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戏曲是以“出”为单位演出的,故专门表现舞台上的戏曲故事、人物、演出场面等内容的年画,又被称为“戏出年画”。在农村的炕边土墙上张贴此类年画,不仅可令新春的冬日平添灿烂,又可满足家人常年看戏之愿望。苏州和杨柳青两地的戏出作品影响最大,其中杨柳青戏出年画为华北地区戏出年画的代表。
与“戏出年画”不同,“民俗与生活”类年画涵盖的范围较广,包括”岁朝图”“仕女娃娃”“吉祥喜庆”“民俗生活”与“神像纸马”等。其中“娃娃”的题材在年画中比较常见,民间对于家族子孙繁盛的愿望在此类年画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澎湃新闻的“年画之美”带您走进精彩纷呈现的民俗世界。

民俗与生活 
“民俗与生活”类年画涵盖的范围较广,凡是与民俗生活有关的“仕女娃娃”“吉祥喜庆”“民俗生活”与“神像纸马”,皆可归为此类。“娃娃”的题材在年画中比较常见,民间对于家族子孙繁盛的愿望在此类年画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作品大多用色鲜亮,着重表现娃娃的健康活泼。“吉祥喜庆”与“民俗生活”年画涵盖的范围更广,包括与民俗生活有关的各种寓意吉祥的内容,甚至年节之时实用的“灯画”与“升官图”都在此列。新年时候的“神像纸马”是为了适应年节的敬天、礼神、祭祖等民俗活动而创造的。
《岁朝图》
《岁朝图》画面右侧台榭门额上有题有“岁朝图”三字。“岁朝”是正月初一的别称,“岁朝图”是一种传统的绘画题材,反应的是春节期间人们聚在一起庆贺的欢庆场景。明冯梦龙《喻世明言》中有“今日是岁朝,人人要闲耍的”之句。图中所绘即是儿童们“闲耍”的情景,以图彩头、贺春节。王树村先生认为,此图为长幅横批《汾阳宫》的第三幅。全图集中了过去新年福祥吉利的各种象征,是过去最受欢迎的体裁之一。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岁朝图  清代版/三裁/木版套印/纵46.7厘米·横62.5厘米/王荣兴/苏州桃花坞 

图右绘一队童子从“城门”涌入,浩浩荡荡。开路的三位童子,一位扛“代代登科”旗,二位用布兜起仙桃、笙管。中间的状元郎穿戴金盔冠、红武袍,在周围五位小童的簇拥下一手叉腰,一手高举结满桂子的桂枝。再后面的二童子,一推船,一拉小船,船上置有官帽、玉带,又有一瓶,内插如意、“平安吉庆”旗、拴玉磬小戟。旁边有童子持戟,其上悬写有“冠带传流”四字的仪仗。最后是二童子敲锣、吹唢呐。图左的水上凉亭内,有三童子似在弈棋,表情姿态各异,好不快活。除这些玩耍的童子外,刘海仙童与和合二仙也来热闹,他们或是施法送蝠(福),或是戏耍三足金蟾。作为衬景的红梅、荷花、鸳鸯等动植物也都生气盎然,处处充满喜庆、祥和之感。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岁朝图(局部)

这些童子、仙人及其所持或身旁之物,皆有寓意,比如“五子夺桂”“连生贵子”“平生如意”“和合如意”“天降五福”“刘海戏蟾”等,再加上童子所持旗子上的文字,以及亭柱上“爆竹一声除旧,桃符(误作“附”)万户更新”的春联,构成了极为丰富的寓意网络。
《山林猛虎》
《山林猛虎》图是典型的山东杨家埠“神虎图”。图绘一只壮硕的下山猛虎,所处之山林被处理地十分矮小,其压倒性的力量让其仿佛可以冲出画面。老虎歪头望着一只小老虎,小老虎站在地上,仰望着虎妈妈,一副调皮的样子。母子凝视,让画面平添一丝温情。老虎的动态、神态,甚至毛发、髭须均刻画得生猛而气势非凡。画面右侧有一方红色大印,印文写作“山林猛虎”。民间认为老虎为百兽之王,具有镇宅辟邪的功用,可以保一家平安。正如杨家埠一首关于老虎的题画诗所写的那样:“猛虎威武下山冈,咆哮如雷震上苍。下山专治妖魔怪,普天底下兽中王。”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山林猛虎  清代版/中堂/木版套印/纵79.4厘米·横48.7厘米/山东杨家埠 

