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当传统大漆与画作相遇,董其昌书画博物馆呈现“偶然间”

在中国古代绘画史上曾出过众多书画名家和理论家,其中明代书画大家董其昌“南北宗论”观点的提出,不仅影响了明清以来四百多年的中国绘画艺术,也对近代江南文化影响较大。
澎湃新闻获悉,位于上海松江醉白池内的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近日举办的“偶然间”展览展出书画和大漆作品共计20余件。在其后的“偶然之间”不“偶然”——画与漆的跨媒材对话上,有关学者就江南生活与当下的跨材质“跨界”对话进行了阐述。
当传统大漆与画作相遇,董其昌书画博物馆呈现“偶然间”

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偶然间”展出的大漆作品局部

当传统大漆与画作相遇,董其昌书画博物馆呈现“偶然间”

“偶然间”现场

松江书画文脉,绵延千百年,源远流长,在中国古代绘画史上曾出过众多书画名家和理论家:从西晋的陆机、陆云、张翰、顾野王等,到元代的赵孟頫、管道昇、任仁发等,从明代的宋克、朱孔旸、沈度等,到清代的沈荃、王鸿绪、张照等,直至近现代的陆维钊、白蕉、程十发等。这些不同时期书画大家和理论家的出现,不但影响了松江书画发展史,也在一定程度上参与了中国书画发展史的建构。其中,董其昌有关“文人画”与“南北宗论”书画观点的提出,更是影响了明清以来四百多年中国绘画艺术发展的方向,也成为近代江南文化与海派文化发展的重要基础。
位于上海松江的醉白池,是一个保持着明清江南园林风貌的园林,与旧城厢豫园、嘉定古猗园、嘉定秋霞园、青浦曲水池并称为五大古典园林。醉白池为清初顺治、康熙年间顾大申所建,顾曾任工部主事,后宦海失意,返回故里松江,筑园林闲居自娱。他见苏东坡写有《醉白堂记》,述及唐白居易晚年曾筑堂于池上,以赏景咏诗歌舞宴游为乐。宋代名相韩琦推崇白居易,曾在故乡南阳建厅堂名“醉白堂”,顾大申引用前代两位名贤的堂名而冠名为“醉白池”。当传统大漆与画作相遇,董其昌书画博物馆呈现“偶然间”

松江醉白池

也有相关文献记载称,醉白池的前身是明代大画家董其昌的“董园”。“董其昌在城西另筑董园居住……园中有池台亭榭,风景清幽,宅第宏大,庭院雅秀。据考证,董园即今醉白池的前身,董其昌的大部分著作和书画精品,就是在这里创作的”。董其昌及松江画派、松江书派文友常在此雅集,泼墨觞咏。据清人章鸣鹤《谷水旧闻》谓,“醉白池为董思白觞咏处,国朝后归顾水部大申,近日则顾司训珠怀居之”。全园以一泓池水为中心,环池三面皆为曲廊院榭、亭台楼阁,园中建筑采用自然布局手法置池四周,置物互为对景,起到步移景换的艺术效果。当传统大漆与画作相遇,董其昌书画博物馆呈现“偶然间”

“偶然间”展出现场

此次在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偶然间:何娴倩、梁峰双个展”展出画家何娴倩的作品《影系列》,漆髹艺术家梁峰创作的大漆作品《坛城系列》,共计20余件。参展画家何娴倩自幼生长在松江,儿时即常去醉白池游玩,对醉白池的一山一石、一亭一榭都十分熟悉,于传统园林中熏陶成长。展览呈现的《醉白八景图册》即是画家以微观的视角,撷取庭院的局部景致,把江南庭院常见的门洞、漏窗作为主体,“绘制成景小意酣的小景图式”。当传统大漆与画作相遇,董其昌书画博物馆呈现“偶然间”

