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牛是农耕社会与人民生产、生活关系密切之家畜。牛与人的生活朝夕相伴,人们也在各种民间美术品中塑造了形形色色的“牛”形象。各大民间年画产地中印制及张贴《春牛图》较为普遍,山东、河北、陕西、山西等地的《春牛图》,构图、布局较为简单明了,苏州桃花坞、上海小校场等地的《春牛图》形式多样,且多与吉祥、颂祝、财富、故事等相互配搭,如《洪福天齐春牛图》,画中双勾填花“洪福天齐”四个大字,空隙处绘有天官赐福、正乙玄坛、利市仙官等赐福添财之神仙人物,而主图边饰以十二生肖。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的“年画之美”专栏本期呈现的是年画中的春牛。

作为农业大国,自古以来,中国就视农业为立国之基。而牛是农耕社会与人民生产、生活关系密切之家畜,如农民耕田、拉车、磨房、肉食皆赖于牛,牛与人的生活朝夕相伴,人们也在各种民间美术品中塑造了形形色色的“牛”形象,它们或是与农耕农事相关的“春牛图”,或源自于民间的“牛王”信仰,又或者和新春的吉祥祝颂之寓意关联,凝聚着普通大众卓越的创造力,并承载着人们期盼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万象更新的朴素愿望。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春牛图(局部) 山东潍县

每年春节,万物复苏,春回大地,民间有迎春、打春的习俗,耕牛是迎春时“鞭春牛”仪式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鞭春牛”指的是将专门制作的土牛迎接于府前,由专人鞭打,也谓之“打春”,其中仪式细节皆按天干地支五行的例律来安排。古时人们以鞭打土牛的行为送冬迎春,并提醒人们春耕即将开始,勉励农人要勤于农事。在我国,塑土牛的习俗由来已久,早在周朝时,周公就于立春日制土牛来预知农事,宋·高承《事物纪原》对此有过记述:“周公始制立春土牛。盖以土牛,以示农耕之早晚。”东汉时,《后汉书·礼仪志》亦有“立春之日……施土牛耕人于门外,以示兆民”之描述。随着迎春习俗的日益丰富,出现了芒神信仰。芒神,又名句芒、勾芒,是主宰草木与万物生长的司春之神,被奉为木官,民间谓之“春神”,“立春祭青帝句芒”遂成定制。《隋书·礼仪志》中始有以彩杖击牛之记载,即后世之打春。北宋年间,《东京梦华录》载:“立春前一日, 开封府进春牛入禁中鞭春。开封、祥府两县,置春牛于府前。至日绝早,府僚打春,如方州仪。府前左右,百姓卖小春牛,往往花装栏坐,上列百戏人物,春幡雪柳,各相献疑。”描述的是宋时衙署于立春前一日置春牛于府前,次日凌晨打春之情景。明代,立春前一日,京兆尹率领属官迎春,并从城东将土牛、芒神迎入府中,然后再依次向皇上、圣母皇太后、中宫、皇子进春。此时的土牛和芒神已配有彩亭,金碧辉煌,制造工致。明人刘侗《帝京景物略》亦载:“立春候,府县官吏具公服礼句芒,各以彩杖鞭牛者三,劝农也。”点明了鞭春牛的功能。清代打春沿袭明制,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描写立春时,“京师除各署鞭春外,以彩绘按图经制芒神土牛”。清人顾禄撰苏州地方志书《清嘉录》云:“立春日,太守集府堂,鞭牛碎之,谓之打春。农民竞以麻麦米豆抛打春牛,里胥以春球相馈贻,预兆丰稔。百姓买芒神春牛亭子,置堂中,云宜田事。”此外,《清嘉录》还记载苏州在旧历新年时:“城中圆妙观,尤为游人所争集,买画张(即年画)者聚市于三清殿,乡人争买芒神春牛图。”此时,象征丰收的春牛图像已普遍流行民间。
年画《春牛图》表现了人们对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祈求,其形式多样,有的带有节气表,有的则是以春牛为主题的吉祥图画。比较常见的是带有历画的一种,上有一年二十四节气及日历等,可指导农家一年的生产。《春牛图》年画的图案形式较为程式化,图中主要由芒神和春牛组成。芒神形象有一定规制,多为长相清秀、头扎双髻、手执柳鞭的牧童,其所穿之鞋及站立位置颇为讲究。芒神如赤两脚,则预示来年雨水较多,应注意防汛;芒神如两脚穿鞋,则预示来年天气干旱,应适时灌溉;如芒神履一足,赤一足,则预示来年雨水适中,风调雨顺,可获丰收。此外,如芒神站于牛前方,则说明该年的立春日在春节之前的腊月中,提醒人们春来早,应及时春播,不要误了农时;如芒神站于牛后方,则说明该年立春日在春节之后的正月里,冻土未解,不宜早耕。《春牛图》中牛的形象也多为民间常见的大黄牛,突出其头部的曲线转向,使其看上去壮硕有力,而身体毛发的刻画细致入微,常毫发毕现,根根分明,对刻版师傅的水平要求很高。
我国各大民间年画产地中印制及张贴《春牛图》较为普遍,概括来讲,山东、河北、陕西、山西等地的《春牛图》,其构图、布局较为简单明了,尺寸规格不大,主要突出芒神和春牛形象;而南方苏州桃花坞、上海小校场等地的《春牛图》形式多样,且多与吉祥、颂祝、财富、故事等相互配搭,画面内容丰富,寓意深刻,尤其是桃花坞清代所印制的双勾填花历画《春牛图》,有“洪福齐天”、“天下太平”、“福寿双全”等多种,为其他地方所罕见。如《洪福天齐春牛图》,画中双勾填花“洪福天齐”四个大字,空隙处绘有天官赐福、正乙玄坛、利市仙官等赐福添财之神仙人物,而主图边饰以十二生肖。画面上方左右分别为月份表和寓意趋利避害的喜神方与刮锅日期,因民间多用火烧锅,除锅底灰亦要选吉日,故设此刮锅图。下方左右为农人耕种及收获场景,六十甲子文字环绕四周。下方正中芒神正鞭打春牛,点明主题。因牛背驮有聚宝盆,且图中诸多吉祥人物,该作品也可谓是吉祥画形式的“春牛图”。《天下太平春牛图》中,双勾字内填绘天官、菊、梅、桂花等花卉,“天”字上一怀抱如意之天官和花神仙童,下衬有巨大元宝图案,春牛、芒神、十二花神等分列周围,外框为天干地支文字排列。图上两方空白处,是根据每年二十四气节的不同月日、顺序更换,犹如“灶君马”上的节气表,此种年画的日历版与画面为不同的两块,印刷时只需更换不同年份的日历版,主体画面画版多呈固定形式,多年不曾更换。另有《福寿双全春牛图》,其形式与《天下太平春牛图》基本类似。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洪福天齐春牛图 江苏苏州桃花坞 

