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美术图库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你听过“瘟疫主保”(plague saint)吗?

一说圣罗格,用奇迹救助疫病民众。除此之外,还有一位颇受画家青睐的形象——圣塞巴斯蒂安。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拉斐尔,《圣塞巴斯蒂安》

在天主教文化中,塞巴斯蒂安是3世纪的天主教殉教徒,他受箭刑殉教,后被上帝所复活,他被认为是可以抵挡瘟疫的圣徒,被奉为“瘟疫主保”。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安德烈亚·曼特尼亚,《圣塞巴斯蒂安》

从2019年12月份发现新冠病毒肺炎,到2020年1月的爆发,直至3月份全球性的蔓延……

无论是新型冠状病毒、SARS冠状病毒、炭疽热、还是埃博拉病毒,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瘟疫。所有天灾中,瘟疫是特别的,与地震、台风、火山爆发、海啸不同,这类天灾是突发的,不论后果如何严重,但是结束很快。但瘟疫是一个过程,从爆发、扩散到遏制,整个过程都有人为因素,如果处理不当,就会会成为“人祸”。

法国作家加缪,在他诺贝尔文学奖的名著《鼠疫》的末尾写到:人类终于“战胜”鼠疫,港口燃起久违的绚烂烟花。并在书中借由主角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在今后,当‘恐怖之神’带着它无情的屠刀再度出现之时,那些不甘心慑服于灾难的淫威、把个人痛苦置之度外的正义之士,一定会做些什么。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拿破仑视察雅法的黑死病军人》安托万.让.格罗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圣路易斯祈祷避免灾难》

灾难降临,如同西西弗斯的巨石,是一场永无休止的斗争。当瘟疫猝不及防来袭,熟悉的世界瞬间变得陌生,仿佛每个角落都充斥着危险。

历史上那些曾经的惨痛的瘟疫,人类用画生动形象地记录了那些死亡和毁灭的悲惨瞬间。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人类油画里的,瘟疫《圣奥古斯丁战胜蝗灾》
雅典鼠疫 ,BC430~BC427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伯利克里在阵亡将士国葬礼上的演说》

公元前430-前427年的“雅典鼠疫”,发生在第二次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刚开始雅典人认为是斯巴达奸细在水中投毒所致。古希腊史学家修昔底德所描述3年时间里,鼠疫几乎摧毁整个雅典,人口死亡一半,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地狱般的残酷景象。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雅典鼠疫》米希尔·史维特斯
古罗马安东尼瘟疫 ,164~180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阿什杜德的瘟疫》尼古拉斯.桑普
这幅画真实描述了公元2世纪中叶,古罗马安东尼大帝执政时期,突然爆发的“安东尼瘟疫”。史学考证认为,“安东尼瘟疫”是镇压叙利亚叛乱后,罗马军队带回罗马帝国的。这群鸣金回营的士兵回城时,除了携带战利品,还有可怕的天花和麻疹,随后在罗马肆虐。史书描述此病症状为:剧烈腹泻,呕吐,喉咙肿痛,溃烂,高烧或是生了坏疽,感到难以忍受的口渴,皮肤化脓。罗马史学家迪奥卡称,当时罗马一天就有2000人因染病而死,相当于被传染人数的1/4,罗马彻底沦为一座死城。
教会历史学家约翰见证了第一次瘟疫:“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腹部肿胀,大张着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尸体重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
罗马帝王都未能幸免,先是维鲁斯大帝于公元169年染病身亡,紧接着其继承人安东尼大帝在公元180年,也因传染而难逃厄运。
瘟疫7年之后才逐渐消失。当人们觉得灾难已经过去,从而丧失警惕之时,疾病却在公元191年再度大规模爆发。这场持续数年的瘟疫,使罗马约750-1500万人陆续毙命。瘟疫削弱帝国军力,对社会和政治,文学和艺术领域造成毁灭性打击,直接导致罗马“黄金时代”的终结。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受祝福的伯纳多·托洛梅奥为结束西西里的瘟疫而代祷》

