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安藤忠雄改建的皮诺私人博物馆:“套娃”里藏着什么“药”

近日,由安藤忠雄改建的巴黎前证券交易所-皮诺私人博物馆即将开放。博物馆将展示这位法国著名的奢侈品商人兼艺术品藏家的当代艺术收藏。安藤忠雄在18世纪的巴建筑中嵌入了一个混凝土圆柱体,如同套娃一般,在新与旧之间构建起对话。皮诺收藏的总监让-雅克·阿亚贡表示,这座博物馆将展现皮诺“开放、激进”的艺术品位,并与巴黎艺术机构展开合作。博物馆的建造经历了重重波折,原本计划于1月23日开放,目前由于疫情而推迟至1月末。安藤忠雄改建的皮诺私人博物馆:“套娃”里藏着什么“药”

皮诺私人博物馆

经过了整整20年的计划的计划,现年84岁的法国富商、艺术品藏家弗朗索瓦·皮诺终于在巴黎建成了他的当代艺术私人博物馆。巴黎前证券交易所-皮诺私人博物馆(Bourse de Commerce-Pinault Collection,以下简称“皮诺私人博物馆”)距离卢浮宫只有两个街区,计划于今年1月底开放。
整个项目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早在2000年,皮诺就曾瞄准巴黎塞冈岛(Île Seguin)上的一处地址,这个狭长的岛屿位于塞纳河上。他邀请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来将一处雷诺汽车工厂改造成博物馆,然而在2005年,这个成本达1.5亿欧元的项目陷入了管理上的僵局。场地需要大规模地去除污染并兴建桥梁。
此后,皮诺在威尼斯与安藤忠雄重新汇合,他的合作者还包括前法国文化部长、皮诺收藏总监让-雅克·阿亚贡(Jean-Jacques Aillagon)。最终的结果是在威尼斯诞生了两座新博物馆:相继于2006年、2009年开放的格拉西宫(Palazzo Grassi)与威尼斯海关大楼博物馆(Punta della Dogana)。
几年过去了,阿亚贡终于兑现了他的诺言,让一座恢弘的巴黎建筑重新投入使用:18世纪的巴黎证券交易所。和废弃的汽车工厂相比,这座历史建筑与皮诺的野心更加匹配。但是重建过程仍是障碍重重。
安藤忠雄对这座圆形建筑的原始体量进行了优雅的修复,在穹顶之下增加一个巨大的直立圆柱体。这个计划被提上了已议程,然而最终的装修、安装阶段以及开放却经过了反复推迟,其中最近的一次是因为新冠疫情。安藤忠雄改建的皮诺私人博物馆:“套娃”里藏着什么“药”

皮诺私人博物馆

博物馆的总面积达11.3万平方英尺(约1.05万平方米)。根据项目介绍,博物馆将容纳十个展厅,以及接待处和冥想空间。“这些空间能够进行独立的展陈,或是作为一个连续体呈现。拥有284个座位的礼堂将举办对谈、音乐会等。位于地下室的‘黑盒子’工作室将成为展映视频与音频作品的理想场所。礼堂周围的门厅也将容纳表演、装置等艺术形式。”
安藤忠雄这样描述的改建计划:“主旨是让一个历史场所焕发重生:一边纪念铭刻于墙体和室内的城市记忆,一边引入另一个结构,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这样的布局在新与旧之间构建起鲜活的对话,创造出充满生命力的空间,而这正是一个当代艺术空间所应具备的。建筑的使命是编织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间之网。”安藤忠雄改建的皮诺私人博物馆:“套娃”里藏着什么“药”

穹顶的壁画

圆柱体构成了墙内的主要展览空间;而在外部,它形成了混凝土墙与内部装饰之间的一条走廊,一条内街。这条“内街”的终点上升,通向圆柱体的上层,那里有一条环形走道。穹顶的壁画可以被视为整个空间连续体的顶点,观众能够在二层的通道上看到这些装饰与玻璃屋顶。根据安藤忠雄所信奉的原则,在日本建筑中,观众需要通过一条小径,这给他们提供了走入圆形大厅前“净化自我”的时间。安藤忠雄改建的皮诺私人博物馆:“套娃”里藏着什么“药”

通向二层的“内街”

