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82岁的意大利设计师加埃塔诺·佩谢(Gaetano Pesce)凭借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设计的一把椅子成名,此后50多年的创作横跨艺术、设计与建筑领域。他反对标准、僵化的设计,而是主张多样化的“不完美”。10月1日起,展览“不完美·加埃塔诺·佩谢”在深圳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向公众开放,从拟人化的家具设计,到“另辟蹊径”的建筑设想,带人们走进这位82岁设计顽童的世界。
在进入展览“不完美·加埃塔诺·佩谢”之前,澎湃新闻记者首先看到的是位于展馆入口外的一件大型的红色装置,这是基于佩谢《Up 5_6扶手椅》而制作的公共艺术作品,这把著名的椅子诞生于20世纪六十年代末,由模仿女性身体的沙发椅Up5和脚凳Up6组成,两者之间以一条绳子相连。在舒适的功能之外,据说佩谢在设计中隐喻了女性所受到的禁锢。在为此次展览全新制作的装置中,一条通道邀请观众走入和穿过“身体”;如果从靠近展馆的一侧看去,透过这个红色的女性“身体”,正好能看到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户外广场上的女娲像。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Up 5_6 Armchair扶手椅 摄影:张之洲 图片由加埃塔诺·佩谢工作室惠允,相关资料由设计互联提供。

加埃塔诺·佩谢1939年出生于意大利,如今在纽约⼯作与⽣活。佩谢50多年来的创作横跨艺术、设计与建筑领域。曾在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大都会美术馆、法国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英国伦敦V&A博物馆等国际机构举办展览。他反对沙文主义的保守建筑和千篇一律的工业设计,强调感性与多样性,并将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女性特质”视为一种能够为世界带来改变的能量。此次展览名称中的“不完美”表达了佩谢对于个体独特性的关注,而在“游乐园”般的布展里,你会看到一个由“不完美”组成的世界是多么有趣。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加埃塔诺·佩谢

拟人化设计:物体不再沉默
佩谢的职业生涯始于半个多世纪前,彼时的欧美见证着抽象主义、极简主义、观念艺术等一次次浪潮的革新,艺术家和设计师们渴望构建战后的新秩序。和二战后的许多意大利年轻设计师一样,佩谢相信设计能够改变生活,但他没有陷入现代主义的思维模式,而是开启了一场对于“具象”的复兴。他挑战抽象、统一和同质的标准,正如评论家苏珊·斯莱辛(Susan Slesin)所写,“对于佩谢来说,现代意味着诚实地面对世界……佩谢通过实用、温暖而不完美的设计扩展了现代主义的概念,他以有机的形式连接艺术与社会。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不完美·加埃塔诺·佩谢”展览现场

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不完美·加埃塔诺·佩谢”展览现场

在佩谢看来,“物体不再是沉默的”,设计也可以是一种普世的语言,让不同的人之间的交流变得可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艺术和设计之间没有边界。在展览中,一件高达4.5米的《人像椅》就是一个例子。根据介绍,这张椅子一共描绘了将近20张人脸,据说是不同肤色的人可以“坐在一张椅子上”交流的愿望。在《恶语伤人台灯》中,红色的树脂网格被两个秤砣压弯,秤砣带来的压力越大,网格上灯泡发出的光就越暗,与此同时,秤砣的重力让台灯保持平衡。佩谢以此隐喻社会:语言给人带来压力,却维持着社会的某种平衡。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恶语伤人台灯 Verbal Abuse Lamp

佩谢曾在一次访谈回忆到佩奇·古根海姆(Peggy Guggenheim)家做客的场景。“这套房子,白天是对外开放的美术馆,晚上就是她的住所。天很冷,我们都穿着很厚的外套,管家接过我们的外套,转身挂在了一件贾科梅蒂的雕塑上。我当即担心起雕塑来,怕它折断,但其实它很稳固。所以,在白天开馆期间,贾科梅蒂的雕塑是艺术,到了晚上,就成了挂衣架。”和贾科梅蒂那些透露出人类生存状态的具象雕塑一样,你能在佩谢设计的柜子、灯具、桌椅中感受到人的情绪和状。你可以使用它们,也会听到它们的“发声”。
从树脂到女性特质:流动的未来
在佩谢的设计中,树脂是他最偏爱的材料。“树脂可硬可软,透明度也可以调节,非常灵活,从而呈现丰富多样的质感。这种特质,在我看来是女性的特质,也是未来所需要的特质。”他曾这样说道。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Pratt椅子系列,展览现场,澎湃新闻记者拍摄