在《中国木版年画集成·杨家埠卷》收录有一幅“神虎图”,根据该书的图说,此图为杨家埠年画艺人杨成信的私人收藏,来自“恒兴义画店”,作于50年代。吕胜中编著《中国民间木刻版画》也收录了此图,定名为《镇宅神虎》。韩国古版画博物馆收藏了一组《镇宅神虎》的画版,不仅有线版,还包括了整套的色版。不仅如此,在天津、河北、山西、陕西、江苏等多地的年画中均可见各种风格的“神虎图”,可见其流布之广。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山林猛虎(局部)

《九凤朝阳》
《诗经·大雅》有“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之句,比喻高才之士得遇明主。“九”是无尽之数,“九凤”即众多才华之士,齐集于文明之世。画面中心圆形之内刻绘九只凤凰,参差错落,昂首视日,姿态稳重而典雅。圆形外周绘有十二属相,两侧方形边框分刻四值功曹。上栏内边框中心刻仙童牵鹿(“鹿”与“禄”同音),周身金钱、蝙蝠(“蝠”与“福”同音)围绕,右侧是寿星执仙桃而至,左侧为“禄星”持笏板走来。线刻工致,造型简括,色彩沉着明快。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九凤朝阳  清代版/桌围/木版套印/纵54.9厘米·横41.8厘米/北京 

此种体裁是过去普通人家新年时粘贴于“天地桌”前的“桌围”之一种。凤凰乃祥禽圣鸟,以此歌颂国泰民安、天下太平。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九凤朝阳(局部)

《升官图》
“升官图”作为博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代李郃所创的“彩选格”,同代房千里《骰子选格序》中亦载:“以数多寡,为进身职官之差”,知此类玩赏之作始自唐代。宋代时又加以改造和完善,因带有吉祥色彩,故在新年中流行。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升官图  清代版/彩选格/墨线/纵43.4厘米·横44.1厘米/河北武强 

此图将明清时期的官职刻画成具体图像,自最外缘的“童生”始,向内盘旋至“内阁”,共六十个人,造型精炼,线刻细劲,人物众多但区别分明,衣着、样貌、姿势皆不相同。画面中央绘一高台府门微启,门前两侧站二宦童执拂尘侍立。儿童玩时以骰子掷彩,依骰子点数定升降,以荣登最高职为胜。一般玩法以得骰子点数定“德、才、功、赃”,四为德,六与三为才,五与二为功,幺为赃。武强另有一幅文字升官图,图中刻有简单的玩法介绍:“德为案首,才为童生,功为白丁,赃为无名。未中状元者与出任者,与未出任俱送礼双份。同衙门者小与大送礼,后与先送礼,俱一分。升至内阁者,俱送礼一份。尚书升至太师俱送礼双份。” 
故事与戏曲 
历史故事年画的题材多取自经史、小说、神话、传说,画面大多构图丰满,景物刻画真实自然。画师常选取故事中最为典型的人物和场景,配以榜题和题跋,使人一望便知故事内容。然而其处理人物的神采、动作、服饰等,则明显受到戏曲的影响。 
戏曲是以“出”为单位演出的,故专门表现舞台上的戏曲故事、人物、演出场面等内容的年画,又被称为“戏出年画”。在农村的炕边土墙上张贴此类年画,不仅可令新春的冬日平添灿烂,又可满足家人常年看戏之愿望。传统的道德观念,忠孝节义的思想,也通过这些贴在墙壁上的图画得以世代相传。 
全国各地都有戏出年画的印行,不同地区的地方戏有不同的表现方法,不同地区的年画在制作上也有差异,导致每个地区的戏出年画风格各不相同。比如江苏地区的戏出年画多出自昆曲和海派京剧,天津杨柳青戏出多取自北方京剧与河北梆子,武强年画中的戏出,大多来自河北梆子和地方小戏,山西晋南年画则取自当地流行的晋剧,四川的戏出年画多来自川剧等等。 
综合而言,苏州和杨柳青两地的戏出作品影响最大,而杨柳青戏出年画则为华北地区戏出年画的代表。从现存河北武强和山东杨家埠的戏出年画中也可以看出杨柳青年画的影响。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蝴蝶杯》演出时剧照。(天津王树村民间美术研究中心藏) 

