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如果说印象派源于法国,那么印象派的传承便是在美国。虽然“印象派之父”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本人从未踏足美国,但他的作品却因为众多藏家来到芝加哥,成为这个城市与印象派的重要连结。
9月5日,“莫奈与芝加哥”特展即将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展,此次展览是对这座城市所收藏的莫奈作品的整理、回顾,更是莫奈与芝加哥故事的继续和重要一笔。展出的70余幅莫奈作品,既有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馆藏,也有芝加哥收藏家的私人藏品,包括我们熟悉的系列,以及鲜少展出的静物、人物、海景和风景画。这些作品跨越莫奈的艺术生涯,从早期的漫画作品,到受画家在吉维尼的花园启发的睡莲和池塘系列。

“为什么去巴黎?巴黎就在芝加哥!”这是1888年出现在《芝加哥论坛报》上的一句话。
20世纪初期,印象派成为法国的“国家风格”,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由于 “印象派传奇的经纪人”保罗·杜兰-鲁埃(Paul Durand-Ruel)的推动,印象派画作也受到异常欢迎。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在吉维尼

如果说印象派源于法国,那么印象派的传承便是在美国。虽然“印象派之父”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本人从未踏足美国,但他的作品却因为众多藏家来到芝加哥,成为这个城市与印象派的重要连结。
莫奈都有哪些“足迹”被保留在芝加哥?特展“莫奈与芝加哥”(Monet and Chicago)会给你答案。
早期人物漫画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早期人物漫画 

1840年,莫奈出生于法国巴黎,后随父母搬到诺曼底。年轻时的莫奈就对绘画产生了兴趣,当时的他励志成为漫画家。这个时期的作品虽以练笔为主,线条粗旷,人物比例失调,却最能反映他早期的创作状态。建筑、孩童、田园风光,不仅是莫奈描绘的对象,更是少年莫奈与其幸福家庭生活的写照。正如莫奈自己所说:“我只是本能地画下周围一切事物的轮廓,比如街道、建筑等等。”
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 《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

《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是莫奈1868年在巴黎城外的本尼科特地区居住期间唯一留存的作品,那一年,他与未来的妻子卡米尔(Camille Doncieux)、刚出生儿子在小村庄格劳顿(Gloton)度过了短暂的夏天。这个年轻的家庭面临着经济困难,最终不得不返回巴黎。 
这幅画记录了莫奈实现前所未有的艺术突破的时刻,被称为“第一印象派风景画”,作品中对光影描绘的笔法,被更多地运用到他后来的作品中,如《塞纳河清晨》和《睡莲》系列。
盛开的苹果树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 《盛开的苹果树》

芝加哥联合俱乐部(Union League Club of Chicago)是芝加哥第一个购买莫奈画作的机构,《盛开的苹果树》即是俱乐部于1905年购得。1878年之前,莫奈与家人居住在弗特伊(Vétheuil),在此地创作了170余幅作品,芝加哥联合俱乐部收藏的这幅曾经出现在1876年的第二次印象派展览中。
圣拉扎尔进站的诺曼底火车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 《圣拉扎尔进站的诺曼底火车》

圣拉扎尔车站对莫奈来说,是一个特别有吸引力的主题,这个车站连接巴黎和诺曼底,是莫奈在19世纪60年代培养户外绘画技巧的地方,也是前往印象派人士经常光顾的巴黎西部和北部城镇的起点。莫奈在1877年第三次印象派画展前及时完成了12幅著名的圣拉扎尔油画中的8幅。
莫奈选择将注意力集中在玻璃和钢铁结构的车站顶棚上,在那里,他发现了一种诱人的人工和自然结合的效果:机车中不断上升的蒸汽被困在屋顶的结构中,日光穿透了屋顶的大玻璃挥洒而下。
他对车站的描绘为他的绘画开创了新局,开启了日后重复绘制特定目标,以捕捉微妙和短暂的天气变化的模式。该系列作品也代表了他对描绘城市实景的最后一次尝试——从此以后他全情投入到了描绘自然风景中。
苹果和葡萄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 《苹果和葡萄》

1879-1980年间,莫奈创作了一系列静物画,这段时间他主要在室内创作,而创作的对象都是可控制的物体、光线和环境,同时这也是更加有利可图的主题。苹果的表面看起来很粗糙,这是画家用干稠厚重的颜料堆砌的结果。
普维尔悬崖边的漫步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 《普维尔悬崖边的漫步》

1882年,莫奈来到诺曼底作画,短暂逃离职业和个人生活的层层压力。他看到湛蓝的天空下碧波起伏,白帆点点,风拂过悬崖边的草,吹起了女士的裙角,写信给朋友道:“乡间景色正变得如此美丽,若我能带你看看它令人愉悦的每个角落,会是多么享受!”
艾特达海边的船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 《艾特达海边的船》

