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大家风范 圣裔丹青孔维克

大家风范 圣裔丹青孔维克

我与维克兄的交往始于2010年8月。那年我开创了《中国画大观》杂志,诞生于常州,面向全国的一本刊物。组织第一次编辑及首发式活动向维克兄约稿,维克兄很给力,寄来了他的国画力作予以支持。从此我们的联系没有中断过,鸿雁往返,谈书画,以此刊为媒加深了彼此之间的了解,逐成挚友。

通过那次几个版面的编辑与读维克兄有关作品的资料,让我全面体味了维克兄的艺术人生。于国画,亦工亦写,亦古亦今,亦大亦小。所谓“亦工亦写,亦古亦今,亦大亦小”,即既擅工笔画又擅写意画,既擅古典人物又擅现代人物既擅古典笔墨又擅现代构成,既擅长篇巨制又擅尺幅小品等等。即可说明一切,无需我赘述,维克兄已然成为当代画坛之翘楚、领军人物。而于整个编辑过程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收益良多。当然,有这种感受的不只是我,应该是整个画坛。我常常陷入深思中,维克兄是怎样的一位“神人”有如此之多的“神思”?多年前出版的孔维克作品集也许给出了部分答案。我从维克兄的国画中感受到一种传统文人的笔墨精神,不单是画好,题款的书法也极具高水准,与之国画相得益彰。时至今日我收到维克兄的两册作品集,我不禁愣住了!惊讶!惊奇!惊叹!那是一本真草隶篆具备内容丰富形式多样表现力超强的书法集,你从中可以领略到小楷之清新隽秀,行书之俊逸儒雅,隶书之精妙生动,甲骨文之虚实变幻。而这一切和一般意义上的书法家是不一样的,不单是笔墨技法上的多年修炼,更是书者儒家思想历练的结晶和传统文人性情修养的自然流露。我“尽管在社会上还常常听到有人在说‘书画同源不分家’、‘画家肯定是书家”“绘画逐渐疏离了文人气和文化性,常常很少在画上写诗题字,所以画家们往往不重视书法的训练。对于多数当代画家来说,不可能奢谈像古人那样去影响书坛,能为自己的作品落好下款就很不错了。窃以为,维克兄能在绘画上取得如此成功,是与他长期浸淫古典书法分不开的,他的这样治学态度和思想也是完全契合和秉承传统的,事实上他是书画兼修的实践者和典范,更是具有前瞻性的。

拜读维克兄又一册人物作品集,看孔维克水墨人物画,有一种久违了的亲近感。作品留住了同代人朴素真挚的相貌,这些“面孔”,也成了中国美术史上不可替代的“符号”。

于是我有了以上的一些思考,对于我来说,这也是一次学习维克兄儒家思想重温维克兄艺术精神的机会。权以这些文字,表达我最衷心的祝愿!

维克兄早已在当今美术界享有盛誉,其在中国画方面成就与影响已无需在此赘言了,然而,正因为人们认为他是一位卓越的画家,却便很少将他与书法相关联了。不知何时,在社会生活中,书法与国画似变成了并无关系甚至是非常疏远的两种艺术,所以,在现在的画家中,倘若不善书法,那也是天经地义般的正常的事情。画家也就并不太在意书法这种与国画无关系的事了。然而,维克兄却并不是这样的一位画家,他是很将书法当成一件事的,他对书法重视的程度和对书法认识的深度都是出乎人们的意料的,他在2001年出版的《孔维克书法作品集》后面所附的书法随笔中真切地流露出他对待书法的心迹。

维克兄的书法情结发蒙于孩提,因而其书法的历程并不让其画。观其书作,一招一式皆透露出童子功的消息,扎实而不乏机变与灵动,就其书法的渊源,则明显表现出米芾一路的风范,于米他一定是深入细致地下功夫学习和研究过的。就其创作的形式则广涉于甲骨、汉简等。维克兄的书法个人风貌与品位是鲜明的。维克兄以其画家的视野对形式有着高度的敏感,所以每幅作品都很讲究,其书之韵致一如其画,雅致溢于文,博采取其精,自出机杼而超凡脱俗。

维克兄就其书艺自是一家,这决不是借其画名,他在书法方面的作为却使其画中有其书意,而其书亦有其画意。在我看来,他是当今为数不多的善书的画家。当然他完全也可被称为一位善画的书家。

维克兄作为当代的画家、书法家、在中囯享有盛誉。他的绘画以人物见长,善画表现当代的生动大场面及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作为中国画的基础技能之一中国书法也是他艺术世界的一部分。

江南画荷人家、独立艺评人陆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