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黄正明、阎揆、管峻、仇高驰、宇文家林、李啸6位60年代书家,正如《诗经·小雅·伐木》中所形容的那样,他们共同经历了“嘤其鸣矣”的过程,而收获了“(得)其友声”的喜悦。
6位书家相识、相交、相知数十载,情感甚厚。他们共同生活在江苏这块书法沃土,深受刚柔相济、多元并包的地域审美影响。在书法创作上,他们搭上了书法专业教育、书法现代展览的时代快车;面对传统与现代的转型,他们更具包容性;在创作实践上,更具探索精神;在中国书法重要展览中,他们都囊括大奖,由此走上了专业书家之路。生长在同一年代,但却心性不同,在他们的书法作品中呈现出强烈的个性风格追求。由此造就了他们在当今江苏书坛上的领军地位。
这次6位联袂举办书法展,是宣和美术馆庆祝建馆6周年的邀请展,更是他们美美与共、和而不同的审美理念、创作水平、风格特色的砥砺之展。
由江苏省书法院作为学术支持单位之一的《墨华一一生于60年代优秀书法家作品展》,将于6月26日下午在宣和美术馆隆重开幕,令人期待!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参展艺术家(排名以年龄为序)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黄正明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汲水临池联》  138×35cm
黄正明温文尔雅,为人谦和,一派名士雅度,但其书风却大胆泼辣、当仁不让。这体现在他在书写中不落窠臼敢于用笔上,也体现在其书法形态的变化开张上,他以苏东坡为基,却又从二王手札及黄道周、倪元璐和碑学中汲取营汁,碑帖结合、理趣同生、挟风带雨、擒纵自如,往往将宽博厚重与飞扬旷达冶于一炉,由此与当下书风拉开距离,呈现独有之貌。
——吴国平

阎  揆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苏轼《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  34×45cm
阎揆的身上有一种散淡与超然的特质,他玩紫砂、精茶道、近玄禅、懂闲适,俨然雅好之人。所以,其书法强调主体,有温度、显性灵,也或多或少体现出一种玩味、一种任风逍遥和自然逸兴,将生命状态与艺术追求达成统一,难分难解。其会戏玩,却认真做事,心存敬畏,学古开今,有章有法,字里行间,多见颜鲁公、黄鲁直、徐青藤诸家形质,但都不以貌取胜,精神到处,学古不泥,恰入堂奥。
——吴国平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管  峻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赵孟頫论画  20×15.5cm
管峻似为书画而生,纸墨笔砚、点划涂抹,极其敏感。其高度重视传统,却会自省内化,有写出自己、创造经典之抱负;其心无旁骛,却众体皆擅、正草不拘、书画同出,蔚为大观,并以此营构整体高度;其不尚诡异怪诞,书风明朗清鉴、雅俗共赏,却能把握时代审美,不谐流俗、内里外在,皆生机勃郁,一派崭新气象。在学习传统与表现自我、关注时代、服务大众的结合上,在当代书坛,堪为风范,具有不可多得的典型意义。
——吴国平

仇高驰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杜子美诗《春夜喜雨》  65x131cm
仇高驰可谓当代篆书创作领域的一匹劲马,以其辨识度很高的小篆书法,彪炳书坛。小篆创作,李斯之后,虽不乏名者大家,但体势面貌鲜多变化。近代邓石如、赵之谦、吴昌硕等相继杀出,兴起革命,当成百年引领,当代小篆添薪加火,亦有突进,但较之其他书法门类,面貌仍显单一。原因很多,我以为多在小篆本体字法笔法规定性、技术性太强,容易形成模式上。仇高驰于萧退庵处得到启示,打破传统小篆纵向取势的审美定势,将结构体貌归趋横里,疏密相间、内敛外拓,同时在用笔上以中锋为主,参以侧锋,虚实结合等,面貌一旦形成,便让人眼目一新。而做到这些,当须才华心力皆备。
——吴国平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宇文家林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苏东坡诗《江城子·别徐州》126×245cm
宇文家林行路地道帖学,其书线条圆劲、结体典雅、气韵生动,颇有王右军“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之意。其几十年帖学耕作、硕果累累,细看下来,当是书法热中最早写“二王”,且写得最好者之一。如果说“二王”一脉在书坛已成主流的话,宇文家林无疑是风气节奏的带动者之一。然而,当书展中写“二王”者趋之若鹜、同质化已为沉疴时,宇文家林却在不断调整自己。今日其字,少了妍美轻灵,多了质朴老辣;少了精心安排,多了无意乃佳;少了经验技巧,多了学问内涵等等。一句话,对“二王”的理解更为全面深入。
——吴国平

李  啸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笔墨芳华一一六位六〇后书家的“砥砺之展”
《郑板桥题竹图》28×18cm
李啸弋游传统,却懂得恰当的规避与扬肆,体现了天才的智性与机巧,其书风透出的精致雅逸与骨力劲道,与其为人做派高度一致。当代楷书,相对于行草隶篆,我以为在诸多方面更为寂寞,这多缘于楷书创新出新的难度,尤其在体例上基本穷尽,变化发展多在风格层面。人们在北碑中看到了突破的端倪,学者甚众,但却未找到通变路径。而李啸的贡献则是以其精巧的内心与宏大的规划,循其规律,将北碑的漫漶雄强与刀劈斧凿的外在形态,装进了一个合理而又规范化的既定框架,从而,完成了一种新的体例的创造,我称为啸体。
——吴国平

〡开幕时间〡

2020年6月26日 15:30

〡展览时间〡

2020年6月26日-8月26日

(周二至周日9:00——17:00)

〡展览地点〡

宣和美术馆南京市建邺区奥体中心游泳馆二层

本平台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部分文章源自网络。网络素材无从查证作者,若所转载文章及图片涉及您的版权问题,请您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admin@cn5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