 《重耳走国》
春秋时代,晋献公宠信骊姬,为避祸害,赵衰、狐偃、魏犨、臼季、介子推等臣子保公子重耳周游列国十九载。十九年后,重耳返国即位,终成霸业,是为晋文公。重耳游至楚国时,楚成王待之以礼,与之狩猎于云梦之泽。山中突然窜出一兽,形象奇特,似熊非熊,鼻如象,头似狮,足似虎,发如豺,鬣似野豕,尾似牛,身大于马,黑白斑纹,人莫能辨,且刀剑不入,嚼铁如泥,矫捷无伦,无人能制。赵衰识得此兽为貘,魏犨上前飞跨兽身,赤手降服怪兽。楚王为之赞叹。故事取自《东周列国志》第三十五卷“晋重耳周游列国、秦怀瀛重婚公子”。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重耳走国 清代版/横披/木版套印/纵27.1厘米·横31.2厘米/河南朱仙镇 

《重耳走国》表现了魏犨降伏怪兽的情景。魏犨穿黑色箭衣,勾脸谱,红髯,一手抓怪兽长鼻,一手握拳重击。其身旁是赵衰,弓步上前相助。画面后方,披斗篷、戴风帽者乃是重耳,他一手轻抬,神情镇定自若。人物造型干净利落,线刻朴实刚健,色彩鲜明沉稳,整体看似简略,却动感十足,神采飞扬。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重耳走国(局部)

《拿一枝兰》
施世伦任江都县令,擒拿恶僧九黄、淫尼七珠,绳之以法。绿林强盗一枝兰蓝猛与一枝花蓝勇二人投奔励鹰山,夜入官府劫走施世伦,替九黄报仇。黄天霸追及,反为其所伤。后众人协力破山救出世伦。蓝猛逃至阳江三套,在众人缉拿下终于被擒。
《拿一枝兰》画面中表现的是黄天霸(图中写作“黄天坝”)、朱光祖和何路通大战一枝兰的武打场面。一枝兰作武丑扮相,已经被逼入画面的一角,却毫无惧色,仍挥舞三节棍,与众人对战。朱光祖外号“赛时迁”,面有诙谐之色。头戴鬃帽,鬓插红色绒球,单刀插于背后,一手放在口边撮唇呼哨,似在召唤同伴相助。何路通虬髯飘洒,持单刀进击。黄天霸持刀呈金鸡独立亮相姿态,横眉立目,却难掩俊朗。
故事取自《五女七贞》,与《施公案》单行。部分情节与细节与小说不符,如一枝兰在小说中的武器为钩镰枪,图上表现为三节棍。此剧早已在舞台绝迹,年画为戏曲史留下了形象资料。此雕版在1987年尚存,现已无处寻踪,今所见翻刻品已面目全非。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拿一枝兰  清代版/横披/木版套印/纵34.1厘米·横32.1厘米/万同/河南朱仙镇 

《拿窦尔敦》
康熙时,镖客黄三太为彭朋复职行贿,令人持金镖向绿林借钱,至河间府窦尔敦(图中写作“豆二敦”)处,窦不予,且痛斥之。黄三太闻报,约在李家店与窦比武较量。对阵不敌,黄暗施“甩头一子”打伤窦尔敦,窦羞愤而去。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拿窦尔敦  民国版/横披/墨线/纵26.6厘米·横33.7厘米/振源/河南朱仙镇 

