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书法教育

李耘莉 临《山东苍山元嘉元年画像石题记》

李耘莉 号云起庐。中国书协会员、吉林省书协理事、吉林市书协副主席、中国书协全国首届国学修养与书法创作骨干高研班成员。作品入展全国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全国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全国第三届扇面书法展、全国第三届隶书展、全国第六届楹联书法展、全国第七届楹联书法展、全国第六届书法新人展、全国第三届青年展、全国第五届书法百家精品展、全国首届书法临帖展、全国第二届篆书作品展、第四届全军书法展、全国首届小品展、2011年中国书协优秀会员展、中国书协“汉字之美”、中国青年书法家赴俄罗斯作品展、中国书协“翰墨缘·乞巧情”国际女书画家作品展、中国书协“汉字之美”赴毛里求斯作品展、中国书协“美丽南方·美丽广西”当代书法精品展、中国文联、中国书协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全国书法大展、翰墨传承·中国美术馆当代书法邀请展提名。2013年在吉林市成功举办“古调新声”个人书法展。书法作品及文章多次在《书法导报》《中国书法》《书法》等报刊发表。

 


临《山东苍山元嘉元年画像石题记》书后

 

李耘莉

 

我临《山东苍山元嘉元年画像石题记》,是因其是汉画像石题记中字数较多者,既可以统观变化,也有利于细节的比较。题记1973年出土于山东省苍山县前村,刻于东汉桓帝元嘉元年(151),有行无列。凡328字,分刻于墓室侧室的两个门柱上。通过文字内容我们了解到汉代民间“视死如生”的观念和厚葬之风。今天所见的大量的汉画像石题记,往往以地域不同而各具特色,但它们因埋于幽冥,通常篇幅较小。此番尝试以近于原字之大小临习,旨在体会其时刻工的工艺状态,以及对此类石刻文字书法风格的认知与把握。

两个门柱刻字分别为高48厘米,宽22厘米;高48厘米,宽16厘米。字形修短大小不一,随形取势,此胜于方格布字务取整齐的做法。又,其竖式界格,与东汉早中期拟书简风格一致,是以章法显得通贯有致而又活泼不拘,字形工稳而能自然,有操刀若笔的美感,足见刻工的过人之能。

从拓本可以看出,此题记也是先书后刻,与其前后的碑刻风气相同。其文字前半工稳,有类碑刻的严谨意味,后半乃稍潦草,近于书简。通篇观之,如观尺牍,推测书者颇通文墨,惟其被刻工所掩,不易察觉罢了。具体言之,笔画多为单刀刊刻,起讫、冲刀十分精熟。“鯉”“魚”“馬”“鳥”的“四点”,以雷同的刀法顺势而就,但因石花的崩落而生出同中有异的美感,为我们今天的临习增加了更多的想象。“尉”“浮”“檼”“就”等字亦是。文中“悝”“怵”之“忄”也是刻工就刊刻之便,顺势而为,可以视为俗写。因汉代民间题记非名家书就,刻工刊刻自由简率、不计工拙,用字多有俗字、讹形,甚至妄改的普遍现象,我们临习的时候需注意甄别。其实,从商周时期开始,工匠之作最初为权贵所用,因上行下效传至民间,此类作品虽用字不尽规范,但正是这种拙朴的作品如果以书法风格视之,却不乏生动而颇具特色,这也是处于原生态碑刻遗迹的可贵之处。

碑碣、墓志、摩崖、石阙、题记、石经等都是我们学习和了解传统的最好范本。我临《乙瑛》《曹全》《史晨》,但取其正,学其清流标榜、规矩楷则;临《大开通》《石门颂》《杨淮表记》,但取其奇,学其险纵奇崛、迥然出尘之势。今临《山东苍山元嘉元年画像石题记》则是中意于它游移于法度内外的独特风格。刀随意走,寄兴于心,线条简率但从容果断,常有意外之趣。临习,取意足、自足,仿效古人心手双畅之意。

自20世纪以来,不断有汉画像石墓石题记出土,我们可以在山东、河南、江苏、陕西等地的博物馆一睹其风采。从原石到拓片,到梓本字帖,用心揣摩,汲取营养,领会古人带给我们的绝妙美境及其艺术精神。“惟笔软则奇怪生焉”,我们以毛笔去临写刀痕,乃至于凿刻工艺掩饰下的刻石书法,就是要在不失去作品自身特点的前提下,各显其能,让文字鲜活于纸面,以实现古为今用。这不但要有临池不辍的功夫,还要有一颗善于感知的玲珑心。

经典精临——李耘莉

《山东苍山元嘉元年画像石题记》

 

 

经典精临——李耘莉

临摹作品

 

 

经典精临——李耘莉

创作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