在后疫情时代建起一座艺术机构并非小事——2020年5月,国际博物馆协会的一份调查估计,由于疫情,将近三分之一的博物馆将会缩小规模,超过十分之一将永久关闭。这一危机对于皮诺的规划有怎样的影响?
“这给了我们思考的时间……我们的开幕展览必须足够严肃,”阿亚贡说道,虽然他并未介绍详情,但是透露主题将关乎开放性: 谦虚,热情,自我质疑,敢于冒险。皮诺私人博物馆馆长马丁·贝森诺(Martin Bethenod)则表示,博物馆将“适应”这个世界以及我们所处的时代的议题,无论它们是“政治的、社会的、基于性别的、种族的,还是后殖民主义的”。阿亚贡将“开放”与“激进”视为皮诺的品位的特点,这在他所收藏的艺术家作品中非常明显,例如戴维·哈蒙斯(David Hammons)与保罗·纳扎雷斯(Paulo Nazareth)。作为开放其藏品计划的一部分,他的团队正在筹备接下来六个月中的一系列馆外展览,其中包括法国国家博物馆的布列松展,以及欧洲及地中海文明博物馆的杰夫·昆斯展。安藤忠雄改建的皮诺私人博物馆:“套娃”里藏着什么“药”

皮诺私人博物馆内部

皮诺私人博物馆还将与巴黎艺术机构展开学术合作。皮诺的愿景是通过借展和联合展览来与那些文化“伙伴”合作,通过特点场域的委任项目来拓展其藏品体系,并且希望能培养未来的观众。
阿亚贡表示,皮诺私人博物馆的建成代表了“一种加速器:这是一种积极的破坏”。2003年,阿亚贡引入一条法规,通过慷慨的税收减免来激励个人与公司的赞助,在法规的推动下,皮诺与奢侈品巨头LVMH的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阿尔诺(Bernard Arnault)已经促使法国的文化景观转向更为美国式的慈善。
如果英国脱欧使得欧洲的金融中心从伦敦变成巴黎,那么艺术界是否会迎来类似的转变?“我们当然希望巴黎能够变得如此活跃,”阿亚贡说道,“而皮诺私人博物馆无疑想要在其中扮演它自己的角色。”
延伸阅读安藤忠雄改建的皮诺私人博物馆:“套娃”里藏着什么“药”

皮诺

皮诺是全球公认的顶级艺术收藏家,其收藏涵盖了欧美主要的艺术流派,从现代主义、抽象表现主义、极简主义到当代艺术收藏。不仅有毕加索(Pablo Picasso)、乔治·布拉克(GeorgesBraque)、费尔南达·莱热(Fernand Léger)等西方重量级大师的作品;还包括收藏有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乌斯·费舍尔(UrsFischer)、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杰夫·昆斯(Jeff Koons)、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以及瑞秋·怀特里德(RachelWhiteread)等当代一线艺术家的作品。安藤忠雄改建的皮诺私人博物馆:“套娃”里藏着什么“药”

皮诺藏品:毕加索作品《Nude,Green Leaves, and Bust》 1932年

2003年,老皮诺将他的集团委托给儿子弗朗索瓦·亨利·皮诺管理,自己则将更多精力放在艺术收藏与私人美术馆的营建上。他说:“收藏艺术品,尤其是当代艺术品不能只是简单的量的堆积。一个热衷艺术的人总是乐于分享他的热爱、感觉、发现,甚至疑问。一个做法就是在如博物馆这样的专门场所,尽可能多地展出艺术品,或者将艺术品进行巡回展览。”
2005年4月,皮诺买下了威尼斯格拉西宫80%的股份及其99年的使用权,作为私人博物馆于2006年正式向公众开放,在格拉西宫内随处可见皮诺收藏的前卫艺术品;2009年皮诺基金会又将威尼斯的一座海关大楼转变为当代艺术中心,作为威尼斯双年展的场馆开放。老皮诺对艺术的支持不分国界,除了在威尼斯建立个人博物馆外,他对中国艺术事业也是非常支持。2013年,皮诺出资买下了圆明园流失的青铜鼠首和兔首,并无偿归还给了中国,目前这两尊兽首存放于国家博物馆之中。
(本文编译自archinect.com以及theartnewspaper.com相关报道,延伸阅读部分参考自《艺术市场通讯》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