在19世纪80年代中期,莫奈开始远离现代都市,转而在法国各地寻找风景题材。诺曼小镇艾特达(Étretat)以悬崖、岩层和时尚的避暑别墅而闻名,但莫奈所作的《艾特达海边的船》中却看不到这些熟悉的景象。由于恶劣的天气,莫奈被迫呆在室内,从他在Hôtel Blanquet的房间里狭窄的视角中画出了这张海滩的景色。
罂粟花田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罂粟花田》

1890年的一个夏日,莫奈开始创作4幅比例几乎相同的油画,来描绘他在Giverny家附近的罂粟田。不久之后,他又画了著名的25幅《干草垛》。这些作品无疑显示出他对同时创作几幅油画的兴趣日益浓厚,也展现出了莫奈相比早期职业生涯而言更为均匀的笔触,油画表面具有像挂毯般的质感。
干草垛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 《干草垛》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共收藏了6幅《干草垛》。草垛就在莫奈家的门口,当时他非常着迷研究一样的景观在不同季节不同时间的细微差别。莫奈人生最后40年的作品都是围绕着他Giverny家而作的,比如睡莲池就是就是他家的花园。稻草垛是莫奈50岁绘制的,比睡莲系列早了10年。
伦敦系列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 《伦敦系列》

莫奈对伦敦的雾有着不解的情怀,他曾说,“如果没有雾,伦敦就不会那么美。”当莫奈创作伦敦系列画作的时候,他每天早上起来画滑铁卢桥,中午和下午画查令十字桥,而这两处都是从萨伏伊酒店(Savoy Hotel)五楼观察的。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收藏有两幅莫奈所创作的滑铁卢桥画,分别标为1900年和1903年,但是两幅画都有可能是1900年开始创作的,只有当莫奈认为画作完成时才会标日期。莫奈在他位于法国Giverny的工作室画了所有伦敦的画,在他对这些画作为一套系列感到满意之前,他拒绝将画寄给任何一位买者。
弗特伊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 《弗特伊》

莫奈共创作了15幅关于弗特伊(Vétheuil)作品。1901年夏天,莫奈一家来到弗特伊避暑,居住在塞纳河对岸的Lavacourt。“弗特伊系列”描绘的是一天中不同时间从莫奈居所阳台看出去的风景。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收藏的两幅分别是正午和黄昏的美景。画家使用了近方形的画布,这种形式同时出现在《塞纳河清晨》和《睡莲池》系列。方形画布的装饰效果优于画面本身的细节,这并不是常规尺寸的画布,可能是莫奈向供应商定制的。
威尼斯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 《威尼斯》

1908年秋,莫奈和妻子首次前往威尼斯旅行,于10月1日到达威尼斯,并在巴巴罗宫(Palazzo Barbaro)里度过了两周的时间。这趟旅程改变了莫奈对威尼斯这座城市的印象,这位伟大的艺术家以这座城市为主题创作了37幅油画。
法国新印象派画家保罗·希涅克(Paul Signac)在给克劳德·莫奈的一封信中写道:“当我欣赏您的威尼斯画作时, 我熟识这些画所诠释的这座城市,也让我产生了深刻的情感……我认为它们是您的艺术的最高体现。” 
睡莲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

克劳德·莫奈 《睡莲》

莫奈最出名的就是睡莲系列,他不仅画睡莲,还亲手种植了睡莲。早期创作中,他保留了风景画的传统画法,水池和陆地几乎等比例,有时还包含天空,1903年,莫奈开始尝试转换视角,注重水池里天空的倒影;再后来,除了水池,其它元素全部靠无形的倒影表现。构图上,莫奈也公然挑战了沿轴取向的惯例,将睡莲集中在边角,中间则被池水呈对角线分开,显得清新脱俗。
即将开展:莫奈与芝加哥鉴赏|莫奈的芝加哥足迹“莫奈与芝加哥”,是对这座城市所收藏的莫奈作品的整理、回顾,更是莫奈与芝加哥故事的继续和重要一笔。
此次展出的70余幅莫奈作品,既有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馆藏,也有芝加哥收藏家的私人藏品,包括我们熟悉的系列,以及鲜少展出的静物、人物、海景和风景画。这些作品跨越莫奈的艺术生涯,从早期的漫画作品,到受画家在Giverny的花园启发的睡莲和池塘系列。
同时,特展“莫奈与芝加哥”也受益于前沿的艺术史研究观点,以及对莫奈所用材料、技法的深度科学研究。此次展览为我们提供了更密切观察艺术家作品、了解其创作过程的机会,也是对于印象派大师莫奈和芝加哥这座城市关系的首次探索。
(本文原标题为《为什么去巴黎?巴黎就在芝加哥:莫奈的芝加哥足迹》,全文原刊于《芝加哥艺术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