查士丁尼瘟疫 ,541~542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4世纪以后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两部。东部拜占庭帝国以罗马帝国继承者自居,一直试图收复失地,统一罗马帝国,再现往日的辉煌。
拜占庭帝国的皇帝查士丁尼,决定于公元533年发动对西地中海世界的征服战争。公元541年,鼠疫开始在东罗马帝国属地埃及爆发,接着迅速传播到君士坦丁堡及其它地区,严重之时,一天就有上万人死去。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居勒·埃里·德洛内
查士丁尼大帝险些感染瘟疫,恐惧之中下令修建巨大的能够埋葬上万尸体的大墓,以阻断瘟疫进一步扩散。于是大量尸体不论贵贱和长幼,覆压近百层叠葬。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万人坑
“查士丁尼瘟疫”是地中海世界爆发的首次大规模鼠疫,君士坦丁堡40%的居民死亡,生活瘫痪,社会秩序严重破坏。鼠疫肆虐半个世纪,直至1/4罗马人口丧生。
这次鼠疫引起的饥荒和内乱,彻底粉碎了查士丁尼的雄心,对拜占庭帝国造成了致命打击,最终使东罗马走向崩溃。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圣特克拉为遭受瘟疫袭击的人祈祷》乔凡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
中世纪黑死病,1347~1353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黑死病4年横扫欧亚非大陆
 
人类传染病史上,没有任何一场疾病的恐怖程度,能与14世纪中叶欧洲大瘟疫相比。黑死病病菌由黑鼠皮毛内的蚤携带来,始于中亚,迅速扩散,从俄罗斯传至西欧和北非,造成世界7500万生命死亡,曾熙攘喧哗的城市早已沦为空城。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黑死病”因患者皮肤上会出现许多黑斑而得名,中世纪欧洲无论是卫生条件还是医疗条件都很差,根本无力抵抗黑死病的入侵,痛苦地死去几乎是必定的结局。
老彼得·布鲁盖尔于1562年绘制的油画“死亡的胜利”,就通过描绘骷髅过境时的恐怖景象,以天灾亡灵军团的隐喻,纪录了这次让人类历史陷入绝望的黑死病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死亡的胜利》老彼得·布鲁盖尔
彼德拉克在信中写道:“我宁愿自己从未诞生:没有天庭的闪电,没有地狱的烈火,没有战争或任何可见的杀戮,但死亡弥漫,有谁见过如此可怕之事吗?”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死神的胜利》老彼得·布鲁盖尔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人类油画里的,瘟疫人类油画里的,瘟疫“下葬队伍的场面”成为此时绘画的常见主题。画中不再是著名君主或圣人,而是去向墓地的无名受难者。
越来越多人认为黑死病是神降的惩罚,教堂强调通过宗教仪式进行救赎,对抗瘟疫的正确方式是忏悔-当时许多绘画,都描绘了受难者接受牧师祈福的场面。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瘟疫受害者的保护神圣罗奇》鲁本斯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伯纳德·托洛米与锡耶纳的瘟疫》克雷皮斯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雪中猎人》,彼得·勃鲁盖尔,1565,木板油画

米兰大瘟疫,1629~1631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在米兰瘟疫中告别塞西莉亚》卡洛.贝尔乔索
1629~1631爆发米兰大瘟疫,包括伦巴和威尼斯,28万人死亡,米兰成为的“恐怖之城”。《米兰大瘟疫》刻画的,正是米兰一夜之间从天堂堕入地狱,尸体多到连运尸车装不下,市民需付给运尸人不菲的报酬,才能勉强让亲人遗体有一席之地。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史学家认为,30年战争期间,意大利在与德法在1629交战,德法军队联手把瘟疫带到意大利曼图亚。1629.10,瘟疫波及米兰-伦巴底地区商业中心。刚开始米兰迅速启动疾病防治措施,及时医疗资源,严格隔离检疫,限制人员与货物出入境。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1630初春,米兰一场狂欢节,彻底粉碎了之前的一切努力……在全城民众的交叉感染下,瘟疫如同核弹般迅速引爆,彻底失控。米兰死亡一半人口,6万人,整个意大利包括那不勒斯、伦巴第、威尼斯总共死亡28万人。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那不勒斯瘟疫》加吉乌洛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教士探望米兰大瘟疫受害者》

