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州:爱情之城,创造之城,美酒之城

爱情之城,创造之城,美酒之城

文/易旭东      图/了之

四位“老炮”的“连续剧”还在上演,

“候补老炮”了之也在“茁壮成长”。

严家弯湾“君伙库”毗邻“梓潼庵”,

我俩都喝文井江的水,

踏黑石河的浪。

他,一个地道的崇州人;

我,一个“梓潼少年”。

在“君伙库”里谈到崇州,

一拍即合

古蜀文明的起源地,

古蜀文化的核心地带。

 

崇州:爱情之城,创造之城,美酒之城

 

崇州,爱情之城。

蜀中之蜀。古地旧称“江原”,古称蜀州。

将现在的都江堰、温江、大邑等地,统于一体。

岷江中游平原区域,天府之国的腹心地带。

“江”,滋养成都的岷江,“原”,文明的起源。因“原”“源”相通,古人误将“其水错综散流,形如井字”的河流,发源于成都平原西部的边缘山区的文井江,流经崇州、大邑,于新津境内注入岷江。在怀远镇以下,习惯称为西河。岷江中游的重要支流,当作“江之源头”,命名为“江原”。尽管是地理错误,但寄予了“古崇州人”对于源头的尊敬。

崇州的母亲河。成都市第二水源地。

蜀王杜宇,古崇州女婿。

“农耕女神”,生有国色。

朱利诞生在文井江畔的朱亭。

今崇阳街道朱氏街。

朱提部落的首领,所在部落为朱氏。

杜宇。万物自木生,自土生。

木与土合,便为杜。天下四方为宇。

两个字,寄予了浩瀚的期望。

 

崇州:爱情之城,创造之城,美酒之城

杜宇部族来到上芒城、下芒城一带古江原的平坝时,朱利部族处于由住牧向农耕的转型中,农作技术发达,不仅植麻、种小麦和菽类,而且已经掌握了水稻种植与酿酒技术。

杜宇见了朱利,两情相悦。

结为夫妻后,朱利辅佐杜宇称帝和“教民务农”。

史称“望帝”的杜宇,古蜀称帝第一人。《水经注》记载:“望帝者,杜宇也,从天下。女子朱利自江原出,为宇妻,遂王于蜀,号曰望帝。”

“王曰杜宇”。在《华阳国志》中,杜宇颇有作为,建立蜀国后,首先“教民务农”,带领人民治水,实行按季节耕种的农耕制度,文井江两岸五谷丰登。

又在聚落的基础上,逐步建成一座颇具规模的城邑(今崇阳镇城区)。

屹立在山川平坝之间,坐拥良田千顷,远眺群山耸翠,江中船只往来,路上旅人不断,一派欣欣向荣的繁华之景,在天府之国的腹心,演绎着富庶、安宁的“蜀中之蜀”的盛景。

江源之地成为长江上游农业发祥地。

成都平原得以发展兴盛。

古蜀国母,演绎古蜀国最早的爱情传奇。

诠释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

 

崇州:爱情之城,创造之城,美酒之城

崇州,创造之城。

古蜀国中心。上芒城(古江原境)、下芒城(双河遗址)、紫竹遗址(燎原乡紫竹村)、宝墩遗址(古江原境),杜宇朱利联盟拓展疆域、推广农业生产的历史遗迹。

共同见证刀耕火种之中的辉煌。

“江原”也将正宗的传承,寄拥给4300年文明印记的川西小城。

史前古城,比三星堆文化还早1000多年。

金沙遗址。神秘、精致,“太阳神鸟”金饰,堪称美学典范。古人“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丰富的想象力、非凡的艺术创造力与精湛的工艺水平的完美结合。

出现在神圣的祭祀区,自身必定承载着创造的“古崇州人”对于自然的无穷想象、丰富的文化内涵。对远古太阳崇拜文化的缩影,“金乌负日”的古代传说的最好印证。

也许创造的“古崇州人”,已经掌握岁、时、月的概念与形成的原因。

表达了对太阳孜孜不倦的追求,对光明不间断的向往。

世界的古老礼则。金碧辉煌的太阳,辉映地球,滋润万物生长,先民以为具有能使万物复苏、生长的超自然力量,敬仰、创造出令人激动不已的太阳神话。

“夸父追日”“后羿射日”……

崇拜太阳,中华各民族共有的习俗。

三皇五帝、秦汉以后最高统治者的称号,都与太阳密切相关。

审美趣味、对细节的着意表达,都与如今的崇州人对生活品质的追求非常相似。

“王者之气”。大量出土的金器、玉器、象牙昭示,“主人”是“古蜀五王”里的杜宇。

“开明”,与太阳升起密切相关的词汇。

开明王的家族墓地、商业街船棺墓的棺木上,也刻划有与太阳崇拜相关的图案。

因此,东晋时期的崇州人常璩,才将自己的地方志书,称为《华阳国志》。

萌芽原始的宗教祭祀、部落联盟,“天府之国”最初的文字记录源自这里。从崇州到大邑宝墩、广汉三星堆、成都金沙村,数十公里的迁移,古蜀文明与成都风华,2500年来的第一篇。

武则天何以要在今崇州地区设置“蜀州”?曾将蜀州作为封地的宋高宗赵构,时年封号何以要称“蜀国公”?都因曾这里是古蜀国早期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杜宇与朱利夫妻俩,将崇州与三星堆、金沙村、十二桥无缝链接。

才有了几百年后开明王美丽的“爱情传承”。

崇州:爱情之城,创造之城,美酒之城

《华阳国志•蜀志》说:开明王九世颇会享乐,修过珍珠为帘的七宝楼、鹦鹉舟。传说雍州之域武都有“山精”,化为年轻女子,美背、侧颜,貌美如花,蜀国的美女也难与之相媲美。

