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画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蜷川实花展览现场现场展出的蜷川实花摄影作品现场展出的蜷川实花摄影作品

3月19日至6月19日,“蜷川实花:虚构与现实之间”摄影展于北京时代美术馆对外展出,这是日本导演、摄影师蜷川实花在北京的首次个展,展览呈现了她近700件艺术作品,其中除了经典的樱花、金鱼等系列作品,还有她近些年的新作。澎湃新闻在现场看到,现场大部分作品为摄影作品,为营造如梦似幻的情境,展览也将多个空间铺满蜷川实花作品中的花纹,制作为三维的沉浸式空间。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蜷川实花

蜷川实花(Ninagawa Mika),1972年10月18日出生于日本,女性摄影师、电影导演。作为导演的蜷川实花曾执导了电影《恶女花魁》(2007)、《狼狈》(2012)、《杀手食堂》(2019)以及《人间失格》(2019)。2020年执导首部Netflix剧集《追随者FOLLOWERS》在全球190个国家上线,然而,她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摄影师,作为摄影师的她,喜欢运用各种繁缛的、高饱和度的色彩制造一个迷幻神秘的、浮世绘一般的华丽世界。
此次展览共分为 12 个展示区域,包含了花(Flowers)、樱花(Sakura)、金鱼(Liquid Dreams)、烟火、自拍像(Self-image)、明星艺人肖像(I am Me)及美丽的日子(The Days Were Beautiful)等10个不同系列。
散落、变化、消逝中的美
蜷川实花极尽追求独特的色彩与光,以女性、花为主题,充满了对女性精神世界的关注与表现,把观众带入如同宇宙般浩瀚的梦幻“蜷川世界”。展览从最能代表着蜷川风格的作品开始。现场的一个360度沉浸式空间,展示的全部为樱花,作为其毕生创作的对象之一,蜷川每年都会拍摄樱花。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展览现场

蜷川实花拍摄的许多鲜花并不是自然界中自然绽放的花,而是专为人类、经人手培育出的花。花朵丧失了原本的传播种子的功用,成为一种装点人类生活的附庸。
蜷川在作品中传递着每个瞬间自身所感受到的情感,同时也拍下了为人们而盛开的花朵的样貌,以呈现一种散落、变化、消逝中的美。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现场展出的蜷川实花摄影作品

另一个因为高饱和度给视觉造成强烈的震慑的是其拍摄的人造花的空间,这个空间展示的作品拍摄的是人造花、人工染色花(让花吸收颜料水而做成的各色花朵)和不可能自然搭配组合在一起的花。蜷川在这里所采取的态度是。不仅承认原初之美,大自然之美,还要直面包含人造物品及与此相关的人们的想法和欲望在内的世界之美。
本次展览中展出的所有人造花都在墓地拍摄。它们有着各种象征性意义,比如逝者的永恒之美,对记忆与回忆永不褪色的寄望等等。这些在日常生活中绽放的花,有时身披自然界不存在的异彩,有时连接错位的季节,由此而截取的图像亦真亦幻。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现场展出的蜷川实花摄影作品

金鱼与烟花:欲望与破碎
金鱼是蜷川实花创作中最重要的意象之一,在她知名的《恶女花魁》中,金鱼就频繁出现。翩翩游动的金鱼,在令人感到“美丽与可爱”的同时,其稀有的形态却是变异的鲫鱼经过人工交配而生成的、象征着人类“欲望”的产物。《恶女花魁》中,金鱼也是极具象征性意味的存在,是为满足人类欲望将生物改造成自然界中不可能存在的形态的一种隐喻,蜷川对此行为既不持赞成也不持否定意见,只是照本宣科地呈现。
在蜷川实花的镜头中,金鱼,是因为人的欲望而被扭曲了的生物。它们美丽又娇弱,只能在鱼缸中以看似优雅的姿势游泳。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蜷川实花镜头下的金鱼

