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玉山雅集”,是元代历史上规模最大、历时最久、创作最多的诗文雅集,与东晋的“兰亭雅集”、北宋的“西园雅集”同引为历代文坛佳话。《四库提要》赞“玉山雅集”为“文采风流、照映一世”。
11月19日起,“‘文采风流’——玉山雅集特展”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举行,600多年前雅集主人顾瑛的《古树空亭图》,以及元代《松石图》、《溪山春霁图》、《清閟阁图》等绘画精品,唐以来古籍善本十部与当下画家的园林画作,共同还原元末那一场场“文采风流”。
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展览现场

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展览现场

“‘文采风流’——玉山雅集特展”缘起2020年11月12日,昆山市人民政府在上海举办“2020昆山融入上海推介会”,刘海粟美术馆与昆山市侯北人美术馆签约文旅合作项目。“玉山雅集”诞生于元末昆山巴城,展览由解读篇、人物篇、传承篇、名胜篇四个版块组成,通过对“玉山雅集”相关的人物介绍以及书画、文献、诗文、典籍和家具等展品的呈现,阐述了“玉山雅集”的文化价值及其对江南文化形成和发展的贡献。
“玉山雅集”和顾瑛
文人的雅集活动始终伴随着文人、书画诗词而存在,也有着自己的发展历史和脉络。史书上关于文人士大夫群体活动的记载大抵始于汉武帝时期,此后一直到明清甚至近现代,文人聚会唱和,吟诗作赋的情形不断增多。
展览从史上最著名的几场雅集入手,以仇英《西园雅集图》等几件古代名画的复制品开始讲述,由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华嵒《玉山雅集图》(复制品展出)引入元末“玉山雅集”的主题。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清 华嵒《玉山雅集图》(复制品展出)

“玉山雅集”的主人、召集者是吴中巨富顾瑛。他从小生于官宦之家,祖父任职元廷时,定居昆山界溪。因为当时统治者对商业和贸易的重视,元朝的士风不再视商贾为恶俗。顾瑛十六岁时就沉浮商海,不到十年再回昆山时,已成为苏州地区屈指可数的巨富之一。 
此后,顾瑛脱离商界,用其大半生的精力从事雅集活动。他在昆山仿照王维辋川庄、借用杜甫诗为楹扁构筑“玉山草堂”,草堂内不仅有园池亭榭之胜,更有主人耗费大量财力搜集来的古书名画、鼎彝珍玩,从而使这个草堂成为文人最理想的游赏休憩之所。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展览现场展示的参与过“玉山草堂”的元末文人

此后数年间,顾瑛依仗其雄厚财力,广邀天下名士,举行雅集百余次。从有明确记载的时间来看,玉山雅集大体上从至正八年(1348)到至正十九年(1359)前后持续近十余年,最多的一年举行了二十余次。参加雅集的人既有本地文人,也有因流寓、游学、仕宦而经过吴中的南北人士;既有蒙古人、色目人,也有释道僧吕;既有诗人,也有书画家和戏曲家,几乎囊括了元代后期的知名人士。他们或饮酒赋诗,或品鉴古玩,或挥毫泼墨,或清谈名理,或寄情山水,或观赏歌舞,无不兴尽而罢,可谓极世俗人生之乐事。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展厅现场,顾瑛《古树空亭图》

展览中一件顾瑛《古树空亭图》(昆山市阳澄湖名人文化村文海楼藏)的前景颇具倪瓒构图的样式,远景瀑布又借鉴宋画大山大水的痕迹,或可透露顾瑛所认同所交往,或当时流行的绘画样式。柯九思、张翥、黄公望、倪瓒、杨维祯、顾瑛、于立、张天英、张田等均是雅集座上宾。名士聚会必有诗词唱和,因此留下了珍贵的文字记录,仅主人顾瑛所编所著的就有《玉山名胜集》、《玉山璞稿》、《玉山逸稿》等,不仅能从中了解当年雅集盛况,更可以窥出那一代文人身处末世的复杂心态。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明 佚名 《题壁图》

