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往事|一个好汉三个帮:林风眠26岁担任北京艺专校长始末

今天是林风眠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日。林风眠(1900年11月22日-1991年8月12日)的艺术人生,色彩斑斓,跌宕起伏。他一生经历多次大起大落,关于他的生平事迹常常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很多盲点和空白,本文记述了林风眠26岁担任北京艺专校长的始末。往事|一个好汉三个帮:林风眠26岁担任北京艺专校长始末

林风眠(约1926年)

1900年11月22日,林风眠出生于广东梅县。他是我国现代美术教育的重要奠基人,一位开风气之先的艺术巨匠,为中西艺术的融合调和奋斗了一辈子。
林风眠的艺术人生,色彩斑斓,跌宕起伏。他一生经历多次大起大落,关于他的生平事迹常常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很多盲点和空白,有待人们进一步去厘清和辨明。往事|一个好汉三个帮:林风眠26岁担任北京艺专校长始末

1923年林风眠(中)林文铮(右)与李金发在柏林

比如,1926年初,林风眠从巴黎美术学院学成回国,年仅26岁就荣任北京艺专校长,以前很多人以为这份好运是缘于蔡元培先生赏识和推荐的结果。其实,现在从一些资料研究发现,他能年纪轻轻当上校长,除了运气之外,同两个和他一起留学的好友——王代之和萧子升的竭力促成有很大关系。往事|一个好汉三个帮:林风眠26岁担任北京艺专校长始末

林风眠《鱼鹰小舟》

王代之(1900 – 1974)是湖南湘潭人,他和林风眠一样,也于1919年考取华法教育会留法预备班,赴法勤工俭学。他先在巴黎市办的美术工艺夜校学习,随后又到巴黎果伯兰图画学校及灼米尔美术学院深造,拜罗丹学生大雕刻家布德尔(Bourdelle)为师学习,1921年进入巴黎高等美术学院。
王代之朴实能干,林风眠说他“赋性爽直,平日常闲静少言,其交友以趣味相尚,具艺术化之合群性,留法研究艺术者,无不乐与之往还”。又说“代之在侪辈中兼长于理事,尝热心有关艺术运动之组织,如霍普斯会,巴黎美术共学社,代之皆为发起人。”(林风眠《王代之君创作》,原载《世界画报》,1926年12月5日第66期,参见彭飞《不该遗忘的美术先贤——留法美术家王代之生平及对民国美术教育的贡献考述》,载《中国近现代美术留学史料与研究工作坊论文集》,页517,文化艺术出版社,2020年。)往事|一个好汉三个帮:林风眠26岁担任北京艺专校长始末

林风眠《伎乐》

“霍普斯会”是一个艺术团体,1924年初由一帮留法同学林风眠、刘既漂、林文铮、吴大羽、王代之等人发起成立。当年5月份,霍普斯会联络另一留法艺术团体“美术共学社”,在德法交界的斯特拉斯堡举办《中国古代与现代美术展览会》。当时蔡元培正旅居法国,担任筹备会名誉会长,亲自主持了展览开幕。这是中国有史以来首次在国外大规模展出艺术品,林风眠、林文铮、王代之、刘既漂、曾以鲁是筹委会委员,徐悲鸿、李金发、刘海粟、刘既漂、吴大羽、方君璧、王代之、曾以鲁、唐隽等人均有作品参展。王代之在里面发挥了很多作用,具体做了许多事情,大家一致认为他出力最多。
第二年,巴黎要举办万国博览会,为了让中国参加此次盛大展会,王代之又倾尽全力,回国奔走斡旋。为此他被推选为“留欧美术界特推总代表”,于1924年秋天回国筹款,受到京沪两地美术教育界的隆重接待。在北京期间,王代之与李石曾、熊希龄、易培基、熊秉谦、范源廉等政界文化教育界人士进行了接洽,展览得到普遍支持。北京国立美专的师生更是向他张开双臂,当贵宾一样招待。(同书,页519)
王代之为了筹集款项足足奔走了半年,他多次往返京沪之间。开始北京政府表示很支持,答应拨款两万大洋,结果王代之到财政部去要钱,七折八扣,仅要到一万元,还是分两次到账的。但无论如何,后来巴黎万国博览会的中国工艺美术展览办得非常成功,费用的主要部分即来自王代之的筹款,他的奔走运动功不可没。
也就是通过这次筹款,令北京方面对王代之的能力刮目相看。筹款任务完成后,他本来想返回巴黎,但教育部极力挽留,总长易培基是他的同乡,于是便邀请他在北京国立艺术专门学校担任美术教授。正是由于他的极力推荐,才促成林风眠一回国就担任北京艺专的校长。往事|一个好汉三个帮:林风眠26岁担任北京艺专校长始末

