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1123日,《晋王羲之妻郗璿墓识名家书法题跋作品展》在杭州西泠印社美术馆开幕,陈振濓主编的《晋王羲之妻郗璿墓识名家书法题跋作品集》同步首发。叶尚青、林乾良、杜高杰、陈振濓、柳河、冯建荣、秦陶、陆元峰、张笑荣等西泠印社社员和浙江省文物局、绍兴市政协、西泠印社社务委员会、西泠印社集团领导出席。

       吴越之地,钟灵毓秀,自古金石兴盛。王羲之夫人墓志作为吴越金石文化的重要物质载体,无论在书法还是考古方面,均含极高的研究价值。该墓志保存完好,书法体势严谨、刀法精熟、结字凝练,为历史文献的补正推波助澜。本次展览,佳拓、名题、鉴印三妙合一,特邀西泠印社副社长童衍方、浙江省书协主席鲍贤伦等80余位艺术家为王羲之夫人墓志题跋创作,彰显了西泠印社“重振金石学”的具体实践。

                                                                                                                   ——按语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中国“书法”是以文字为基础衍发出来的一门艺术。这在全世界而论是个非常独特的现象。所以,鲁迅先生在撰《蜕厂印谱·序》时即断然论定:“饰文字为观美,虽华夏所独。”书法自汉朝起,即流传至周边国家(如日本、韩国、朝鲜),日本则称“书道”。余曾两至彼邦讲学,深感单从普及论似微为占先。如今,西方人学书法的也很多。一九九四年,余曾在加拿大多伦多市主持“再进会”(类似我国老年大学)书法班一年,市府曾召开大会奖励。法国白人汉学家 LONG 君,係我的学生,从谐音取汉字名为龙乐恒。他不但会书法,还会篆刻。由于我的介绍,他已参加西泠印社多年。曾多次捐献艺术品,受到社方表彰。 

 

       汉字的特点为非拼音而颇具形象特点的方块字。即从比较成熟的最早系统文字甲骨文算起,至今已有三四千年的历史。在沙师孟海编的《中国书法史图録·第一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一九一一年)中,首先收有一些甲骨文。他老人家昔年曾告诉我:甲骨文当然是中国书法开山之作,而许多著名的“贞人”(即刻甲骨者),可视为当时的书法家。早先,论者每称书法起于春秋或更晚,显然不确。 

 

       在悠悠数千载的中国书法史中,最重要的书法家族是晋代的琅琊王氏。能有“书圣”称号者,唯有王羲之。他和其子王献之都辉耀千载万代,合称“二王”,又作“羲献”。而作为羲之妻、献之母的郗氏,自然也是个非凡的名人。近年来横空出世的《郗氏墓识》,在文史界与书法界必将掀起极大的影响。在中国的书法史上,有两大著名的家族:王与郗。而作为这两大家族的交会点,即是王羲之妻郗氏。郗氏与父郗鉴、兄弟郗愔、郗昙及姪郗超、郗恢一门六人,皆是名标青史的书法家。 

 

       《郗氏墓识》早年出土,无人识宝,浑身泥涂。直至近廿多年才现身北京。弟子张笑荣经过追寻与磋商,终于二〇〇六年春节过后运回绍兴,至今成为会稽金石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绍兴文博》第七期曾有《郗璿墓志考辨》报导。 

 

       如此罕见之重宝,真伪的鉴定自是必不可少。《郗氏墓识》返乡后,曾经有著名学者马承源、陈佩芬、曹锦炎等鉴定,皆无异辞。与已出土的同类晋代墓志,无论书法、行文、材质、程式、刻造风格均接近。或有存疑者,恐并世无人有此学问、财力、胆识去作伪。从实物覌之,古趣盎然,严丝合缝,绝无一点可疑之处。

 

       先将实物及所刻文字按照原来行次作一介绍。青石质,底边横损一排,故有缺字。共二十八行,每行一至二十一字,总三百五十六字,兹列如下

 

