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法展赛网首页
  2. 艺坛快讯

聚焦国展|何应辉:当代书法家文化素养之我见 –

聚焦国展|何应辉:当代书法家文化素养之我见 –

何应辉:当代书法家文化素养之我见

       当下书法创作尚存在如下主要问题:跟风模仿,面目雷同;轻内涵重形式,在外在形式的处理上多有拼凑,而在拼凑中又往往暴露出美术修养的欠缺;刻意造作、为新而新,或变形有违书理,或范式选择有违本真,甚或借助电脑手段集古人字作放大处理拼凑成篇;重于形式技巧表现而缺乏内在精神境界与人格力量的表达;欠缺文字学、文学素养,错别字难以消除,书写内容抄录太多而自创太少;学风浮而不实,或欠于对传统的深入认识,曲解前贤、妄下断语,或壶半鸣雷,盲目自大,浮夸海吹;非艺术因素的介入,导致艺术本体的质量与名利诉求的关系倒挂。凡此种种,均归因于作者文化素养和人格修养的不足。文化素养与人格修养实不无关系,但这里着重谈及文化素养问题。

       书法家的书内功虽亦包含在文化素养之中,但仅靠书内功而忽视相关的文化素养必然行之不远,更不能得到升华,获得高的艺术境界与品位,这是毫无疑问的。书家固须具备过硬的书法实践功夫,但同时亦宜以文学陶冶情操,提升精神生活之品位;以史学作文学、哲学、艺术学、书学之基础;以哲学培育世界观,求得正确的思想方法;以美术提高对视觉形式美的感知、把握、创造的修养与能力,并深化对书理的领悟;以音乐、舞蹈激荡情感,营养心灵,体察时空合一的运动节律美;以山川游历贴近自然、荡涤心胸、变化气质,陶泳天人合一之自由;以社会生活之复杂深刻来洞见人性,磨炼智慧与意志,蒙养浩气,增进善心。总而言之,进德修业,发而为书。

       知识的积累并不等于文化的修养。孙过庭云:“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作品中情性的诗性表达绝不等于情感的原始发泄,它需要净化、提炼、升华,其间的关键是以文化人,以文养心,铸就风骨。从文化素养与人生历练到艺术家的作品,其间必须经历两种转换:其一,善于从文化与生活的积累中化取养料,以此来蒙养、陶冶自己的内心世界,升华自己的灵魂;其二,锤炼出自己的艺术语言,以此写出自己的精神来,从而实现艺术家不同于常人的责任。艺术家从文化与生活的积累中所化取而来蒙养自己内心世界的这些养料,康定斯基把它称为“充实和陶冶了心灵的物质”,并说“它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这种养料来源于三个方面:人类文化的优秀成果、作者的社会生活经历以及自然万象。艺术家的这种化取、蒙养、陶冶的功夫,在第一种转换中起着最为关键的作用,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精神过程。要实现这一过程,关键有两点:一是基于艺术立场的通感、通识。二是主体精神的觉悟。这两者是缺一不可的。正是通过这第一种转换,得以养就一颗文心,树立风骨。而前述第二种转换,便是通过书内功的锻炼,由技而进于道,实现艺术创作所必须的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的统一。

       在不断深化书内功的同时,高度重视加强相关文化素养,应是当代书法家亟待更好地解决的重要课题。(文章有删节)

(选自中国书法报225期2—3版)

十一届国展入展作品选登

聚焦国展|何应辉:当代书法家文化素养之我见 –

 于全能(吉林) 王勃《滕王阁序》中堂 240cm×107cm

 

聚焦国展|何应辉:当代书法家文化素养之我见 –

 谭振声(河南) 节选《菜根谭》中堂 248cm×128cm 

 

聚焦国展|何应辉:当代书法家文化素养之我见 –

 何宗国(湖南) 《自作赋文》中堂 226cm×126cm

 

聚焦国展|何应辉:当代书法家文化素养之我见 –

 刘薪航(江苏) 《李白诗五首》条幅 220cm×42cm

监制|杨超

图文编辑|王小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