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对话|寻找重叠风景的人,薛峰的“山海与平原”

深圳艺术家薛峰近日正在上海赛森艺术空间举办个展“高山 平原 大海”。三年前,他离开学习生活二十多年的杭州,扎根深圳,成为自由艺术家。
展览期间,薛峰接受了澎湃新闻采访。“流动,是我搬来深圳后时常会想到的词汇,也是我理解中国当代艺术现状的一个词汇,”他说,“深圳给我很新鲜的感觉,艺术的上海经验、北京经验放在深圳是无效的。每个人来到深圳,要制造自己的前途,你在这个地方到底可不可以成立,可不可以生存?人要继续创造新的价值,才能在心理上获得更加扎实的安慰。”

B站上有一组艺术家薛峰为深圳坪山美术馆录制的当代艺术系列讲座“闪烁的艺术”,一共六讲。2020年7月上线以来,点击量近千次。这是有近二十年教龄的薛老师在2017年从中国美术学院辞职后,又一次的身份回归。他选取“不变与改变”“后浪与前浪”“这还是艺术吗”等视角,回溯了当代艺术百年里的一些片段,解读它们与中国当代艺术、深圳当代艺术进行时的关系。为此,他花了两个月温书。从某种角度上,讲座也是他对落脚深圳、重新出发的这三年的思考与整理。对话|寻找重叠风景的人,薛峰的“山海与平原”

薛峰为深圳坪山美术馆录制当代艺术系列讲座“闪烁的艺术”,2020,视频截屏

薛峰1973年出生于浙江宁海,童年时已显露出绘画天赋。“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做城市规划师,经常画上海城市地图。”10岁跟随经商的父亲初到上海时,他就能分清延安路、西藏路的方向。“有一次,在嘉定上海科学技术大学教工宿舍,晚上一个人害怕,就把我爸的《中国地理图册》翻出来,专门看每页页脚的微缩图,对着它们想象,如果一条路延长十倍,城市放大十倍会是什么样子。”15岁时,薛峰抱定艺术决心,带着美术痴迷和地理情结,投身中国美院附中、中国美院油画系的八年训练。1997年从美院毕业时,他用现实主义手法创作了五幅人物画《同学》,之后涉猎过风景题材、写生创作、玻璃和油漆创作。对话|寻找重叠风景的人,薛峰的“山海与平原”

《一个进口》50x6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在最新个展“高山 平原 大海”的展厅里,有两张小画,每张画上,都横亘一道宽阔而生硬的灰色空格。“这是我在2013年画的,当时我经常画风景,但又不想画真实的风景,”薛峰说,“画风景到底要寻求一种什么东西,那时也不知道,这道空格成了我的疑问。所以画完风景,加了这么个空格。”画的名字是《一个进口》,他感到要寻找的东西就藏在“进口”后面。对话|寻找重叠风景的人,薛峰的“山海与平原”

《倒叙 33》100x80cm 布面油画 2012年

薛峰的绘画道路和大部分学院出身的画家相似,都从具象画起步。八年苦练让他意识到必须找到自己的符号。2001年到2003年,他暂别美院,求学德国,广开视野。随后,他迎来了一次从具象转入抽象绘画的改变。“我产生了自己的(抽象)符号,就能生产,大量生产后,可以输出自己的视觉价值,变成一个商业范畴的东西。”2011年,薛峰在北京等到了让他满意的一次画廊个展“延伸的风景”,2013年的个展“包围”……一路顺畅,直至《一个进口》。
薛峰离开中国美院的原因是,学院的价值观和他想做艺术家的价值观不太一致。2017年,他搬到深圳,把工作室安在了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在2020年的中国城市综合竞争力排行榜上,深圳冲上榜首,这座南中国新城的蓬勃生机同样刺激着艺术家。对话|寻找重叠风景的人,薛峰的“山海与平原”

《造城记》1200x500x240cm 尺寸可变 木板丙烯组合 2020年

一件占地面积约40平方米的大型装置《造城记》令人眼前一亮。24组彩色木板制成的可移动屏风高低错落。由近及远,海港湖泊,丘陵山峦,城市丛林,纵横叠嶂。小心翼翼走入想象之城,你看见了风景,风景里的“人”也在看你。艺术家把历史事件的人物,魔术般地藏在装置各处。拿着雨伞和酒杯的男人是一部电影里的男主,并肩站立的是四个土著人,前者寓意消费社会,后者象征田园牧歌,人物形象林林总总几十个。这些人物与风景,构成了亦真亦幻的历史景观。2013年薛峰做过装置,暂停八年直到这回。“我想表达层次,”薛峰说,“绘画是平面的,需要想象。在画面中出现的层次,我觉得也可以用装置来补充。我不是为了装置而做装置,而是意识能够到的情况下才可以去做这个东西。”
《造城记》的层次感来自传统山水画,一尾小船是它的起点。薛峰有个习惯,凡想到新的点子,会记在本子上。《造城记》就与“要给老家的建筑设计一个波浪花园”有关。他在接受艺术媒体打边炉的采访时说:“当我突然发现波浪花园可以变成一幅画时,就即兴记录下来。给上海个展做方案,联系策展人,联系空间的老板,购买材料。”每次个展前,都是他最兴奋、最快出作品的时候。假如,那尾小船意味着家乡宁海,向前延伸的湖山是曾经居住的杭州,那最高耸的楼宇就是千万移民雕塑的深圳。对话|寻找重叠风景的人,薛峰的“山海与平原”