晋前右将军、会稽内史王府君夫人,高平金乡都乡□ 

平里郗氏之墓志。 

前右将军、会稽内史琅琊临沂都乡南仁里讳羲之,[ ]

逸少,年五十六。 

长子。

次子玄之,字仲思。妻 [ ] 阳范氏,父讳汪,字玄平,吏部 [ ]书。 

次子凝之,字叔平。妻陈国谢氏,父讳奕,字无奕,使 [ 持节 ]安西将军、豫州刺史。 

次子涣之,字季文。妻颍川陈氏,父讳逵,字林道,使 [ 持节 ]卫将军、淮南内史。 

次子肃之,字幼恭。妻陈国殷氏,父讳浩,字渊源,使 [ 持节 ]中军将军、扬州刺史。 

次子徽之,字子猷。妻汝南梅氏,父讳藉,字项羽,荧阳 [ ] 守。 

次子操之,字子重。妻济阳江氏,父讳霖,字思玄,右 [ 将军 ]会稽内史。 

次子献之,字子敬。

女适南阳刘畅,字序元,抚军大将军掾。父遐,字子□□ 

将军、会稽内史。 

夫人外氏,沛国武氏。 

夫人长姊,丧乱相失。 

妹适济阴卞轸,字道重,封建兴公。 

弟愔,字方回,临海太守、南昌公。 

妹适济阳蔡奚,字子叔,太宰司马。 

弟昙,字重熙,散骑常侍、北中郎军司。 

升平二年戊午岁四月甲寅朔七日庚申薨,以其年□ 

月廿八日庚戌,葬会稽山阴南乡离上里离东山□。

 

       :底边损字以 [ ] 标出,可推定者则置其内)“郗氏”与“墓识”之称呼,均出原石之文。今知她名璿,与璇係同一字。例如《古代汉语字典》(商务印书馆,二〇〇〇年)第一七八四页:“璿:美玉。本作璇。”以故,之前各家所论或称郗璿,字虽异,其实同名。再举一例:我的太老师王福菴,其最后一字可作庵、盦、厂等,均见于他本人的作品中。墓识,一半多作墓志。附有铭文(多为四言诗)者,则称墓志铭。 

 

       围绕王羲之及其所撰并书之《兰亭集序》,古今曾多有聚讼。由于郗璿墓识的出现,与王羲之的生年、婚姻、子女、官职等已可得出明确之结论,此即为文物证史可贵之处。

 

       一、生卒问题

 

关于王羲之的生卒,文献上颇多分歧。即以建国后倾全国学术界之力编的《辞海》观之,一九七九、一九八九、一九九九年编辑出版者即有很大不同,有三一二—三七九、三〇三—三六一、三〇七—三六五三说。生卒年所显示的享年五十九,都是有相同之处。估计,编者是查过《晋书·王羲之传》的,书中明确写明:“年五十九卒。”今从《郗璿墓识》,王氏在他夫人过世之时(升平二年即公元三五八年)“年五十六”,推算其生年应为三〇三年。既然“年五十九卒”,当为后其夫人三年过世(升平五年即公元三六一年)。有此铁证,今后论王羲之的生卒当定为公元三〇三—三六一年,与《辞海》三说之一相同。 

 

       二、子女问题

 

中国人兄弟间长幼大小的排序,向有伯、仲、叔、季的规定。关于王羲之的子女,据他晚年给好友益州刺史写信说:“吾有七子一女……内外孙十有六人,足慰目前。”之前我就感不解:何以一般书上称其长子玄之字仲思,二子凝之字叔平,有明显的排序参差?今《郗璿墓识》才使千古疑案浮出水面。原来,王羲之实有八子一女,只是长子早夭。若从存世论,就只有七子一女了。墓志第五行仅“长子”二字,连名字都没取。但既然生下来了就不能无视他的存在,所以保留了“伯”的排序。所以,玄之字仲思,凝之字叔平。早夭的时间,估计比较早。近代以前,新生儿的死亡率相当高,例如脐带风(破伤风的特型)俗名“七日风”即为一例。其他如难产、产后窒息、先天性疾病等。为何王氏自称“七子一女”呢?避免触及伤处之故也。