《拿窦尔敦》中窦尔敦勾脸谱,不戴髯口,为年轻时扮相,手执双钩作战。黄三太扬手正欲发出暗器,杨香武(图中写作“杨香五”)在其身后闪现。图中人物性格分明,高矮亮相,各有姿态,甚为生动传神。京剧及地方戏中有《英雄会》,一名《李家店》。故事见《彭公案》。
此图来自“振源”画店,虽仅存墨线版,但线刻遒劲,造型古朴大气,已足见其水准。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有一件朱仙镇“中兴”画店的完成品年画,可与此图对读,尤其是黄三太手持暗器的细节更为形象具体。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拿窦尔敦(局部)

《通天犀》
青面虎许起英被官兵缉拿,其妹许佩珠率众解救。程老学家奴穆玉玑途经此地,不知究竟,助官兵杀退许氏兄妹。一日,许佩珠下山巡哨,遇公差递解一老人,乃杀解差,救老人归山。后发现老者即为程老学,得知穆误助官兵,反被人诬陷,即将处斩。青面虎义愤填膺,不记前嫌,改装下山,暗伏于万花楼,救出穆玉玑。 
《通天犀》图绘许佩珠救程老学归山,青面虎得知穆被判以死罪的情景。青面虎勾青脸,一手捋须,一手抚翎子,衣袖飞扬,回身坐于椅中,一足上抬,以示其性情暴躁。程老学护头坐地,做惊吓状。许佩珠双手抚翎子,也十分激愤。三人在画面上身姿坐立不同,起伏高低不一,韵律感十足。此作为旧版新印,颜色虽略显单薄,但因墨线仍为古版,造型工架优美依旧,气势犹存。《通天犀》,又名《血溅万花楼》,为京戏短打武戏的代表作。出自清无名氏同名传奇。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通天犀  清代版/横披/木版套印/纵32厘米·横45.8厘米/山东杨家埠

《拿金钱豹》
唐僧取经途中,遇金钱豹所化之强盗欲强娶邓员外之女。孙悟空与猪八戒设计,分别化为小姐和丫鬟,趁金钱豹抢亲时险将其抓获。后金钱豹得众妖相助,孙悟空不敌遁走。最终孙请来天兵天将,将金钱豹拿获。图写二郎神、金吒、哪吒与孙悟空正群战金钱豹一幕,金钱豹以一敌四仍面露凶悍。故事不见于《西游记》。 
在杨柳青年画制作中,“线坯”又称“线坯子”,是由墨线版刷印出来的墨线稿。乃是年画未经套色与手绘之前的版印墨线状态。与色版相比,“线版”显然更加重要,往往决定着年画在造型上的艺术水准,由此也被称为“主板”。《拿金钱豹》墨线版,孙悟空与二郎神部分有重影现象,是刷版时纸张或雕版松动所致,当属于废品。作为收藏者,我们换个角度来看,这个失误却也意外增加了形象的动感。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拿金钱豹  清代版/三裁/墨线/纵48.5厘米·横70.1厘米/天津杨柳青 

《骆宏勋打擂》
骆宏勋扶榇还乡,途经定兴,适逢街头卖艺的花碧莲为栾镒万(亦称“栾一万”)欺辱,宏勋仗义执言,引起纠葛。栾一万便聘朱龙、朱虎、朱彪、朱豹摆下擂台。这兄弟四人又以朱彪武艺最高,宏勋也不能敌。幸而龙潭鲍赐安父女至,鲍父打伤朱彪,金花踢瞎朱豹。
《骆宏勋打擂》图绘骆宏勋对战朱彪,鲍赐安急欲上前,鲍金花劝阻其父,神色镇定,栾一万则躲在一旁观瞧,情状猥琐。京剧《扬州擂》,一名《骆宏勋打擂》。故事见《绿牡丹》第三十六至三十七回。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骆宏勋打擂  民国版/三裁/墨线/纵40.8厘米·横65.4厘米/天津杨柳青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骆宏勋打擂(局部)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骆宏勋打擂(局部)

