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2020年至今的世界是不平常的,在全球范围内,不少艺术场馆和文化机构因为疫情开开闭闭,原本排上日程的大展变得遥遥无期,甚至无缘与观众见面。随着疫苗注射的推进和人们对新冠传播和防范的了解,世界正在缓缓恢复秩序。澎湃新闻获悉,5月17日起,大英博物馆、英国国家美术馆等英国标志性艺术场馆将开放,包括“大卫·霍克尼:春到诺曼底,2020”、“尼禄:神话背后的人”、“托马斯·贝克特”等一系列新展也将推出,开放后展览采取预约制,而且以6人为一组参观。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大英博物馆

回顾过去一年,大英博物馆等场馆在2020年3月中旬首次暗灯闭馆,此后每次开放都给人到来疫情向好的希望;英国政府宣布,拨款15.7亿英镑援助陷入困境的英国文化艺术和遗产部门,但也有机构在盼来这笔拨款前就退出了历史舞台宣布永久关闭。
在这一年中,“黑命贵运动”席卷西方世界,艺术机构也予以回应——在博物馆的展陈中正视西方殖民与奴隶制的历史,而美术馆则大大增加了黑人和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比重。
比如,大英博物馆在去年8月首次重开时,就移除其创始人雕像,重新组织展品,并对展墙文本与展签进行了修改。根据其官网显示,5月17日再度开放当日,还将开幕“反射:中东和北非的当代艺术”,这次展览汇集了馆藏伊朗、摩洛哥等国家出生或相关艺术家约100件纸上作品(包括蚀刻版画、照片、艺术家书)。无论是巴黎、耶路撒冷,还是叙利亚的起义、巴格达被烧毁的国家图书馆,展出的作品提供了新的视角和多样故事。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大英博物馆“反射:中东和北非的当代艺术”展览作品。

将于5月18日恢复开放的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RA),也将举行肯尼亚出生的艺术家迈克尔·阿米蒂奇(Michael Armitage)的个展“天堂法令”。目前,阿米蒂奇生活和工作在内罗毕和伦敦,他从提香,戈雅,马奈和高更汲取灵感,探索了东非的文化和民间传说,并以梦幻般的丰富色彩、挑战视觉叙事和文化假设。10年前,阿米蒂奇毕业于RA,此次展览汇聚了他过去6年的15幅大型画作,探索东非的风景和社会。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迈克尔·阿米蒂奇,《偷鸡贼》, 2019(“天堂法令”展览作品)

春天已然到来,霍克尼带来的共鸣
在目前公布的展览中,最有指向意义的是5月23日、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下简称RA)开幕的展览“大卫·霍克尼:春到诺曼底,2020”。
其实早在一年多前,当全球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阵脚时,霍克尼公布了几张当时的创作,并附以“疫情无法隔离春天”,这几件作品很快成为了全球的头条新闻。因为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诺曼底的小屋和花园,更看到了“叶欣欣以向荣”的春天。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大卫·霍克尼,《No. 147,2020年4月5日》

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是大卫·霍克尼的福地,2012年和2016年他两次在此地办iPad作品展,皆备受推崇。而在悲伤、封锁、单调的2020年中,霍克尼以116件iPad作品,记录下春天抵达诺曼底,以绘画给世人面对疫情、重新开始的勇气。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大卫·霍克尼,《No. 241, 2020年4月23日》

作品按时间顺序铺陈,从初春光秃秃的树木、到发芽开花,再到果树和灌木之中的17世纪房屋,池塘、花坛、谷仓、田野,以及远处山间河流的美景……以画笔霍克尼捕捉了四季更迭的时间旅程。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大卫·霍克尼,《No. 370, 2020年5月2日》

在他的笔下,原本司空见惯的一草一木给人以无限的遐想与希望。为了制作这些iPad画作,他和他的团队还特别创建了一个Brushes应用程序版本,并与计算机方面的专家研究如何让数字绘画的笔触更为流畅。他说:“绘画需要一定的速度。” “在伦勃朗的速写中,您可以看到他画的速度。”而在封锁的状态下,霍克尼鲜有打扰地完成了更多的作品,这些作品延续了他近十年iPad绘画风格:使用夸张色彩,带着些孩子气。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大卫·霍克尼,《No. 316, 2020年4月30日》

在iPad上,霍克尼可以轻松地使用虚拟调色板,以不同密度和大小的苔点表达草木、画下看不见的风在天空翻折;铅笔、水彩、喷漆等笔刷随手切换,表达自然万物。虽然也有评论指出,相比2012年霍克尼的iPad作品在RA首秀的惊艳,此次小作品被放大后,似乎暴露出数字媒体创作上的弊端。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大卫·霍克尼,《No. 259, 2020年4月24日》

但霍克尼的诺曼底,依旧让人想到了莫奈的吉维尼花园。莫奈在吉维尼度过了40个春秋,再看这些作品虽时过境迁,但看起来像是昨日的作品。像莫奈一样,霍克尼也在定义一个自然美的个人世界。他的花园占地1.6公顷(4英亩),有溪流绕过,漫步在RA展览中,仿佛身临其境。他是在追求草木存在于空间中的关系。
一战以后,莫奈将作品交给了法国。一个世纪以来,霍克尼再次表明,在人类勉励重大危机的情况下,描绘和表达自然能产生最大的共鸣。
图09: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大卫·霍克尼,《No.340 , 2020年5月21日》