 

       三、官职称谓

 

后世称王羲之或称其字“王逸少”,或因其官职称“王右军”。问题是其时的官职与“右军”有关者,有二品的“右将军”与三品的“右军将军”。之前文献,似乎以后者略多,今从《郗璿墓识》,则知王氏故世前三年已任“右将军”。当然,官职是从低阶向上高升的,或许王氏早些年曾任“右军将军”,后来纔升为“右将军”,那就无从查证了。 

 

       四、书风与作者

 

王羲之及其夫人的时代,正是中国书法史重要的书风变异的时代,盛行于汉朝的隶书,经过魏晋南北朝魏体(又称魏碑)而楷化。至于成熟的楷书用笔,那已是唐朝的事了。自古以来关于《兰亭集序》其文、其书真伪的争论,在“文革”期间又掀起高潮,至今尚未止息。我们认为:王、郗夫妻在世之时,社会上在正规的场合(即如写墓志)所用的书风仍是以隶书为基础,兼魏带楷。而文人另创行草以抒胸臆作为游艺,在王羲之以前,就有他叔父王廙的《祥除帖》,他的堂伯王敦的《腊节帖》等流传。这种现状,与秦代的小篆与古隶并存类似,应当是可以理解。先贤必指《兰亭集序》非王氏书,我看也如同必证《满江红》非岳飞所作一样,未免多事,至于撰文及书《郗璿墓识》者是谁,因为无任何资讯可推测,只好有待他年的另有发现。多数人以为,王氏子女及家族中能文善书的人太多了,任何一人均可胜任。我倒有另一种观点,当至亲之人突然离世,举家亲人心神震荡,难以下笔,或託其事与专业的友人甚至行户。 

 

       五、缺铭问题

 

晋代对于墓葬多所限制,墓碑率皆粗糙。此石碑面未经仔细打磨,缘由即为此。墓志后来多缀以铭文,故称“墓志铭”。但魏晋六朝均少见。如一九六五年六月南京出土的夏金虎(王彬继室)墓志,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南京出土的王建之夫妇墓志等。在这些东晋妇女的墓志上都没有『歌功颂德』之词,《郗璿墓识》出在同一时代,亦不可能有例外。 

 

       六、墓葬地址

 

《郗璿墓识》虽自称“葬于会稽山阴南乡离上里离东山”但由于古今地名的变异,又由于该墓志为传世之物无法追查其确切地址,因此至今难以确定其具体位置。据王羲之后裔,琅琊王氏家族史研究权威王云根研究,可能在今日之兰亭,漓渚一带。因为郗璿先王羲之三年而死,按照古人“夫妻同穴”之习,要麽王羲之即与郗璿同葬于“离东山”,要麽郗璿移葬于王墓。因为王羲之在历史上是个著名人物,所写《兰亭集序》流芳千古,西泠前辈陈左夫当年与我谈到此事均十分敬仰,大家都刻了一方“一序双绝”(指文与书)的印。关于王氏的墓葬,共有四说:其一为“山阴西南三十里兰渚山下”(唐·何延之《兰亭始末记》),此说与“郗璿墓识”所述相近。其二为“会稽云门山”(见《绍兴县志》)。其三为“苎萝山”《诸暨县志》。其四为“金庭”(《嵊县志》)。 

 

       从近代的考察,目前仅嵊县(今改称嵊州)金庭一地存有大量之地面建筑,并有明弘治十五年(一五〇二)所立墓碑以及《布政司督令修募徼》等珍贵文物。今日,金庭已是旅游之地,国内外慕名来访者甚多。该地还有一些王氏后裔。看来,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伟哉书圣!夫妻、父子同垂万古。举世崇其道德、书艺与文章、懿行,与日月同光!

名家题跋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

见识一下晋人风流——王羲之夫人、王献之母郗氏墓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