展览现场

一叶扁舟反复出现。薛峰说,船的形象来自一本杭州旅游宣传册封面,“它是典型的杭州符号,它就像我的个人载体。我的这艘船从‘湖面’流动到深圳的‘海面’,带给我一种地域变化。这种变化是我流动后获得的,没有迁徙就没有流动,不动就获得不了。流动,是我搬来深圳后时常会想到的词汇,也是我理解中国当代艺术现状的一个词汇。”对话|寻找重叠风景的人,薛峰的“山海与平原”

《海浪卷走历史又呈现了历史 1》160x240cm 布面油画 2020年

对话|寻找重叠风景的人,薛峰的“山海与平原”

《海浪卷走历史又呈现了历史 1》局部

在《平原记》《丘陵记》《海浪卷走历史又呈现了历史》这组新作中,人化为微缩的风景。与早期人物画迥然不同,新作中,人物被平面化地、或虚或实重叠进风景。远观只是朦胧的色彩,近看则有百态的造型。对话|寻找重叠风景的人,薛峰的“山海与平原”

《丘陵记》200x250cm 布面油画 2020年

对话|寻找重叠风景的人,薛峰的“山海与平原”

《丘陵记》局部

在之前的一次采访中,薛峰认为自己从20、30到40岁,“每一个阶段对于想做一个艺术家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当时他觉得继续向前,“再走每一步都变得特别困难。”但从2013年画着疑惑的《一个进口》到这次展览,薛峰认为自己“似乎找到了答案”。新的风景里包含各种历史、知识的经验、艺术家所处之境,以及彼此间的关系。“现在,随着作品的重叠,我发现我曾经想象的东西 、一直坚持到今天的东西,得到了阶段性的验证。 这是一个好的状态,我现在的作品和过去作品的关系是,过去的作品在准备造园,园子里摆了一堆堆的材料,现在我开始搭建这个场景,植入更多内容,使它成为景观。”薛峰说。
2020年1月24日,庚子除夕之夜,薛峰团队和厉槟源在深圳湾做了一次跨年写生项目,对岸是灯火摇曳的香港天水围。厉槟源的一幅夜景画和另一位深圳艺术家梁铨的画,作为直播背景墙,出现在B站那个系列讲座的导论课里。薛峰说,深圳本土艺术家不多,大部分来自别的城市,他们通过临时展览或者项目形式,组成了今天深圳的艺术生态。
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薛峰说:“深圳给我很新鲜的感觉,艺术的上海经验、北京经验放在深圳是无效的。每个人来到深圳,要制造自己的前途,你在这个地方到底可不可以成立,可不可以生存?人要继续创造新的价值,才能在心理上获得更加扎实的安慰。在深圳的艺术圈,人群之间的社交方式,有一种功利性,但我觉得这种功利性是积极的,它不是拉帮结派,它其实是产生更多结实的可能。”对话|寻找重叠风景的人,薛峰的“山海与平原”

《平原记》160x240cm 布面油画 2020年

对话|寻找重叠风景的人,薛峰的“山海与平原”

《平原记》局部

过去在杭州两点一线的生活,已经完全改变。现在,薛峰和2019年新成立的深圳坪山美术馆合作,拍摄艺术公教片,参与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盐田分展场艺术板块的展览策划,他是各地艺术家到访深圳时的超级联络员,也是大众阅读艺术的“翻译者”。“做创作和做公共艺术项目其实是相辅相成的,对公共的介入,打开了我工作室里的创作思路。”深圳,帮助薛峰成为更丰富的艺术家。
美国艺术家菲利普·加斯顿(1913-1980)是薛峰特别喜欢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加斯顿在登上抽象表现主义绘画顶峰后,毅然抛下让他功成名就的风格,回到早期具象绘画,听凭内心力量的驱策,无拘无束地作画。“我觉得艺术家就需要有他这样的状态,会否定自己,对自己已经成熟的作品产生质疑,再去解决。这个时候,艺术家的本质就体现出来了。这种状态,是我特别想要的。”薛峰在“闪烁的艺术”讲座导论课里这么说道。
薛峰个展“高山 平原 大海”
地点:上海赛森艺术空间 (莫干山路50号6号楼4楼)
展期:2020年11月10日—2021年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