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从工艺美术运动到分离派,探寻新形式的欧洲建筑师

18世纪工业革命以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城市与建筑发展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自然资源、资本、人力、生活空间渐渐趋向集中,传统建筑已无法解决一系列新问题。在建筑创作方面,多数人因循传统,以复古求稳妥,迎合审核会上层阶级的口味;但是,有一部分思想先进的建筑师,从创新中求建树,努力探寻建筑中新功能、新技术与新形式的可能性。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一批欧洲建筑师从建筑的形式出发,以期让建筑更加符合时代的变化。本文节选自同济大学出版社《外国现代建筑史图说》一书,通过风格的交替和演变来呈现建筑师面对时代的思考。
工业时代,社会生活现实的冲击使反对复古的思想成为19世纪一批先进建筑师的时代共识。他们在设计实践中自觉地运用新材料、新结构,竭力主张寻找符合时代精神的新的建筑形式。从工艺美术运动到分离派,探寻新形式的欧洲建筑师

《外国现代建筑史图说》,同济大学出版社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发展工业的国家,也最先领受到由工业发展带来的各种问题与危害。城市人口膨胀,交通、居住与卫生条件极为恶劣,各种粗制滥造的廉价工业产品充斥市场,传统工匠的技艺为分工协作的系统化机器生产方式所割裂,原本由他们承担的日常用品的设计制作问题始终得不到艺术家们的青睐。
一些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看到了工业生产带来的问题,却无力找出解决之道,为逃避和反对工业生产,寄情于对中世纪和谐、完整的手工生产方式和旧时安静、自然的浪漫乡村生活的追忆中。艺术评论家拉斯金(John Ruskin)是这种艺术思潮的代表,他在《建筑七灯》(The Seven Lamps of Architecture)一书中批判了当时建筑中欺骗性地使用装饰的做法,提倡发扬中世纪手工传统中的真实、 诚挚精神,他还从形式法则角度来研究自然造物的艺术效果,倡导真实地表现自然。从工艺美术运动到分离派,探寻新形式的欧洲建筑师

 《银莲花》 (19世纪末),莫里斯

“工艺美术运动”(Arts and Crafts Movement)是19世纪50年代在英国出现的实用艺术及建筑设计上的革新运动,它以莫里斯(William Morris)的艺术设计制作活动为代表,反对粗制滥造、虚伪矫饰的机器产品,赞赏手工艺传统和自然材料的美感,追求工作过程中真实情感的投入。这个艺术运动受到拉斯金浪漫主义的社会与艺术思想的直接影响,在设计实践中留下了宝贵经验。从工艺美术运动到分离派,探寻新形式的欧洲建筑师

莫里斯&韦伯 可调椅

从工艺美术运动到分离派,探寻新形式的欧洲建筑师

红屋,莫里斯的田园居所,设计者:韦伯

对现代建筑发展推动更大的是19 世纪90 年代比利时布鲁塞尔的艺术家们开创的“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它发展迅速并影响到了欧美各地。新艺术运动在唯美主义、工业化和工艺美术运动的成就基础上更进一步,从不同的造型艺术中产生出一种新的、能适应工业时代精神的装饰风格,这种风格成功地摆脱了历史样式。它在建筑、装饰和室内设计与家具、产品设计等各类艺术设计领域中盛行一时,其标志是以自然界生长繁盛的草木形状为基础的弯曲线条,在建筑装饰中大量运用便于加工弯曲的铁构件,包括铁梁柱。由于各种艺术门类都普遍采用新艺术形象,在工艺与技术的大融合中,涌现出许多艺术多面手,他们能够使用各种材料进行创作。这种艺术风格风行欧美各地,名称相似但又不尽相同。从工艺美术运动到分离派,探寻新形式的欧洲建筑师

塔塞尔公馆 设计者:奥尔塔 这座住宅是新艺术运动建筑风格突出的代表。

比利时的凡· 德· 费尔德(Henry van de Velde)是新艺术运动的创始人之一,积极致力于创造和宣传新艺术风格,他的设计作品分别在巴黎和德累斯顿(Dresden)展出,对法国、德国产生影响,推动了新艺术运动在欧洲的传播。奥尔塔(Victor Horta)是新艺术运动的中坚人物,他的设计能力极强,善于把握各种材料,综合处理环境、形式与功能的关系,他极少涉及理论,以其实际作品诠释了新艺术运动的建筑风格。
西班牙的高迪(Antonio Gaudí)另辟蹊径,善于以浪漫主义奇想与塑性造型创造隐喻性的“有机建筑”。虽然远离欧洲主流运动的中心,但他的边缘性工作无疑也是遵循着遍及欧洲的反对复古思想、创造新风格这条路线。从工艺美术运动到分离派,探寻新形式的欧洲建筑师