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天下太平春牛图 江苏苏州桃花坞 

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民国时期的 中华民国三十二年福寿双全十二花神春牛图 江苏苏州桃花坞

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民国时期的中华民国三十二年福寿双全十二花神春牛图(局部)

此外,苏州桃花坞还有一幅《大清光绪廿五年春牛图》,亦为历画形式,图上刻有十二个月大小月建(大月建三十天,小月建二十九天),每月里又有两个节气,共二十四节气,是农业劳作的重要依据。此图下方圆形构图中央为芒神、春牛、春官等形象,两侧还绘刻了纺织养姑、溺女伤子、骂母蛇咬、虐媳还报四图,劝诫人们要尊老爱幼,勿虐母媳,具有一定的善教意义。画面边框绘有牡丹、莲等缠枝花卉,间或穿插十二生肖,使画面更为丰富。全图色彩仅黑、蓝二色,不用红、橙等喜庆艳色,供守制服丧之家所专用。另一幅《民国二十一年发财春牛图》将财神与春牛绘于一图,是人们祈求新年进财与风调雨顺朴素愿望的集中体现。画面上部文武财神端坐正中,两旁有招财使者、利市仙官及刘海、善财童子等吉祥神祇,下部表现芒神手牵驮着聚宝盆的春牛,春官紧随其后,朝臣敲锣打鼓,气氛热烈喜庆。此类年画为清代旧版,年代逐年不断更换,其余则使用旧样,两旁空白处亦为节气表,尚未添印。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清 大清光绪二十五年春牛图 江苏桃花坞

