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恐惧还是实验?蒙克《呐喊》上的题字被证实为本人所写

近日,挪威国家博物馆的策展人宣布,经过红外照片与仔细比对,他们发现蒙克著名的《呐喊》上的一行题字“只可能是疯子画的”出自艺术家本人之手,而非此前一直认为的文物破坏。这一发现引发了围绕蒙克为什么要这么写的新一轮讨论。研究者们认为,这行字表达了蒙克被人们视为精神病后所感到的恐惧和痛苦,另一方面,也展现了艺术家在油画表面上的实验。
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作于1893年的《呐喊》是世界上最有名的油画作品之一,但是多年来,艺术史学家们大多忽视了画面左上角用铅笔写下的一句题字:“只可能是疯子画的。”恐惧还是实验?蒙克《呐喊》上的题字被证实为本人所写

蒙克《呐喊》,挪威国家博物馆

是谁写下了这句话?有人认为某个不满的观众在作品展出时进行了这样的破坏;也有人设想是艺术家自己潦草写下了这个神秘的句子?但是这么做的话是为什么呢?
近日,收藏了这幅作品的挪威国家艺术、建筑和设计博物馆(简称挪威国家博物馆)的策展人们宣布,他们已经确定,这些文字出自艺术家本人之手。“我们经过了非常详细地检查,一个字母一个字母、一个词一个词地比对,发现它们和蒙克的手写体完全是一样的,”迈·布里特·古伦(Mai Britt Guleng)说道,她是博物馆古典大师与现代绘画部策展人,负责此次调查。
蒙克在1893年至1910年间画下了四个版本的《呐喊》,刻画了一个只有头骨的人站在桥上,用手托着自己的脸,发出痛苦的尖叫。其中,第一件版本由挪威国家博物馆收藏,也是唯一画上有题字的版本。恐惧还是实验?蒙克《呐喊》上的题字被证实为本人所写

“隐藏”在画中的题字,挪威国家博物馆

蒙克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这幅画的灵感来自于“一阵忧郁”,它已经成为了存在性焦虑的象征,并且受到了广泛的复制。古伦表示,题字“只可能是疯子画的”很小,大多数人都难以注意到。为了对此进行研究,研究人员们需要利用红外摄像来加以识别。“蒙克没有用很大的字体来写,”她说道,“你得仔细看才能发现。如果是文物破坏的话,字体可能要大得多。”
拉塞·雅克布森(Lasse Jacobsen)是奥斯陆蒙克博物馆研究蒙克著作的图书馆员,他证实了古朗的发现。他指出,红外照片让人“更容易看到那些单词,他的笔迹中有一些字母非常清晰,比如N和D……所以当我看到的时候,我想,‘这就是蒙克。’”恐惧还是实验?蒙克《呐喊》上的题字被证实为本人所写

通过红外摄影呈现的题字

为了准备2022年的新馆开放,挪威国家博物馆对这幅《呐喊》展开了修复和检查工作,古伦抓住这个机会来解决围绕题字文本的问题。这幅作品将在新馆中专门为蒙克所设立的新展厅中展出,同时展出的还有蒙克的其他作品,如《圣母玛利亚》(Madonna)、《生命之舞》(The Dance of Life)以及《手持香烟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Cigarette)等。恐惧还是实验?蒙克《呐喊》上的题字被证实为本人所写

《圣母玛利亚》

恐惧还是实验?蒙克《呐喊》上的题字被证实为本人所写

《手持香烟的自画像》

根据古伦的推测,蒙克很可能是1895年时在他的作品上写下这句话的,当时他刚刚在奥斯陆布罗姆奎斯特画廊的展览上展出了这幅新作。当时,在围绕这场展览的一次辩论中,医学生Johan Scharffenberg表示,这幅作品让他有理由怀疑艺术家的精神状态,他称蒙克是不正常的,是个“疯子”。雅克布森表示,蒙克为此而倍感受伤,并在数十年后还撰文提及此事。
古伦认为,蒙克带着讽刺写下了这行字,这反映了他受到攻击后的痛苦,以及被视为精神病的恐惧。“通过在‘云朵’上写下这行字,他以某种方式掌控了别人对他的认知和理解。因为这样一来,他似乎在说,‘我可以拿这件事来开玩笑。’”
2015年,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举办了“蒙克/梵高”展,策展人之一梅特·凡·迪克(Maite van Dijk)指出,人们常常将疯癫与19世纪的艺术表达联系起来,而这也是梵高与蒙克这两位艺术家“传奇地位”的一部分。
“通过在绘画上写字,蒙克在图像上展开了一场游戏,”凡·迪克说道,“他的所作所为是非常模棱两可的。这可能是一个反问,也可能是一个陈述。提问的人是谁?他是在转述批评家或是公众的话吗?他的表达很神秘,也没有给出任何明晰的答案。”
古伦则认为,这样的标记展现了蒙克想要在自己的作品、尤其是油画表面上进行实验的想法,“我认为这告诉了我们关于创作艺术作品的实验性态度,他大可说自己不想伤害它,但他一生都想在画面上做实验,”古伦说道。
(本文编译自《卫报》和《纽约时报》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