林风眠《梨花小鸟》

在王代之的一份手稿《我的回忆》中,他有如下叙述:
北京有个美术专门学校,因闹风潮,被军阀停办,刚刚恢复,改名艺专。因我才从国外回来,学生很喜欢和我接近。教育部和学校方面,也都要我参加学校工作,初任图案系教授,闻一多比我先进去一两个月,当着教务长。学生对学校提了很多改革意见,得不到实现,对校长刘百昭极端不满。因为他是学经济的,在教育部任高等教育司司长的时候,镇压过女师大学生运动。北京流传过两句口语,就是:“美专不美,医大难医。”那时医科大学,也是在党的地下领导下闹革命,与美专学生同样的激烈有名。艺专学生欲造刘百昭的反,提出“医学家办医学校,艺术家办艺术学校”的口号。同时又提出民选校长的办法。我向学生介绍了海外艺术运动的情况和同学林风眠的学习成就,推荐把他列为候选人之一。报上去以后,我与教育部连续反映学生对刘百昭的不满情绪,组织学生请愿,教育部骇怕学潮再起,同意了学生的要求,发表以林风眠为艺术专门学校校长。(同书,520-521)
北京艺专驱逐校长的学潮前后闹了有一年多,像画家余绍宋1924年冬教育部任命他当北京艺专校长,上任第一天就被十多个学生拦在大门外不让他进去,吓得他再也不肯就任。据研究者称,这是民国以来艺专学生发动的首次学潮,教育部缺乏应对经验,于是尽量满足学生的要求。从这个侧面也可看出新文化运动后,大家求新求洋的迫切心态,林风眠正好赶上了这股潮流,是学生们欢迎的“海归”人选。往事|一个好汉三个帮:林风眠26岁担任北京艺专校长始末