对于金鱼可以有多种解读,它们可以是现代人的象征,从一开始就是迥异于自然的产物、总是被束缚在有限的水域中,面对这种庞大的束缚而不自知;但也可以将其解读为不知今夕何夕的短暂的迷梦,金鱼总是梦幻美丽而擅于遗忘的,有些时候,遗忘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拍摄这些照片是为了提醒我们这个事实,提醒我们自己。然而,这种被限定的姿态和生存方式在观赏者眼中是美丽的,我们可以在这些照片中体验到享受这种美的快乐。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蜷川实花镜头下的金鱼

烟花系列作品捕捉了如梦般点燃黑暗的光亮中“忘我狂欢的愉悦时刻”。光圈大开,用小焦深拍摄的烟花,在烟雾迷漫的光之轨迹中摇曳,创造出一种恍惚的沉浸感。同样,在户外音乐节的巨大声响中,高举双手舞动着的人们散发着从日常生活中解脱出来的“欣喜”,但同时也映衬着一种阴森的场景。仿佛“每个人都在呼救”。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蜷川实花“烟花系列”展览现场

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蜷川实花“烟花系列”展览现场

节日里跳舞狂欢的人群,好似享受着熠熠光彩,他们与水中游来游去的金鱼群的形象重叠在一起。当今,由于疫情世界各地群众喜闻乐见的活动被一一取消,“日常”的定义不断改变。“Light of”伴随着新的内涵折射出我们面对的虚构和现实。
“忽闪忽现、转瞬即逝的情绪”
蜷川实花表示,这是她第一次在北京举办大型回顾展,上次在中国的回顾展是2017年的上海展,时间过去五年,时移事迁,“世界因为新冠疫情而改变,我也有了伫足反思的时间。我发现在很大程度上,‘愤怒’是我至今为止的原动力,我经常对各种事情发火。可能因为在日本我这一代出生的人口非常多,总有一种不竞争就无法生存下去的危机感,不知不觉间‘愤怒’与‘欲望’就成了我创作中十分重要的主题。但由疫情引发的社会剧变拓宽了我的视野,让我重新认识到万物充满‘爱’和‘喜悦’。我想要抓住一种未来的愿景,那种人与人之间相互联系才能遇见的未来和生活中充满了忽闪忽现、转瞬即逝的情绪。”
此次蜷川实花北京大展中,也制作了多件装置作品,“Chaos Room”是蜷川创作的一件三维立体装置作品。它将隐秘在蜷川的情感可视化,作品对蜷川至今为止的电影作品进行重构,整个空间被照片和由霓虹灯书写的信息所包围。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现场展出的蜷川实花摄影作品

影像作品“蝴蝶起舞的季节”,是艺术家几乎未经任何后期处理的现实画面,以蝴蝶浮游于空中的视角,给人带来漫游在四季花朵之间的奇幻的视觉体验。通过作品感受与发掘人们未来发展的多种可能,也是蜷川作品希望传达的重要信息。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展览现场

蜷川创作背后的驱动力之一是激励生活在同一时代的人们。每天由各种邂逅诞生的肖像作品中,蜷川所拍摄的女性和男性释放着不同的闪光点,有些是时代潮流的象征,有些则背负着人们希望看到的表象。在这样的拍摄过程中,有时拍摄对象会散发出一种“作为一个人,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来面对世界的美。这些时刻对蜷川来说是尤为感动的瞬间。在美当中,强大、柔韧与软弱、无常共存。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现场展出的蜷川实花摄影作品

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现场展出的蜷川实花摄影作品

现场|虚构与现实:蜷川实花镜头下的如梦似幻

现场展出的蜷川实花摄影作品

蜷川实花出生于艺术世家,父亲是日本导演蜷川幸雄,也是对蜷川的人生有着深远影响的人。此次展览中,“美丽的日子”系列作品记录了蜷川父亲在病倒后慢慢步向死亡的一年半时间里的日常。这不仅是关于生命终结的故事,也是一个将生命延续到未来的故事,向观众传递着积极向上的力量。

本平台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部分文章源自网络。网络素材无从查证作者,若所转载文章及图片涉及您的版权问题,请您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admin@cn5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