米拉公寓,高迪

新艺术运动在英国也有它的代表人物,他们是格拉斯哥一群兴趣广泛的艺术家,有建筑师、画家和装饰设计师,麦金托什(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在其中最为突出。与比利时、法国的新艺术相比,他的设计更抽象化,线条比较平直,对维也纳分离派(Vienna Secession,简称“分离派”)有一定影响。
新艺术运动在1900年巴黎世界博览会期间达到高潮。然而,新艺术运动只局限于探索艺术形式与装饰手法,企图在艺术、手工艺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未能全面解决建筑形式与其功能、技术之间的问题,不适用于当时快速发展的大规模建筑,因而只流行一时,到20世纪初便迅速衰落。尽管如此,由它触发的丰富想象力、使线条和空间流动起来的艺术创造力,以及对自然和灵动的不懈追求感召了一大批建筑师,促使他们更加自由地去探索新的设计境界,为现代建筑摆脱旧形式羁绊,走向生机勃勃的发展阶段铺垫了道路。
19世纪末,西欧新艺术运动影响到维也纳,以瓦格纳为首,主导了奥地利的先锋运动。瓦格纳具有扎实的古典建筑功底,1894年起,担任维也纳艺术学院(Vienna Academy of Art)教授,他的教导和榜样作用影响了年轻的一代。同年,瓦格纳作为维也纳城市建设的规划者,主持了车站、桥梁和高架铁道的设计以及多瑙河的改造工程。他的建筑设计大多表现出构思清晰、技术精确、装潢华贵的特色。瓦格纳认为,新时代要求更新建筑思想,建筑设计应该为现代生活服务,新结构、新材料必然导致新形式的出现,必须缩减并简化现有建筑形式,并以新的装饰风格代替通常因循传统的做法。从工艺美术运动到分离派,探寻新形式的欧洲建筑师

维也纳地铁车站,瓦格纳

1897年在瓦格纳的支持下,他的学生奥尔布里希(Joseph Maria Olbrich)、霍夫曼(Josef Hoffmann)与画家克里姆特等人建立了“维也纳分离派”,宣称要脱离陈旧的学院派艺术传统,推崇生活与艺术的交互作用,提倡创造新形式。他们积极创办刊物,举行艺术展。1899年,瓦格纳也加入了这个组织。
奥尔布里希设计手法娴熟,喜欢使用多种材料以获得丰富的色彩效果,其结果是多种成分并列,富于表现力和整体有机性。他在德国达姆施塔特(Darmstadt)的突出成就加大了新艺术运动在德国的影响。
霍夫曼设计的建筑造型简洁,基本是大片的光墙和简单的立方体,局部采用黑白对比鲜明的图案装饰。他不仅参加分离派的建筑活动,还建立了 “维也纳制造工场”(Wiener Werkstätte),在继承莫里斯和英国工艺美术运动简朴传统的基础上,把机器作为设计者采用的基本工具。霍夫曼通过维也纳制造工场引导了整个欧洲的新风尚,使工艺美术摆脱了传统主义的僵局。从工艺美术运动到分离派,探寻新形式的欧洲建筑师

维也纳分离派展览馆 设计者:奥尔布里希

当时,维也纳另一位重要的建筑师是狷介而偏激的路斯(Adolf Loos)。他把分离派的装饰灵感看成文化的消遣,认为那只不过是为特权阶级装点门面,掩饰奥匈帝国正在衰落的现实。路斯主张把艺术性和实用性完全分开,把建筑归到仅仅实用的范围内。他从理性主义立场出发,认为建筑应以实用与舒适为主,“不是依靠装饰而是以形体自身之美为美”,他极端反对浪费和附加的装饰,甚至把装饰与罪恶等同起来。1908 年,路斯在他那篇著名的《装饰与罪恶》一文中,主张建筑和实用艺术应去除一切装饰,认为装饰是恶习的残余。路斯的超前意识对以后现代建筑派大师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很有启示。
麦金托什、凡· 德· 费尔德等人的设计被介绍到德国,受新艺术运动影响的德国先锋派被称为“青年风格派”(Jugendstil),而奥尔布里希、凡· 德· 费尔德来到德国后,对青年风格派的发展起到了更大的推动作用。从工艺美术运动到分离派,探寻新形式的欧洲建筑师

赫尔辛基火车站 老沙里宁

在荷兰,建筑师贝尔拉格(Hendrik Petrus Berlage)是最早的革新者之一。他不是在设计、材料或结构上制造令人瞠目结舌的新概念,而是站在理性主义立场,提倡“净化”(purify)建筑,力求清除学院派建筑的装饰累赘,将荷兰传统的精美砖工发展为简洁、忠实的结构表达。贝尔拉格还为阿姆斯特丹作了两次规划方案,尤其关注城市环境的整体延续性,把街道视为“室外的房间”,根据街道的宽度配置交通、绿化、地面铺装,使街坊广场成为居民的公共活动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