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民国二十一年发财春牛图 江苏苏州桃花坞

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还藏有几件上海小校场年画“春牛图”,皆为清光绪年间印制,其中一幅《光绪念八年鞭打春牛图》鞭打春牛者着清代官袍,周围人等也皆为清人打扮,具有鲜明地时代印记。最为特别的是,画面远景中为一“后稷祠”,祠中供桌上供有牌位和蜡烛,因后稷被民间奉为农神、耕神,故设此画面,该形式仅见于上海小校场年画中。同藏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的另一幅上海小校场沈文雅画店印制的《光绪二十七年御春牛图》,描绘的是皇帝亲督鞭春牛的场景,画面上方端坐者为皇帝,身后有执扇侍从与甲胄护卫,两旁文武官员呈对称排列,图中人物均看向画面中央的鞭春牛场面。此图构图与苏州桃花坞《民国二十一年发财春牛图》类似,可看到二地年画之影响互渗。
山东与春耕相关的年画体裁均为潍县年画常见的“大横批”,即横幅构图的三裁。画面内容上除有传统的“春牛图”外,还增添了天子耕田的主题。其中一幅《春牛图》画面最上方为文字,上书:“新春天喜福星来,人人遇见大发财,庄农遇见收成好,买卖遇见财见财,出门遇见喜见喜,开市遇见福气来,修盖遇见发宅舍,人口兴旺无祸灾,有人遇着新春画,运气顺妥银钱来。”又有“丰收太平年,短工犯了难,东村好饮食,西庄多给钱。”中间画面绘天喜星下凡和马下双驹等吉兆。画面右方立有四锄,坐有三人吃饼,表示人少活多。最下端画面有东西两村争抢短工及鞭打春牛之场景。此图无日历、节气等画面,故作一般吉祥年画来贴。另一幅《大清光绪三十一年春牛图》绘立春前一日官员率民迎春牛之场景。官员身后有一大象,手执“万象更新”旗之侍从站立于旁,与之对应的画面右侧为芒神鞭赶春牛,图中央一名听差手执报春牌,跪请官员迎请春牛。后方绘手持四季花卉的童子及松下农夫等图案,皆寓意“一年之计,惟在于春”,企盼春耕顺利,风调雨顺。画首写二十四节气以提醒和指导农户务农事宜,画中题诗“冬去春来暖气多,万象更新百事和,士农工商百吉庆,五谷丰登太平歌”点明主旨。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春牛图 山东潍县

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清 大清光绪三十一年春牛图 山东潍县

表现天子耕田的潍县年画为《二月二》,此图虽与“春牛图”有所差异,但同样表现了春耕的主题。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载:“二月二日,古之中和节也,今人呼为龙抬头。”“二月二”与二十四节气中的“惊蛰”有关,惊蛰过后,大地复苏,万物回春,人们期望神龙出世震慑一切毒虫,并期望丰收,民谚亦有“二月二,龙抬头,大家小户使耕牛”的说法。画中绘群臣护卫皇帝耕田,正宫娘娘送饭的情景,反映了民众期望皇帝下田种地,知道农民疾苦,天下方能国泰民安,五谷丰收。据当地艺人相传,此年画是画工送与朱元璋,并借此劝其放弃暴政,重视生产,使百姓得以安居乐业。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二月二龙抬头  山东潍县

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二月二龙抬头(局部)

山西年画的《春牛图》多分布于晋南的新绛、临汾等地,画面样式雷同,区别仅在于有无年历。其中无年历的一幅《春牛图》,画面中央为芒神和背顶牡丹花的春牛,旁边题有:“我是上方一春牛,差我下方遍地游,不食人间草合料,丹吃散灾小鬼头”的谚诗。下端有“三人九饼,五谷丰登”字样,象征吃用有余。另一《民国三十二年春牛图》上方标有日历,题诗稍有不同:“我是上方一春牛,来在人间遍地游,五谷丰登歌大有,三壬九丙有余留”,此处的“壬”“丙”根据正月初一后的干支日期而排,如当年正月初三是壬日,初九为丙日,则本年为“三壬(人)九丙(饼)”,预示不愁吃穿。山西的春牛图既有祈求老天保佑农事生产,寓意五谷丰登之意,又有驱鬼散灾之功用,在晋南民间颇受欢迎。在临汾当地,在迎神赛会上还有纸糊春牛的习俗,人们会分食纸糊春牛肚内的核桃、红枣、花生等,寓意好兆头。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春牛图 山西临汾