“玉山雅集”与元代历史与书画 
元末昆山的富庶,也与海道漕运有关。也正因为浙西经济繁荣产生一批如顾瑛等富豪,其中不少人与文化结缘,营建园林,收藏古玩,举行雅集,成为一时风气。如无锡倪瓒,澉浦杨氏,松江曹知白、夏文彦等,因此“玉山雅集”的出现亦非偶然。 
雅集主持者也多喜欢结交画家、收藏古董书画,其本身就有极高的书画和文学修养。如倪瓒不仅参与其他人的雅集,他自己的清閟阁也是友人汇聚之地。柯九思晚年退居苏州后常出入当地的文人宴集,他既是玉山的常客,也时常光临倪瓒的清閟阁。 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元 张雨《清閟阁》

清閟阁是倪瓒收藏图书文玩和吟诗作画之所,倪瓒洁癖从“洗桐”的典故中可见一斑,也只有杨维桢、张雨等少数人可至清閟阁赏玩。展览中有一件张雨所绘《清閟阁》(刘海粟美术馆藏),让人想到倪瓒自己的《清閟阁轴》,亭台楼阁之间显出元代文人超然世外的。古木数株、古朴茅亭,画面意境和画中用笔均显出清幽、肃穆、沉静的意境。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溪山春霁图》

展览展出有两件馆藏倪瓒作品,虽然是否倪瓒真迹或仍需考证,但画面幽静雅洁、肃穆沉静依旧能显出倪瓒所代表的况味。其中《松石图》一幅题字颇多,这在倪瓒作品中较为少见,但其上可见倪瓒、张雨等人的交往,从他们的题诗中还可见清閟阁中景。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松石图》

展览还展出了包括清代王翬的《幽碧亭雅集图》等几件明清雅集题材作品,图中文人品茶、勘书、观弈、拜石,这类题材的绘画作品也自然成为“雅”文化活动的组成部分,是文人士大夫们遣兴自娱、寄托情感,并且得以借此凸显文化品位的手段。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清 王翬《幽碧亭雅集图》

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明 佚名《山亭雅集图》

除了绘画外,“玉山雅集”的雅集活动中创作的众多诗词作品,这些诗歌大多是以园林景点为创作主题,成为元诗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玉山雅集”所在的昆山也是昆曲的发源地,雅集上的戏乐对元朝昆山腔形成所了推动作用。
明朝肇建,玉山草堂的主人顾瑛父子被勒令迁徙。洪武二年(1369年),顾瑛客死于安徽凤阳,“玉山雅集”从此风流云散。其实早在1360年中秋节,顾瑛召集友人举办了一次惊世骇俗的雅集,举办地点为在顾瑛为自己建造的坟前。雅集中,众人除了赋诗作画外,顾瑛表达了人生终究难免一死,与其等死后故旧哭祭于坟前,莫若在生前与友人痛饮赋诗于此。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展览现场,特邀各地艺术家以园林为主题创作作品。

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侯北人《玉山草堂雅集图》国画 

除了对历史“玉山雅集”的回顾,展览也有古及今,在另一个展厅特邀各地艺术家以园林为主题,创作为国画、油画、版画、水彩43件,诗画合璧展出,同时展出的古籍文献,也显出昆山文脉的延续。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展览现场的文献

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展览现场,相关文献资料

展览开展当日,主办方还专门举办了相关研讨活动。江苏省文联副主席、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徐惠泉,中共一大纪念馆副馆长阮竣,刘海粟美术馆馆长鲍薇华,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靳文艺,昆山市侯北人美术馆名誉馆长赵宗概、《宋画全集》《元画全集》主编刘九州,澎湃新闻艺术主编顾村言,美术评论家舒士俊,华东理工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博士导师傅蓉蓉,上海图书馆研究馆员博士黄薇,上海美术院副教授邵捷,策展人尹荣,苏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陈危冰,昆山实业家沈岗,作家杨守松等参与座谈,从文学、艺术等多个角度对玉山雅集宝贵资源如何发掘、宣传、融入上海,进一步推进江南文化的传承和传播发表了各自的见解。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座谈现场

一场“文采风流”,再看元末顾瑛的玉山雅集

嘉宾座谈

注:此次展览由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昆山市侯北人美术馆、苏州美术馆和苏州美术院联合主办,展览将持续至1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