一口流利的法语、西班牙语、英语,并偶尔阅读象征诗、神话、历史与医疗文书,特别是各种语言的《格雷氏解剖学》。幼年时,巴斯奇亚即表现了对艺术的天份,并在母亲的鼓励下学习作画、参加美术相关的活动。1977年,十七岁的巴斯奇亚和他的朋友埃尔·狄亚兹开始到下曼哈顿区的贫民窟玩涂鸦艺术,在当地的建筑物上喷上别脚的签名“SAMO”,和一些简洁的句子,像是“‘SAMO’是条免责条款”等等。1978年12月,Village Voice周报登了一篇关于这些文字的报道。后来,巴斯奇亚在苏活区建筑物的墙上写上“SAMO IS DEAD”,结束了关于SAMO的计划。“一纸涂鸦”3.2亿多港元,巴斯奇亚《战士》香港拍出

巴斯奇亚在电影《Downtown 81》中

《战士》作于1982年,巴斯奇亚描绘了一位手持银色宝剑、怒目直视观者、头戴荆棘仿若人神合一的“战士”形象,在创作本作前一年,他绘制了无数以“战士”为母题的手稿,可见这一形象对巴斯奇亚的特殊意义。
据直播显示,当晚《战士》以1.6亿港元起拍,后加至2亿港元,由佳士得香港晚拍主管何善衡(Jacky)率先报出2.6亿港元,随后进入拉锯战,最后以2.8亿港元拍得,加佣金3.236亿港元。
这幅大型画作由丙烯、油画棒和喷漆在木板上绘制而成,画中一名黑人战士挥舞着剑。《战士》与巴斯奇亚以往的街头作品有不少共通之处,特别是其原始而随性狂放的风格,以及标志性的骷髅头。
巴斯奇亚于1980年代中期回顾自己的成长期时曾表示︰“我的大部分画作均以黑人为主角,我发现很少画作会描绘黑人。”在他生活的时代里,美国的黑人生活环境恶劣,而这幅画似乎也是他想举起手中的“画笔”向当时白人为主导的艺术审美,艺术叙事发起挑战。“一纸涂鸦”3.2亿多港元,巴斯奇亚《战士》香港拍出

巴斯奇亚

据外媒报道,《战士》的卖家是一位美国藏家,于2012年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以87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幅作品,当时估价为780万至1090万美元。在2012年被拍卖之前,这幅曾经为穆格拉比家族所藏,于2007年在伦敦苏富比以56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最早的交易,则要追溯至2005年以18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巴斯奇亚在1988年即因服药过量而去世,在此之前,他创作了800余幅画作和1500余幅素描。流星般的生命、传奇的故事加上黑人特质,令巴斯奇亚成为当今最受追捧的艺术家之一,当然,其中,也不乏资本炒作的影子。
(本文部分资料据佳士得资料、雅昌等)

原文出处:。本平台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部分文章源自网络。网络素材无从查证作者,若所转载文章及图片涉及您的版权问题,请您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