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春牛图 山西临汾

陕西凤翔年画中的《春牛图》分为瑞符和三裁两种体裁,其中又有紧跟时事的“春牛图”之“新变体”。以瑞符为体裁的《春牛图》中以对仗的形式分布有两幅窄长的画面,右幅主体图案由黄牛与句芒组成,上端扇形窗题:“今日打了春,年成保十分,庄家(稼)收的(得)好,买卖变黄金,坐(做)官当一品,富贵万万年”的吉祥之词,下方为三人吃九饼之场景,寓意富足安康;左幅以白象和天官组合,上题“新君登了位,天下太平年,到处五谷丰,白象人人知,谢天唱大戏,拱手念阿弥”的“春词”,画幅下端天官的身旁为马下双驹之图案,寓意牲口繁盛,农事丰收。该形式之《春牛图》在全国年画中仅见于陕西凤翔,当地将其作为春节时张贴的春帖。凤翔另一传统的《春发生财》“春牛图”中,芒神身着民国西装样式,赤一足,履一足,表示风调雨顺。画面中央的牛背驼一摇钱树,旁有一蝙蝠飞来,预兆“福”来到。上、下围格中绘有琴棋书画,左、右两边围格中绘流传民间的十二属相相克图,画面分为六格并上书“羊鼠不到头、虎蛇如刀斩、亥猪怕元(猿)猴、鸡犬不见面、龙兔一旦休、白马反(犯)青牛”等字句,此为古时候人们结婚配偶时的参照,是民间封建文化落后时期的产物,今已不被人们相信。该图在凤翔有多种相似地变体形式,仅在人物装束及文字布排上略有不同。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春牛图 陕西凤翔

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春牛图 陕西凤翔 

凤翔最具特色的《春牛图》为清末民初改良年画的新样式。图中人物头顶高缨帽,身穿西方武装袍,上配肩章,腰扎皮带,袖盘金线,而又绣“海水江崖”中国蟒袍之纹样。从装扮上看,似为袁世凯模样,其身后的灯上写有“三年新历”字样,面前有一卫兵单足跪地,手持“新春大喜”之春牌前来报春。图左为一戴礼帽,穿西装大衣,腿扎绑带的卫兵,手举五色北方政府之“国旗”,立于驼有摇钱树的大象旁。图右的芒神以同样装束而免冠赤一足,立在驼有牡丹花盆的春牛之后,画面空白处题“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此作品从人物装束方面虽为民国时期的新式“春牛图”,但其形式仍借鉴了封建社会官员迎春、打春的画面形式,与传统“春牛图”有一定的承袭关系。而图中人物之衣装,手中所持之“国旗”,也体现了辛亥革命后装束中西杂糅、国家政局不稳的局面,有历史研究的重要价值。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陕西凤翔

除了广泛流行于诸地的“春牛图”,牛神、牛王信仰及祭祀活动也在以农业为主要生产力的古代中国普遍存在,秦朝时,已有祭牛神的风俗。传为东晋道士许真人所著的占卜用书《玉匣记》中记载农历七月二十五日为牛王诞辰,届时人们焚香设供礼祭祀。由此产生的《牛王之神》、《牛马王》、《六畜兴旺》等纸马也散见于各年画产地。因牛生性吃苦耐劳,为农家必需之辅助劳力,且形象和善,纸马中的“牛王”多被塑造成头戴王冠,手捧玉圭的官员形象,人们将其贴于牛圈之中祭拜,以希图保佑耕牛健壮不染瘟疫,同时也提醒自己勿忘耕牛助人劳作之辛苦。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牛王之神 纸马 北京

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牛王马王 纸马 陕西蒲城 

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六畜五圣  纸马 浙江余杭

总之,牛是古代社会人们生产生活必不可少的忠实朋友,在长达三千多年的农耕历史中功不可没。牛代表着奋进与勤劳,也颇具务实与拓荒精神,这和如今社会提倡和秉持的敢于创新、勇于奋进的精神不谋而合。此外,牛在民间亦有聚财、旺财之美好寓意,故在六畜中备受人们喜爱。值此农历辛丑牛年春节之际,梳理民间年画中形式多样、与时俱进的各种“春牛图”,有助于如今的人们更加了解传统中国社会的风俗与信仰,进而“知来处,明去处”,希望能在大力提倡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今天,“春牛图”仍能发挥其独特的民俗价值和审美价值,被人们所珍视。年画之美|“春牛图”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福寿双全春牛图 江苏苏州桃花坞

(本文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