在展览中,Pratt椅子系列体现了树脂材料的丰富质感。整个系列共有9把椅子,此次展览中呈现了其中3把,包括佩谢自己在纽约工作室常坐的那一把。在采用同样模具和材料的前提下,佩谢通过改变树脂与催化剂的比例,制作出这些硬度不同的椅子:1号椅只能摊在地上;2号椅勉强可以立起……随着硬度上升,5号椅具备完整的功能性,而到了9号椅则因为太坚硬而失去了实用性。
“如果让我来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材料命名,那一定会是‘女性的’:透明、柔软、温暖、多彩、感性。我不相信静态的事物,因为时代是流动的,我们也为此选择流动的材料。”佩谢说道。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一个快乐的人 Uomo Contento

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Up 5&6椅手稿Sketch for Up Chair 5&6

事实上,佩谢的作品中时常流露女性思维,这与他的成长经历息息相关。小时候,他被公立学校开除,送进了一家女子学校,“那是我对女性思维的启蒙之地,这种思维蕴含着多学科、开放和实用精神。”佩谢回忆道,“女性的意识富有弹性,自相矛盾的价值观念在女性的意识中活跃地共存着。”在他看来,现实的乏味、沉闷,死板,甚至危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社会受到了男性力量单方面的主导和管理。作品《疲惫的人柜子》就以一种近乎冷酷的方式暴露了一个男人的疲态,在他眼中,这种状态也是一直以来男性当权力量的一种枯竭。
佩谢并不将自己定义为一名女性主义者,但他相信女性的力量可以改变世界。谈到这一话题,不得不提到他的成名之作,1969年设计的UP椅具系列:佩谢挑战了传统,使用了当时最新的材料聚氨酯泡沫,成品压缩后被真空装入PVC包装盒中,方便运输,人们买回家后打开,看着它们膨胀开来,如同见到了一场即兴表演:一个女性的身体形象逐渐浮现出来。她或许展现了温暖和依靠,又或许讲述了自己受到的不自由。无论哪种,崇尚“女性思维”的佩谢显然欢迎多样的解释。
从纽约到深圳:“尚未完成”的建筑提案
除了拟人化的家具设计外,展览还展现了佩谢作为建筑师的一面。事实上,佩谢毕业于威尼斯大学建筑系,在他的各种身份中,他认为自己首先是一名建筑师。展览中,一系列建筑手稿以及模型展现了佩谢在建筑上的设想。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有机建筑(摄影)Organic Building (Photograph)

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湖滨小屋手稿#3Hubin House drawing #3

在这些手稿中,建成的项目并不多。其中“有机建筑”建成于1989年的大阪,被认为是世界上首个垂直花园,整栋建筑使用了132种本土植物和树木,由计算机控制的管道系统进行灌溉,建筑表面能够缓解城市内的热岛效应,红色的外观则与邻近灰色的建筑形成对比,成为城市空间中的独特存在。湖滨小屋是佩谢为一位法国摄影师设计的家,从平面图上看,他大胆地加入了自己的具象设计:泳池被设计成了“手”的形状,从而使建筑具有戏剧性。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重建世贸中心手稿Sketch-for-Rebuilding-WTC.

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孤独教堂(横剖面)Church of Solitude, Transverse section

对于佩谢来说,那些“未完成”的建筑方案同等重要。“9·11”后,不少建筑师都提出了世贸中心的重建计划,而在佩谢的构想中,爱心形的纪念馆将设立在袭击发生的高度,并在夜间散发光芒,变成一座城市的灯塔。和他那些具象的家具设计一样,佩谢的建筑也常常直接地流露出对于人本身的关照。“孤独教堂”是佩谢于1977年为纽约所作的设计,该设计如今收藏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面对城市的不断扩张与忙乱奔波的人群,“孤独教堂”伸往市中心的地下,期望在那里为人们提供一个短暂独处和内省的空间。82岁的设计顽童加埃塔诺·佩谢:“不完美”才有趣

多元论建筑手稿Sketch for Pluralist Tower Drawing

在功能至上的标准中,未完成的建筑方案显然是“不完美”的,而佩谢的这些建筑手稿陈列于展厅的四面白墙,像是美术馆展墙上悬挂的艺术作品,有它们自己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可以穿越不同的时代和城市。“多元论建筑”是佩谢于1987年提出的方案,计划由一位建筑师负责设计建筑的一层楼,表现出他们的设计风格和理念,从而构成一座建筑的“博物馆”。多年来,这一方案并未落地。如今在深圳,佩谢看到了可能性,他呼吁这个方案能引起本地建筑公司的兴趣,共同实现这个21世纪的建筑“博物馆”。
展览将持续至2022年2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