林风眠《山庄》

积极把林风眠推上北京艺专校长位置的还有萧子升。
萧子升(1894 – 1976),字旭东,后改名萧瑜,为留洋教师萧岳英之子,是著名诗人萧三的哥哥,湖南湘乡人。他是湖南省立一师的高材生,与毛泽东、蔡和森同为杨昌济老师的得意弟子,人称“湘江三友”。
他也是1919年赴法国勤工俭学,获巴黎大学博士。他一直追随国民党元老,也是赴法勤工俭学的发起人李石曾,并抱持无政府主义思想。萧是民国初年湖南青年参加赴法勤工俭学的主要策动者之一,在全国性的勤工俭学运动中他亦扮演重要角色。
萧子升1924年回国,追随李石曾,任国民党北平市党务指导委员、《民报》总编辑、中法大学教授等职。林风眠任北平艺专校长,也得到他的有力襄助。后来他又多次来往法国,从事文化交流事务。抗战期间,萧子升在香港与蔡元培交往频繁,经常去看他。1949年,他随国民党政府去台湾,后又到法国、瑞士。1952年他跟随李石曾去南美乌拉圭,从事文化教育事业,老死他乡。
由于李石曾的关系,萧子升能量巨大,据盛成的回忆录,说故宫盗宝案中失踪的书画宝物,就是由萧子升在国外负责看管,并得到蒋介石的授意,目的是“筹备军费,准备用卖宝物的钱来抗战。”盛成曾负责在海外调查此事。(《盛成回忆录》,页74,山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
李石曾虽说也是国民党元老,不过在历史学家顾颉刚眼里,他的口碑很是不堪。说李石曾勾结亲家易培基,以假乱真,盗取故宫宝物,又带着萧子升在北京干了不少坏事。(见《顾颉刚日记》,1947年4月14日中1976年6月5日之补记。)
林风眠就任北京艺专校长前夕,曾在王代之张罗下,在北京介绍留法画家兼作家孙福熙与林风眠见面,想请孙到学校任教。孙福熙专门写有《林风眠先生》一文,记叙他与哥哥孙伏园到王代之家里会见林风眠夫妇的情景。但见这位新晋校长风度翩翩,长发垂肩,西装笔挺。“旁边是萧子升先生,介绍我们于一位极年轻的法国女子,听到说的是法国话,我的心何等的清快,而且飘飘飞到大陆的西段了。这位尊严秀逸的女子是林夫人。”那天,林风眠亲自打开画卷,甚至踩在上面,给孙福熙兄弟观赏自己的成名巨作《摸索》等画幅。
从这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出,林风眠能就任北京艺专校长,多赖好友王代之、萧子升在背后的奔走帮忙。李金发的回忆《林风眠与我》一文中也说,林任北京艺专校长是留法同学王代之向同乡、教育部长易培基推荐的结果。其实萧子升既是易培基湖南一师时的学生,又因为李石曾与易培基的复杂关系(两人是亲家,又曾是上下级关系),里面的作用可能更为有力直接。
这一点,我们在蔡元培的日记中也得到印证。1938年7月8日,萧子升和王代之在香港到蔡元培寓所拜访,“二君与林风眠甚契,风眠之参加斯太斯堡中国美术展览会及任北平美专校长亦均由二君为之吹嘘。”(《蔡元培日记》,页569,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
王代之后来随林风眠一起参与杭州国立艺专的筹建,任总务长。后来,他淡出艺术界,辞职重返北京,估计也是同乡好友萧子升的关系,先后在北平大学、华北大学任教授主任并代理院长,农矿部视察国难委员会议员、世界教师职业联合会中国协会主席等职。抗战爆发后,王代之去了香港,后到昆明中国银行运输处任总务。1949年在昆明中国电力制钢厂任主任,一度还被选为昆明市人民代表。但随之而来的各种运动尤其是文革,让王代之备受磨难,于1974年逝世。往事|一个好汉三个帮:林风眠26岁担任北京艺专校长始末

林风眠《三只梨》

1926年3月2日,林风眠正式就任艺专校长,因原教务长闻一多辞职,林请留法同学王代之任总务主任,成为他的得力助手。对原来因学潮请辞的四位老教授,萧俊贤、谢阳、冯臼和彭沛民,林校长极力挽留。他又力聘齐白石为中国画教授,其实这也是王代之的主意和功劳,他和齐白石是湘潭老乡。另外,还聘请法国画家克罗多为西画教授。往事|一个好汉三个帮:林风眠26岁担任北京艺专校长始末

林风眠全家合影

同时,林风眠大行整顿,添置设备,改革课程,鼓励学生画模特儿,多走出校园写生采风。林风眠倡导组织各种文艺社团十多个,使得学校业余活动异常丰富,每周都有音乐会、展览会。他还亲自参加学生发起组织的“形艺社”,师生打成一片,融洽气氛。如此种种,学校面貌一新。
一年后的5月11日,林风眠发起的“北京艺术大会”开幕,声势浩大,历时二十多天,展出美术作品3000余件,并举办各种演出、讲座、批评会、舞会和毕业生欢送会等,形式多样,盛况空前。这场大会,王代之是主要谋划者和操办人,用力尤勤。往事|一个好汉三个帮:林风眠26岁担任北京艺专校长始末

晚年林风眠

“北京艺术大会”还正式提出艺术口号:
打倒模仿的传统艺术!打倒贵族的少数独享的艺术!
打倒非民间的离开民众的艺术!提倡创造的代表时代的艺术!
提倡全民的各阶级共享的艺术!提倡民间的表现十字街头的艺术!
全国艺术家联合起来!东西艺术家联合起来!

林风眠的这些行动和言论,引起北京教育部和奉系的惶恐。教育部长刘哲找林风眠谈话,说艺专“赤化”和“有伤风化”。林风眠后辞职,并写下长篇宣言——《致全国艺术界书》,号召艺术界团结起来,“为艺术战!”
2020年1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