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湘绮门墙白发新——齐白石拜师王闿运的不同版本

齐白石在其口述史自传《白石老人自述》中记述了他在张仲飏劝说和引荐下拜入王门,成为湘绮弟子的经历。而齐白石在《自述》中仍旧表明自己对于此次拜师是很谨慎的,觉得自己学问太浅,怕人家说他拜入王门是想抬高身价,仍不敢把湘绮师挂在嘴边。而齐白石拜师王闿运这件事在同一个笔者的记录和描述中又产生了两个不同版本,究竟哪个更接近历史的真相?
由北京画院编,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出版的《齐白石师友六记》放弃惯常对齐白石的释读角度,从他者的视角重新聚焦和定位,钩沉历史往事,对此进行了释读。澎湃新闻选摘的是《湘绮门墙白发新——王闿运与齐白石的师生交谊》中的章节。

地灵盛江汇,星聚及秋期。
王闿运的一句诗,让齐白石苦恼了很久。
拜师
《白石老人自述》(以下称为《自述》)是一本耐人寻味的口述史自传。书中齐白石自陈到,光绪二十五年(1899)正月,张仲飏介绍齐白石去拜见了王湘绮先生,此次齐白石便带了诗文、字画、印章,请先生评阅。湘绮先生说:“你画的画,刻的印章,又是一个寄禅黄先生哪!”《自述》中齐白石觉得湘公名声很大,一般趋势好名的人,都想列入门墙,递上一个门生帖子,就算做王门弟子,在人前卖弄卖弄,觉得很光彩了。此后,张仲飏屡屡劝齐白石拜王湘绮为师,而齐白石却怕人以为自己是攀附权贵的势利小人,迟迟没有回应。在张仲飏的反复劝说中,齐白石得知,王湘绮曾对吴劭之说:“各人有各人的脾气,我门下有铜匠衡阳人曾招吉,铁匠我同县乌石寨人张仲飏,还有一个同县的木匠,也是非常好学的,却始终不肯做我的门生。”一代名流言语讲到这种程度,齐白石只好不再固执,距第一次拜见湘绮先生九个月后的十月十八日,齐白石终于在张仲飏的陪同下,来到王湘绮家中,正式拜师。虽已入门,齐白石在《自述》中仍旧表明自己对于此次拜师是很谨慎的,觉得自己学问太浅,怕人家说他拜入王门是想抬高身价,仍不敢把湘绮师挂在嘴边。湘绮门墙白发新——齐白石拜师王闿运的不同版本

《南昌馆七夕连句》  王闿运  托片  纸本  纵28.8厘米  横32.5厘米  1914年  北京画院藏

无独有偶,《自述》中十年前(1889),有一个“寿三爷”听闻擅长雕花的齐木匠聪明又用功,认为他是可造之才,便主动要齐木匠去韶塘家中,随自己学习,这位附庸风雅的财主便是齐白石的恩师胡沁园。随后,齐木匠住在胡沁园家中免费学习,并经由胡沁园介绍成为陈少蕃的诗文弟子。在随胡、陈二位先生学习的过程中,齐木匠获得了很多,名“璜”、号“濒生”、别号“白石山人”,这些之后名动海内的称呼,全部来自二位老师。不仅如此,当齐木匠受生活所迫微有哭穷之意的时候,胡沁园一句“你的画,可以卖出钱来,别担心”,便成为齐白石一生所赖的生存指南。齐白石随陈少蕃读书,跟胡沁园学习花鸟画,从立意、布局、用笔、设色到临习观摩古今名人绘画,都给齐白石留下了深刻印象,直至老年进行口述自传时,仍能娓娓道来。湘绮门墙白发新——齐白石拜师王闿运的不同版本

“龙山社长”白文印

在胡沁园家学习期间,齐白石结交了很多朋友,如黎氏兄弟、王仲言、罗氏兄弟等。光绪二十年(1894),王仲言发起组织的诗会正式名为“龙山诗社”,主干七人称为“龙山七子”,大家推举年龄最长的齐白石为社长,北京画院现藏有齐白石自刻 “龙山社长”白文印一枚(图)。诗社活动亦有七人之外前来参加,此间齐白石认识了与其同为匠人出身的铁匠张仲飏,此时的张仲飏已经是王门弟子。齐白石眼里的张仲飏虽经学深厚、作诗工稳,但同乡们仍在背后称其张铁匠,一如自己刻苦学习诗文绘画,在乡人口中仍为“芝木匠”一般。同样出身与相同遭遇,成为齐白石与张仲飏交为知己的重要契机。五年后,张仲飏引荐齐白石拜入王门。齐白石拜入王门始末,在《湘绮楼日记》中仅有两条,时间、地点、人物介绍十分清晰,言语却异常简洁:
光绪二十五年一月廿日,阴晴。
看齐木匠刻印、字画,又一寄禅、张先生也。
光绪二十五年十月十八日,晴。
休假一日。齐璜拜门,以文诗为贽,文章尚成,诗则似薛蟠体。
湘绮门墙白发新——齐白石拜师王闿运的不同版本