《蝴蝶杯二幅》
明嘉靖时,两湖提督卢林之子世宽游龟山,因强买娃娃鱼,纵恶犬将渔翁胡彦双手咬烂,并加毒打。为江夏县令田云山之子玉川所见,仗义救胡,将卢世宽打死。胡彦回船见女玉莲(图中写作“凤莲”),告以原委,伤重而死。田玉川避官兵追捕逃至江边,玉莲藏之于船中,计避追兵。二人患难中,由感生爱,互订婚姻,玉川以家藏蝴蝶杯为聘,并嘱其往告父母而别。玉莲至县衙见田云山夫妇,告以经过,而卢林因捕玉川不获,竟假五堂公审田云山,云山侃侃申辩,胡玉莲闯入帅府,代父伸冤,卢林词穷,乃限云山缉子归案。布政使董温(画作“文”)喜玉莲智勇,认为义女。卢林奉旨出征,挫于敌,田玉川改名雷全州投军,救卢林,大破敌军,卢保荐其功,且强欲将女许婚玉川,班师,玉川暗回家探父母,卢又差校尉来逼问,父子同往帅府投案,卢林始知雷全州即田玉川,杀赦两难,正欲以结姻作罢,胡玉莲突赶至,堂上认夫,卢羞怒,逼田、胡仳离,玉莲、玉川持理与争,董温仗义执言,卢理曲,怀恨而去,田、胡重圆。《蝴蝶杯》源自《蝴蝶杯宝卷》与《说唱蝴蝶杯》鼓词等,流传甚广,京剧、河北梆子、豫剧、晋剧、秦腔、蒲剧等均有此剧目。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蝴蝶杯二幅  民国版/灯画/木版套印/各纵24厘米·横40厘米/河北武强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蝴蝶杯二幅  民国版/灯画/木版套印/各纵24厘米·横40厘米/河北武强 

《蝴蝶杯二幅》选自武强贡尖年画《蝴蝶杯》,原图用八个主要情节概述了这个纷繁曲折,但终得圆满的故事。这里选取了其中的“卢林搜府”“田玉川藏船”“投亲献杯”“帅府投案”四个情节,每个情节皆可独立观赏。从形式上看,或也可能被裁切为灯画使用,故体裁标为灯画。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蝴蝶杯(局部)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蝴蝶杯(局部)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蝴蝶杯(局部)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蝴蝶杯(局部)

《大破对松关》
唐时,驸马秦怀玉之子秦英,武艺高强勇猛。于金水桥钓鱼,与詹国丈发生争执,秦怒殴国丈致死,其母银屏公主绑子上殿请罪。唐王拟将秦英处斩。适太子李治、秦怀玉、徐世勣出征番邦被围困于锁阳城,程咬金回营搬兵求援,乃令秦英出征将功赎罪。秦英征西,副将有罗章、铁鹏(图中写作“朋”)等。兵至对松关,守将洪江、洪海皆为罗章所杀。洪妹月娥替兄报仇,败罗章,见其英俊,遂生爱慕之心,未害性命。罗章到骊山老母门徒李月英家求治,二人发生感情而成婚。洪月娥至李月英处寻觅罗章,经月英调节撮合,亦与罗章婚配。秦英与罗章大破对松关。后秦英与薛丁山、樊梨花援军兵合一处,破三阴阵,打败番兵,解下太子等众之危,凯旋而归。故事来自《秦英征西》。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大破对松关  清代版/灯画/墨线/纵53.1厘米·横35.5厘米/恒聚兴/河北武强 

《大破对松关》乃大型成套竖灯方之第三幅,仅存墨线版。章法结构及绘画风格与国外收藏之武强早期灯画相似,在有限的画面中表现复杂的故事情节,并衬以殿堂环境的描写,结构合理自然,连贯一气,显示出民间画工的不凡技艺。武强年画风格质朴刚健,造型生动夸张,线条简率挺拔,具有浓重的燕赵豪情和独特的乡土风味。灯节之时,一边欣赏,一边与心中熟悉的戏文情节进行“对读”,也使得此类灯画可百看不腻。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大破对松关(局部)