远离成都。武都,在甘肃省成县以西的边远小城。

开明九世把她接到成都,纳为妃子。

宠爱有加。写了一首《东平之歌》取悦。

红颜薄命。王妃不习水土,哀怨地离世。

临终,紧依蜀王难舍难分,又非常思念家乡,要求蜀王以故土、故物陪葬。

伤心欲绝。多情的开明王九世,又作《臾邪歌》《龙归之曲》悼念,焚香烧烛,祷告上苍,“还我妃来”。为用王妃家乡的泥土建墓,派“五丁”到陇南山区,千里迢迢地挑土回成都。

蜀王妃墓高大如山。以家乡用过的石镜一块置于墓前,又以本地泥土将墓堆,叠成了一座小山,高度不亚于后来的皇陵,超过附近房屋的屋脊。后称为武担山,或“五担山”。

在《晚秋游武担山寺序》中,游览了崇州到成都“公办”的王勃,兴致勃勃地说:“鸡林俊赏,萧萧鹫岭之居……”鸡林,指佛寺,盛赞秀丽,说这一带如佛所居的鹫岭,竹树萧萧。

武担山的“石镜”,古蜀王妃的墓表,圆形光洁,半埋土中。

杜甫喻为“月轮”,薛涛比为“妆镜”,古人曾称“蜀镜”,后人称为“史镜”。

先有崇州的“爱情之城”。

才有成都的“爱情之都”。

 

崇州:爱情之城,创造之城,美酒之城

崇州,美酒之城。

连接着富饶平原、险峻山地,司马相如到邛崃琴挑卓文君前,先在崇州喝碗4500年前古蜀国母“非遗”下来的酒,以润文采;杜甫寻友观景,也最爱来崇州喝酒提神。连徐霞客探访长江源头,也在崇州搜寻线索,捎带一壶酒壮行,再踏上行程。

天府之国的味之源、酒之头。

从“农耕女神”朱利的“务农酒”,到“慧妃”花蕊夫人徐惠消暑的“无汗酒”,再到“贵妃”杨玉环的“琵琶茶”,“起来携素手”,遥望星月当空,进入广阔的天地之境。

相知相爱。美人多娇,国主怜爱。

天空不变的宁静,映衬出生死之间的欢愉和易逝。

花蕊夫人徐惠,中国古代最具真性情的皇后。

蜀州青城人(古江原境),家住古渡街徐家大院(古青城县城)。

今都江堰市石羊镇金羊村。

 

崇州:爱情之城,创造之城,美酒之城

集才高八斗、倾国之貌于一身的女人。历史上,再也没有一个美人,比得上的绝世独立,再也没有一个美人,比得上的才貌双全;先后有两位个君王倾心于她,一个是天府蜀国君主孟昶,一个是黄袍加身文韬武略的宋太祖,还有一个帝王对她思念如骨髓。

漂亮惹人羡慕,更美丽的是纯粹的灵魂。

秉性的高贵与矜持,不可能屈服于强力。

香消玉殒。她,婷袅地从脂粉堆里走来,才高貌美,文学的反抗、艺术的复仇方式,更能击痛自以为是的胜利者,也是处于下风者的唯一方式与最后的短剑,带着凄美的故事神秘归去。

诗被传诵,故事被反复猜测、演绎。

在成都,甚至,成了送子娘娘、芙蓉花神。

花蕊夫人创造的美食,历经千年,如今仍是成都平原著名的腌腊制品和风味小吃。

 

崇州:爱情之城,创造之城,美酒之城

以别于杜甫的“大杜”,人称“小杜”的杜牧,将飞马传送荔枝的故事用《过华清宫》一诗“纪实”,“一骑红尘妃子笑”,在传送荔枝之时,也带上了“贵妃”家乡的琵琶茶。

“酒文化”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晚期。从古蜀国母孕育起,到唐宋以来的“藏酒传统”,成都平原唱蜀歌,闹蜀嫁,藏蜀酒,成为习俗。

晚唐词人李珣,在《南乡子》一词中,描述普通居民家家藏酒。

 

兰桡举,水文开,竞携藤笼采莲来。

回塘深处遥相见,邀同宴,渌酒一卮红上面。

云带雨,浪迎风,钓翁回棹碧湾中。

春酒香熟鲈鱼美,谁同醉?缆却扁舟篷底睡。

果熟,水花香,家家风景有池塘。

木兰舟上珠帘卷,歌声远,椰子酒倾鹦鹉盏。

新月上,远烟开,惯随潮水采珠来。

棹穿花过归溪口,酤春酒,小艇缆牵垂岸柳。

 

崇州:爱情之城,创造之城,美酒之城

藏酒,出生在眉山苏轼的“不时之需”。

妇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于是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

《后赤壁赋》的佳句。苏轼的妻子、青神美女王闰之,创造了成语“不时之需”,正好描述藏酒的意义。成都平原家家有藏酒的爱好,成全了苏轼绝世佳作《后赤壁赋》。

悠久酒文化。在古韵的情趣里,在蒹葭苍苍的城池,与晓风残月,与山水人文,与丝丝细雨,共饮一杯老酒,拥抱最好的锦绣年华,人间的快乐,悠然入怀……

 

崇州:爱情之城,创造之城,美酒之城

左一为本文作者:易旭东

 

作者简介:易旭东,1986年前写小说,1986年后做新闻。多家报纸任副总编,出版、经营“两手抓”。近50篇作品获地方到中央的各种奖项,发表了近400多万字的“纪实”作品。不忘初心,从新闻“回归”到文学。2012年辞职,闭门读史,跨文体、非虚构“纪实”历史。2019年“再现江湖”。现为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常务副秘书长。