伦敦大瘟疫,1665~1666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伦敦大瘟疫爆发于1665~1666,超过8万人,城市1/5人口死于瘟疫。由“淋巴腺鼠疫”引起,从伦敦圣吉尔斯教区开始迅速蔓延,国王查尔斯二世家人先逃离伦敦前往牛津郡。患病家被封死,门外漆上红十字,严禁出入,每天限定时间从窗口送进食物和水。成千上万的人,在恶劣的环境下凄惨死去,熙熙攘攘的伦敦城,变成寂静的死城,每周有7000人死去.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人类油画里的,瘟疫《伦敦黑死病》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大瘟疫》丽塔·格利尔-“所有店铺都关门,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城内唯一能够不时打破沉寂的工作,便是运尸。每到夜晚,运尸车咕隆咕隆的车轮声和哀婉的车铃声,令人毛骨悚然。”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从瘟疫中获救》托普汉姆
信仰让人们空前团结和虔诚,不同教派的人们摒弃前嫌,在同一个教堂里听取布道,连杀人犯也开始忏悔。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来自根特的圣马卡里斯帮助灾民》
1666.9.2伦敦大火,圣保罗大教堂等许多著名建筑被付之一炬,同时也烧毁了大部分遭到感染的房屋,瘟疫状况终于渐趋好转。这次瘟疫是英国本土最后一次广泛蔓延的瘟疫。之后政府大力改善各地卫生条件,瘟疫再也没有大规模出现过。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1666伦敦大火》
法国马赛大瘟疫,1720~1722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瘟疫时的大街》
1720法国马赛遭瘟疫侵袭,是法国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瘟疫,也是18世纪初欧洲最严重的瘟疫之一。首例疫情出现在前往马赛的商船里,一名土耳其乘客突发疾病暴毙,紧接着主治医生及数名船员也随即染病身亡。当这艘满载着病毒的“死亡之船”抵达马赛后,港口下令将其隔绝,但马赛的权势富商拒不从命,因为他们的货物积压船上。富商向港口施加压力,强制取消隔绝措施。这样打开潘多拉的魔盒。几天后瘟疫大爆发,成千上万的尸体在周围堆积成山。马赛死亡人数过半。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1720瘟疫下的市政厅》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瘟疫时清理港口积尸》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1721年马赛瘟疫》米歇尔·赛尔
法国政府后续采取强硬措施:马赛市民与其它地方的人有任何来往,处以死刑。为加强隔离,还建立了一堵高2m,厚70cm的瘟疫隔离墙,墙后有守卫把守,彻底与世隔绝,终于快速控制住疫情。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当年修建的瘟疫墙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乔尔乔内《沉睡的维纳斯》1510-1511年意大利 

108.5cm×175cm 布 油彩 

德累斯顿国家美术馆藏

画家乔尔乔内公元1510死于威尼斯死因——鼠疫(又名黑死病)据史料记载乔尔乔内在去世前只完成了这幅画作的主要部分而天空和草地的完成者则其师弟威尼斯画派的另一位大师——提香·韦切利奥完成。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提香《入睡的维纳斯》

为了出名,提香又继续创作

终于在师兄去世二十八年后

出了一张精品

人类油画里的,瘟疫

提香《乌尔比诺的维纳斯》

 

 

公元1576年,威尼斯爆发鼠疫

提香同他的儿子以及50万威尼斯人也没有逃过这一劫

时年8月27日

86岁的油画大师提香也死于鼠疫

所以

人是过客,画是主人

 

只有在灾难中的人民,重塑了爱人如己的信仰,无论这灾难导致了多大的危害,最终都能战胜灾难。让我们坚守希望,静候黑暗过去,迎接曙光再现。

本平台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部分文章源自网络。网络素材无从查证作者,若所转载文章及图片涉及您的版权问题,请您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admin@cn5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