《三侠五义》
宋仁宗时,南侠展昭身手了得,数次有功于开封府,被皇帝封“御猫”。卢方、韩彰、徐庆、蒋平、白玉堂五位义士不服,寻衅开封府,是为“五鼠闹东京”。后众人相继归顺,成为包拯部下。根据武强年画博物馆收藏的一套《三侠五义》灯方线版,该套《三侠五义》灯画本有四册,共二十出故事。本幅是第二册,与武强年画博物馆所藏第二册相比,大同小异,不同之处是此图在每一出画面旁边均增加了解释故事的题字。所绘故事内容依次为:庞太师赔罪(六出)、受封“御猫”(七出)、回乡祭祖(八出)、比武订婚(九出)、白玉堂石子打赵虎(十出)。刻绘人物繁多,情节生动,风格诙谐,市井气息浓郁。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三侠五义  清代版/灯画/墨线/纵53.4厘米·横35.5厘米/河北武强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三侠五义(局部)

《纪九经救白玉楼》
昆山书生张彦听信谗言,怒写休书,逼走妻子白玉楼。白至观音庵暂歇,又遇张彦,苦苦分辩,张不听其言,将白踏晕离去。后白被暗卖与客商江夏做妻,回乡途中,白醒而不允,举石砸江夏,将其溺亡,改男装出逃。遇金秀荣彩楼择婿,白被彩球击中,恐身份暴露,催马再逃。又遇山贼,料难逃此劫,遂自缢于林中。恰被驸马纪九经所救,并收为义女。后张彦知白蒙冤,外出寻妻,历经波折,终与白团圆。武强年画博物馆藏“义兴成”画店《白玉楼讨饭》灯方一套,共有四幅,此为其一,绘白玉楼醒来,向纪九经禀明身世的情景。评剧及河北梆子中皆有此剧目。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纪九经救白玉楼  清代版/灯画/木版套印与墨线/纵35.1厘米·横46厘米/义兴成/河北武强 

北方农历新年有赏灯的习俗,灯画上的谜语,可供人解玩。此二图一为墨线,一为套色,对比观看,别有一番趣味。画面上方题有“真龙天子修山道”的谜面,谜底未详,有人猜“王安石”,别解为“王安装石头”。还有人猜“王通”,别解为“君王使山路开通”。 
《曹操献刀》
董卓弄权,袁绍密书王允,谋乘间杀之。王遂借寿宴之名邀群臣商议,曹操自言可断董卓头颅,并向王允借七星宝刀,沥酒设誓,辞众人而去。转日,曹操藏刀入相府,见董卓背向卧于床上,急掣刀欲刺。不料董卓见衣镜中曹在背后拔刀,忽回身相问。曹惶遽,持刀下跪,谎称献刀,后借试马奔逃。董卓知其杀意,悬赏缉拿。曹逃至中牟县被擒,县令陈宫敬其忠直,私行释放,并弃官同逃。路遇曹父故人吕伯奢,吕尽心款待,家人磨刀宰猪,曹疑其图己,遂杀其全家。奔走途中见吕沽酒而归,亦杀之。陈宫怨曹不义,趁夜离去。京剧《捉放曹》,一名《中牟县》,又名《陈宫计》。故事见《三国演义》第四回。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曹操献刀  清代版/灯画/木版套印与墨线/纵32.7厘米·横43.1厘米/义兴成/河北武强 

武强年画《捉放曹》灯方一套,共有四幅,此为其一,绘曹操刺杀董卓未成,诈称献刀的场景。此图在表现情节的惊险刺激之余又为人物增添了灵动与诙谐的味道,尤其是曹操与董卓的面部处理,脸上鲜明的弧线模仿的乃是戏曲中奸臣的典型脸谱。画面右侧可见一女子侧脸偷看内室,似已目睹了事情的全部。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曹操献刀(局部)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曹操献刀(局部)