姗姗来迟的尼禄大展和面对本地观众的趋势
早在2020年初,大英博物馆公布的展览计划中,“托马斯·贝克特”和“尼禄:神话背后的人”特展就在位列其中,终于在2021年5月20日和27日先后举行。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雪花石雕塑,约1450-1550年,英格兰
(贝克特正跪在圣坛前,他紧密双目,双手合十,而在他的身后,四名骑士已拔出利剑;贝克特的右侧是僧侣爱德华·格勒姆,他的手臂被骑士的利剑刺伤。)

2020年是贝克特遇刺850周年,首先开幕的“托马斯·贝克特”特展便将讲述贝克特跌宕起伏的一生——从一个普通的商人之子成长为大主教,从死后封圣到350年后亨利八世眼中的叛国者。特展将通过花窗玻璃、彩饰手抄本、珠宝及圣物等一系列的精彩展品,带您近距离了解托马斯·贝克特的经历与传说。也再次回顾1170年12月29日,贝克特在位于英格兰的坎特伯雷大教堂被国王亨利二世的四位亲信骑士谋杀的历史。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贝克特殉难的场景,18世纪80年代中期,大英图书馆藏

在为人期待的是“尼禄”特展中,以约200件文物带领观众重新去想象这位被视为暴君的古罗马皇帝尼禄(执政期公元54年至68年)的真实面貌。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尼禄大理石的半身像 意大利, 55年

作为罗马第一任皇帝奥古斯都的最后一名男性后代,尼禄在16岁时继承了皇位,30岁在暴乱中死去。他执政的动荡14年见证了不列颠诸部落的布狄卡起义及罗马大火;在此期间他谋杀了自己的母亲与第一任妻子,并且大兴土木、穷奢极欲。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大火后的罗马》,木刻版画,1862年

展览中既有奢华的艺术品,也有珍贵的纸莎草文稿,从这些展品所描述的罗马皇宫到庞贝的街道,再到被摧毁的城市和战场,观众可以对尼禄作出自己的评判——这位年轻且缺乏政治经验的统治者究竟是励精图治的君主,还是冷酷狂妄的弑母者?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尼禄宫殿的壁画残片,公元64年- 68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开馆同时将开放文艺复兴画家约翰·戈塞特(Jan Gossaert,活跃于1508—1532)的展览“感应看不见的:走进戈塞特的‘崇拜’”,展览以戈塞特作品《国王的崇拜》为叙事线索,在这件作品中,戈塞特将时间和空间压缩成一个细节个想象丰富的场景。美术馆官方网站上,还辅以该展览的各个层面的解读,以帮助无法身临其境的公众了解作品。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约翰·戈塞特,《国王的崇拜》,1510-1515,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5月21日起英国国家美术馆还将推出——“与神对话:扬·马特伊科的哥白尼”,扬·马特伊科(Jan Matejko,1838-1893)是一位波兰画家,以其描绘波兰史上著名政治与军事事件的画作而著称,其史诗巨作《天文学家哥白尼》将波兰两位最著名的人物结合在了一起。
这也是英国国家美术馆首次展出波兰艺术家的画作的作品,展品来自建立于1364年5月12日的雅盖隆大学,这是波兰第一所大学,也是欧洲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之一,哥白尼便是这所大学的杰出校友。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扬·马特伊科,《天文学家哥白尼》,1873年

尽管马特伊科在国外鲜为人知,但他被认为是波兰的民族画家,他的作品也成为波兰国家身份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就包括了为纪念哥白尼诞辰400周年,在1873年创作的《天文学家哥白尼》,哥白尼因为1543年发表“太阳中心说”闻名,展览还展出与之相关的《天体轨道革命》,这本书也标志着人类认识到自己在宇宙中地位的转折。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英国国家美术馆

这两个展览似乎有一个共同点,均由对一件作品的深入研究展开,这也印证了其馆长加布里埃·芬迪在一年前接受采访时说,“在过去的20年中,大展接踵而至。我想,是时候稍作停顿了,同时需要更多考虑观众。预计在未来的一段时间我们将主要与本地观众打交道。我们需要考虑永久藏品的研究和展出,并与英国本地观众之间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当然,这并非说未来没有大展,在英国国家美术馆网站目前公布的展览计划中,“拉斐尔大展”将于2022年春季举行;今年10月和11月的“普桑与舞蹈”和“丢勒的旅程,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的游记”也值得期待。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丢勒,《基督在医生中》,1506

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V&A)恢复开放日为5月19日,除了开放部分常设展外,5月22日起“爱丽丝:奇怪,好奇怪!”将举行,展览梳理了157年来,《爱丽丝梦游仙境》的起源、改编和再发现,展示了从手稿到成为全球文化现象的演变过程。5月29日将开放“伊朗史诗”特展,探索伊朗这片土地上5000年的艺术、设计和文化,以及21世纪以来的艺术成就。泰特四馆计划在5月17日开放,但暂未公布新展计划,开放展览均为常设或此前展览的延续,但其官网有不少线上艺术课程和讲座推出。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2015年,英国皇家剧院的演出《爱丽丝梦游仙境》海报

在此前英国宣布的重新开放计划中称,在没有新冠感染激增的前提下,所有画廊和机构应在6月21日之前开放。法国的各大艺术场馆也将在5月下旬开放,卢浮宫博物馆、奥赛博物馆和蓬皮杜中心均将在5月19日重新开放,一年后,再看霍克尼那一句“疫情无法隔离春天”,似乎更多了笃定。大英博物馆等重开:尼禄、贝克特、霍克尼渐次呈现

法国奥赛博物馆

(注:本文涉及的开放和展览信息均来自于各博物馆官网,霍克尼展部分编译自从《卫报》)
 

原文出处:。本平台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部分文章源自网络。网络素材无从查证作者,若所转载文章及图片涉及您的版权问题,请您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