王闿运像

王闿运(1833—1916),字壬秋,世称湘绮先生,湖南湘潭人。清末民初著名经学家、文学家,咸丰二年(1852)举人,先后入肃顺、 曾国藩幕府,曾主讲成都尊经书院、长沙思贤讲舍、衡州船山书院、 南昌高等学堂。授翰林院检讨,加侍读衔。辛亥革命后任清史馆馆长。 一生门下学生众多,著有经学著作多篇,另有《湘军志》《湘绮楼诗集》《湘绮楼日记》等。湘绮门墙白发新——齐白石拜师王闿运的不同版本

王闿运与部分知名弟子

王闿运第一次见到齐白石,称赞齐白石似寄禅先生。王闿运口中的寄禅先生为释敬安(1851—1912),湖南湘潭人。约在光绪十二年(1886),王闿运离川返湘后初识释敬安,王组织碧湖诗社,释敬安随王学习诗文,并参与诗社雅集,此间,释敬安与陈三立、郭嵩焘等名流交谊唱和频繁。王闿运此次以寄禅之名赞誉齐白石,是以出身苦 寒却好学上进为出发点,齐白石自己是认同这一点的,而并非如欣赏 寄禅诗文一般看待齐白石,不然不会有十月十八日拜门当日“诗似薛蟠体”一说。同时,第一次造访时的齐白石,在《湘绮楼日记》中被 称为“齐木匠”。湘绮门墙白发新——齐白石拜师王闿运的不同版本

1939年《东方日报》《王闿运题跋齐白石》

正式拜师那天,王闿运日记中改称“齐木匠”为“齐璜”,并用了一个“贽”字,齐白石的拜师礼是自己的诗文,王闿运认为齐白石的文章还可以,而“诗似薛蟠体”。“薛蟠体”对于《湘绮楼日记》而言,并非孤例,王闿运常言他人诗文似薛蟠体,一代文坛领袖瞧不起别人诗文,用这样的言语与其说是贬损,毋宁说是一种戏谑态度。齐白石在张仲飏口中得知了老师对待拜师礼诗文的态度,《自述》中称:“这句话真是说着我的毛病了,我作的诗,完全写我心里头要说的话,没有在字面上修饰过,自己看来,也有呆霸王那样儿的味儿啊!”可知齐白石当时对于王闿运的诗风具备清晰的了解。王闿运在晚清诗坛倡导复古风,陈衍在《石遗室诗话》中言及以王闿运为代表的湖湘派诗文“墨守《骚》、《选》、盛唐,勿越雷池一步”的保守态度。王闿运自身在诗的创作中借用陆机《文赋》中的“诗缘情而绮靡”立下标准,他曾经在评价学生陈锐的诗作时说:“陈伯弢诗学我已似矣,但词未妍丽耳。”湘绮门墙白发新——齐白石拜师王闿运的不同版本

王闿运致齐白石信札约其雅集    纸本墨笔 北京画院藏

湘绮门墙白发新——齐白石拜师王闿运的不同版本

1935年《实报半月刊》《人物志》

在《自述》中的齐白石拜师王闿运,前文已呈现清晰,但是还有后续关于事件的表述出入。《自述》是 1933 年开始,由齐白石口述、张次溪笔录的,本打算将笔录稿交给远在苏州的金松岑为白石老人做传文,但后来并未如愿。因《自传》笔录的缘故,张次溪对于白石老人的一生有着非常清晰的了解,但是张次溪发表于 1936 年第 8 期《实报半月刊》上名为《王门三匠》的文中,记述了与《自述》有很大不同的拜师情节:
……湘潭齐白石先生,亦以木工擅三绝,又与张曾为总角交,而王门三匠之称,遂播海内,初湘绮得张曾为弟子,每自豪,既闻白石先生名,又于郭葆生家见其诗,尤惊叹不置,欲纳白石先生为弟子,一日语葆生曰,吾湘有三奇人,君知之否,郭固已洞悉其意,佯作不知,曰,何谓三奇人,湘绮掀须笑曰,果不知乎,若吾门下之张曾,非世称二奇人乎,今白石者,此亦一奇人也,葆生乃以其意告白石先生,白石先生乃贽见称弟子,时白石先生年四十余矣。湘绮门墙白发新——齐白石拜师王闿运的不同版本

张次溪发表于1936年第8期《实报半月刊》的《王门三匠》文章

齐白石拜师王闿运这件事在同一个笔者的记录和描述中产生了两个不同版本,中间人由《自述》中的张仲飏变成《王门三匠》中的郭葆生,听王闿运絮叨有意收齐白石为徒的人也由吴劭之变成了郭葆生。无论如何,齐白石已入王门,成为湘绮弟子。湘绮门墙白发新——齐白石拜师王闿运的不同版本

齐璜祖母马孺人墓志铭 王闿运 1911年 31.8×35.5cm×2 纸本墨笔 北京画院藏

湘绮门墙白发新——齐白石拜师王闿运的不同版本

齐白石回忆王闿运的《超览楼禊集图卷》  故宫博物院藏

(本文节选自由北京画院编,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齐白石师友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