画面上方题写的谜面是“猜灯谜”,打一戏名,且谜语与画面情节无关。《燕京杂记》谓:“初二至十六,开琉璃厂,上元设灯谜,猜中以物酬之,俗谓之打灯虎,谜语甚典博,上自经文,下及词曲,非学问渊深者弗中。”由此可知,“灯谜”又称“灯虎”,猜灯谜,即“打虎”。因此,此谜语的谜底便是《打虎》,该戏演绎的是武松景阳冈打虎之情节。 
《智激黄忠、双取定军山》
魏将张郃攻葭萌关,老将黄忠不服年老,被诸葛亮施以激将法,与严颜合力战败张郃,攻下曹营屯粮之处——天荡山。后黄忠另引兵马攻打定军山。曹军守将夏侯渊出战,黄忠久攻不下。夏侯擒去牙将陈式,黄忠擒住夏侯之侄夏侯尚,黄故意于走马换将之时,箭射渊侄,激怒夏侯渊来追,引至荒郊,用拖刀计斩渊,夺取定军山。京剧《定军山》,一名《取东川》,又名《一战成功》。故事见《三国演义》第七十至七十一回。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智激黄忠、双取定军山  清代版/横批/木版套印/纵32.7厘米·横52.6厘米/王荣兴/苏州桃花坞 

《智激黄忠、双取定军山》图绘黄忠和严颜双双讨令出征的一幕。画面正中是诸葛亮手摇羽扇坐于帐下,身边有赵云护佑。另有八名士兵分立左右,举旗持刀,场面森严。帐前老将黄忠与严颜两人皆执令箭,正欲出征,并各有侍从抬刀、备枪。画面对主体人物之外士兵的表现也极为生动,神态宛然。尤其是为黄、严二将扛兵器的部卒,皆气势十足,似互不相让。画面设色雅致,套有绿、红、紫、黄四色及淡灰色,黄色褪色较为严重,已经变得极为浅淡。画面左侧加印有“每张人民币三分”字样,可知其为1949年后以旧版重新刷印之作。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智激黄忠、双取定军山(局部)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智激黄忠、双取定军山(局部)

《薛丁山征西大破金光阵》
西凉元帅苏宝同借兵百万,于芦花河摆下金光阵,誓败唐军,又请众道仙镇守四方。薛丁山求教王敖老祖,并与妻樊梨花商议,于青龙黄道吉日破阵。是日,樊梨花升帐点兵,命秦汉、窦一虎攻东门,自领薛金莲(薛丁山之妹)、刁月娥、陈金定、窦仙童攻南门。薛丁山为后队,两边接应。不料,樊梨花因战冲撞了胎气,腹痛难忍,番将趁势反扑,将其围困。仙童、金定及丁山来援,夫妻四人合力拼杀。于乱军之中,梨花产子,血光冲天,将众妖道冲为飞灰,终破金光阵,擒苏宝同。各国番兵皆四散奔逃。 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薛丁山征西大破金光阵  民国版/贡尖/墨线/纵61.4厘米·横109.2厘米/天津杨柳青 

《薛丁山征西大破金光阵》图绘秦、窦二将与铁板道人缠斗,樊梨花祭出诛妖剑,刁月娥摇动摄魂铃大战苏宝同、赵(图中写作“李”)通明,薛丁山、薛金莲入阵支援的场景。故事见《说唐三传》第五十一至五十三回。所绘人物及细节众多,又为激烈的战争场景,但仍井然有序,张弛有度,可见画师技艺高超。年画之美|民俗“戏出”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薛丁山征西大破金光阵(局部)

此图为王树村先生旧藏,虽遭火焚,但画面基本完整,唯题目中少了一个“金”字,实乃不幸中的万幸。题目左侧有“天津教育科画工师王绍田稿”字样,可知此图乃是民国初年杨柳青画师王绍田所作的改良年画。王绍田一共创作了七十多幅内容健康和较有历史教育意义的故事画样,以供杨柳青年画作坊采用。因勇于改良年画,故被天津教育科授予“画工师”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