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相隔40年,朵云轩再现刘海粟《红牡丹图》等木版水印

上世纪八十年代,刘海粟曾授权朵云轩以他的《红牡丹图》、《石榴图》、《鸳鸯图》等6幅画作为底本,制作木版水印。作品印出来后备受追捧,并曾“以假乱真”被当成原作上拍。
将近40年后,12月12日下午,朵云轩木版水印刘海粟《红牡丹图》、《石榴图》发布会在朵云轩四楼展厅举行。朵云轩与ARTMENG空间合作,重印刘海粟的《红牡丹图》、《石榴图》两幅画作,与原先仅将木版水印作为原作复制品不同,此次将由艺术家女儿签名、钤印,探索限量版画艺术新模式。

朵云轩自创立之时起,就传承了木版水印这一传统技艺,迄今已经历百余年的薪火相传。2008年,朵云轩木版水印技艺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朵云轩与刘海粟的笔墨结缘,可追溯到1920年代,朵云轩曾是刘海粟在《申报》上指定的书画订件收件处。据国家级非遗朵云轩木版水印市级传承人,朵云轩副总经理郑名川介绍,1958年朵云轩木版水印室创建伊始,曾以众多上海的书画家,文博机构收藏画作为底本进行木版水印的印制,其中就包括刘海粟先生,他把自己珍藏的明四家之一仇英的《秋原猎骑图》借给朵云轩作为底本。这件作品是朵云轩在1950年代末期制作的,至今仍为绢本朵云轩木版水印的经典之作。相隔40年,朵云轩再现刘海粟《红牡丹图》等木版水印

木版水印《仇英秋原猎骑图》

1980年代,刘海粟又先后为朵云轩木版水印提供《红牡丹图》、《石榴图》、《芙蓉鸳鸯图》等6件精品力作做底本。尤其是两幅用日本金笺创作的《红牡丹》和《金笺牡丹》,之前没人用过日本金笺作木版水印的承印物,这两件作品的印制对水印技艺是挑战也是推动。这些作品印出来后都大受欢迎,经常能“以假乱真”,被拍卖行当作原作上拍。相隔40年,朵云轩再现刘海粟《红牡丹图》等木版水印

木版水印《刘海粟金笺牡丹》

相隔40年,朵云轩再现刘海粟《红牡丹图》等木版水印

《芙蓉鸳鸯》刘海粟 木版水印

相隔40年,朵云轩再现刘海粟《红牡丹图》等木版水印

《绿树重荫》刘海粟 木版水印

据悉,木版水印有三道基本工序:勾描、刻版、水印。要做到印制品能够乱真,必须勾好、刻好、印好,三者缺一不可。而这些全取决于艺人们的巧手慧心。比如上述木版水印仇英《秋原猎骑图》,就由有“仇英第二”之称的胡也佛择套勾描,分版数多达190多块。刻版、水印也是配备了朵云轩当时最好的名手韦志荣、杭文连进行雕印。
此次重印发行的两幅就是从刘海粟当年的6幅作品中遴选,分别为纸本《石榴图》和金笺《红牡丹图》,采用当年的老版印制。原作现收藏在刘海粟美术馆。《红牡丹图》其上题款:“天香齐放捧红云,国色朝酣上酒容,锦绣山河金鼓振,春光骀荡占东风”,为刘海粟86岁在钓鱼台为祝福祖国所作。作品运用大写意没骨画法,用洋红画花、石青点叶。红与青,形成强烈反差,增加了作品的装饰性,既雍容华丽又质朴灵动。相隔40年,朵云轩再现刘海粟《红牡丹图》等木版水印

《红牡丹图》刘海粟 木版水印 金笺纸

刘海粟的女儿刘蟾提到,《红牡丹图》和《石榴图》两幅画的风格完全不同,《石榴图》更有书写的感觉,有飞白,其笔意用木刻版画的技术表现出来非常生动。父亲也很喜欢,过去常常拿来送人。《红牡丹图》是水墨,水墨在宣纸上印制难度就很大,在金笺上表现水墨笔意,难度很大,非常佩服朵云轩的木版水印技艺。相隔40年,朵云轩再现刘海粟《红牡丹图》等木版水印

《石榴图》刘海粟 木版水印 宣纸

据悉,首批重印的《红牡丹图》、《石榴图》作品各99幅,限量编号发行,每幅作品均由刘海粟女儿刘蟾女士签名、盖印,同时加盖刘海粟先生印章。相隔40年,朵云轩再现刘海粟《红牡丹图》等木版水印

朵云轩木版水印印制现场

谈及此次的合作,郑名川对澎湃新闻表示,在非物质文化遗产倡导见人、见物、见生活的当下,如何把国家级非遗项目木版水印技艺融入到人们的生活成为一种新探索。时隔40年重印的两幅作品,从木版水印技艺来讲区别不大,但是这次有画家子女签名,然后盖刘海粟本人印章,还有限量编号,这符合了西方推广版画的一些特征,是将其作为版画艺术品的形式进行的一些探索。相隔40年,朵云轩再现刘海粟《红牡丹图》等木版水印

朵云轩木版水印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 林玉晴

“木刻水印是一项国家级非遗,从我们现在时兴的角度来讲,是国家现在非常倡导的一种传统文化新的途径和方法。” 刘海粟美术馆馆长阮俊说,刘海粟美术馆当时做过一个展览叫《论姑苏版画对日本浮世绘的影响》,江南地区传统的木刻水印技艺在明清以后有非常大的一个发展,尤其它传到日本影响了日本浮世绘,而日本浮世绘它又间接影响了欧洲的印象派,可见我们传统的技艺在海外其实有非常强大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