《醉白八景》之一 

另一位艺术家梁峰少年时期师从漆艺名师学习传统大漆工艺,青年时徜徉于当代艺术之浪潮,在一个阶段的绘画、摄影创作后,又回到精神上的归属地——漆髹艺术,作品中常暗含儒释道的旷达与野逸。据介绍,两位艺术家相识多年,不约而同地在自身领域耕耘传统技艺,亦追求艺术表达上的革新与突破。当传统大漆与画作相遇,董其昌书画博物馆呈现“偶然间”

梁峰大漆作品《坛城系列》

当传统大漆与画作相遇,董其昌书画博物馆呈现“偶然间”

梁峰大漆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展览呈现了一件两人以花鸟画与大漆合作的作品《燕雀图》——画家以国画工笔技法绘制燕雀,梁峰以大漆点睛,复刻宋代“生漆点睛”的艺术技艺。此次展览的学术主持、原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主任单国霖特撰文以徽宗《柳鸭芦雁图》为例,对此进行了阐述:
图画中运用生漆作为材料媒介,历史上是有记载的。南宋邓椿《画继》卷一 “圣艺.徽宗皇帝” 记载:“于是圣鉴周悉,笔墨天成,妙体众形,兼备六法,独于翎毛,尤为注意,多以生漆点睛,隐然豆许,高出纸素,几欲活动,众史莫能也。”邓椿《画继》记载的画家,至南宋乾道三年(1167)为止,距离徽宗在位时间(1101——1125)仅四十余年,他所记载的徽宗艺事应该不是虚妄的。从现存传世的徽宗《柳鸭芦雁图卷》观之,其中《柳鸭》图中白头乌的眼睛很可能是用生漆点睛的。细观白头乌使用的墨色,其羽毛部分墨色黝黑,微泛青光,是使用上等的佳墨,而白头乌的眼睛更为黝黑,而且发亮,微高出纸面,应该是用生漆点睛,更显得奕奕生神。这是古画中使用生漆材料的突出例子。”当传统大漆与画作相遇,董其昌书画博物馆呈现“偶然间”

《燕雀图》中以漆点睛

10月26日,在上海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偶然之间”不“偶然”——画与漆的跨媒材对话上,上海董其昌书画艺术馆负责人说,这是董其昌书画艺术馆第一次举办这类跨界的展览,“虽说这个展览是在偶然间形成的,但是放在我们这个馆却是恰如其分的。艺术家在继承传统的同时,都有自己新的想法,在某种程度上说,这与董其昌的艺术理念是相通的。作为艺术馆的我们这一批人,在更多的研究和梳理董其昌和松江画派的同时,更要关注我们当代艺术家的创作。”当传统大漆与画作相遇,董其昌书画博物馆呈现“偶然间”

“偶然之间”不“偶然”——画与漆的跨媒材对话现场

程十发艺术馆副研究馆员陈浩认为,此次展览一方面是追忆和致敬,另一方面是体会和参悟,“即以我们现代人的视角去参悟四百年前古人的心境和笔下的乾坤。《醉白池园景图》以窗格为视角来作为观看的方式或者技巧,这是一种小中见大,比较符合松江的人文气息;艺术家梁峰大漆作品以‘跨界’的形式展出,也启发我们在以后的跨界尝试中,将书画和大漆艺术,乃至我们的家具或者其他更多的跨界联合带入以后的展览中,来丰富对松江人文的阐释。”当传统大漆与画作相遇,董其昌书画博物馆呈现“偶然间”

“偶然间:何娴倩、梁峰双个展”海报

杭州博物馆研究人员温玉鹏认为,董其昌曾倡“南北宗”论,是一种跨地域的“跨界”对话,而其对江南物质生活的倡导,则可视为一种跨材质的“跨界”对话。如今将绘画与漆器,同时在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展出,也颇有一种“认祖归宗”的意味,与董其昌对话,与古人对话,俯仰之间,在“叙事”中赋予事件秩序和意义,倒是十分直白的表明:我们正在书写艺术史,“偶然之间”不“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