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未分类
  3. 此君书会

刘崇寿 此君书会2021书法网络展

刘崇寿 此君书会2021书法网络展

学书感言

刘崇寿

一说到创作,我是最不会的,只会自然的书写。当然这里面必须包含平日里的临帖功夫的积累、先贤前辈教导的滋养、见识的宽广,自然的书写会有很多的缺陷(不完美),我想这可能也算是艺术的真谛……只有意思到情感足,可能就已足矣。

刘崇寿 此君书会2021书法网络展

范成大《早发竹下》 136cm×74cm

刘崇寿 此君书会2021书法网络展

弘一法师《山居》43cm×136cm

刘崇寿 此君书会2021书法网络展

选临《裴将军》136cm×80cm

刘崇寿 此君书会2021书法网络展

刘崇寿 此君书会2021书法网络展

临《散氏盘》(42cm×383cm)

刘崇寿 此君书会2021书法网络展

释绍昙《颂古五十五首》其一 68cm×43cm

本平台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部分文章源自网络。网络素材无从查证作者,若所转载文章及图片涉及您的版权问题,请您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admin@cn5v.com

评论列表(1条)

  • 自读楼主 2021年8月17日 上午10:45

    用“此君”作为一个同门书法会的名称,一看就心喜。竹子的刚正与虚和,可以令人联想到这一门书法人做人做艺的形色种种。
    “格超梅以上;品在竹之间。”似当看作中国文人对个人品格的自警和修为。
    中国人的爱竹和美竹由来久远,一直可追溯到远古《诗经·卫风·淇奥》:“瞻彼淇奥,绿竹猗猗”的时代。
    竹的形象品格,修美而丰盈,直节而高标,“高节人相重,虚心世所知”。白居易《养竹记》说,“竹似贤”, “号君子”。
    由古而下,载籍彰彰,中国人与竹的故事层出矣。正如季筠先生展前语所说,他就是取用了东晋人王子猷“何可一日无此君” 的故事来命名这个谢门书会的。
    考诸前人,用“此君”来命名堂室的,似尚不少。仅在宋代,就有梓州文同的 “此君庵”、荣州祖元禅师的 “此君轩”、莆田方蒙仲的 “此君室”。何哉?叩其根由,都在恋慕竹的高风峻德罢了。
    季筠先生少年慕竹,仿佛前修宿缘,故早在“乙巳(1965年)春丁鹤先师赐名竹,罗祥止先师赐斋名此君轩”。数年前我在《谢门学子七人书法邀约展.序言》上说:“季筠少时,因慕翠竹之劲节高风,谦谦虚怀,另名谢竹,更以“虚斋”自号,余与谢氏交游四十年,观其行节品操,宜乎冠此名号也。” 此前许多年,尚在“文革”间我便为先生治过“虚斋”名号印,故我说他 “少时慕竹”,未是无由也。先生今又用“此君”命其私门书会,追其根本,也当未是无由也。
    这个网络群体展,实是一次对师门传承模式的捡阅。作品丰赡,多出精心创作,风标异釆,手段各施,可谓五色交辉,喜心悦目。往者孔子聚徒三千,也仅得七十二贤,细数此次展主,都有二十九人,且尽皆当今书坛俊彦豪英,季筠先生课徒有年,辛勤不沒,有得有得,可贺可贺!     辛丑孟秋之月邓代昆拜观赘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