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8月7日,展览“高更与印象派画家:奥德罗普格馆藏杰作”在英国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开幕,展出20世纪保险经纪人威廉·汉森(Wilhelm Hansen)收藏的高更以及马奈、莫奈、雷诺阿等印象派画家作品,这批作品收藏于荷兰哥本哈根的奥德罗普格园林博物馆,该博物馆由汉森的私人庄园改造而来。展览显示出汉森作为北欧人的独特品味,此外,高更的作品作为一大亮点,将引发人们对这位备受争议的艺术史人物的探讨。
1916年,一位48岁的保险经纪人从丹麦中部穿越欧洲战场,抵达巴黎执行任务,没过多久,他便写信给自己的妻子,“我还是得趁早向你坦白,我鲁莽地做了一大笔购置。但是,如果你知道我买了什么的话,你会原谅我的。”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威廉·汉森

凭借战时的艺术品贬值,以及言语间流露出的对于法国未来的信心,威廉·汉森(Wilhelm Hansen)在1916年时购得了首批绘画作品,其中包括马奈(Manet)精致的《一篮梨》(Basket of Pears),他曾在晚餐后向宾客展示这幅画,并称之为“冰激凌后的额外点心”;雷诺阿(Renoir)于19世纪60年代画下的一幅细腻的《坐在草坪上的女子》(Woman in a Meadow),这是印象派画家将人物融入优美风景的完美典范;以及莫奈所画的一幅雾中的伦敦风景——彼时这幅画诞生仅十余年,被认为是一幅非常大胆的现代作品。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坐在草坪上的女子》,雷诺阿

在归国的路上,汉森找到了高更的丹麦籍遗孀梅特(MEtte),并获得了一幅描绘她孩子的作品,画中,熟睡的孩子躺在一张铁床上,后面是一块绘着飞鸟的绒布。《小家伙在做梦》(The Little One Is Dreaming)是高更早期的出色作品,捕捉了幻想与现实之间的美妙。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小家伙在做梦》,高更

接下来,汉森又说服律师奥古斯塔·古皮尔(Auguste Goupil)出售描绘她女儿的一幅粉蓝色调的肖像画,画中的欧洲女孩面色苍白,穿着塔西提岛传教士的服装,表达出高更对于殖民主义的矛盾心理。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少女肖像》,高更

就这样,在汉森位于哥本哈根北部的乡下庄园奥德罗普格(Ordrupgaard)里,一个伟大的收藏体系建立起来了。当支持汉森的银行于1922年破产时,他仍然守着高更的作品,但出售了一些其他艺术家的绘画,以便偿还贷款。一年后,他的收藏再次启动。1953年,奥德罗普格的这座私宅成为了国家级博物馆——奥德罗普格园林博物馆。2005年,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操刀扩建博物馆,其建筑主体由玻璃和黑色混凝土构成,为这座欧洲传统风格的庭院添上现代色彩。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扩建后的奥德罗普格园林博物馆

“高更与印象派画家:奥德罗普格馆藏杰作”是伦敦自新冠疫情以来的首场大型展览,其中,汉森的收藏史所展现出的坚韧性以及艺术在危机时刻的惊人之美显得尤为应景。展览共展出60件印象派绘画作品,几乎有一半是首次在英国展出。除了高更以外,展览还将呈现埃德加·德加、爱德华·马奈、克劳德·莫奈等印象派大师的作品。这批作品于今年3月抵达伦敦,原本预计于3月展出,但因疫情而未能实现。“幸运的是,这些作品赶在欧洲封锁之前抵达了,”展览策展人安娜·费拉里(Anna Ferrari)说道,“世界各地的大量展览都被迫取消。得益于我们的借展方的帮助和理解,我们最终能见到展览成形。”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穿过枫丹白露的查理路》,莫奈

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盛开的梅花树》,毕沙罗

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比扬库尔的卸货驳船》,阿尔弗莱德·西斯莱

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红磨坊》,雷诺阿

皇家艺术研究院的此次展览是始于巴黎雅克马尔·安德烈美术馆(Musée Jacquemart-André)巡展的最后一站。展览最初的名称为“汉森的秘密花园”(The Hansens’ Secret Garden),这一名称暗示展览中的许多作品都是朴素和引人沉思的,它们看上去既不特别,也不瞩目。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拿着水壶的女人》,马奈

因此,展览展出的马奈作品并不典型,完成于他艺术生涯的早期和晚期。《拿着水壶的女人》(Woman with a Jug)是描绘他的妻子苏珊年轻时的一幅肖像,她的一只手被精确地刻画出来,另一只却表现得很随意,由此,马奈向艺术史与现代性的关系发问。1882年,马奈在人生的最后一个夏天所画下的一幅静物梨显示出另一种风格,他曾总结道,“一个画家能够用水果或鲜花表达出他所有想要的东西”。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一篮梨》,马奈

塞缪尔·考陶尔德(Samuel Courtauld)是汉森在20世纪20年代寻觅印象派绘画时的重要竞争对手。他们的选择完全不同:考陶尔德偏爱华丽,而汉森则为倾向于克制,这或许与汉森身为北欧人的感性与谦逊有关,也与他对“喧哗”的个人主义的反对相符。例如,考陶尔德收藏的莫奈作品包括明亮的《昂蒂布风景》与光线充沛的《阿让特伊的秋色》(Autumn Effect, Argenteuil),而汉森喜欢莫奈的灰色与铅灰色,比如《勒阿弗尔的海景》(Seascape Le Havre)与《阴天的滑铁卢桥》(Waterloo Bridge, Overcast)。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勒阿弗尔的海景》,莫奈

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阴天的滑铁卢桥》,莫奈

在展览中,高更的作品本身就构成了一场“展中展”。在一幅《塔希提妇女》(Tahitian Woman)中,一名裸女慵懒地倚靠在朱红色的毯子上,展现出高更笔下典型的热带风情。《亚当和夏娃》(Adam and Eve)描绘了一对彼此疏远的夫妻,年轻的女子如同雕塑一般健壮,其形象借鉴爪哇岛婆罗浮屠寺的浮雕,具有异域色彩;男子则来自欧洲,弯腰驼背,看上去体弱多病,这是高更的自我写照,他转身离开画中的伊甸园,绝望地迈向死亡。《悲惨人生(葡萄园)》(The Wine Harvest, Human Misery)描绘了一名身处普罗旺斯风格葡萄园中的迷人女子,她郁郁寡欢,留着褐色头发,这是高更在与梵高共处的几周内的创作,这段时期的高更痛苦但多产。《蓝色的树》(Blue Trees)中,弯曲向上的钴蓝色树干、铭黄色的天空、波浪般的橙紫色地面以及受到日本木刻版画影响的倾斜视角浓缩了高更的艺术与生活。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塔希提妇女》,高更

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蓝色的树》,高更

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悲惨人生(葡萄园)》,高更

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新展:备受争议的高更与印象派的另一面

《亚当和夏娃》,高更

高更是著名的后印象派画家,与此同时,他的私人生活备受质疑,“高更是个争议人物,”费拉里说道,“当他来到法属玻利尼西亚后,他利用自己作为来自殖民地的欧洲男性的特权,与许多年轻女孩发生性关系,并且隐瞒自己结婚的事实……而且他对待他们的态度非常冷酷。”费拉里表示,高更既是一个可怕的男人,也是西方艺术史上的重要人物,展览清楚地指出了这一点,并进行了细致入微的辩论与探讨。
展览“高更与印象派画家:奥德罗普格馆藏杰作”从8月7日持续至10月18日。
(本文编译自英国《卫报》与《金融时报》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